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推油

船只附近的海水渐渐转红,与上次不同,这次海水刚一变红海水就像达到沸点一样从下冒出一个一个气泡。液体粘稠冒出的水泡直到篮球大小才猛然爆开,同时鱼钩下的力量越来越强我索性直接松开手中的鱼竿。

“你惹祸了小翠儿。”撒公子双眼死盯着沸腾的海水,身后一对异色的羽翼慢慢展开。

所有人都摒神静气等待着海中怪物现出身形,唯有赵天明的小太爷叽叽喳喳的对着赵天明一通比划,赵天明面色尴尬的看了一眼众人又有些气急败坏的说:“我都说了不行,你这是在害我啊!什么一个都跑不了你不了解情况别乱出主意!”隐把脑袋四肢缩进宽大的衣服里,不一会儿一只约有一米长的黄皮子从衣领里钻了出来直奔着海里就要跳下去。赵天明早料到有这一出一伸手拽住了隐的毛尾巴,被攥住尾巴的隐顿时萎靡了不少,四肢连同小脑袋齐齐的蜷缩起来像是断气了一样。

“赵组长,不管怎么说隐也救过你的命。你也不要下狠手吧。”我看不过去,想要为隐说好话求情。

“苍组长,你不知道我小太爷这是要逃跑。忒没义气了,我不存在伤害它。”赵天明说着松了握紧的拳头,隐就像一只泥鳅样窜进我的怀里吱吱乱叫。引得赵天明笑骂:“呸!你也知道抱美女大腿了啊!”

“咕嘟……啪!”一个巨大的水泡裂开,一流水柱上托起一个上半身是鱼下半身是人腿的怪物,鱼嘴里还挂着一个鱼钩。它气急败坏的直跺脚声音沙哑:“谁!谁下的钩子!给本鱼出来!”

我瞬间站到撒公子身后抬手指着他说:“大王,没错就是这个人。”

“胡说!我在水下看的真真的是个长头发的!你站出来!”鱼怪一扬手,一股怪风把我从船上吹到半空。“哈!果然是你!”

“公主,一别数百年龙王的鳞片恢复了咩?”什么?这个鱼怪竟然是个女的!

“你是……撒先生?”鱼怪好像认得撒公子,当下操纵水柱落在船上。失去法力的支撑我也从空中掉下甲板幸好被撒公子单手接住缓和了一下冲力。

鱼怪快走两步几乎和撒公子脸贴脸瞪大了一双死鱼眼:“撒公子一别数年,小鱼对您十分想念。”沙哑的声线配上她那硕大的鱼头,这场面我差不点笑出来。但我没有笑出声不代表别人也忍住了。噗嗤一声金子笑出了声,马上又用手捂住嘴但一旦笑出来就再也收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越想憋住笑声越大最后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鱼头公主慢慢转过身用她那无神的鱼眼锁定了金子。再度扬手,海面窜起一个树干粗的旋转水柱。呼啸着冲金子袭来!

“轰。”的一声昙月甩动骨鞭凭空抽了个脆响,水龙卷在距离船体大约五米的位置轰然坍塌溅起一层水雾。船身也因为余波而剧烈摇晃起来。

“真龙之骨!你怎么会有龙骨?”鱼头公主吸手想要将骨鞭吸过来,但骨鞭纹丝未动。

“公主,这件事你最好还是不要插手,这是太子殿下的意思。”撒公子拦在昙月与鱼头公主之间。

“太子哥哥……”看来鱼头对龙族太子颇为忌惮,虽仍然愤愤但终究还是恨恨一哼。鱼头公主手指不知如何掐诀,一阵金光笼罩后一个亭亭玉立的蓝发少女出现在甲板上。

“我说怎的感受到海面法力的波动,原是先生到来。献拙逞了这么久威风碧水真是颇感赧然。”蓝发少女微微冲撒公子服了服身。

“不不,还是怪我没有事先查明这片海域归谁管辖。闹了个乌龙还请公主恕罪。”撒公子双手抱拳,也还了礼。

背上忽然感到一阵悸动,隐竟然没有在我被抓到空中的时候掉下去,此刻正紧紧地扒在我的后背上。身形灵巧的落到地上将脱掉的衣服穿了起来又是一个身形矮小的人形。

“即是因为我的原因令大家损失一艘游轮,那我就送诸位一程越过这片海域吧。”碧水公主手指掐诀,小船飞快的向撒旦岛靠拢。各人收拾好行李后她施法唤来一只巨大的海龟驼我们过海,只需半小时我们已经抵达了来时的港口。这速度简直像飞机一样,大家下海龟整理好北风吹的东南西北乱刮得头发却听到公主说:“本宫也很久没有涉足陆地,不知先生能否在陆上为我打点一番我在这体验体验?”这公主的意思是要跟我们回去?

“即是公主所托那必不负厚望,在下在陆上开一家公司。公主若是不嫌弃先在公司屈就一阵可否。”撒公子沉吟片刻立即答应。

“我虽然在海里,但陆地上时代变迁我也是一直都时刻关注的。先生不用跟我说话那么别别扭扭的,海鲜也需要与时俱进嘛。”公主上了岸之后明显兴致高昂,一挥手像是哥俩好的把我搂在怀里:“我看你比较投缘,以后我就和你一起工作吧。”

“公主……这,这。”我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求助的看着撒公子。

“就依公主。”撒公子好像没看到我求助的目光,拍手欣然同意。

“别叫我公主,叫我碧水就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上司喽。”她带着我搂脖抱腰的跟大家一起回了公司。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着公主上岸的原因始终有些怀疑。和我抱有同样猜疑的还有昙月。事实证明我们的想法是正确的。

“哎,太子哥哥近百年最喜欢粉红色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都觉得娘炮。”

“太子哥哥最近一阴天下雨就尾巴疼,缺了几根骨头确实是对身体影响太大!”

说是我的组员,但公主几乎每天都在前台晃悠。不是找昙月说话就是阴阳怪气的自言自语。看来昙月和龙族太子之间有着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啊。我曾偷偷问过碧水,但公主殿下的回答永远是翻着白眼:“我们家里事你管的着么?”然后又去昙月面前献殷勤。这个公主真是头疼,原来她上了岸变了人形就不能使用任何法术。完全是个拖油瓶,脾气又坏本事又差。真不知道撒公子留下她是不是纯心给我出难题。

护理者两天的修炼进步神速,已经可以进行简单的变换法术。而且大脑好像也比之前内容物多了不少,今天我一回家他就冲过来告诉我:“宝珠这些天都在家,我觉得她可能是失恋了。”然后一溜烟跑去厨房继续给宝珠熬失恋粥。难道是沐笙没有回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