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憩止痒

c_t;?那个人,兄弟】

轩辕矅在少年第一次看到汤亚男时,眼里闪过几分不屑。【全文字阅读】 [棉花糖]瘦小的身体,看起来一付营养不良的样子。他虽然年纪比汤亚男小,可是却不比汤亚男矮多少。

“你要当我的保镖?”

“是。”汤亚男点头,他用尽心机进了龙堂,不就是为了这天?

“你会什么?”

汤亚男怔了一下,摇了摇头:“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可是我可以学。”

“那你去吧。”轩辕矅笑了,眼神满是嘲讽:“等你学会再说。”

一句十分简单的话,却在极短的时间之后,让轩辕矅刮目相看。

汤亚男父母死得早,没有受过完整的教育。英文都只会口语,语法什么的全然不会,也不懂。知识更是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他被扔进了高中去上学,事实上,轩辕矅一路跳级,也是高中生了。汤亚男跟他一起上学,他看着那个傻子什么都不会。每天读书着艰涩的文字,那些功课对他来说,像天书一样。

他等着看笑话,不光如此,他还怂恿其它的同学去为难汤亚男。他的鞋子,经常可以出现钉子,胶水。他的脸上,也经常带伤。他喜欢看他狼狈的样子。

这些,汤亚男或许知道是他做的,或许不知道。

不过,那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汤亚男一一忍下。一年的时间,他啃完了高中的课本,跟他考入了同一所大学。不光是学业,还有武艺。

汤亚男每天在这些事情上的付出,他虽然没有一一所见,却是相当清楚。

从那一秒,他对这个少年,多了几分佩服之心,不过。这样的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龙堂的掌门人,是应该没有弱点的。所以他什么都要学。

他爱玩,每次什么刺激挑什么来。老爷子不放心他,让汤亚男跟着他,时时关注他在做什么。

他又开始烦汤亚男。觉得他像跟屁虫一样。最讨厌他每天板着个脸,像是他欠了他钱一样。在他龙堂少爷面前,谁有资格这样拽?

所以有一次,他故意找来了两个女人,把那两个女人带上床。汤亚男要回避的时候,他却命令他留下。

他说:“你不是要保护我?既然是保护我,那么我做什么,你自然要跟着,万一这两个女人有企图,会伤害我,你离开了,我要如何?”

他故意的,他清楚。而汤亚男。身体僵硬在那里,面无表情。

那天他跟那两个女人玩了一个晚上,直把那两个女人弄得晕了过去,他却还不罢休。完事后看着汤亚男。发现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好忍力。”

越年轻的人,越血气方刚。跟那两个女人教缠的时候,他一直在看汤亚男的反应。发现他是真的没有反应。

“汤亚男,你是太能忍,还是说,你根本没有欲、望?”

汤亚男不语。无欲则刚。这个道理,他懂。不想让人抓到弱点,就一定不能有欲、望。

“汤亚男,我一定会找出你的弱点的。”轩辕矅冷哼,让汤亚男去处理那两个女人。那两个女人,在之前已经被他把衣服撕破了。如果汤亚男要把那两个女人扔出去,就一定要接触到那两个女人的身体。

而刚刚被他玩过的身体上,全部是指痕跟情、欲的味道。他就不相信,汤亚男还能忍。

他错看了汤亚男,他拎着那两个女人出去的时候,像是在拎两颗大白菜。完全没有一点情绪波动,甚至在他的眼眸里,都看不到一点情绪反应。

那一下,他竟然怒了。

从那天开始,他不停的去挑战汤亚男的极限。他嘣极。爬雪山。玩高空弹跳。什么危险玩什么。

点子起分。这还不够,他看一个黑、帮不顺眼。他一个人上门去挑了对方的老大。那不是以一敌十,简直就可以称得上是自寻死路。

汤亚男一直跟着他,每次有危险,他第一时间挡在他的面前,汤亚男身上的伤,比他身上要多。他却都当他是演戏。

直到那天。他跟另一个黑、帮老大的女儿恋爱。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好聚好散的事情。可是那个女人野心太大,想着当龙堂的帮主夫人。

他毫不客气的嘲讽那个女人,说他轩辕矅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一只破鞋。也好意思在他面前说爱?

那个女人气疯了,操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对着他就砍过来。没想到那个女人会动手,轩辕矅怔了一下,就是那一秒不到的时间,汤亚男冲了过来,挡住了那一刀reads;。

血流如注,几乎毁容。

从那一天开始。他抛开了那全部的成见。把汤亚男当成了兄弟。

此时,轩辕矅站在了c市的马路上,看着对面的那家店。那是郑七妹的服装店。她正准备打烊,算好账,关了灯。汤亚男为她把卷闸门关上。

两个人一起向着郑七妹家的方向去了。

远远的,看到了郑七妹说了一句什么。汤亚男站在那里不动了,郑七妹却利用这个时候跑开,让汤亚男去追她,汤亚男在呆滞了一会儿之后,追了上去。他看到郑七妹甩开汤亚男的手,不过很快,又牵到一起去了。

轩辕矅的唇角上扬,不自觉的就染上几分浅笑。将身体靠在车身上,唇角的笑,意味不明。

阿龙站在他边上,小心的看着他的脸色。昨天,少爷突然想起来,说要来c设点,大家都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此时看轩辕矅的样子,似乎是想要去认汤亚男?

会吗?是吗?

轩辕矅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看着火光闪动。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今天汤亚男的生日,去年这个时候,他在昏迷,前年这个时候,他们一起庆祝。vexp。

而现在,物是人非。

生日快乐。汤亚男。

他相信,汤亚男跟郑七妹,以后应该会幸福吧!

……………………………………

【那个人,对手】

第一次知道麒麟堂的时候,轩辕矅刚刚从一个女人身上离开。那个名字让他的心里不痛快了很久,因为麒麟堂刚刚搅了他一桩生意。

那个人,中东一个军、火买家的生意截了去。他没有办法淡定,从那天开始,麒麟堂这三个字,就开始上了他的心。

后来他终于知道了,那个男人,是一个世家的子弟reads;。没有那些二世祖有的毛病,顾学武,沉稳睿智。是一个可敬的对手。

他胆子很大,他培养心腹的手段跟龙堂很像。他很绝。也很冷。他几乎不笑。

至少在公众场合,他让人拍回来的照片里,没有一张是顾学武在笑的,就算偶尔=能拍到他唇角上扬的照片,那个笑意也没有到达眼底。

直到那个女人出现,周莹,他的脸上有了些人的气息。

不过,还不够。轩辕矅想知道,这个周莹到底能在顾学武的心里有多深的地位?那个月,他搅了麒麟堂三笔生意。他想知道,那个男人地不会在意。

他失望了。顾学武没有一点反应。他相当淡定。去陪那个女人了。

有意思。爱美人不爱江山。

轩辕矅放心了,不把顾学武放在心上。后来事情却发展得出乎意料了。那个姓周的女人生病了,离开了。

他知道顾学武在找她,动了点手脚。把一切可以知道周莹消息的渠道都断了。

几次,顾学武几乎就要找到了,却被他截了。他搅自己的生意,自己让他找不到女人,很公平。

而那几年,麒麟堂跟龙堂明争暗斗。表面上,两堂之间从来没有实质的碰面过。可是实际上,龙堂挑一笔麒麟堂的生意。麒麟堂就会回敬一分回来。

几年下来,说不上谁损失更多。

貌似,都没有赢。

然后就是他知道了,麒麟堂能一次又一次得手的原因。

汤亚男,那个该死的家伙,不光是他的人,也是麒麟堂的人,在两边摇摆之下,他帮一次麒麟堂,又维护一次龙堂。

当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怒气压过一切。他想也不想的对汤亚男开枪了。

第一枪,第二枪,第三枪reads;。到第三枪的时候,他的怒气已经消了大半,他跟自己说,只要汤亚男开口求饶,他就不开第四枪。

汤亚男没有开口。坦然受死。

他没有选择开了第四枪。却在心里恨上了顾学武。该死的男人,都是他,如果不是顾学武,他怎么会对自己的手足开枪?

他一直在找机会。挑了顾学武。之前他在查李蓝的底细时,他明明知道,却运用一切关系网,把李蓝的消息压下来。

然后他听说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一向沉稳的顾学武,竟然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运用势力,把一个女人带到一个孤岛上去玩?

这太有意思了。

他决定要好好利用这件事情。汤亚男失忆,郑七妹怀孕。

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成为他的棋子。汤亚男是信任他的。

他说什么,汤亚男信什么。

所以,他让汤亚男去杀了乔心婉。

他相信,汤亚男一定会得手。而这样,顾学武就会尝到失去所爱的滋味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顾学武用身体挡下了这一枪。

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

女人对轩辕矅来说,只是玩具,游戏。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不要,是什么感觉?他不知道。

他从来没有体会过。不过是一人女人,有什么呢?他无法理解那种感情。

也相信,他是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死的。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对顾学武,多了几分微妙的心思。只要以后,他不来招惹自己,那么这一枪,就算是什么事都过了。他不会再去纠结了。

一切。都到此为止吧。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