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朵被下药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雍正十三年中秋一过若涵常常会在睡梦中惊醒总是梦见诡异的画面那些黄泉路上的彼岸花、猩红色的触目惊心。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那些高耸的须弥山巍峨的看不到顶。

到了七月里胤禛偶感违和却仍照常听政并召见臣工。半月后虽病情日渐加重但大学士张廷玉每日朵朵被下药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进见未尝间断。皇四子宝亲王弘历、皇五子和亲王弘昼等御榻之侧朝夕奉侍。

这夜更鼓敲过三响殿外嘈杂的声响让若涵再次惊醒过来。

“乐蓉出什么事了?”

乐蓉急急忙忙地跪在了床榻边:“娘娘太医们都赶去九州清晏了不会是……”

若涵立刻起身急道:“快为我梳洗。”

等若涵领着已经五岁的宸茵赶到胤禛病榻前时弘历和弘昼已经在旁伺候了所有妃嫔将本来宽敞的屋子挤了个满当一群太医在稍间不知在商议什么。

只见胤禛躺在床上呼吸时而急促、时而气若游丝整张脸红彤彤的好似正着高烧。

“若涵你来啦……”胤禛似乎感觉到她在身边费力地睁开双眼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看着他深皱的眉头不由得心揪似的难受。“胤禛我在这儿。”她跪在脚踏上紧握住他枯瘦的手。

“若涵我想与你出宫清静段日子可如今……恐怕不行了……”

若涵终于忍不住落泪红着眼眶紧抱住他泣声道:“行的一定可以我们离开这里找个依山傍水的地方。”

宸茵被吓哭了小手抹着胤禛脸上的泪。“皇阿玛你起来跟茵茵玩儿好不好皇阿玛你别丢下茵茵。”

胤禛挤出笑胸口突然一阵翻搅爆出剧烈的咳嗽来。

“茵……茵茵乖皇……皇阿玛皇阿玛没事儿……”

“皇阿玛您怎么样?皇阿玛!”弘历哀哀地唤着泪眼朦胧地叫道:“太医太医!”

太医们忙围在雍正帝面前号脉诊治若涵抱起哭泣不停地宸茵柔声安抚着。

忽闻一声惊呼若涵透过人群的细缝看见胤禛一口鲜血喷出她紧绷的弦也断了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朦胧中听见一声声的抽泣若涵睁开双眼时已经身处自己的屋内。除了小宸茵趴在她床边外连沈睿也陪在一侧。两人眼睛都红红肿肿的像是刚哭过。

“妈妈你终于醒了……”

“咱家的小公主哭起来就不好看了快别哭了。”若涵挣扎着起身沈睿忙将她扶起垫了个靠枕在身后。

“睿睿你怎么来了?”若涵瞧着自己卓越不凡的儿子如今眼圈微黑下巴上还露着胡茬一看就是连日来赶路过于疲倦了。

“皇阿玛……去了。”睿睿含悲说着低头不禁潸然落泪。

若涵浑身一颤目光空洞地望向窗外嘴角却微微扬起。“这一天总要来的……总要……”

“妈妈随我回江南吧。”

她欣慰地拍拍自己儿子的肩头“也好只是我还有些事放不下毕竟我是后宫妃嫔也得先知会新皇不是。你先领着茵茵回去我随后赶来。”

“妈妈我不走我要等你。”宸茵懂事地爬上床榻依偎在若涵怀中。

“听话和哥哥去江南那里可好玩儿了还有你的小侄女侄儿你不是一直想见见他们嘛。”

“妈妈拉勾勾你一定要快些来。”宸茵红润的小嘴儿蹭着她的脸颊。

“好拉勾勾妈妈什么时候骗过茵茵了。”

勾过小指头若涵这才严谨地对沈睿道:“如今你皇阿玛过世了新帝继位这朝廷不太平你还是离开。我们没有了仰仗一切还是低调行事为好。”

“妈妈我懂今晚我就领着茵茵回去。”

深夜若涵独自坐在九州清晏中眼前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只是少了那个给她温暖的人。

“娘娘。”身后不知何时站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影。

若涵回头恍如隔世般的以为看见他还站在那里。只是待那人近了才知道自己痴得可以。

“见过皇上。”她盈盈一拜。

弘历上前紧握住她的双臂。“娘娘多礼了使不得。”正大光明匾额上的皇帝诏书还未开启一切还未成定数。

若涵想退后却现双臂给他牢牢紧握不免有些疑惑地抬眼看着弘历。

“我……我会替皇阿玛好好照顾你的你相信我。”弘历颇为急切地表明心迹眼神却异常闪躲。

“皇上你逾越了。”她稍微用了巧劲避开他的双手退了一大步。

弘历激动地上前一把搂住她“我知道你就是她对不对?你的气息我没有忘记过你是若涵姨娘是不是?”一个寻常女子哪怕是十三叔献上的也未必会得皇阿玛宠爱只有那个女人才会让十三叔还有皇阿玛如此珍惜。还有沈睿皇阿玛既然能秘密让他前来京城与武念卿见面其中一定有蹊跷。她一定是容颜不老的仙子从未离开过。

“皇上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快些放手让底下人瞧见可怎么办。”若涵气恼极了却又不好作只要用力推开他。

看着她盛怒的美颜弘历既惭愧又懊恼自己刚才的轻薄。

“念卿……”

“放肆!”若涵愤怒地嗔道:“爱新觉罗弘历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我是先皇嫔妃当朝皇太贵妃。如今你皇阿玛尸骨未寒你却如此大逆不道简直有失体统。”说完若涵甩袖离去。

弘历黯然坐倒在龙椅上将一旁的玉如意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屋外的贴身太监朝里瞄了眼却是不敢近前。

他将自己高大朵朵被下药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身躯蜷缩在龙椅中埋入阴暗中无声无息。从小到大她都不曾正眼瞧他如今他贵为皇上她却还是不屑一顾。这是为什么!

“不好了皇上皇上……”一名太监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临近暖阁时匍匐在地禀告。

“出什么事了。”弘历很快缓过劲来威严地开口。

“奴才派去皇贵妃娘娘那儿的小太监来报娘娘她……她饮鸠自尽了。”

弘历惊讶得像头顶炸了个响雷犹豫冷水浇身整个人瘫软在座椅中。

皇贵妃武氏饮鸠殉葬引来朝颂一片。大臣此时请奉大行皇帝还宫庄亲王允禄等启雍正元年立正大光明匾后的皇太子密封宣诏即皇帝位。随即还现同在一起的另一个卷轴奇怪的是那封诏书上贴有大行皇帝封条连新皇也无法开启并且在上面写有奇异字体的批注。寻谕奉大行皇帝遗命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鄂尔泰、张廷玉辅政并令鄂尔泰复任。以遗命尊奉妃母为皇太后。复奉懿旨以上元妃为皇后。召大学士硃轼回京。命大学士嵇曾筠总理浙江海塘工赵弘恩署江南河道总督。大行皇帝大殓命以乾清宫南庑为倚庐。至于那枚卷轴乾隆帝有云既然此物为皇阿玛亲封外人无法开启不如放入梓官内陪葬。爱新觉罗?弘历上即位于太和殿以次年为乾隆元年。

夜色深沉武英殿内却是人头攒动。

乾隆帝进入史部侍郎刘于义立刻俯称臣。

“大人先皇史录呢?”贴身大太监王公公问。

刘于义似乎预感到什么全身颤抖着没有言语只是目光瞅向了书架。

王公公上前打开了放置其上的金匣将和德帝实录乃至皇贵妃武氏玉牒取了出来交由乾隆之手。

“刘于义你衷心可表至于家眷众人朕自会好生照料。来人赐酒!”

王公公端着托盘走到跪在地上的刘于义面前笑道:“大人谢恩吧~”

刘于义知大势已去他们这些臣子知道的太多了于是心灰意冷地跪地叩:“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乾隆冷眼看着刘于义七窍流血而亡只是淡然地背过身去随手将手里的史录弃于火盆内。

“宣性桂、刘统勋觐见!”

王公公高声传唤后性桂、刘统勋两人步入殿内。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统勋、性桂朕命你俩修撰前朝实录将圣祖实录改为五卷隐去其中不利之处。胤禩乃乱臣贼子所有和德帝史书统统焚尽若是民间有乱造声势者一律凌迟处死。皇贵妃武氏……革去玉牒封号。”

“臣遵旨……”

微风和煦、绿柳含烟。远处近处的田畴里一片粉花翠浪。

此时在前往浙江一带的船只上一气宇轩昂的男子偕同美貌娇妻立在其上一派神仙美眷的境地。

“胤禛你说茵茵这会儿早该到杭州了吧。”若涵笑得娇媚。脱离了那个皇宫和京城心情自然好。这还要多亏胤禛事先的安排其中允礼也帮了不少忙。

胤禛爱怜地搂紧她笑道:“应该是到了睿睿办事我放心。没想到啊你们娘俩演技高把弘历和弘昼都骗过了。”

“还说呢也不知允礼和那宋太医弄得什么药竟然让你吐血了吓了我一跳。”

“不下狠药如何骗过那些大臣。倒是你苦了你假死了几日在棺材里憋屈得慌吧。”

“反正死过一回了不在乎多死一回。”若涵调笑着道。

“对了还没问你你在正大光明匾额后放的卷轴写了什么?”

那日见她书写才知道她竟然是左手反写字不禁连连称奇。

若涵神秘一笑“只是这两世所经历的光怪6离罢了。”

“你就胡诌吧。十三和弘晖、弘时也该把杭州的府邸建成了今后我就是金老板了。”

“老十三在那逍遥快活了几年该是他出份力的时候了。你说日后我是不是该装扮得暴户似的也好衬你的身份。”

胤禛一瞪眼“爷到哪儿都是丰神俊朗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