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_口述实录

萤夏最新章节。

我真的很想答应苏栀的条件,这样我这个感到卑微的人可以向她慢慢靠近,甚至融入她的生活。事违人愿,我脱口而出的答案让我和苏栀都感到了失望。

“那…..第一条不要了,行吗?”苏栀的手抓着吉他箱的带子,骨节有些微微发青。

“我…..”我感到愧疚,我一直想面前的这个女孩会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现在我又因为自己的原因关闭了这扇门,迟疑不前。

我多想大声告诉她,哪怕现在街道异常喧嚣。我再没有勇气坚持下去了,以前的信仰、勇气和站在舞台高举奖杯的耀眼已经支离破碎,我曾经和它相处十年,从年少无知到青春朦胧,多少四季春秋都变成了我和它互赠的礼物。

但是,我却像把它当成了一个拿不上台面的东西,在与人交谈的时候它被我藏在身后,因为我的失败和苏栀你谈起的时候我甚至否认了它的存在,直到今天中午,种种生活束缚让我亲手将它毁灭。

我的对手已经成长到了一种可怕的高度,他们的光芒把我站的地方显得多么黑暗。

“苏栀,你听过你吉他的哭声吗?”我抬头正视着苏栀,我的情感已经压抑不住,对自己的愤怒已经像洪水一样从胸膛涌出,这种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和至爱复杂的感情充斥了我的五官和神经系统,脑袋已经完全是浆糊一般了。

“钟原,你….”

“我先回去了!”我大喊一声,潘一航和林瑾瑜听到回过头来,我已经跑过他们身边,融入了流光华彩的街道。

“阿原你怎么回事!喂!”

“钟原!”

是潘一航和林瑾瑜着急的叫声。我咬着牙一直向前冲刺,状若疯狂,路人纷纷避开我,目光好像在审视着一条落魄的狗。

你一定在哭泣吧,十年了,真的很对不起。夜风粗野地刮过我的脸,我突然明白那种你付出了全部努力,却不被人重视的感觉。

就像在这条熟悉的街道上奔跑,路过形形色色毫不相关的人群,一种无法诉说的孤独憋在内心里。

我跑到转向校园的小道才停下来,靠在墙上气喘吁吁,激烈的高度运动让我心脏几乎要跳出来。

“钟原!!”

一声无力近乎嘶哑的大喊,让我呯呯作响地心跳像漏了一拍,我抬头仿佛看到了一个最大的童话,无奈地笑了一下。

是苏栀,背着她巨大的吉他箱站在我面前,满脸通红,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眼睛痛苦地已经闭了起来,呼稀呼稀的喘息声在这个没有人的街道回荡着。

在我以为我又是一次不顾一切的逃走时,她居然跟了上来。

“苏栀,再说多少次我也是同样的答案。”我萎靡着身子,有气无力地看着她:“又不关你什么事,何必呢?”

“钟原其实你很喜欢画画的吧……”苏栀的气喘不上来,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但是一种不明显愤怒还是让我感觉到了,“在那天你也是骗我的吧!为什么你就不肯正视一下自己!就那么浑浑噩噩地活下去吗!”

“我没了画画就活不下去了吗?”

“你知道我一些什么?”

“我认识你才多久,值得吗!”

最后一句话,我居然对苏栀吼了出来。我的手在颤抖,我的嘴唇在颤抖,我狂跳的心仿佛也在颤抖,难过的感觉让我感到窒息。

苏栀看着眼眶红热的我,右手抬起来想抓一下什么,又颓然地垂了下来,紧握住飘荡的衣角。

我想,苏栀你真的很好,好到会给我那么多的震撼,给我一种再也不是孤身一人在路上的感觉。

可是,我真的不配你这么耀眼的关心,你应该关心的是你喜欢的那个男孩,我只是和你刚刚碰到的两条平行线,我会考上大学,会忘记以前曾经很执着以为不能忘记的东西,再踏上不长不短的人生。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_口述实录

让我一直观望你吧。

看着你就好。

苏栀缓缓离去,拿着她的吉他。我上前两步,想帮她提这个箱子,手却定格在了半空,再没有伸出去。

仿佛横跨了两个海峡那么遥远。

潘一航的声音开始从苏栀走去的方向传来,我开始往另一边跑。

这一次依旧不是盛大的逃亡。

树影婆娑,昏黄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_口述实录的灯光被切得七零八落,一个男孩子在街上笨拙地跑着,背影仿佛伤心欲绝,就像被整个世界忘记。

……………………

直到以后我才知道,第二天苏栀去了学校,在球场上找到了潘一航。

聊天时她谈起了我,潘一航便彻彻底底地把我全部资料卖得一干二净。

说完潘一航坐了下来,打开了一瓶饮料,仰望着苏栀笑着说:“他差不多是我勾肩搭背长大过来的,他的变化我怎么可能不会发觉。那晚他是真的想逃避一些必须要跨过去的东西,就像前面的栏杆,而他现在明显没有跨过去的勇气和力量。”

“恰恰好那栏杆还那么高,高得让人心生畏惧,跨不过去,对不能再失败的他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你想毁了他吗?”潘一航似笑非笑。

苏栀低下了头,手指交缠在了一起。

“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孩子,别人会把他和小魔女传得神乎其神,一个是未来的画家,一个是未来设计圈的栋梁。”潘一航拿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但是小魔女还是会疼得哭出来,阿原他也会有你想不到的颓废和痛苦。”

“每一个闪闪发光的人都有他光辉的铠甲,底下是深不见底的悲伤。”

后来苏栀和潘一航又说了些什么,才离开了校园。

其实在那个年纪,潘一航又何尝不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他有一副好皮囊,对人经常是微笑的,女孩子都叫他为小太阳。

可他没有我和林瑾瑜那么多的战绩,他背负的东西太多。在设计的梦想面前,别人永远会记住林瑾瑜的名字,他站在这座大山面前无可奈何。

悄悄的,在这个夏夜开始,我们四个人的命运开始连在了一起,顽固得像种子萌芽。

萤夏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