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6岁后妈

顾家买到了第二天中午一点的票,寝室其他三人都回去了,顾家百无聊赖的窝在床上看小说,忽然想到自己已经好久没跟兰依那家伙打过电话,于是拿起手机就开始拨兰依的手机号。估计兰依也正无聊的玩着手机,顾家刚一打过去就接通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欢快。

“顾家顾家,你终于想起我这个孤家寡人了。”

顾家从床上坐了起来,“前段时间一直在忙期末考试的事,就没跟你联系。”

“我知道你在忙啊,不然我可是会隔三差五的打个电话来骚扰一下你。”

“你在家干嘛?”

兰依叹了口气说:“能干嘛,你都不在,我爸妈也天天忙的早出晚归的,我呀,能无聊一天是一天呗。”

“说的好像是我抛弃了你似的,”忽然记起是兰依抛弃了她自己先回去了忍不住埋怨道:“你还好意思说,说好跟我一起回的,还怂恿我等你一起买票,到最后你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真是不够义气!”

“你以为我想自己坐那么久的火车一个人回去的啊,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遭那无聊罪呢!”兰依为自己辩解道。

顾家一听很是纳闷,愤愤不平的说道:“你害我到最后都买不到票了还说是为了我好啊,真不知道你操的是哪门子的好心。”

“你现在不是已经买到票了嘛,而且还是去上海的票。”

“你怎么知道?”

“萧言昨晚就告诉我了呀,之前叫你等我一起买票的主意也是他给我出的。”

顾家顿时有一种被各种朋友合伙骗了的感觉,“你说什么?萧言那家伙居然敢给你出这么个馊主意?”

见顾家有点不对头了兰依立马很狗腿的说道:“就是他威逼利诱我的,如果不是他,我肯定不会丢下你自己先走的。”

顾家忍着牙痒痒的问:“他给你什么好处了?”

兰依小心翼翼的回了句:“他答应我等以后我去上海了请我去迪士尼乐园玩一天,吃喝住玩他全包。”

“他给你些好处你就弃咱们的友情不顾啊?”

“也不全是,我之前有权衡了下利弊的,去迪斯尼玩虽然是我一直都想要的,但和你比起来,还是你更重要的啦。只是当时想着,你和萧言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了,正好萧言想请我帮个忙,我也就顺水做个人情而已。我也知道其实你也很想他的,只是你太矜持,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出口,有些事也放不开去做,我给了你们创造了一个这样好的机会,怎么说你也得谢谢我啊,可你倒好,反倒怪起我来了。”

顾家是知道她对自己的好的,只是这一次兰依的所作所为,倒真是出乎她意料的让她感动,“兰依,你能为我们这么着想,我真的很开心,只是我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现在是春运时期,人多手杂,你又是个粗心大意的主,我就怕你出什么意外,上次我就听一个学长说咱们学校有个女生出去取票的时候被抢了钱包,幸好是有人路过,不然那女生失去的就不单单是钱财这么简单了。我不怪你,只是担心你而已。”

兰依哈哈笑了出来,“你就放心吧,上次一个人去云南我不都好好回来了呀,这次也是啊,虽然哪里都是人挤人,但我不照样安然无恙的回到家里天天嗑瓜子追剧呀!你呀,就是太操心了,才会整天像个林黛玉似的愁眉不展,女孩子嘛,就得每天像我一样活的开开心心的,你开心了,那些关心你的人心里也就开心了。”

顾家点了点头,说:“可要去萧言那里,我有点紧张,我还没开始想过以后要和他妈妈怎么相处就见面了,这让我很忐忑,我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惹他妈妈不满意,也怕他妈妈对我太好我承受不起,唉,总之一个字,烦!”

“反正以后和你一起过日子的是萧言而不是他妈妈,你顾及那么多干嘛,再说了,你本人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除非他妈妈真的很挑,只要你和萧言感情好好的,做父母的也会爱屋及乌的,放心去啦!”

顾家应了声好,经兰依这么一说,忽然觉得,要去见萧言父母也并不是件太难的事,顺其自然,让一切按着正轨发展,就是最好的安排。

顾家跟兰依打完电话就差不多起来洗漱,因为对火车站不熟,上次来还是谈应捷在前面带着她怎么走,那时人多手杂的,哪里还记得要去记路。现在是一个人去火车站了,没有人可以依靠,就只能靠自己了。顾家早早的整理好东西去火车站,可到了火车站还是懵了。公交车是停在一个圆型立交桥的下面,而公交站旁边也是一个圆型的大转盘式的公园,顾家一下公交就发懵了,条条大路通罗马,可就是没有一条她认识的通往火车站的康庄大道。顾家手提一个厚重的行李箱,肩背一个塞的满满的背包站在车来人往的街边,之前在公交车上的激动和兴奋到了此时只变成了数不尽的沮丧和无奈。如果此时有人问她做过最后悔的事是什么,顾家肯定会这么回答: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在出行的时候没有看黄历,看看自己是不是今天不宜出门,世界那么大,我连离我不到两百米的火车站都找不着,早知道如此,就该出门带个地图,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狼狈。

顾家是个遇事不太习惯问路人的主,一是因为不好意思,二是怕会问错人,总之她是不撞南墙不问人了。眼看时钟就要指向中午十二点,本来满打满算都是绰绰有余的时间到了现在只剩一个小时了,人还没到火车站,票也还没取出来了,这可真是要急死人的节奏。想打电话问问室友,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苏瑶和闻婷婷都是本地人,两个都是宅女,说不定都不知道火车站在哪里,就算是听过,也未必知道该怎么走;问沈伊子,也没用,她现在还在火车上,火车上的信号一般都不好,打过去接通了在手机里听到的只是沙沙的杂音和自己冲着手机喊的噪音。

顾家从上翻到下,再从底翻到头的翻着手机号码簿,最后还是决定打给谈应捷,电话拨出好久也没接通,正当顾家沮丧的想要挂掉电话时却从电话里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喂,顾家?”

周边车子鸣着刺耳的喇叭,车上的司机骂骂咧咧的冲顾家喊道:“大马路的站哪里不好,你马路中间做什么,没看到这是车行道吗,找撞啊你!”

都是些骂人的粗话,顾家心里虽有气觉得憋屈,但毕竟是自己做错了也不好回嘴,老老实实的提着行李箱尽可能的往街边靠。

“顾家,你在哪里?”

“我……我在路边。”

“我知道你在马路边,我问的是你现在具体的位置!”

电话那边的谈应捷在听到顾家这么句无关痛痒的话时不自觉的火大,说话的音量也有些高。

在顾家看来,谈应捷一直都是一个不骄不躁的温润公子哥,别人待他好他会以礼相待,别人待他不好他也不会锱铢必较,就算是朋友之间因为一件事吵了起来,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说话这么犀利。头一回听谈应捷这么对自己说话,顾家还真是有些不习惯,更夸张点来说,顾家是被他说话的语气吓到了,面对他此时的大声询问,顾家也只是支支吾吾的回答,“呃……嗯……”顿了一会后说,“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是在哪里。”

“你要去干嘛?”谈应捷忽然问出这么一句。

顾家楞了一下,接着回答道:“我要去坐火车。”

“我知道了,你不要乱走,等我过来!”

“可你不知道我在哪里。”

“我知道,放心,过二十分钟我就能找到你,你不要乱走,那里小偷多,看好自己的东西。”

顾家拿着手机,轻点了下头,“好!”

或许是因为太熟,连信任都给的毫无保留。你不需要告诉他你具体是在哪里,你只需告诉他你要去哪里,他就可以在一秒中想到你是在哪个地方。他也无需告诉你他怎么会知道你在哪里,只是叫你等在原地他就能很快找到你,就算是再毫无厘头的嘱咐,你听在心里,也是一种难得的踏实。谈应捷,或许就是这么一个人,给予她安心,而得到的回答,仅仅只是她的一句“谢谢”而已。顾家心里感动,但更多的却是对他感情无法回应的愧疚,她的心狭小的只能装下一个萧言,其他风景再美,也不过时路边转瞬即逝的过眼云烟。顾家一直告诉自己,人不能太贪心,贪的心多了,到时候想要自己的心在哪里,你却再也找不着了。所以,面对谈应捷,她是很矛盾的,她心里把他当做朋友,也很看重他们之间的友谊。可不知不觉中忽然发现他们的友情已经开始慢慢的变了质,顾家觉得烦躁之余,更多的是对于他们友情变质的惋惜。幸而谈应捷是个比较内敛的人,不至于将自己对她的感情表现的太露骨,否则,依照顾家性格,或许他们现在连朋友都难做。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