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系列短篇

CEO的赔心交易最新章节。

而另一边,夏征一路狂奔着把车开进了森林公园里面,找到了那栋不大的别墅。里面的灯还是亮着的。

夏征下车之后就开始大喊:“陌诗茵,你跟我出来!”

但是回答夏征的是静悄悄的房子和森林。四周安静的吓人,但是对于此刻几乎完全失去了理智的夏征来说,这种安静根本就是心虚的表现。

“陌诗茵,你别以为你躲在里面我就不知道你在里面,”夏征继续喊着,“你再不出来,我一定不轻易绕过你!”

但是依旧没有一个人回答夏征,夏征终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管怎么样,冷帝一定不会是那个躲着不出来见人的人。

夏征毫不客气的推门进去,发现别墅的大门竟然没有加锁,夏征就这么进去了,房子里面还是很安静,虽然灯全部都开着,但是没有一个人影。

夏征上到二楼,看见了餐桌上面还摆着的晚餐,已经地上的一小片狼藉……

夏征第一反应就是知道了夏征找过来的陌诗茵跑掉了,像以前那次一样,偷偷的逃跑了。夏征暴怒的把桌子上面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愤怒的喊了一声:“陌诗茵!你给我记着!”

而另一边,黎梦嘻估摸好了时间,先是给孙腾飞打了电话,本来是想看看孙腾飞今天会在什么时候回来,但是没想到电话居然第一次没有打通,没有人接。

黎梦嘻预感不好,她可不想她的计谋会就这么泡汤,于是就接着跟孙腾飞打电话。一直打了五六个,电话才被打通。

黎梦嘻立刻紧张的问道:“哥哥,你在哪啊,出什么事情了吗,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呢?”

孙腾飞喘气喘得十分的厉害,说道:“我有点事情,等会再给你打回来。”

“唉,哥哥,哥哥……”黎梦嘻话没有说完,电话就被挂掉了,虽然孙腾飞电话挂得很快,但是黎梦嘻还是听见了孙腾飞的电话那边非常的吵,有人在很凄厉的哭叫,像是在经历什么很大的痛处一样,有人在大声的喊“让一让”,也有人非常焦急的在喊“医生,快叫医生来!”。

黎梦嘻一下就能猜到现在孙腾飞在哪里。

算算时间,也是,已经差不多八个多月了,陌诗茵应该是要生了。

黎梦嘻立刻就又给夏征打了电话,那时候夏征正在开车,正想在这附近大面积的搜索一下,接到黎梦嘻的电话的时候,语气也十分的不好,说道:“有什么事情,说。”

黎梦嘻换上一副脆弱的声音,虚脱的说道:“征,我肚子不舒服,你能送我去附近的医院吗?”

夏征正想不耐的烦的叫黎梦嘻自己找个人陪她去,但是脑子里面灵光一闪,突然想起,对啊,也许他们根本不是逃跑了,而是陌诗茵要生了。

算算时间,正好差不多。

夏征甚至不愿意跟黎梦嘻多说一句话来浪费时间,直接就挂掉了电话,然后打给他的秘书,让他查查看附近最近的医院在哪里。

秘书很快就把信息反馈回来了,夏征立刻就开车往医院去。

到医院的时候,夏征直接就去前台问护士:“有没有一个叫陌诗茵的孕妇今天被送来了?”

护士看着夏征,虽然夏征长得很帅,而且看起来似乎是很有钱的样子,但是护士还是很遵守职业道德的说:“请问你是谁?”

夏征急急的说:“我是他丈夫,你能告诉我她在哪里吗,我很担心她。”

护士看夏征脸上焦急到烦躁的表情,也没多问的就信了,说道:“在四楼的产房。”

夏征毫不迟疑的立刻就去了那边的产房,刚一下电梯,果然就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凄厉的喊声,哭叫得十分的用力。

夏征调整好自己的表情,用尽力气的控制着自己的脚步不显得慌乱,走过去,果然看见了守在门口的冷帝,还有同样一脸担心的孙腾飞。

孙腾飞看见夏征一怔,很是吃惊的说道:“夏征!!”

夏征冷笑一声,说道:“你们把我的妻子,藏了那么久,是时候应该还给我了吧?”

冷帝转头看着夏征,一改刚才的焦急的摸样,说道:“小茵不会跟你回去的,而且,小茵也早就不是你的妻子了,夏征,做人要懂得认清形势。”

夏征冷笑,不屑的说道:“我们结婚了,是夫妻,冷帝,这可跟你只是口头上的说说不一样,我们是真正的夫妻!”

冷帝冷然的说道:“小茵可从来不承认你是她的丈夫,她也绝对不会跟你回去的,夏征,你还是不要在这里来碍大家的眼了。”

夏征大怒,不由得想起这里自己今天看见了那些东西,关于陌诗茵跟冷帝两个人的童年,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两个人甚至在他的眼皮底下偷亲,而陌诗茵现在肚子里面还怀着冷帝孩子。

夏征的怒气在瞬间就被挑到了最大,正要说什么,看见产房的门开了,一个医生出来了,取下口罩,问道:“谁是病人的家属!”

冷帝跟夏征两个人都同时说:“我,我是!”

医生看了看两个人,夏征立即说道:“我是陌诗茵的丈夫!”

医生转头对着夏征说:“病人难产血崩了,现在大人跟孩子只能保一个,你选一个吧。”

夏征正在非常气愤的气头上,对着医生冷冷的好不带感情的说:“大人小孩,我都不要!冷帝,你稀罕,我就不要你,赏给你,不过是一双我穿过的破鞋而已!”

夏征不知道,在产房里面,听见了这个话的陌诗茵,那一刻彻彻底底的死心了,对于夏征,对于他们两个之间的那些不应该的纠缠,什么都结束的。彻底的,完全不留顶点余地的。

冷帝那一瞬间就愤怒了,一拳挥过去,打在夏征的脸上,怒道:“不准你这么说小茵,她比你可干净多了!”

夏征冷冷看了一眼冷帝,只是嘲讽的笑了笑,就不再说什么的走了。

这一刻,夏征也觉得自己累了。

就像是以前对着洛儿的事情一样,他还是留不住,她们都要变心,都不是好东西。

夏征颓然的开车回了自己的公司,然后打电话给他的那些安排去寻找陌诗茵的人说,不用找了,从今以后,都不用找了。

下属们很吃惊,但是听夏征那个疲惫的语气,却也很识相的什么都没有问,这些天,这几个月,为了找到陌诗茵,夏征有多累,大家都是看见的。

夏征就坐在公司的办公室里面,呆呆的看着外面,一直到天亮。

秘书拿着文件进办公室,看见发呆中的夏征吓了一大跳,问道:“夏总。今天怎么这么早?”

夏征抬头看了一眼秘书,脸上的表情还是呆滞的,秘书从来没有看见顾这样子的夏征,被吓得不清,连忙问道:“夏总,您没事吧?”

夏征摇头,揉了揉疲惫的眉心,说道:“今天的行程是怎么样的?”

秘书把文件夹拿过去,一一给夏征说今天的行程,但是夏征却神色恍惚,根本听不进去了。

秘书看着实在是担心,说道:“夏总,我看您脸色不太好,您要不要去休息休息?”

夏征摇头,说:“你先下去吧。”

秘书欲言又止,但是最后还是就这么下去了,夏征又一直坐到了半上午,秘书送进了一张单子,看着夏征,脸上的表情很是沉重。

夏征都有了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问道:“怎么了?”

秘书把那张单子递给夏征,说:“夏总,您自己看吧。”

夏征接过那张纸,脸色瞬间就白了,隔了好一会,才疲惫的说道:“你先出去吧。”

秘书看着夏征,犹豫还是说道:“夏总,我去给您倒杯水吧。”

夏征怒吼道:“我叫你出去!”

秘书不再说什么,下去了。

夏征一人呆呆的看着那张纸。

那是一张死亡通知单。关于陌诗茵的,产后大出血而忘,孩子也因为在母体呆太久,窒息而死。

两个,都死了。

夏征愣愣的看着这张纸,心里一阵一阵的绞痛着,几乎窒息,最后夏征还是没能忍住,大哭了起来,陌诗茵,陌诗茵啊……

……

三年后

夏征在办公室处理着文件,秘书敲了敲门。

夏征头也不抬的说:“进来。”

秘书推门进去,手里拿着一张红色的喜帖,说道:“夏总,这是冷氏集团的CEO的结婚请帖。”

夏征动作微微一僵,然后又恢复自然,说道:“放下吧。”

秘书放下请帖,然后就很快的离开了。

夏征看着那张请帖,久久不能平息自己心里的那些翻涌的情绪。

从收到了那张死亡通知单之后不久,黎梦嘻就生下了一个儿子,虽然夏征不爱黎梦嘻,虽然夏征从来没有忘记过一个人,但是他还是选着了跟黎梦嘻两个人结婚。

生活太多无奈,当属陌诗茵离开时带着的那些机密文件留下的隐患,最后还是爆发了,夏征不得不跟,黎梦嘻结婚,用联姻的方式来解决了那个隐患带来的最大的问题。

不过冷帝要结婚了?难道他不爱陌诗茵了吗?

夏征冷笑一声,却连翻都没有翻一下那张请帖,继续处理工作。

其实只要夏征翻译翻那张请帖,就会知道,那个冷帝的新娘的名字,叫陌诗茵。

冷帝的婚礼是在第二天,夏征其实是抱着看冷帝的笑话,顺带嘲讽嘲讽冷帝的心态去的。

婚礼现场布置得十分的精美,从门口就摆着晶莹的百合和火红的玫瑰,一直到婚礼的殿堂里面。

婚礼的每一个地方都布置得十分的精美,豪华,无一步透露着用心。

冷帝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剪裁得体的西装把他修长的身材和匀称的肢体显露得完美而又恰到好处。

而一向冷酷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冷帝,现在脸上却挂着像是平凡的人的一样的幸福的微笑,毫不吝啬的向在场的每一个人显示着他的幸福。

夏征端着一杯红酒,冰冷目光紧紧的盯着冷帝,不知道为什么冷帝现在还能这么幸福的笑着。

冷帝感觉到了夏征的冰冷的目光,转眼看见了夏征之后,就朝着夏征走了过来,夏征挺直了脊背,毫不弱气场的反盯着冷帝。

只不过一个目光冰冷,一个目光温柔,似乎时时都带着一股让人的嫉妒的幸福的味道。

冷帝走到了夏征的面前,说道:“好久不见呢,夏总。”

夏征冷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呢,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而且还能结婚。”

冷帝哈哈大笑,看着夏征的眼睛,意味深长的说道:“那还是多亏了你呢,夏总。”

夏征不明所以的看和冷帝,但是冷帝只是大笑着转身走了。

很快就到新人入场的时候,冷帝手牵着新娘,缓缓从门口踩着无数的玫瑰花瓣而来。

新娘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裙子上面绣满了精美的花纹,花纹上面用钻石片装饰,整个裙子处处透着精美华丽,而又带着高贵。一看就价值不菲。

而新娘虽然用头纱遮着脸,但是还是能依稀看见那张绝美的脸颊。

夏征当场就呆住了,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尽管看不清脸,但是那个女人就算是化成灰,他夏征也认识。

陌诗茵,那个人是陌诗茵。

她竟然没有死。

夏征再也顾不得其他的,几步冲过去,抓住了陌诗茵的手,说道:“陌诗茵,你竟然没有死!”

陌诗茵甩开夏征的手,缓缓的掀开头纱,露出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颊,说道:“是,我还没有死。”

夏征又想去抓陌诗茵的手,被陌诗茵躲开了,陌诗茵笑得丝毫不带温度的对着夏征说道:“夏征,现在游戏结束了。”

夏征睁大看眼睛,完全不可置信。

但是陌诗茵不再看夏征一眼,挽起冷帝的手,继续踏上她的婚礼殿堂。

冷帝的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微笑。

就算经历了千辛万苦,就算是经过了一千多天的等待,他最后还是等到了他的爱人,他的公主。而且还附加了一个小小的惊喜。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他冷帝是赢家,而那个夏征,就是一个做了赔心交易的CEO。

CEO的赔心交易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