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

按照二哥刀疤的意图,赖小虎与唐峰负责在一楼对付巴图,我和他则负责楼上的另一名高手。此时别墅一片漆黑,但这并不影响巴图的战斗力,多年的雇佣兵生涯早就使巴图习惯了在各种恶略情况下作战,暗战只是最为普通的一种。

巴图慢慢走下楼梯,最后走到一楼大厅中央站住了脚步,因为两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一前一后猛地朝巴图前心后背刺来,巴图在感知到杀气的同时,身子一动躲过赖小虎与唐峰的致命一击,反手一击便向赖小虎的手腕斩去,因为从刚刚的一击,巴图立刻就辨别出谁强谁弱,选择弱者下手便是一对二的必胜法门之一。

巴图反手一击朝赖小虎的手腕斩去,赖小虎由于攻势太猛,一时收不住,见战刀朝自己右手手腕斩来,当时脸色就变了,就在巴图战刀距离赖小虎手腕不足三寸的时候,一柄短刀却闪电般朝巴图腰间刺来,巴图不得不侧身避开,使赖小虎有时间躲过这一击,虽然这都只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但却使三个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巴图站在一楼大厅中央,盯着黑暗中的唐峰,他知道自己遇到用刀高手了,而赖小虎根本就不被巴图放在眼里。

“能够逼退我的人不多,阁下应该是熟人吧?”巴图冷冷的问道。

“熟人算不上。”唐峰不冷不热的回答。

“看来今晚我的刀下不会有熟人的血了,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巴图见来者不愿说出自己的名字,便心中不爽。

“黄蜂小队的猛虎巴图,在雇佣兵界也算是有名号的人物,我小小人物怎敢在前辈面前耀武扬威呢?不过你真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阎罗王那里打听打听,兴许会有结果。”唐峰话音未落,手里的刀已经再次朝巴图刺去。

半个月后,叶三道等人返回香港,至于在他们在环山山顶与黄蜂小队一战胜负如何,外界无人知晓,但自此后黄蜂小队便在杀手界销声匿迹了。

由于今年世界各地的经济都不是很好,所以叶三道只能留在位于香港世纪大厦的总部,开始对下一年的生意进行布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好的消息传了过来,叶三道的父亲与二哥叶愿在上海机场出事了,冰鉴会龙头雷军在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脑子就炸开了,谁出事都不打紧,但惟独四爷的亲人不应该在自己的地盘出事。

“四爷,此事我一定会负责。”在电话里雷军的声音都有一丝颤抖,他很清楚这位三爷的手段。

“我父亲与二哥的伤势如何?”我不冷不热的问道。

“太爷只是受了点轻伤,只是二爷断了三根内骨。”雷军不敢有一丝怠慢的回答道。

“今晚我就到上海,一切事情到了之后再说。”我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丝毫不给雷军解释的机会,雷军拿着电话,脑子中立刻闪现出自己多种被处理的景象,但他知道,自己在面对一个庞然大物的时候,是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

原本赖小虎,刀疤都要随叶三道前往上海,但叶三道却独独带了唐峰一人前往。在叶三道的私人飞机尚未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前,雷军已经带着三十名西装革履的属下在接机口等着了。

“老大,您说四爷会不会真的不高兴?”雷军身旁的一个三十出头的汉子焦急的问雷军。

“无论四爷如何处置我,我雷军都心服口服。”雷军虽然说得轻松,但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凝重,今晚他前来接机前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如果叶三道真的翻脸无情,那他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事后前往国外避难。不过此时他却有些后悔了,在来的路上他左思右想,觉得自己无论逃到什么地方,都无法逃出帝国集团的悬赏令。

就在雷军胡思乱想的时候,接机信息公布了叶三道的飞机已经抵达机场,随后雷军便见到叶三道带着五名男子从接机厅走了出来,雷军立刻擦了把额头的冷汗迎了上去。

“四爷。”雷军一个九十度弯腰施礼。

“先去医院。”我说完便径直朝外走去,雷军立刻亲自在前引路,这一场景自然引来机场不少旅客的注意。

在前往医院的路上,叶三道才从雷军那里知道,父亲与二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原来叶父与其二哥叶愿在从上海登机的时候,与几名韩国人发生了冲突,最后双方就产生了肢体摩擦。

“韩国人?”我皱眉问道。

“是韩国朴家人。”雷军低声回答。

“你的打算呢?”我反问道。

“我已经安排了五十名兄弟在医院留守,由于二爷伤势有些重,所以目前还不能转院,一旦那几个韩国人离开医院,他们就休想活着离开中国。”雷军咬牙切齿的说道。

之后叶三道便没有再说话,雷军坐在副驾驶位上提心吊胆的一直等汽车驶入医院大楼,这才放心了。

由于这起事件涉及外交事务,所以引来不少记者在医院外围观,而医院外也有大批的武警在负责执勤。负责这起案件的是上海刑侦处副处长吴学敏,吴学敏在得知受伤的中国人与叶三道有关系时,当时脑子也是一阵空白。原本这只是一起平常事件,只要受伤的中国人向韩国友人赔礼道歉,韩国友人再赔付一些医药费给受伤的中国人便可结案,但现在这受伤的中国人与叶三道扯上关系,而且他刚刚得知,躺在加护病房的那个年轻男子是叶三道的二哥,而站在病房外的一对老夫妇可是堪称中国隐形首富的帝国集团的总裁父母时,吴学敏感觉自己肩头的胆子更重了,所以为防止意外事件,他立刻向上级汇报并且调派了大批武警在医院执勤。

当我下车后,立刻感觉到医院的气氛很是不同寻常,这里的武警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对来往走廊的医务人员进行严格的检查。

“等等,你们是什么人?”当我带人走上医务大楼台阶后,立刻有两名武警上前拦住了他们,因为在大门外放着闲人止步的牌子。

“我们是受伤人员的家属,现在是来探视病人的。”雷军立刻阴着脸回答道。

“身份证,来这里登记。”那名武警看了雷军一眼,再加上他们身后近三十几号人,自然会引来武警们的警惕。

“这里交给你了。”我说完身子一晃,便躲过了那几名武警,直接朝大楼内走去,这一动作立刻引来武警们的紧张,他们立刻持枪朝叶三道冲了过来,而雷军也在第一时间指挥自己的属下开始朝大楼冲去。此时双方的火药味十足,可谓一触即发。

“等等,都下去,各自回归自己的岗位。”就在这危机时刻,吴学敏带着三名警务人员赶到了现场,此时他也是一头冷汗,刚刚要是自己晚来一步,都有可能酿成大祸。

“叶先生,这里医院,请你不要轻举妄动。再者,令兄还在上面医治,我想你也不希望他的病情加重吧?”吴学敏提醒道。

叶三道止住脚步看了吴学敏一眼,见是熟人,便挥手示意雷军他们先退了出去,只带着唐峰等五人随着吴学敏进入了医务大楼。

“老赵,这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嚣张?”一名武警在叶三道他们离开后,立刻小声的问留在大楼外的一名警察。

“什么人?大人物。”那名老赵说完便走到一旁去打电话了。

我刚从电梯出来,便看到自己的父母泪眼婆娑的在观察室外等着,二嫂早就成了泪人,父母一见自己的三儿子来了,眼泪立刻再次留了下来。

“没事的。”我拉着父母的手安慰道,二嫂这时也走了过来,拉着三弟的手啼哭道:“老三,你一定要救救你二哥呀,咱们家不能没有他呀。”

“二嫂放心,二哥不会有事的,你们先跟雷军回去休息,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我说完也不待父母二嫂说话,便让一名属下领着他们下楼去了。

“叶先生,希望您可以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给您和您的家人一个交代。”吴学敏待叶父他们离开后,这才上前低声向我劝说。

“交代?什么交代?我觉得这只是一场很平常的事情。”我转身一副微笑的态度说道,不过谁也能从这种语气中听出一种杀气。

“这三名韩国人都是有身份的,如果在我国境内出事,事情将很难处理。”吴学敏皱眉解释道。

“中国每年死很多人,也不差几名韩国朋友,不是吗?”我说完打算离开,谁知这个时候十几名西装革履的男女从电梯走了出来,一见吴学敏便出示了一份所谓的省公安厅文件,要对伤害韩国友人的几名中国人进行提审,当然这些人之中也有省公安厅的警务人员。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只是一起平常事件,根本不涉及刑事,你们怎么能这么处理?再者,一名伤者还在重度监护室内治疗,根本不可能接受审问。”吴学敏当时就急了,自己原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被这帮人一闹,叶三道的脸色早就已经变了。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