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大尺度超裸床戏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一个月后

市最大的酒店,蓝一凡、司马浩然等人正在指挥工作人员布置一场圣洁浩大的订婚现场,二楼一进来,便被一抹暖心的淡黄色给渲染。 hp://772e6f742e6f%6

此刻离宴会时间还早。

杜小若坐在梳妆镜面前任由着化妆师给她化妆,唐芬娜等人站在一边给她挑选合适的礼服。

因为不是结婚,因此并不需要穿婚纱。

杜小若看着镜子中在化妆师手上越来越精致的脸,不禁笑了笑。身边是他的未婚夫——司马毅然。

他坐在凳子上,盯着镜子里的杜小若眼睛也不眨一下。

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即使她将要成为他的未婚妻,他依旧还是觉得不够,要是今日就结婚,那就更完美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幽怨,都怪她老妈,非要说什么他们还小,结婚还早,订婚就能牢牢的把若儿给绑住,以后大学毕业了,再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他的爸爸是圆梦的校长,也就是杜小若第一眼看过之后就喜欢的大叔,即使因为很多的时候坑了不少次杜小若,她还是觉得很是佩服这个男人,她也非常好奇为什么在这么多次的接触,杜小若竟然眼戳得居然认不出这就是毅然的爸爸!

司马妈妈是一个典型的吃货,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人。平时不是去俱乐部里和人家学做各式各样的菜肴还有点心,就是在家里给家人做一大桌子的菜,自从大儿子诊断出心脏出了问题之后,两人便把公司丢给了家族里的堂叔,司马爸爸选择了最能接近儿子的圆梦学校,而司马妈妈没事可干,又觉得以前愧对了她的儿子,于是韭菜和葱傻傻分不清楚的公司副董事长洗手做羹,硬是花了许久一段时间做出了一手好菜。

司马家虽然算是豪门,却没有像电视里、小说中豪门的各种恩怨和纠纷,每每去毅然家里,从来都感觉不到任何外来的压力,有的是长辈对她的关心和深深的爱护。

他们一家,如今就如同曾经的杜家,温馨、幸福。

为了司马毅然和杜小若的订婚,他们付出了很多,不仅是钱财方面,就连一些非常细小的东西都亲力亲为的准备着,一点也没有对杜小若因为是个孤女而看轻。

一切宛如做梦一般,让杜小若冰冷的心再一次为之而热腾,她想这辈子能够遇到司马毅然这一家,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更衣室

杜小若穿上司马毅然为她挑选的淡橙色短款礼服,亮丽的暖着调亮瞎了所有人的脸。

好似这个颜色专门是为她设计的,穿着她的身上分外可爱迷人。

司马毅然好似回到了六年前,第一次看到她时的样子,那时的她身上镀的那一层光芒就如同现在的她:

一头漆黑的头发,头顶盘成一个发髻,用橙色的发带绑成一朵盛开形状的小花朵,上面镶嵌着几颗如黄豆大小的白珍珠和几颗亮晶晶的玛瑙石,劈下来的刘海做成大波浪的卷发,发尾俏皮随着杜小若的走动而轻轻的跳跃,斜斜地刘海适中的刚好从眼皮上划过,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俏皮地眨巴眨巴着,白暂的皮肤透着淡淡地红粉,薄薄的红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一袭米色的spsfj短披肩小外套更衬出她绝佳的身材,配上一条淡橙色的天鹅绒及膝裙,一双纯白色的高筒靴,好似一朵迎着太阳开放的向日葵。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般精致的她,好似眼前这个人是在梦境里,让人觉得渴望而不可及。

“小若,你打扮起来简直不是人! ”李妃妃夸张的睁大着瞳孔,一副大吃一惊的模样,嘴巴可以塞下一只咸鸭蛋。

杜小若:“……”不是人?难道是鬼吗?

唐芬娜一脸垂涎的样子,好似看到他家悦一脱掉上衣时露出的八块腹肌一般,不用说话就已经知道她在yy什么。

江瑶瑶是女生当中还算淡定的,她静静的站在一边观赏,如同看的是一座完美无瑕的雕像,却不是人。。

杜小若并没有想象中的害羞,只大方的走到司马毅然身边,问:“还能入眼么?要是不行,我再试试那边那套!”杜小若指着刚才几个女生给她选的裹胸短裙,那是一套非常节省布料的裙子,杜小若看着都惊心肉跳的,还别说要穿了。

果然,她的帅哥怒了,捏着杜小若的下巴,一脸恶狠狠的说:“你居然对那种款式的衣服感兴趣?嗯?”穿这样的衣服,是要给他拉情敌么?

“我不介意买下来,今晚我看着你穿一个晚上,不过只限制你在房间里走动哦!”司马毅然一脸邪恶的盯着杜小若,仿佛那件衣服真的已经穿在身上了。

杜小若的下巴被捏得有些发麻,连忙说道:“不不不,一定是你听错了,我没有说要试那件,我说的是另外一件!”她连忙狡辩,这个家伙,自从她答应了做她未婚妻的请求之后,越来越喜欢戏弄她了!

司马毅然轻轻的啄了一口她玫瑰般的唇瓣后,才满意的挪开,淡淡地说道:“我看你还是穿这套吧!也只有穿上这套你才像点人样。”

杜小若:“……”备受打击,还能不能愉快的订婚了?

这时,司马毅然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若,我去接个电话,很快就来!”

杜小若听话的点点头,坐在沙发上,看着其余的三个女生在试衣服。

她忍不住要扶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漂亮的衣服果然很吸引女孩子的眼睛啊!

她没劲的摆弄着手中的手机,一会玩保卫萝卜,一会玩植物大战僵尸……

十多分钟后司马毅然才急急忙忙地从外面回来,焦急的说道:“酒店那边出了点事情,我去看看,到时间我来接你!乖乖地等我回来,不要乱跑!”说完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忍不住又糟蹋了一下她的头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他不会告诉她,陆晨皓忽然出现在酒店的会场!

司马毅然才出去不久,杜小若就受到了一封来自陌生号码的信息,信息上说:

小若,我是陆晨皓。我想见见你,就在海边你常来的地方,等不到你,我是不会走的!

这是威胁还是威胁?

杜小若看完信息眼皮直跳,内心无比的挣扎,毅然说让她乖乖的哪里都不要去,可是万一陆晨皓等不到她,万一做什么傻事怎么办?

可能这样想有些太极端,只是……

“妃妃,芬娜,瑶瑶,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她抱着手机,顺便拿走钱包。

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杜小若已经消失得连个背影都没留给她,本来只以为她不过是去外面上个厕所,透透气什么的,然……

杜小若一下楼就拦到了一辆出租车,人群中只看到一抹橙色的身影窜上出租车还没有看到人长什么样子,出租车早已留下一屡尾气。

“去海边……”

回答她的是报价程序被清零的播报,一路上司机并没有和她谈话,只是好奇的看了她一眼,觉得她长得很美,打扮这么漂亮,去海边好似有些不妥。

没花多少时间,杜小若满头大汗的踩着西沙走到陆晨皓说的地方,然而让她惊讶的是这里根本就没有陆晨皓。

难道是作弄?

杜小若很想哭,能不能不要这么玩,她今天很忙的好不好!

此刻,她站在沙子里,幸好鞋子是高筒的,不然早被沙子给淹没了!

暗自偷喜,一会回去定然不会被毅然发现她中途有偷偷溜出去的!

她再次怀顾周围,发现还是没有人,暗礁里黑压压的,她也没注意。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手机准备给发信息的人打个电话,刚把电话拨通,杜小若便听到有一串好听的电话铃声在身后响起,杜小若下意识的去看,看到拿着手机笑得一脸厌恶的主人竟然不是陆晨皓!

而是,跟着陆晨皓随后去了n国的季小童。

她一头火红的卷发在海风的吹拂下露出光洁的额头,她一脸笑得异常诡异,却又无比的绚丽。一袭长至脚髁的沙滩裙下,是一双赤着脚的玉足,她的手里除了拿着手机和包,还有一双镶着钻的坡跟凉鞋。

她的身材十分的火辣,一眼看过去成熟了不少,就连以前耳朵里没有的耳洞如今已经挂着一副银质的大圆圈耳坠。

杜小若就这么淡然的看着她,而她也正打量着她。

不说话时的季小童真的很迷人,作为一个女生,杜小若承认她真的非常的美,然而她的一句话却让杜小若对她的欣赏瞬间消失全无。

“杜小若,你这个jian人! 你个不要脸的,马上就要订婚的人了,居然还妄想着来见我的皓哥哥!”

杜小若眼睛一眯,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给她发信息的人不是陆晨皓,而是眼前这个骂她不要脸的季小童!

杜小若觉得自己到底还是太单纯了些,论起手段来,她到底还是输给了这个人。她不禁呵呵一笑,觉得她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些。

自从当年陆晨皓说出分手之后,杜小若再没有奢侈的希望会重新和好,她早就想开了,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如今要不是那句“等不到你,我就一直等下去。”要不是深怕他会因此遭到什么意外,她绝对不会来走这一趟的。

就如季小童说的,她马上就要订婚了,并不想和他有更多的牵扯,而且对于她来说,他不过是她人生当中的过客一枚。即然是过客,就让他风轻云淡的过去好了。

如今到了她的嘴里,怎么变成这么的,不堪?

“杜小若你不是已经有司马毅然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巴住皓哥哥不放?”她言语的冲动和脸上渐渐升腾起来的怒气,让杜小若忍不住有些害怕。

这是一种危险将要来临前的恐惧。

杜小若直接挑明:“ 你想太多了!”的确是想太多了,虽然说陆晨皓长得很帅,不过不代表人人都喜欢他好么?

季小童怒气冲冲的唰的一下冲了过来,“你什么意思?”自从去倒n国,她一直陪同在陆晨皓的身边,做饭送水,即使是她这般为她洗手做羹,每日粗茶淡饭的侍候他,却不见他的眼里对自己有过一丁点的感激和稍微表露出来的一点好感,有的是每次重复的拒绝和淡漠,凭什么到了现在,杜小若离开了她,投向了另外一个人的怀抱,而陆晨皓这个冷血的人居然依旧始终念念不忘杜小若,甚至在喝醉酒的时候,还不断的喊着杜小若的名字?

杜小若到底哪里好?为什么人人都喜欢她?

她不服,如今杜小若马上就要订婚了,就相当于一只脚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而陆晨皓呢,在听到自己说今天杜小若要订婚,他居然狠戾的拽着自己,逼迫自己说出他们订婚的地方。

而今,还有什么话可以说的?摆明了杜小若和她余情未了!

杜小若以肉眼见的速度看到她眼底里的怒火越来越旺盛,直到她愤怒的朝杜小弱使劲一推,杜小若险险的躲过了,于是更加激怒了这个愤怒中的女人,她不顾身后海风忽然渐起,海浪一个接着一个打了过来,直往杜小若和她的方向吞噬而来。

一手没推到杜小若,季小童再次伸出另外一只拿着鞋子的爪子,鞋子高高扬起,她那37码的平底鞋结结实实的打在杜小若用手阻挡住的手臂,哪只杜小若一个不慎,摔在了沙子上。

然而,季小童早已惊恐的逃开了,一下子窜到了暗礁上。

杜小若疑惑的往身后一看,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惊呆在了原地,正向她扑面而来的海浪下一秒便将她吞噬了……

季小童看着那抹橙色被海浪吞没,直到海浪再次退却,在刚才杜小若消失的地方并没有找到杜小若的存在。

她这才慌慌张张的逃离现场……

“若儿,人呢? 她去哪里了?我不过只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为何回来她就不见了?”司马毅然一脸焦急之色的质问着还在试衣间里穿梭不断的三个女生,亏他在走的时候还交代过让她们帮忙看顾一下若儿。如今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谁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三人一愣这才想起了刚才说出去一下的杜小若,再也没有回来过。

李妃妃慌慌张张的拿起手机给给杜小若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她的电话,这下才不免有些焦急起来。

两年前,杜小若也这般消失过,到了后来还不是出现了么!只是今天是她和迪马依然订婚的日子,要是人不见了,晚上的订婚宴该如何进行下去?

还有,司马毅然岂不是很可怜……

正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唐芬娜的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是唐董事长的电话,唐芬娜离开人群去接了电话。

“娜娜,帮爸爸一个忙,现在季小童在我们家说是要找你,本来我是不想麻烦你的,不过你务必回来一趟,帮我把她留住!”

“爸爸,为什么?”唐芬娜有些疑惑的问道,莫名其妙的吧季小童留住,是为了什么?

那边的唐董事长好似很焦急的样子,“其他的晚点再说,回到家我再告诉你!”于是,电话便被掐断了。

唐芬娜不得不硬着头皮跟司马毅然道别,在司马毅然冷冽的眼神中,在李妃妃和江瑶瑶幽怨的目光里,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走了。

司马毅然一时茫然无措,坐在杜小若离开时的沙发上抱头发呆,想着杜小若到底会去了哪里?

却始终没有把她和陆晨皓联想在一起。

不多久,司马毅然的手机在严肃的气氛中响起了一段超级搞笑的铃声,这氛围下,李妃妃和江瑶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司马毅然没有犹豫的按下了接听键,“喂?”

对方:“您好!我在海边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一部手机。本来我是想将这个占为己有的啦,不过我在这边还捡到了一只鞋子,我怀疑手机的主人遇难了,因为刚才这里忽然来了一个巨大的海浪,说不定……”

“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还没等对方说出料想中的设想,司马毅然连忙打断了对方的话。

那边报了个详细的位置,司马毅然也不顾屋子里江瑶瑶和李妃妃的诧异的眼神,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喂,司马毅然!”

……

唐芬娜刚到家门口,便被在一旁蹲点的唐爸爸截住塞进了车里,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和唐芬娜一一道明,再三嘱咐她一定要留住季小童,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记得一定要保全自己。

就这样,很少自己开车的唐董事长唯一一次,自己驾着车子离开了唐家别墅。

唐家别墅里,季小童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已经不镇定的灌了好几杯茶水,这时旁边的女佣又准备给她倒茶,她忙一脸焦急之色的问道:“你们小姐什么时候回来?我这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不错,这个人就是刚才从海边里七魂丢了六魄的季小童,她亲眼看到杜小若被海浪吞没之后,便想了很多的法子,如今能够庇护她的人只有只手遮天的唐芬娜爸爸了。

她觉得自己的爸爸怎么说也给唐董事长开了将近20年的车,这点小小的要求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如今她要紧的是赶紧找到唐芬娜,尽量在大家没有发现杜小若被自己间接害死之前把事情告诉唐芬娜,并取得她的帮助。

“季小姐,我已经给你打电话告诉她了,她今天要去参加杜小姐的订婚宴席,应该不会这么快回来的!”女佣非常尽职尽责的回答。

“都已经死掉了,哪来的……”季小童口无遮拦的说了出来,忽然意识到什么,立即捂住了嘴。

而这时,在保姆和女佣的问好下,唐芬娜这才姗姗来迟。

“谁死掉了?”唐芬娜清高的睨着季小童,一如当面在她面前那般傲娇的抬着下巴,如一只骄傲的花孔雀。

季小童一看到唐芬娜连忙热情的迎了上去, “我们找个能说话的地方,我们好好的谈谈!”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说出真相了,毕竟多一秒钟,她就会多一份危险。

唐芬娜睨着她,好似没听懂她的话,也没有挥手让佣人们退下。只是就这么淡淡地盯着季小童,那眼神好似在看一个陌生人。

季小童没法,连忙凑到唐芬娜的耳边说道:“我把杜小若推下海里了!”

“什么!”唐芬娜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人面兽心的人,一时有些不确定自己听到的到底有没有错。

季小童又小声了说了一遍,“娜娜,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小心,我不知道会这样,你帮我,你一定要帮我!让你爸爸帮我挡那些警察,看在娜娜我们那么多年的关系,你就不计前嫌的帮我一起好不好?”季小童把唐芬娜当做是最后的希望,恨不得下跪,一次换来她的帮助。

然,却没有发觉唐芬娜耳边那粒小巧的耳机,如今她和唐董事的电话还处于通话状态,同时还启动了录音功能。

唐芬娜回神过来,将把她拽得紧紧的季小童推来,立刻跳离三米之外,“你,你居然敢杀人!”她食指指着季小童,好似看到了怪兽,一脸惊恐的往后退,就连原本各尽其职的女佣也急忙拥了上来,做出一副要保护唐芬娜的举止来。

看到唐芬娜这般样子,明显是被她吓着了。双手合十,紧张兮兮的说道:“娜娜,求求你帮帮我!我不想坐牢,娜娜……”

“你想都别想!”唐芬娜毫不留情的拒绝。

即使是她们的关系还如几年前那般没有猜忌的时候,她也不会让她爸爸帮她维护这种心机深沉的人,更何况刚才唐董事长还把季小童爸爸利用职权之便,偷盗爸爸公司的资料卖给唐氏集团平时敌对公司以此牟利,如今又是害死了杜小若,她不会再犯傻了的!

想着,唐芬娜连忙让一个女佣给司马毅然打电话,告知杜小若在的大概位置。

“娜娜……”季小童还想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博取同情。她以为,唐芬娜还是以前那样,对她的话说不上言听计从,但十句话里也有八句话她是赞同的。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她不由得仰天苦笑……

“季小童你别装了,你知道‘雪花雪花,纷纷飞’吗?我告诉你,你在二手网站上出售所有的衣服都是我花钱重新买回来的,我就是你口中的大好人!”于是掏出一沓交易发票,就连转账的记录一条也没有少,整整12件,这些衣服,都是唐芬娜送给她的,而她却全部用来换钱去了。

这一切是从初中就开始的……

季小童忽然滑坐在地上,看着转账记录和一堆以她字迹写的发票随意的在她的面前飞扬,心中无比的挫败。

原以为她很精明,却没想到有一个人比她更加精明!

她这时才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笑,这么都年,她以为她的聪慧,以为她的算计,让她高出了唐芬娜这个豪门大小姐一头,却不想不过是人家眼里的一只跳梁小丑罢了!

她忘记了来的目的,忘记了一切……

“季小童,能够救犊你的,只有你自己……”唐芬娜呐呐的说出口,她从来没有想到季小童的结局会如此,一向对他温和的季叔叔居然也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坏人。

直到季小童被警察扭带出了唐家的别墅,唐芬娜才如梦初醒,“为什么会这么……”

忽然想到刚才季小童说把杜小若推进海里,还不知道接下来有没有怎么样呢。于是急急忙忙冲了出去,同时还拨了司马毅然的电话,只是一直没有人接……

司马毅然给爸爸打了电话,请了一个救生队伍来打捞,他沿着海边的沙滩一路寻找,除了别人捡到的钱包和一只鞋子,其余的再也没有一丝线索。

司马毅然站在暗礁上大喊着杜小若的名字,那嘶声裂肺的绝望让不少围观的人群感同身受,“小若……”

“小若……”

也不知道叫了多久,时间过了多久,久到他已经麻木,久到已经认为他的若儿就此离去,久到心已死灰,久到……

忽然,他听到暗礁丛中有细微的声响,好似有人在喃喃不语,叫的是他的名字,他下意识的去看,终于在布满青苔的暗礁死角出,看到了一抹橙色,那是属于若儿的颜色。

他激动得歪歪扭扭的奔了过去,一身狼狈,身上挂着不少青苔海草的杜小若看着他强硬着微笑着,脸上额头处都有不少淤青,司马毅然走过去一把将她从泥泞处抱了起来,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是什么滋味。

“毅然,我们结婚吧……”杜小若握住司马毅然的手掌心,无名指上戴着的是从那日酸菜鱼里吃到的戒指,自从那天起,她再也没有脱下。

司马毅然望着那双依旧清澈光明的双眸,郑重其事的说道:“好!”

于是,迎着夕阳,司马浩然深一脚浅一脚的抱着滴着水的杜小若走向婚姻的殿堂……

他的身后,有一个清冷的背影,释怀的带着放松心情离开……

(全文完)

/

本文来自看書罓小说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