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渝民赵又廷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这是······”黎星刻看见一条红se的任务被迅速顶至第一条,3个“+”号在任务的前面,黎星刻这才反应过来——

3s级任务!

黎星刻迅速点击查看内容:前往海洋黑洞中心,寻找一个东西,赏金50亿。

慕千羽连话都没来得及说,黎星刻就接下了那个任务,嘴里不停念叨着50亿。

十秒后,从服务器的终端发布了一条消息:

3s级任务由bloodteller接受。

所有的老牌杀手看到这则消息一片哗然,现任no.1去挑战前任no.1都没有完周渝民赵又廷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成的任务!要知道,前任no.1正是因为这个任务而死的啊。

“咦?”黎星刻接下任务才注意到发布的时间,“1992年1月23ri,十几年前的任务?”

黎星刻略微思索了一下,才想起来:“今天不就是1月23ri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完,完蛋了······”黎星刻的身上开始冒冷汗了。

“有问题?”慕千羽对于任务一直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她对金钱本来就没兴趣。反正也是出门,哪里都一样。

“问题大了。”黎星刻的肠子都快悔青了,“总会每天接受到的任务太多了,这就导致了每天都会有大量的任务积压着。所以总会按赏金和任务难度将任务分为了五个等级,从高到低是s、a、b、c、d;d级任务发布一个月后无人接取的话会在前面加一个‘+’号后再次切入,如果一星期无人接取就作废;c级任务切入两个月;b级三个月;a级一年切入一次,每次至少三个月;s级任务五年切入一次,每次一个月置顶,永不作废。这个就是20年前发布的s级任务,被当时的no.1接去后他没过几个月就死了,十年前被6名s级接去,但结果却和20年前的no.1一样。”黎星刻叹了口气。

“喵呜~(先看任务吧,万一可以完成呢。)”

“死马当活马医吧。”黎星刻用接任者的权限打开了任务介绍。

前往位于北冰洋深处的海洋黑洞,进入它的核心地带找到一张水蓝se的卡片,将之交给ri本东京新宿区—信浓町—三番街—13号。此任务赏金50亿。

“卡片,难道是塔罗?”黎星刻的两眼开始放光。

“信浓町,313号······”慕千羽的眼睛闪过一丝蓝光,不过立即恢复了正常。

“喵~(很有可能是塔罗),喵呜~(海蓝se的应该是特殊塔罗圣杯)。”

“特殊塔罗按颜se分么?”黎星刻想起了慕千羽手中金se的星币。

“喵~(当然,星币是金se的,圣杯是海蓝se的,权杖是红se的,宝剑是铅灰se的。)”

“先不管这个,这样也不错嘛~即完成任务又能得到两张塔罗。就是不知道发布这个任务的人用的是哪张塔罗。”黎星刻仿佛看到了50亿在向他招手,“任务也接上了,不过现在有些晚了,明天再去情报总会吧,咱们先找一个地方住下。”

黎星刻伸了一个懒腰:“走吧阿羽,呃······夜莺。”黎星刻的表情有些尴尬,虽然他只说了一个“羽”字,但也有可能将慕千羽的一切都查出来。这样慕千羽难逃一死,他也脱不了什么关系。

“无所谓,就这样叫吧,我公开的名字不是这个。”慕千羽把菲放在了肩膀上,“而且你总是叫我‘喂’心中叫我‘变态’,我担心我哪天会忍不住杀了你。”

黎星刻满脸黑线的跟在了慕千羽身后。

大厅中,一个黑斗篷的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微笑:“死神,就让我来让你尝一下死亡的滋味。”

傍晚,客房部20层。

“这一层可以说是s级专用呢,每一个房间都无比的奢华,每一个s级杀手都在这里有永久xing住房的权力。”黎星刻打开了2017号房间,“晚安,阿羽。”

“喵~(晚安)”菲和慕千羽住进了2016号。

“菲,你先睡吧,我去冲一澡。”慕千羽将菲放在了床上后转身进了浴室。

“喵呜~(你也早些睡)”然后就蜷在枕头边睡着了。

慕千羽走进浴室后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正如黎星刻所想,慕千羽的身材好的令人乍舌,但也有不和谐的地方——布满整个后背的诡异的黑se花纹。

慕千羽站在镜子前用手将自己的的头发拨到了前面,看向镜子中那些诡异的花纹的镜像。这并周渝民赵又廷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不是她天生的东西,而是慕千羽经历了一场特殊的事故后才出现的,刚开始的时候慕千羽只能感到后背像是被火灼烧了一样的疼痛,一星期以后就出现了这个东西,随着慕千羽的成长花纹的数量也在增加,从原来的几条一直到现在的密密麻麻,但是这两年却没有什么变化,这样也让慕千羽很是不安,不知道再发展下去会成什么样。

慕千羽突然皱了下眉,这些平时一直看不透的花纹现在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哪里,见到过。”慕千羽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她绝对见过其中的一小部分,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慕千羽闭目想了五分钟,但还是想不起。于是慕千羽将这事放在了一边,放好了水开始洗澡。

正在慕千羽放水的时候,菲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探测到没有任何异常后动了一下自己的耳朵,那个暗金se的耳环闪过一丝黑光,办完了这一切后菲才真正的睡去。

“唔——”慕千羽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慕千羽的胸口出现一只浅蓝se的蝎子,但很快就消失了。

“呼······呼······”慕千羽瘫坐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最近一直没有发作,怎没会突然这样?难道是那些家伙?

慕千羽等自己的身体有了力气,吹干了自己的头发就睡觉去了。

隔壁,2017号房间。

凌晨一点钟,黎星刻醒来,赤红的魅惑之瞳一改往ri的不着调,变得冰冷而又充满了杀气,比慕千羽冰冷的眼神更让人胆战心惊。

黎星刻换上了一件黑se的衬衣,一条黑se的长裤走出了房间。临走时特意看了一眼慕千羽的房间。然后便转身走入电梯。黎星刻打死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一眼,让慕千羽的一道感知力粘在了黎星刻的身上。

黎星刻走进电梯,看着楼层键略微有些失神,不过他还是按下了55层的按键。

“星刻少爷,老爷等了你很久了。”黎星刻刚下电梯一名侍者便把他带到了一间办公室。

“黎星刻,这次干得不错,居然真的把夜莺带回了总部,这样的话······”一个中年男子坐在一把椅子上背对着黎星刻说。

“不准你动他。”黎星刻一改往ri的戏谑,变得严肃起来,或者说这样的黎星刻才是最强的,“我不允许任何人动她。”

“动真情了?黎星刻,身为一个杀手,拥有感情是会丧命的。”中年男子有些生气了。

“所以你抛弃了母亲和我?”黎星刻冷笑道,“黎壄,你怕死么?”

“胡闹!”黎壄拍案而起,“我是你的父亲,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的确,不论我怎样提纯自己的血统总会留下一点你的血,但是,我不会像你的其他‘工具’一样以此为荣,拥有你的血脉是我最大的耻辱!”黎星刻的魅惑之瞳在黑暗中发出妖媚的红光,“如果你敢动她一下,我就毁了你们黎家一手创立的杀手总会!你很了解,我有那个能力。”然后黎星刻没有一丝留恋的离开了这里。

20层,2016号房间。

黑暗中,慕千羽睁开了她那双绿瞳,轻笑一声:“黎星刻,你果然有事情瞒着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