受被顶得往前爬攻跟着戳爬

第七十九章:且莉假装,当众做戏

“砰”的一声响过去,盛满鲜红西瓜汁的玉碗摔碎在地,碎片满地都是,突如其来的巨响震得所有人吓了一大跳,有些碎散的玉片甚至划过在场千金小姐的裙摆,碗内的液体则如泼墨一般倒在慕容且莉身上那件精致的长裙,大片污秽十分明显。【全文字阅读】

慕容且莉为了姿容美丽无双,特别选择了一款轻纱长裙,长纱因为西瓜汁紧贴身上,露出曼妙的身材,让那些偷看的公哥儿饱足了眼福。

“浅且歌,你做什么!”慕容且莉本想跳开,但西瓜汁溅起的速快,躲避反倒成了累赘,能逃过一劫的脸上也沾染一些,顿时成了一只狼狈的花猫。

恶心黏腻的感觉十分不舒服,慕容且莉急得跳脚,张嘴就想骂人,只是动作没有浅且歌灵敏快捷,避开西瓜汁小心靠近慕容且莉,浅且歌语调威严,带着浓重的压迫感。“且莉妹妹这是怎么了?动作这么不小心,端个西瓜汁都能洒出来,且不说差点儿洒在本宫身上,瞧妹妹现在这个样,实在是不雅了,哪有慕容府女儿的风?嬷嬷,赶快带且莉妹妹回去梳洗一番,这样若是传言出去,且莉妹妹日后该如何是好?”

“这就叫自作自受,宸珠宗姬,何必与这样一个庶女用心,不过是个丫鬟罢了,你好心好意,不代表他人知道,别好心反被人诬陷,那才是倒霉。”魏宁兴味的看着浅且歌,刚才慕容且莉手指移开的动作她看得分明,正想着要不要帮上一把,结果事情竟然出现了大逆转,宸珠宗姬从头到尾都是防备着慕容且莉的,这样玲珑剔透的心思让人喜欢,宸珠宗姬果然不简单,。

躲在一侧的齐清面容担忧,“区区一个庶女都能这样明目张胆的陷害身份高贵的嫡女,这慕容府的教养果然格外与众不同。”

站在齐清身边的郑宇光也看清楚事情的真相,面容确实露出担忧,但心中却对浅且歌的印象低下,这样狠毒的千金小姐,若是真的娶了,日后的生活岂不起飞狗跳?这还是名门千金,这样狠辣虚伪,看着让人恶心。“但这慕容大小姐做的也有些过分了,小姐年纪还小,作为姐姐谦让妹妹也是理所应当。”

齐清等周围出身名门的公哥儿眼神古怪看向郑宇光,内宅争斗早已司空见惯,主母姨娘、嫡庶、嫡女庶女,为了生活的更加惬意,这点儿小手段都算不得什么。

“呵呵,清,果然郑公高洁了,而且善良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我还头次听说姐姐一定要让着妹妹,不说这个妹妹心思不纯,而且两人的年纪也相差不远,不懂事儿也该有个限,陷害姐姐是年纪小,姐姐反击便是不仁了。”晋誉墨勾搭着齐清的肩膀,戏谑看着郑宇光。

康嬷嬷听到浅且歌的吩咐,立刻就朝着慕容且莉走过去,想拉着慕容且莉离开,谁知慕容且莉心有不甘,伸手狠狠的推开康嬷嬷,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委屈突然浮现,眼眶徘徊着泪滴,梨花带雨道。“大姐姐,为何要这样对待妹妹,妹妹是好心好意给大姐姐准备西瓜汁解暑,可大姐姐为何要在接碗的时候推了妹妹一下?我们是骨肉相连的姐妹啊,大姐姐是嫡女,身份贵重,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羞辱我,大姐姐,妹妹哪里对不起你,大姐姐只要说一句,妹妹立刻就改。”

慕容且莉这番话说的有声有色,字里行间满是不解,这么看倒真是一个受了委屈而痛苦不知如何是好的妹妹了。

众位千金小姐纷纷看向浅且歌,再看看慕容且莉,暂时分不清事情的真相,慕容且莉说的事情也是事实,浅且歌确实接了碗,而且刚才看着西瓜汁并没有溢出来的可能,而且慕容且莉的狼狈相,真的很像是一个受害者,大家的心开始偏颇,那些刚刚露出好感的眼神顿时变为不屑鄙夷。

“放肆!慕容小姐,你好没有规矩,凭什么如此污蔑宗姬,念在你是宗姬的庶妹,宗姬不与小姐计较,小姐倒打一耙,冤枉宗姬,这里本就不该是你一个庶女逗留的地方,如今你倒好,看着宗姬宽厚,竟放肆的想要爬到宗姬的头顶,宗姬受封皇上,乃皇上疼惜之人,身份与慕容小姐云泥之别,别说欺负了,就算做的再过分,小姐也得受着,自己不要脸却妄想将别人拖下水。”康嬷嬷能在皇宫生存如鱼得水,自然不是心善的,嘴皮耍的其利落。

慕容且莉虽说没有慕容且萱受宠,但也是个颇为被慕容德重喜欢的女儿,如今被康嬷嬷当众拂面,心里何等憋屈。

看着端坐主位的浅且歌,慕容且莉眸光一冷,如今情况急转直下,她处于不利境地,浅且歌不仁,休怪她不义!

妩媚双眸闪过点滴晶莹,慕容且莉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秀美面容满是委屈,悲戚看向浅且歌,语气哽咽,“既然康嬷嬷这么说,那且莉承认就是,一切都是且莉的错,是且莉不知尊卑,大姐姐,你是我姐姐,妹妹就算委屈了也能受着,妹妹只是想和姐姐好好相处,这也不行吗?”手时不时擦拭眼角的泪水,慕容且莉说的情深意切,不少千金小姐感到惋惜。

慕容且萱说完这番话,边上好多油同等感觉的千金小姐纷纷怒目而视,对浅且歌的印象十分不好。

浅且歌扫了眼两侧,眼眸微沉,慕容且莉这一手玩的真漂亮,这些人虽说都是小户人家的女,但有一点儿都是肯定的,那便是受宠,否则庶女怎么可能迈入公主府。

虽说流言无稽,但放任自流却也麻烦,日后处理更是花费心思,且她十分不喜慕容且莉如此作为,算计她又想拿她作伐,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