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十大流行语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一箭双雕呀,这两人个好可怕呀,得罪他们的人真是倒霉呀……

就在古浩宇感叹的时间里,“啊。。。”东东的房间里却传来了惨叫声,惊得三人立即冲到东东房里,古清欢更是自责不已,没想到这些人会对东东下手。

凤家,如果东东有事,我和你势不两立。

云梦天动作飞快,第一个冲了进去,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人,只见东东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小衣那只呆鸟,呆立一旁,几粒药丸撒在地上。

“东东,东东,你怎么了。”云梦天抱起地上的东东,着急的问着。

随后而来的古清欢,也要上前把东东揽在怀里,却被古浩宇一把拦住了,“别动他,他中了剧毒。一碰上就会传染。”

只见云梦天抱着东东的双手上的黑色正在蔓延,古清欢看着东东漆黑的肤色和云梦天双手的黑色,愣住了,虽说古清欢经历很多,可是遇到现在的情况,也难免乱了方寸。

还好古浩宇相对冷静,“别急,这种情况我见过。”古浩宇立即从怀里套出两粒丹药,瞬间,整个房间一股清新芬芳的气息已满开来,古清欢也在这股气息下冷静了心神。

“这是沐家小姐,沐子怡给在下防身之用的,解毒丸,据子怡说可以解百毒。”古浩宇把两粒丹丸给东东和云梦天服下,一边解释说道。

“梦天阁下,你武阶高强,并且中毒不深,运气就可以逼出了,东东中毒较深,我给他配制解毒药汁蒸洗即可。”

古清欢亦在古浩宇的吩咐中,唤来店家准备蒸洗用具。

原来,古浩宇与沐家沐子怡关系从小就好,这次出来参加针赛,沐子怡不放心古浩宇体弱多病的身体,给古浩宇配置了跟多丹药,以防不备之需。

房内,静静的,古清欢坐在桌旁看着静坐的云梦天和在浴桶里沉睡的东东,心里软软的,可是另一个声音又在害怕着,在双眼磕上之前,心里隐隐的不安,好像她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呢,在古清欢还在纠结的时候,只觉的自己睡穴一麻,然后陷入了昏睡之中。

古清欢的脑袋刚要与桌子接触,整个身子就落到一个宽广温暖的怀里,云梦天抱起昏睡的古清欢把他轻轻的放在床上,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古清欢白皙的脸颊,“好好睡吧,东东有我在呢。”

不知道睡梦中的古清欢是不是听到了这话,紧蹙的眉头苏展开来,陷入了梦乡,只是她没想到,一觉醒来,面对的她的不是对帝针阁输不起派武者对清欢出杀手的谣言二是云梦天的滔天怒火。

古清欢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爹爹还有娘亲,他们在沽源快乐的在一起,爹爹吹箫,娘亲弹琴,她欢乐的舞蹈着,画面一转,东东蹦跳的向他蹦来,突然,她觉得周身一冷,只见云梦天满脸怒气的向她走来,咬牙切齿的喊着,“古清欢,这是怎么回事,你哥我解释清楚。”那怒火很冷意让古清欢瞬间就醒来了。

玛德,这个男人,怎么在梦里也不能让她清净、清净。

突然觉得房间气氛不对,真的有一道冷意飘向自己,睁眼转过头来,就看见床头一脸黑色的云梦天双手抱拳看着自己,胸口不断起伏,双眼漆黑如夜空,好像他不抱着自己的双拳,云梦天会控制不住来掐住自己的脖子一样,古清欢想着,幻2016年十大流行语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化了,这个场景怎么和睡梦里一样。

古清欢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些,分清这个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云梦天看着睡得有些迷糊的古清欢,越发愤怒了,双手伸出去,把古清欢提起来,坐在床上,“古清欢,你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古清欢眨巴着眼睛,更是迷糊了,什么怎么回事?

看着古清欢还是不清醒的样子,云梦天加重了语气,“说,这是怎么回事?”

古清欢被他的愤怒气急的语气吼的缩缩脖子,她有理由相信,只要她回答的不符合云梦天的意思,她今天不死也没半条命。

只是从她恢复记忆后,云梦天就没这样对过自己,出什么事了,即使出事也不关她的事呀。

可是看着云梦天手指指着的旁边的另一个人时,古清欢石化了,这小孩谁呀,怎么和云梦天长得如此之象。

眨了几下眼睛,看了对象熟悉的眼,古清欢猛地想起来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眼来站在她前面的是大小版的云梦天,两人动作惊人相似的看着她,让事先没有料道这一却的古清欢懵了。

看着古清欢一脸清冷的模样,却做出如此萌得可爱的表情,如果场合不对,东东在场,云梦天真的很想蹂躏一下她那张萌得可爱的脸。

小时候,看着东东模样的古泽老祖起了捉弄人的心思一起,就给东东吃了焕颜丹,多年来,古清欢根本就忘记了东东眼来的样子,也忘记了东东吃了焕颜丹这回事,所以一直没有防备云梦天知道东东的真实相貌的这件事,一下子也忘记了反应。

原来,古浩宇在药蒸了东东之后,发现东东又湿又脏,就给东东洗澡,洗着洗着发现东东的容貌换了一个,还好古浩宇跟沐子怡相处时间长,也知道世间有一种丹药吃了会改变容貌,而云梦天安置了古清欢睡觉后,就看着古浩宇治疗东东,古浩宇看着长得和云梦天一模一样的东东,即使想要隐瞒,也来不及了。

让古浩宇感到欣慰的是,云梦天并没有立即叫醒古清欢问事情,而是压着怒火等待着。

不出云梦天意料,东东先醒过来,东东在看来自己真是容颜之后,也是惊了一下,时间太长,自己都快要忘记了自己啥样子,他有些胆颤兢兢的看着云梦天。

他怕云梦天不喜欢他,他担心云梦天认为自己是有心欺骗他的,可是当看到云梦天眼里喜悦后,东东把自己的担心放了下来,并决定为了拉拢云梦天决定把娘亲推出来,反正云叔叔,不爹爹那么喜欢娘亲,不会吧娘亲怎么样的啦。呵呵。

古清欢呆愣之后,不知道该怎么跟云梦天解释东东的为何跟他这么相像的问题,并且云梦天对于那天在沽源的事情早已忘记甚至还把古灵儿任为是救他的人,既然这个男人连是谁救他的他都不知道她心虚些什么。

这样一想,古清欢又恢复到之前她清冷的面孔,“梦天阁下,只是一个和你长得很像孩子而已,你大惊小怪些什么?“

云梦天被古清欢淡淡的语气和表情气急了,“可是他是东东,你的孩子。”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梦天阁下,真是说笑了,难道阁下认为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识了。”古清欢已经恢复了从容,现在着急的是云梦天,又不是她,她淡然了。

话说能看到这个整天摆着一张脸谱的男人着急的样子也蛮有趣的嘛。

古清欢小小的恶趣味了。

云梦天听着古清欢淡然的话,“古清欢,你看看东东的模样,难道你认为他真的和本王没 ...

有任何的关系吗?”

气急了的云梦天,把他舍弃已久的“本王”的称呼又换了出来,而他一点也没有意识到。

“呵呵,云亲王,你不是说你现在已经不再是王爷了,怎么又自称本王了,还是王爷反悔。”古清欢好笑的好着云梦天,眉眼间全是笑意,逗弄这样的云梦天真的是很好玩,当然,此刻的古清欢完全忘记了此刻可能引起的后果。

看着因为笑意了璀璨夺目的古清欢,云梦天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同时有些难为情的解释道:“我忘记了。”

“可,这怎么解释?”云梦天固执的盯着古清欢,非要她给个说法。

古清欢拧眉,“梦天阁下,这世间相像的人何其多,两个相似难道非要有什么关系吗?如果真的和阁下你有什么关系,难道阁下会不知道,还是阁下女人遍天下,根本就不知道谁有了你的孩子。”想着云梦天一直把古2016年十大流行语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灵儿当成是她,古清欢气愤了,这话就不经大脑的说了出来了。

看着喋喋不休的古清欢红润的小嘴,真想封住它,云梦天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弯下腰,抱紧古清欢吻住了她的唇。

至从上次亲吻古清欢后,云梦天就一直在回味着她甜蜜清香的味道,一直寻找机会再品尝一次,今天古清欢一而再的激怒他,他不借机讨些福利,那不是亏大了,不要看云梦天平时一副君子样,其实也是个腹黑的主。

看着眼前被放大的脸,古清欢有一刻的迷糊,他们刚才不是在讨论东东的事情嘛,嘴上的疼痛瞬间令她清醒,古清欢使劲的推开云梦天,她可不想再发生以前被吻晕的事件,她可丢不起这个脸。

“娘亲羞羞,大白天玩亲亲。”东东站在一旁看着,对于娘亲不承认自己是云梦天的孩子,东东心里有一些难过,他希望自己是云梦天的孩子,如果不是,该不会像林林一样,是浩民叔叔的孩子吧。

看着东东有些受伤的眼神,古清欢突然有些心虚了,这样子对东东是不是太不公平了,特别是东东心里如此渴望一位父亲。但是,她和云梦天根本就没有感情,即使有,也随六年前的那次放手中烟消云散了,古清欢相信,只有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才能给孩子最好的温暖,东东,请原谅娘亲,如果不是最好的,娘亲不会随意给你找一个爹爹,即使他是你亲身的爹爹。

“小孩子,胡说什么。”想清楚后古清欢恢复了从容。“出去、出去,我要洗漱了。”把两人撵出去后,“啪”,古清欢把房门关了,其实她的内心并不如表面这般平静从容,她也要时间来思考面对。

大小两张相同的脸看着被关闭的房门,目瞪口呆,特别是云梦天,想他堂堂一亲王,什么时候被被人赶出来过,东东第一次被娘亲如此粗暴的赶住来,纠结了,娘亲,不要我给你弄头发了吗?

看着东东懵呆的表情,云梦天所有的不快烟消云散,他有儿子了,他云梦天有儿子了,是古清欢给她生的,还是东东这个令他欢喜得不得了的孩子。

云梦天一把抱住东东,“走,东东,爹爹领你吃好吃的去。”东东第一次看到一向冷酷的云梦天如此欣喜地表情,也受宠若惊,“可是,娘亲还没有答应你呢。”

“呵呵,给她时间静一静,她会想通的。”从开始古清欢的表情上,云梦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现在由两个问题困扰着他,一个是他什么时候碰了古清欢,云梦天虽然贵为云梦王朝的亲王,可是他一向洁身自好,从不碰女子,除了那次,难道她们中有人说了谎,还有就是。。。。。。

而此刻的街上处处传言帝针阁少主,帝针阁的人怕针会第一的名号被人夺走,居然派武者对小辈下手……

帝针阁名声表面上不动,但暗地里却是毁的七七八八了,帝针阁中人出来辟谣但是帝针阁却是拿不出证据,找不到那晚行凶之人,众人表面上相信这不是帝针阁所为,但心里如何想依旧如何想着……

而对于这样的情况清欢几个是乐见的,这也是他们最终的目的,但却是有人因此而气的咬牙,凤影竹看着面前的两个尊者中阶的护卫,想要发脾气但却不敢说,对方是尊者中阶是她也得尊重着。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人没伤着就算了,居然还让他们倒打一耙,这口气我怎么噎的下去呀。”凤影竹一张俏脸气的扭曲了起来,拍着桌着忿忿不平……

尹至珺看着发脾气的凤影竹,先是示意众护卫退下,然后一个人在那里想着今天的情况,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意外,没想到对方高阶的实力如此强大,没见到人之前,他还以为高阶不过是对方的虚招,每到这个人在两朝那样的地方也能修炼成为尊者,还是高阶,这个人如果到了三地,不论得到哪一方的扶持,都会是一个劲敌,这个人不能让他长大。看来针会没有开始之前,他们是不能再对古清欢下手了,而云梦天天天带着东东出去玩耍,也给古清欢一个很好的修炼针术的空间。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