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淳杜志国飙演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唐凤舞听了钟声的话立刻叫着钟声要钟声给她说清楚。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钟声看唐凤舞又吊起了诗敏三女的兴趣他要是不说四个女人一定不会让他好过这才有些苦笑地摇了摇头说:“俗话说言多必失我还真的犯了同样的错误给你们又听出了一点意思。好吧告诉你们也好让你们见识一下。”

“我看你还是老实一点你没有让我们知道的事一定不少你要是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我可就不想帮你说话了。”

钟声不吃唐凤舞的吓笑了笑说:“那条龙身上全是宝这话我已经给你们说过了。对于我们习武的人来说它的脑也许是最有用的要是我们服用一点说不一定对我们的功力还大有帮助。你们也知道一个人就象我吧修为已经不错了但还是没有修到脑子而服用了那条龙的脑子说不一定就可以帮助我修到脑子那时我才能说得上天下无敌的高手。”

“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已经乱说过一次了你要是再把这话说出去别说南佛会打那条龙的主意我看天下人都会打那条龙的主意。”唐凤舞立刻以郑重的语气说。

“你的话是不错但我量南佛还对付不了那条龙更没有利器敲开那条龙的脑子。”

“要是南佛做得到呢?”诗敏也不放过钟声这个想法接着唐凤舞的话问。

“我也没有打算告诉南佛只是说告诉圣母和圣子。南佛也许会知道他出生佛门对这些事一定比我知道得还多而我知道这件事还是我查出来的不是在什么地方看见说过这事。”

唐凤舞、诗敏、巴音格和娜娜都没有立刻回答钟声四女以目相商许久诗敏才说:“你这个主意好是好但我们还是认为不说出去好一些。”

“更主要的是你不能把你视作常人你查知的事更不是一个一般人可以知道的。”

钟声见诗敏和唐凤舞这样说他就不好坚持自己的意思想了想说:“那就告诉圣母和圣子那条龙的龙甲可以镇邪。”

“这一点我是觉得可以告诉他们但由我去说他们不会相信。”娜娜苦笑着说。

“他们认为你就是魔女你去告诉他们龙甲可以避邪他们自然不相信了。”唐凤舞又转向钟声说:“你再想一想吧就别为难娜娜了。”

钟声又想了想好象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说:“你去告诉他们这件事龙肉可以让他们的灵魂稳定下来。”

“你说的是真的?”娜娜听了这话就来了兴趣大为兴奋地问。

“是真的。你以后有的是吃的不用耽心。去告诉他们。再告诉他们不要把寒气束成一团让寒气分散到他们全身去。”

“你这不是要让他们全身如冰吗?”唐凤舞立刻笑着说。

“你忘了他们不是人了。他们没有血肉无所谓身体寒气就对他们没有作用了。再一点是南佛吸收他们的功力时也不会感觉有什么不对等吸收了才会现那时已经迟了。”

“你这样说还差不多。好我和娜娜一起去也好防备南佛突然出现。”

“这一点你们放心南佛还没有现你们我已经来了。”

“你只要想你儿子意儿没有娘你就不来。”唐凤舞丢下一句拉着娜娜就走了。

诗敏不心为然轻“哼”一声说:“钟郎你别给妹子迷得昏了头她只是想表现一下。”

“诗敏姐姐你也不要这样说嘛妹子就是想表现一下她的修为也确实比我们好一些主意也比我们多一些。”

“妹子你还真的给她骗了。还有你你们的臭事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呢。”

钟声见说到自己身上忙陪笑说:“你现在的功力就不比凤舞差了只是你没有跟凤舞一样好好想一想没有好好运用你的功力你就觉得你的功力比凤舞差其实你们的功力都差不多。”

“我还有不知道你在我们姐妹中间搞平衡的用得着你臭表功。我的意思是说你遇事应该自己多想一想别老是听凤舞妹子的。她的主意是不少但她有时候张狂起来就把自己吃几碗饭给忘了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就象告诉南佛老秃你可以查知他的事。这么重要的事都让南佛知道了我们还怎么走江湖怎么在武林中混?”

“好了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们小心一点我再看一看南佛还在不在可别让他真的又到我们这里或是去找娜娜她们了。”

诗敏见钟声不想听她说唐凤舞的坏话她就不由有气却又拿丈夫没有办法只好向巴音格苦笑了笑。

“姐姐你其实不用和凤舞妹子生气。”

“我才不生她的气要气就气我们前些时候给了她机会。”

巴音格当然明白所以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现在唐凤舞已然占了上风诗敏又不服气她们就有得斗气了不过巴音格相信一点唐凤舞和诗敏斗气就是斗得再凶也绝对不会不顾姐妹情分她就不想管她们的事了。

唐凤舞和娜娜此行没有碰上事情一切顺利。圣母和圣子本来不相信娜娜和唐凤舞两女就给他们来硬的出手点散了两大神的气机让寒气散放他们全身他们才没有感觉到寒气浸心冷得他们受不了。唐凤舞再趁机告诉他们只有龙肉才能让他们解除痛苦并且稳固他们的灵魂两个大神就不能不再回草原了。

南佛又到钟声他们的营地来过现钟声在这个地方他就没有敢现身慢慢退走了。钟声见南佛没有向众人动手的意思也没有理会他。接着生的事情就按照钟声的设想进行南佛在那条地龙身边现了圣母和圣子如获至宝没有让圣母和圣子再逃出他的手去他就把圣母和圣子全都抓到玄阴教去了。钟声还不放心又查证确实南佛吸收圣母和圣子的功力遇到了麻烦躲在玄阴教的洞府里还不放心又向南去回他的天竺去了。钟声见南佛回天竺去了这才率领众人向中原去。诗敏等女本来不想让马丽亚等女去中原遇到这种事让玛丽亚她们自己回绿衣大食去也太为难她们更不把她们的生命当一回事只好不作声让马丽亚众女跟他们去中原。

此行本来不会有什么事就是遇到事钟声等人也足可以对付没有想到在河西走廊遇上峨眉派弟子将今。将今已经给搞得不象个人形了看他腰背佝娄的样子说话又象一个太监钟声还真的有些认不出他来了。杜玉烟看见将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不想让将今到钟声身前来马丽亚手下那些女人多事将将今押到钟声面前钟声就是不想见将今也不成了。

将今也没有想到这些金黄头、高鼻美女是钟声的女人还以为是西方什么武林高人的弟子还想投靠没有说上三句话他就注意到钟声身边的诗敏等女他就住口说不下去了。

“格格怎么了将大侠你不是口若悬河想帮助我们对付中原武林的败类吗?”唐凤舞看将今认出了她们她就不由娇笑着问。

“哼我姓将的该死没有想到遇上你们!”

将今真还不是弱者看见这些昔日的朋友他就明白他算是活到头了心里踏实了许多胆气也壮多了。

“将兄明白就好。不过我还真没有想到将兄给弄成了这样一时间没有认出来还望将兄原谅!”

“你别说笑了快些打了这个无耻的东西我们好赶路。今晚再不找一个好一些的地方住我就和你没有完了。”

“如此就把姓将的交给玉烟。”

钟声说着话就找杜玉烟。杜玉烟这才走上前来:“你自己处置吧处置完了我们就快一点走了。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嘿嘿姓杜的贱婢你不用说得这么好听做好人你已经不配了。”将今立刻冷笑着说。

“兄弟你让他们处置了吧。”杜玉烟对将今的话形若未闻转身退到巴音格身边去了。

“好吧。”钟声答应一声就想点废将今却给将今大声阻止了“将兄你认为你做的事不该受到一些处罚吗?”

“格老子做的事是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但姓杜的贱婢更不是人你姓钟的可知道我给搞成今天的样子是谁做的好事?”

“将兄是说杜玉烟把你害成了这样?”钟声真还有些不信据他所知杜玉烟自从回来就给玄阴教关起来一直没有在武林中走动过后来她又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即使分开她也没有时间对付将今除非将今自己找死还跟在自己等人身边。

“你说对了就是你身边的这个贱女人。我姓将的是不是人也没有把姓杜的贱婢拿去与畜牲交配你这个看上去温柔美丽的女人竟然让人把我姓将的拿去与猪、狗、羊交合还当众做还在我身上挂一块牌子写上我峨眉派的大名。前些时候这个比蛇还恶毒的女人竟然还让姓程的把老子的东西割了再等几天又要砍老子的手直到把老子砍成一根**。”

“哼你这个东西真会赖人!姓程的本来就不是东西听说你们还反目成仇了他对付你本来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你却还有心情来说杜姐姐的坏话。你本来就不是人与猪、狗、羊交配对你来说也算不了什么更说不上是杜姐姐这样处置你。好了林少侠你帮一个忙把这个东西杀了。”唐凤舞不等钟声再问已一脚把将今踢出去让林中水去执行。

“姓钟的老子还以为你是一个——”

“好啦!你***以为你还是一个人我们再怎么说也在一起共过患难你和姓程的这样对付杜夫人你说你还有理了。去吧来生好好做一个人。”

“你——姓林的——”

林中水没有让将今再说废话一剑屑了他的头让他这一生就这样结束了然后飞起一脚将将今的尸体踢下沟去了。

“兄弟我们走吧。这个东西就会瞎说你可不要听他的话。”付仙扫了杜玉烟一眼说。

“付仙妹子你不用这样说。说真话姓将的没有说假话他说的事全是我做的。”杜玉烟语气平谈地说。

“杜姐姐你并没有时间做这些事没有必要承担下来。”诗敏好心提醒杜玉烟。

“当然不是我亲手做的是我让姓程的做的。姓程的与姓将的有仇我又告诉他要是不去做我说的事我就让姓将的对他做同样的事姓程的就只能听我的话了。”

“好了杜姐姐也不用说了。你做了这事也没有什么要说有什么不好也只是对峨眉派不好交待。”钟声苦笑着说。

“兄弟!”杜玉烟听钟声这样说她就忍不着心里的感激了当着众人的面扑进钟声的怀里大哭起来。

“无量天尊小道友这样处理很好!峨眉派方面贫道去说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事也只有我们青城派的人去说最好。”

“多谢老前辈!对了杜姐姐你也谢过石精老前辈。”

杜玉烟如言站起来向石精道人行礼。

“哈哈什么大事不过是处理一个无耻的小贼。好了好了我们还是走吧要不然今晚又要在一个小地方住我们没有什么唐姑奶奶就要造反了。”黄河老人笑着打哈哈催着众人快走。

此后钟声一行确实有好吃的有好住的了却又不耐武林朋友之烦让钟声真是苦不堪言。无奈之下钟声灵机一动决定去少林寺为天下武林选一百个武林后起之秀培养成为武林中坚维护武林正义。诗敏和巴音格不是中土出生对钟声这个决定没有什么看法唐凤舞就有意见了她认为钟声还是不要这样做的好要找维护中土武林正义之士还是找七派的弟子好一些。钟声已经想好了这事再想起将今的事钟声对七派弟子就有些看法唐凤舞就是反对钟声也没有理会只答应七派弟子也可以入选。石精道人三个老人和衡山派、黄山派掌门人以及付仙和林中水听钟声这样说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在心里暗咒将今这个害群之马早不出现晚不出现这时候出现真是出现得太不是时候了!就这一出现武林七派再想在武林中独竖一帜象以前一样领袖武林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钟声这样做也不是心血来潮他对七派弟子真是有些心淡了七派内部要是不好好整顿一下别说让他们维护武林正义他们中不再出现将今一样的弟子已经是七派从根子上就正了。所以钟声没有采纳唐凤舞的意见立刻让武林朋友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等他们一行赶到少林寺时武林中想有所作为的武林朋友应该已经到得差不多了。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中土武林立刻轰动起来各门各派无门无派的武林朋友凡是知道钟声的人无不向少林寺去都想成为钟声的弟子学些武林绝学好在武林中扬名立万。更有趣的是这些武林中人虽然对钟声不是很清楚却知道钟声不是邪派门人而是七派培养出来的杰出人物这些武林中人就再不敢做坏事还走一路做一路的好事更不敢动一动刀剑杀人放火。有那心怀不轨的人想栽赃什么的也怕事机不秘让钟声知道了不但从钟声手里学不成绝世武学搞不好还把一条命丢了那就冤枉了。因此武林中虽然到处在传钟声要在少林寺收徒的消息却不象以往一样引起武林仇杀没有把一个江湖搞得血腥遍地。

钟声一行也没有那么烦了沿路各派武林朋友虽然也想与钟声等人套一套近乎更想抓紧时间选拔弟子以好在钟声选拔弟子时堂堂正正地给钟声选中应酬钟声一行的时间就少多了。钟声一行一路上虽然还是少不了应酬已少得多了有些实在推不开的才应酬一下能推的就推了。

这天到了华山派脚下华山派掌门人莲花绝剑和弟子花一生一定要请钟声一行上山去游玩两天钟声正不好拒绝付仙已上前冷笑着说:“姓花的你什么意思没有听说我们要去少林寺吗?”

花一生不以为意微笑着说:“付仙你少给我花一生说废话我请的是钟兄不是你们夫妻。你们夫妻跟钟兄占尽了便宜你还当我没有听说。想当初我们一起学武的几个人你可有些让我们失望要不是林兄看上你我看你也跟姓将的、姓程的差不多。”

付仙听了这话没有生气冷笑一声说:“花一生你少放狗屁我怎么样兄弟可清楚得很要不然他当初也不会教我和林中水的武功了。”

“哈哈林兄我看你苦了。”

林中水听花一生这样说真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微笑着问:“花兄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这还不好明白吗?林大侠你干脆答应输我一样东西我告诉你。”唐凤舞微笑着说。

“唐夫人你就别说我输给你什么东西了就算我欠你一次人情你就告诉我好了。”

“唐夫人我们夫妻的事你就不要插嘴吧。”

唐凤舞见付仙不想要她说只好微笑说:“林大侠这可不是我不给你说是付姐姐不让我说。”

付仙把唐凤舞堵着了别人就不好说话了她就微笑着向花一生说:“姓花的你的屁话说不说都是一样你拦着我们不过是想请钟兄弟去华山派。我告诉你有你在这里跟我们说废话的你还不如去求你们华山派的师姐她们给你们赶下华山这么多年了你们也该请她们回山了。”

“林夫人是说小徒张青凤她们几个姐妹?”莲花绝剑脸上有些热地问。

钟声听莲花绝剑这样问心念一动立刻接过话去说:“掌门人张夫人她们在邙山住本来是件好事但华山派要是能够容下她们那就更好了。她们身具圣剑门的武学要是门下弟子好好修习也是武林一大绝学。”

“多谢钟少侠提醒!本座确实应该让她们回派了。”

“掌门人要想张夫人等回派最好亲自去给她们说。她们这些年自己在外面闯真的吃了不少苦。”杜玉烟对张夫人等熟悉她就提醒莲花绝剑。

“多谢杜夫人!”莲花绝剑又向杜玉烟行礼。

付仙见了有些不高兴地说:“我这个给你们华山派出主意的人就不谢了?”

莲花绝剑只好又谢过付仙。付仙不客气马上拒绝莲花绝剑和花一生的邀请代钟声说要赶去少林寺。花一生看钟声等人不想上山也向莲花绝剑说一声由他陪钟声一行去洛阳好招待钟声一行。钟声看花一生一定要跟自己一行他也不好拒绝就同意花一生和自己一行同行。

花一生还真的在洛阳好好招待钟声一行不过钟声一行对洛阳也不陌生花一生办了一顿招待就知趣地退了没有再图从钟声这里得到好处。不过就因为这件事钟声现武林中各门各派为了各自的利益斗得太厉害自己要是和林中水、付仙以至三老、衡山派掌门人、黄山派掌门人走得太近了对别的门派就不公平了。钟声对此一时没有解决办法又不好什么也不说就与朋友生份他的脸上就不由浮现几分苦色。诗敏、唐凤舞看出了钟声心里有事躲开众人问钟声钟声才把他的想法告诉两女。

“你的想法不无道理我们是应该与各派保持一点距离不然不要说对别的门派不公平也许还因此引起别的门派的妒忌在武林中造成新的裂痕。我看这样吧此次武林大会你就给他们来一个一视同认公事公办不讲人情只看各派选出来的弟子是不是适合再不能培养出象将今、程飞那样的弟子了。”唐凤舞再也不反对钟声去少林寺选拔培养武林中有正义之心的武林朋友了。

钟声还是摇头叹一口气说:“要真的照你说的做下去不是在武林中形成新的平衡而是在武林中形成新的不平衡。”

“原来你要的是武林中的平衡我看你就别想了。”唐凤舞立即微笑着说:“就以我们来说你不是七派的弟子但你可以说是七派培养出来的弟子别人就一定要把你与七派的关系看得很近绝不会相信你与七派没有关系。所杜淳杜志国飙演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以你不管与七派有没有关系你都没有与七派拉开关系的必要否则你与七派的关系搞不好与别的门派的关系也搞不好那你与谁才能搞好关系武林朋友又怎么看你?因此你想平衡武林中的关系是没有办法平衡的就算你有这个能力平衡你也不要去做这件事那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武林自从有人的一天开始武林就没有平衡不是今天这个门派崛起就是明天哪一个门派消亡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也正因为这样武林才会有进步才会不断有新鲜的人补充进来才会出现你这样的人否则武林就不过是一个凡人的社会不会有突出也不会有进步永远只是一潭死水。”

“妹子你这话让我听起来有些不舒服。”诗敏听唐凤舞说到这里她不等钟声表示意见已开始反对唐凤舞的话了。

“是不很舒服但是却是事实。”钟声叹一口气说。

“钟郎你也这样认为?”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说法?”

诗敏没有唐凤舞扫了丈夫和诗敏一眼脸上浮现得意的微笑说:“武林是一个十分特别的社会他的组成就是一些亡命之徒所以你想让这些人吃素而不杀人还真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我们能够做的做得到的大概就是让这些人少杀人不准杀没有武功的凡人再订上一些规矩。此次去少林寺选拔弟子就正好做这件事你可是这样想的?”

钟声点了点头说:“我确实是这样想的。不过我还是要让武林各派的力量尽量平衡一些各派又与武林力量平衡一些免得给今后的武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混乱和流血。”

“这是当然否则我早就拦阻你不让你去少林寺了。”

“你们这样一说我还真的没有懂说是的是你们说不是的也是你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格格姐姐你这就对了武林就是一个事事非非的地方是也是这地方不是也是这地方你根本就说不清楚。在这里讲的只有一样东西:实力。有实力就是王没有实力就没有言权。我们现在有实力所以我们有言权我们一说去少林寺武林就动起来了。就是这么回事别的事姐姐就不要去想它了。”

“看来我还真的搞不懂了!我也不想懂一切由你们自己处理吧。”诗敏丢下这一句自己出去了。

钟声一行没有几天就到了少林寺给少林寺掌门人深戒大师率少林寺长老慎目大师、慎悔大师、慎光大师和慎怒大师接进去。钟声把此行的目的说明深戒大师不好说什么慎目、慎光、慎怒大师和钟声不熟悉只有慎悔大师在巫山陪钟声修过武功与钟声熟悉所以慎悔大师就脸有忧色地把他心里想的事情给钟声直说出来了。

“钟少侠老衲就丈着老衲与你脸熟老衲就把老衲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希望少侠听一听老衲的意思。”

钟声听慎悔大师这样说他就不好坐下去了忙站起来行礼等诗敏、巴音格、唐凤舞、娜娜、杜玉烟和马丽亚也行过礼钟声才说:“大师你老可以说是晚辈的师执你老有话直说就行了。俗话说万丈高楼从地起要是没有当初悟戒大师没有你老和黄山派、衡山派的长老我钟声也不会有今天。”

“钟少侠过奖了。说真话老衲等只是肉眼凡胎当初根本就不知道少侠是明珠蒙尘后来少侠自己的努力才让本寺长老悟戒大师现巫山之会没有失败反而极大地成功了事实到现在已经证明当初本寺长老的看法没有错今天老衲才敢厚颜跟少侠说与少侠脸熟了。”

“大师你老再这样说晚辈就真的不敢听下去了。”

“阿弥陀佛也好老衲就直问了。”慎悔大师还是想了想这才问:“少侠向武林各派说想在本寺选些各派弟子培养这件事本来是好事就不知道少侠想没有想过少侠一身所学适不适合外传?别的事老衲不清楚只从少侠在玄阴教要人把老衲等救出来少侠的一身修为一身所学就不是一般武林武学可比;中原武林给玄阴教搞得几至沦落少侠也是让几个女施主和三位老前辈出手就平定了;再向前一点说当初少侠不过学一点我们七派的武学本寺长老、老衲还有黄山派、衡山派的长老共同对付少侠我们也没有接下少侠。由这些事情可知少侠一身所学之高已经不是武林一般绝学而是武林中的不世之学了所以老衲认为少侠一身所学不宜外传。”

唐凤舞不等钟声应答已接过话去说:“大师你们的耽心事实上有道理不过这就要从几个方面来说了:要是从武林还是象以前一样死气沉沉出现一个圣剑门就给搞得几乎灭亡来说屈夫的武学确实不宜外传;要是从提高武林人物的武学水平来说大师这话就有些让我看不起少林寺了更是对不起悟戒大师这话大师可能没有听懂简单地说悟戒大师希望看到的一定不是过去的武林否则他也不会加意培养屈夫这个非是少林寺弟子的人;再说当今武林经历了圣剑门经历了玄阴教好象还是象以前一样大师就不觉得有些失望吗?就算我们采纳了大师的意思把三老、黄山派掌门人和衡山派掌门人以及付仙、林中水带走不让他们在武林中走动大师就认为武林会有一个平静吗?我看一点也不会平静说不一定世外五圣剩下的北圣、东圣还会进入中原武林各派又怎么对付?所以我们此次少林寺之行目的就是一个:培养一些武林中坚让他们为中原武林的正义出力抵抗外来势力。当然这些人既然是我们培养出来的他们的所作所为也由我们负责只要有人敢胡作非为我们就能够处置他。”

慎悔大师听唐凤舞这样说他就不由把目光定在钟声脸上想听一听钟声怎么说。钟声不好不表态又不想让慎悔大师失望一时间真还说不上话来。诗敏扫了唐凤舞一眼再看见慎悔大师盯着丈夫她就明白唐凤舞的意思了。

“其实大师根本就用不着给屈夫说这些话站在少林寺妾身有一个感觉:少林寺太老了以至看不出一点进取精神。”

“对呀妹子你不说出来我还找不到话形容我的感觉呢!”娜娜也是聪明人她看唐凤舞和诗敏抢着不让钟声说话她就明白钟声不好说话了。

“大师你们少林寺也派出弟子来嘛就象圣光大师上一次我丈夫说给他恢复武功他就不学这一次你们要是让他改变主意我们一定让他成为武林中为数不多的高手。他是我丈夫的兄长我们自然不会亏待他。”

少林寺四个长老和深戒大师听几个女人这样说钟声又不开口他们就知道钟声的意思了因此五个少林寺和尚再不说什么站起来双手合十走了。

“这五个老和尚真不该再做少林寺的住持和长老了。”

“不要胡说。好了你们也准备一下分散开去好好考查一下各派弟子便于我们选出一些正直而又有些头脑的年青人。”

“你这话还说得有理。对了马丽亚你何不让你那些姐妹也出去走一走别让她们一天到晚关在屋里我们请你们来中土来可不是让她们来坐牢的。”

“你——不行她们是钟的女人不能让她们去乱碰男人。”马丽亚不笨听了唐凤舞的话想一想就明白唐凤舞的意思了。

“我只是让她们去试一试那些人。”

“也不行。男人好色不是罪就象钟有罪的是为恶。”

“也象你的钟一样?”唐凤舞听了马丽亚的话就有气。

“钟没有为恶。”

唐凤舞听马丽亚这样回答她她就有些无计可施了。

“好了她们确实不应该出去乱走以免引起误会。对了你们也不能大意了注意一下我们不知道的武林人物。中原武林向来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别以为你们就是天下第一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冒出一个修为不比我们差的武林朋友。你们认真考查一下各派选来的人别让一些我们不想要的人也混进来我们虽然不怕说不一定会给武林带来无法预知的祸害。你们人手不足给三位老前辈和付仙姐姐、林兄说一下让他们也帮助暗中考查各派弟子总之我们要快一点选出一些有用的人才出来。”

钟声的主意还真的不错武林各派弟子、无门无派的弟子来得虽然多想混过三老、黄山派、衡山派掌门人和付仙、林中水的人还真的找不出几个来再给唐凤舞几个冰雪一样聪明的女人一照那些弟子是人是鬼就没有办法混过去了。

如此忙了一个月钟声已经初步定下一些各派弟子这才让各派弟子比武、比智力、比耐心、比心性。钟声早就打好了主意再给唐凤舞、诗敏、巴音格、杜玉烟参谋四大比试就新鲜出炉考得那些想入选的弟子晕头转向没有给难倒的人不用谁说已是钟声想要的人了。

在这些入选的人中有一个少林寺弟子引起了唐凤舞的注意唐凤舞再与诗敏、巴音格一合计这个少林寺弟子的问题就有些明白了。这个少林寺弟子说有多大的问题应该也说不上因为他才十一二岁还是一个没有长高的少年身材单薄肤色油黑眼睛眯在一起但他的智力十分突出可以说是这些入选的弟子中最好的。

这样一个小和尚唐凤舞先前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只是觉得这个小和尚有些不象中土人肤色太黑了一些让人一看就觉得他是高原上的孩子但他的汉话说得很好一口纯正的中原口音根本就让唐凤舞没有任何怀疑的地方。唐凤舞不相信自己的怀疑没有一点道理找巴音格来看巴音格一看见这个小和尚就说小和尚是草原上的喇嘛这种肤色的人她见得多了一见之下就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唐凤舞自然不会因为小和尚的肤色就认定这个小和尚有问题又找来诗敏、杜玉烟三堂会审小和尚。

四女将小和尚好好打量一阵唐凤舞就故意笑着说:“三位姐姐这个小和尚很有意思你们要是谁能够考倒他我就认输你们想小妹输什么给你们小妹就输什么给你们。”

唐凤舞事前与小和尚接触就是以小和尚的聪明突出为由此时还是这样说就不怕小和尚怀疑她们有意考查小和尚。

“妹子你又搞什么诡这个小和尚长着一又眯眯眼看样子就是一个又笨又蠢的小和尚你还说他聪明我可看不出他有哪一点聪明。”诗敏立刻笑着说一付绝不相信的表情。

“姐姐你说这话就落下乘了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问不问一句也没有和这个小和尚说一句话你就这样说我看你真想犯这样的错误了。”

“你别给我说这种话我的眼睛还没有盲到这种地步。”诗敏又转向巴音格和杜玉烟说:“巴音格妹子、杜姐姐你们可看出这个小和尚有哪一点聪明的地方?”

“姐姐我觉得这个小和尚是有些问题你没有看见我们在这里说他他对我们的话一点反映都没有吗?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个小和尚性格沉着根本就不把我们的话当一回事;一种情况是这个小和尚愚蠢得来不知道我们是谁但我看好象不是后一种情况。”巴音格笑着说目光打在小和尚的脸上一点也不放过小和尚的反映。

“我看三位妹子也不要说闲话了出上几个题目考一考他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这就是我找三位姐姐来的目的。你们看出什么题目好一些?”

“我看就先简单的再复杂的别一下子就把这孩子给难倒了。”

“阿弥陀佛四位夫人小僧不怕难的问题。”小和尚双手合十说。

四女听了这话相视一眼这才由诗敏微笑说:“好吧你既然不怕难的题目你就回答我这个问题:你知道什么东西变色最快吗?”

“回夫人人的脸变色最快。”

四个女人真还没有想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和尚想也不想就回答出了诗敏的问题因此唐凤舞立刻又出一个问题:“你知道人字为什么只须一撇一捺吗?”

小和尚给这个问题难着了想了想又扫了四女一眼这才有些信心不足地说:“小僧认为人字之所以一撇一捺就是说人做什么事情都不能直来直去必须要从旁边着手。”

这个问题是唐凤舞临时想起来的她自己都没有好好想一想更不要说去评价小和尚说得对与错了。不过唐凤舞为人本来就富有机智听了小和尚的回答她就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只是一个方面忘了人字还有一个头你只看到人的脚了。”

“小僧受教了。”

巴音格见诗敏、唐凤舞提出的问题小和尚都回答了虽然有些让人不满意总算没有让人失望她就不敢提一些简单的问题但一时间又想不出一个好一些的问题时间又不能让她多想她就顺口问:“马为什么要换掌?”

小和尚这一下白眼了想了好一阵都没有想出答案来最后只好认输:“夫人小僧不知道夫人能够给小僧解惑否?”

“格格小和尚你是怎么回事我们问你复杂的问题你一下子就答上了巴音格姐姐问你这个简单的问题你怎么就答不上来了少林寺也养了不少马你就算没有养过马也该看见过别的和尚养马吧?”

“回夫人小僧是看见过师兄们养马不过小僧没有注意这事所以回答不上夫人的问题。”

“妹子不用为难他了。我告诉你吧给马换掌的目的是为了保护马掌免得马在奔跑时伤到脚。”

“多谢夫人!”

诗敏也不还礼等小和尚行了礼这才说:“你出去吧。”等小和尚走了诗敏扫了巴音格和杜玉烟一眼向唐凤舞说:“妹子这个小和尚好象没有多大的问题就算是肤色黑了一些中原也有不是问题。”

“但小妹却不这样认为。”唐凤舞扫了巴音格和杜玉烟一眼说:“他对于一些复杂的问题早有准备对于一些简单的问题可以说没有准备这就是说他来此是有准备的。”

“这不是问题。凡是来这里想入选的弟子都多多少少有些准备。”

“这个小和尚却让我觉得他不但有准备而且准备得十分充分。这且不说正如姐姐所说别人也有所准备算是给他解释清楚了。但是这个小和尚没有见过马或者说没有与马有过接触这就让我不相信了。”

“少林寺的马本来就不多这一点我们都清楚。”

“但他的肤色让我相信他应该见过马与马应该十分熟悉他反而不熟这就是问题了。这一点巴音格姐姐应该比我们姐妹清楚她对这种肤色的人应该有相识之感。就算在中原这种肤色是天生的那也应该看得出来但我们看出来的是这种肤色不是天生的正象巴音格姐姐当初来中原的时候肤色很深经过这么些年她的肤色就跟我们差不多了。这就是说人的肤色除了天生的不受地方限制的外都会随着生存环境的改变而改变。这个孩子的肤色不是天生的他又是一付域外肤色就说明他到中原来的时间不长。更让我们想不明白的是他既然是域外的人怎么对马一点也不了解?这就只有一个解释他域外却不是域外有马的地方或者一个有马但他又接触不到马的地方。”

“格格凤舞妹子为姐真的服了你了就这么一点不对让你这样一分析我就是想说你说得不对我已找不到话反驳你了。”杜玉烟立刻娇笑着赞叹说。

“妹子的话是说得有理这一点恐怕没有错我们就不用说了。现在说怎么办是好好问一问小和尚还是找少林寺深戒大师问一问?”

“我看这事先不要问少林寺的人先给声郎说一下我相信他一定有另外的应对措施。”

“这样也好。少林寺与钟郎关系不一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就这样去找少林寺是有些不好。”

“姐姐我的意思是说这中间有些问题。”唐凤舞也不怕诗敏生气直接把她的意思说明白。

“你是说有人借这个小和尚对付我们?”诗敏有些不相信地问。

“我看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我也觉得这事不简单。”杜玉烟咐和说。

“诗敏姐姐这事就给千里说一说让他拿主意好了。”

诗敏见巴音格也这样说她就不好再坚持了立刻答应把这事跟钟声好好说一说看他又能拿出什么好主意。

钟声还真没有让四个女人失望他听了唐凤舞的分析立刻让四女不要再去惊扰那个小和尚并要众女和三老、两位掌门人、付仙、林中水全都到他住的院子来。这一下就让唐凤舞众女有些傻眼了不知道钟声现了什么竟然采取如此小心的预防行动。不过这也没有让诗敏众女费心思当今天下除了南佛没有人能够让钟声如此小心所以她们立刻就想到了南佛头上了。

“你们事实上不用怀疑南佛即使还没有东来他的布置一定已经来了所以我要你们小心一些不要给南佛可趁之机。对了你们也不是说不能出去办事但必须三个人一路不能分开这一点十分重要。好了你们还是去做你们的事吧我要好好查一查南佛看他是不是真的来了不能让他来了我们还一点都不知道。”

“我看你还是先查了再说下一步的事吧。”诗敏立刻否定了钟声的意思。

钟声觉得诗敏的话也对没有再说让众人去做事的话立即静下心来搜查南佛却没有结果这就让钟声有些想不通“南佛要是没有来他又派这个小和尚来做什么真的想探一探自己的武学之秘?即使是这样南佛也该知道自己不会把自己的武学之秘真正传给这些选出来的武林朋友他派这样一个小和尚来也是多事可以说没有一点作用。”钟声自己在心里想不通这件事他又想到唐凤舞想找唐凤舞商议一下又怕诗敏几女对他有别的看法他就不好直接找唐凤舞了。

钟声睁开眼睛扫了众人一眼说:“南佛没有来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你们可以出去做事了。对了凤舞你去找慎悔大师来一下。你们继续了解那些人我们再等一两天就可以选人了。”

众人听钟声这样说虽然他让唐凤舞去找慎悔大师让人觉得有些小题大作不过这事看来说小不小说大虽然不大也要查清楚才行也就没有人多想都出去了。

唐凤舞找来慎悔大师钟声也没有与慎悔大师客气先让唐凤舞把她现小和尚的事说一遍这才说明自己的意思:希望少林寺对此有一个好的解释最好是实话以便他采取对策。

慎悔大师听了唐凤舞的话脸上就有些变色了此时再听钟声也这样说他就不由苦笑说:“阿弥陀佛少侠能有今天的成就真不是幸至完全是少侠的聪明和机警才造成少侠今天的成就。”

“大师晚辈与少林寺的关系是太熟了大师对我钟声也是长辈所以我就没有把我当成外人——”

“少侠误会了。老衲说这话完全是有感而绝不是有什么想法。说真话那个小和尚才到本寺没有几天是鸣沙寺送来的老衲看他资质不错这才说是本寺自幼长成的弟子。”

“这就不错了。晚辈觉得他另有来历一时又考查不出来这才找大师来问一问。就我们所知这个小和尚怕有些来历目的是什么我们不清楚但他绝对有不利于我中原武林的意思所以我就想给大师说一声这个小和尚不能入选请大师让他走至于理由就由大师想一个好一些的理由。”

“少侠是说现在就让他走?”慎重悔大师听钟声这样说这才现钟声对这件事看得很重绝不是觉得这个小和尚有一点问题为了避免为武林带来祸害预先杜绝一些不利因素。

“大师明白晚辈的意思就好。至于晚辈为什么要大师这样做现在晚辈也给大师说不清楚总之以后一定给大师说明白。想大师是一个有道高僧晚辈与少林寺的关系特殊晚辈就不把我自己当外人了。”

“少侠不用客气。老衲这就去告诉他让他回去另外派一个人来。”

“大师这个主意不错这样一来即可以试一试他又可以免得引人启疑。”钟声站起来拱手微笑着说。

“老衲也作此想。”

钟声送走慎重悔大师回身坐下就向唐凤舞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要是你是南佛你派这个小和尚来做什么真的想看一看我的武学之秘还是想利用这个小和尚有所行动?”

唐凤舞娇嗔钟声一眼在钟声对面坐下说:“我要是南佛我派这个小和尚来就有两个作用:查一查你的武学之秘即使没有作用也对你多了解一些绝不会象现在这样你了解南佛他却几乎对你一无所知;第二个作用就是想办法拖着你为他赢得时间现在对他来说时间就是一切你要是现在就去找他他就认为一切都完了。”

“但我已经摆明了现在不会去找他。”

“在他来说却不会相信你不会去找他而且你也真的不是不去找他只是还没有到去找他的时间。他这样做就是想你尽可能地等一段时间再去找他最好是他准备好了由他来找你而不是你去找他。”

“你这话说得还有些道理南佛要是怕我去找他这就说明那些寒毒对他的作用真是我没有想到的。看来南佛想炼化那些寒毒还要一些时间我们是不是给他时间?”

“我看不能给他时间那些寒毒对他是有害但也对他有利这话是不是对?”唐凤舞盯着钟声问。

“这是自然了。他在炼化那些寒毒的同时功力不但增加了还纯杜淳杜志国飙演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化了时间一长说不一定老秃还真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呢。”

“我可没有这么好的希望这就象世上没有人白给你吃午饭一样。”

“你说我们主动去找他?”

“这是第一点至于如何找他我想你不用我说了有的是办法。”

“好吧我们就追上去躲在暗中吸收他的功力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一些功力再与他面对面。”

“你想利用这里的事情?”

“让人扮我们我们五个人去对付南佛。”

“让别人扮还不如让马丽亚她们扮免得让有心人探到我们离开少林寺的消息。”

“是这样我们谁都不说直接去就是了把这里交马丽亚就行了。”

“你也别太相信那些大食女人她们的中土话没有学好又有些爱显摆你要给她们说一声。”

“我给她们打一声招呼你去给诗敏她们说我们今天晚上就走。”

晚上钟声和诗敏、巴音格、唐凤舞、娜娜五个人驭空向西没有引起武林朋友的注意。钟声一行向西也没有一个一定的方向完全就是钟声凭着他的感觉驭空飞行。因此他们不由自主地经过蜀中路过四姑娘山钟声想起悬崖下面那块石台便降下去想取一些红丹应用。就这时钟声觉得南佛好象就在这里钟声就不由有些奇怪南佛再是对这里有好感也不会到这里来炼他身上的寒毒。钟声把他的现告诉四女四个女人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钟声就想去看一看南佛在做一些什么。

钟声是老马识途带着四女在石台上取些红丹穿过毒雾下去向西谷找去。没有走多远钟声五人又看见了钟声曾经看见过的情景一个老和尚正在与一个身高足有一丈的女人交配。不过那个女人要说是女人真还让诗敏、巴音格、唐凤舞和娜娜不相信至少她的身体太高了身上因为正在与老和尚交配没有穿衣服但那一身的黄毛粗壮的身材和四肢奇丑无比的脸再怎么让四个女人相信她是女人诗敏四个女人也不能相信。但是那个女人胸前那一对硕大的**随着交配时的动作上下波动又说明她真是一个女人。这一点让钟声五人看了一个清楚也是与她交配的老和尚太小了只及她的胸下这才让钟声五人看了一个清清楚楚。

钟声一看见这个老和尚就认出是谁所以立即示意四个女人快退不用打扰老和尚。五个人退到那座雪峰上诗敏就有些不高兴地问:“钟郎那个老秃驴就是南佛你怎么不对付他你不想对付他了?”

“我怎么会不对付他呢我是想退到这里来暗中吸收他的功力否则我要是真正与他拼就算我能够打败他你们也受不了这才先退回来在这里暗中对付他先吸收了他的功力再说。”

“姐姐声郎的话说得对。声郎能够暗中对付他我们又何必一定要与他面对面那样大战一场下来声郎就是把老秃驴杀了对声郎也没有好处还累得半死那就真的不化算了。”

“你别相信他的话我就觉得吸收南佛老秃的功力有些不好。再说现在你已经功力无敌了还要那么多功力来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修什么道我们可和你没有完。”

“千里你真的别修什么道好吗?”

“好啦你们都别说了我自有道理。你们给我看一下我看一看南佛的功力到了哪一层再想办法对付他。”

“你这样想我们就更放心了。你也小心一点南佛可不是好对付的更不是以前的南佛了。”

钟声没有和唐凤舞多说立即坐下去。诗敏、巴音格、唐凤舞和娜娜相视一眼诗敏就对唐凤舞不支持她的话有些不满意。

唐凤舞看出来了笑了笑这才向诗敏说:“姐姐我们真的不必与南佛硬拼上一次在天竺拼的那一场到现在想起来我还有些后怕那一次要是不是娜娜我们恐怕现在已经没有站在这里了。”

“但是我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好。”

“这我知道但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姐姐妹子说得也对这一次只能让千里这样做了。”

“你也这样看吗?”诗敏想让娜娜帮他说几句话。

“妹子你是怕心肝修道?”

“你不怕吗?你还没有好好享受过一个男人给你从心灵到**的冲击你要是放过了你就没有机会了。”

“我有过所以我才不想离开心肝这才跟你们到中土来。不过你对修道的认识有些过分了其实修道与一般人差不多就看心肝的心里怎么想了他要是不想清心寡欲他就不会离开我们。”

“你也这样说我就没有话说了。”

“姐姐放心吧我们四个女人没有一个是丑女人声郎就是想不要我们他也难舍我们。”

钟声吸收南佛的功力没有问题只是那些寒毒也跟着向钟声流使钟声吸收南佛的功力也不敢太快了一者怕南佛觉了;二者也不想吸收太多的寒毒对以后修练不利说不一定还给南佛解了套自己背上这个包袱。

如此一来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南佛与那个高大女人交配进行了三天第四天上那个高大女人就给南佛弄死了。南佛在那座深谷里已经没有了交合的对象便离开那座深谷向西去了。钟声五个人没有跟上南佛以为南佛还会回来等在四姑娘山那座雪峰上一等就是一个月南佛也没有回来。钟声再查南佛现南佛已经在一座高入云天的山峰上落脚了并且又在与什么东西交合。钟声把他的现告诉四女五个人就决定跟上去看南佛又做下什么禽兽不如的事。

这一次南佛做的事没有让钟声五个人奇怪与他做事的还是一样的女人而且这座雪峰上好象有不少这种身材高大的人。这种人要说是人还真的有些象但明显比人差得天远了要说他们是狒狒或者猴子那也说不过去总之这是一种介于人与兽之间的动物。这种东西力气很大凡是狼虎给他看见了冲上去就抓抓着就撕一撕就搞得血雨如雾让诗敏四个没有事的女人看见了就觉得心里冷。所以诗敏四女看得多了对南佛找上他们用那些女人提炼功力她们也没有多少同情最多怪南佛太无耻了为修成绝世的功力与这种象女人又不象女人的东西交配真不是一个正常人做得出来的事。

南佛在雪峰上一住就是三个多月本来已经到了他与钟声约斗的时间他也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看他的样子好象已经把这事给忘了要是钟声还记着这事跑去西域等南佛南佛一定要让钟声失望。

这一天钟声又吸收了一天的功力脸上有些寒气四女就有些不放心地望着钟声钟声一看四女的表情他就明白四女想什么故作轻松地说:“你们放心我已经想到办法解决了。”

“你要是想到办法了我们也不用为你耽心了。我看你还是先不要吸收南佛那个老秃驴的功力想一想再说或者干脆就让南佛老秃驴一个人在这里和这些东西做事我们先离开等他把他的功力提炼得差不多了我们再来找他。”唐凤舞抢先说明自己的想法。

“我说有办法了就有办法了你们放心好了。我能够把寒毒送给南佛老秃自然也能够送给需要寒毒的东西。”

“你是说那些不象人的东西?”诗敏立刻不悦地问。

“怎么了不行吗?我看那些东西也怕冷我给他们一些寒毒让他们对寒冷适应一些他们就不怕冷了。这是好事又解了我的危急。”

“要是害了他们呢?”

“你也说得是。这样吧我先试一试再说是不是把寒毒送给他们。”

“我们洞外正有一只你就拿他来试一试。他这些天正在为南佛老秃抓去他的女人满山乱找你就送一些寒毒给他让他冷静一点。”

“这主意不错我这就送他。”

钟声听了唐凤舞的话立即把身上的寒毒送出去。诗敏四女为了看稀奇立刻跑到洞口去就看见那头高大的蠢东西已经快疯狂的神智清醒一些慎了慎就象正常时候一样向山上去了。

“好象真的没有问题。”唐凤舞向诗敏微笑着说。

“没有问题就好。我们总不能为了我们自己让这些本来就无辜的动物再受我们的伤害。”

“姐姐菩萨心肠小妹没有话说了。”

“妹子诗敏姐姐这样做是对的。”

“姐姐放心吧我不是说诗敏姐姐这样做错了我的意思是说声郎这样做要是真的有害我也不希望他这样做毕竟这些东西已经够可怜的了我们帮不上他们已不该再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了。不过我想是这样想声郎对我来说却比什么都重要我们就是不能把寒毒送给这些东西我们也要找别的东西送出去。真正说起来我在想这寒毒对我们有害说不一定对别的东西还有利呢就象那个给声郎送了寒毒的东西。”

“话由你说总之你只要不要让钟郎去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我就不管你否则我还是要管。”

“这是当然小妹也不是一个乱害人的人。”

钟声五人在雪山上暗中吸收南佛的功力钟声就是小心又小心了还是让他现了。钟声当此之时只有两种对策:放南佛走再找时间暗中动手;就此拦着南佛跟南佛作一总结。钟声采取了后一种策略他直接找上南佛拦着了南佛的去路。

“阿弥陀佛原来真是你小子在暗中捣鬼!”南佛看见对面的钟声再现身边已经给诗敏四个女人封着了去路他就知道今天想走已经不可能了。

“哈哈老秃驴你还真是机警我做得已经是如此谨慎了结果还是给你现了。没有办法我不想和你玩了你就只好跟我姓钟的决一死战了。还有我曾经给你老秃驴说过半年之后一战你没有去先就失约了我现在找上你应该还算说得过去。”

“哼小子老衲的功力早就非昔日可比了你小子想对付老衲可得拿出一点本事来。”

“老秃驴我姓钟的就是唬人的了不想你老秃驴到了此时还向我姓钟的说这种话我姓钟的就是不服气已不行了。好吧我就告诉你老秃驴实情吧!我们已经跟你老秃驴有四五个月了从你在四姑娘山与那头东西做事时我们就是旁观者了。我姓钟可没有兴趣看你老秃驴做那种事只是想在你不注意的时间吸收你老秃驴的功力所以每当你老秃驴与那些畜牲做事时我姓钟的就在暗中动手。这几个月下来我虽然做得十分小心大概已经让你老秃驴的功力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五六了。你老秃驴因为与那些畜牲交配没有注意自己的功力好象还没有感觉到吧?”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小子老衲与你拼了。”

南佛想拼都不成给钟声施出神龙吸水六绝一下子就粘着了加之他现在的功力与钟声差得天远想有所作为已经没有能力了。

钟声就这样站着与南佛双手相接没有经过半天的时间南佛就倒下去了。原以为他不过是失去功力活命还没有问题没有想到他倒下去不久就化了就象是雪遇上太阳化在这座雪峰上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诗敏转身盯着唐凤舞问。

“我看是乱吸别人的功力他又没有送出去不想要的东西的本事功力没有了那些他不想要声郎也不想要的东西就作了这才在这片刻功夫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妹子千里会不会也变成这样子?”巴音格提出了一个诗敏、巴音格和娜娜都想知道的问题。

“当然不会。声郎已经可以控制一切什么东西他想要什么东西他不想要他都清楚得很所以你们都不用耽心声郎绝对没有事。”

钟声也好象没有事的样子站在雪地上一动不动身上也没有异样就象是一个一般人站在那里。

二oo五年九月十五日

(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