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害臊的姑娘

当苏、沈二人登上那块大陆的时候,才发觉早已有人快了她们一步。%乐%文%小说 www.しwxs.com不过这次让人感到开心的是,先上来的是自己人。

“老爸!”苏叶兴奋的连自家媳妇都顾不上了,上去就是一顿扑一顿蹭。苏老爷子了乐呵呵的拍着自家闺女的背,然后看着沈欣瑶,笑得像那久违的蓝天一样。

“沈姑娘,我就知道你们会在一块来到这里的。”所长笑得,完全没有平日里做研究时候那严谨的模样。

这简直就是看自己儿媳妇的眼神,让沈欣瑶低头都快低成了鸵鸟,耳朵脖子一起红的发烫。

身后,所里的同事都捂着嘴在笑。似乎人在经历过一次生死轮回之后,会看淡很多东西。

“对了老爸,你们怎么先来了?”重逢之后,苏叶还是有很大的疑问。黑皇后号上,好几次想联系自己的家人,可怎么都没信号。倒是大洋另一端宋泽那里,时不时就能看到他得瑟的脸。

“还说我们呢,你们两个丫头,都不知道我和你们试图联系了多久,怎么都接不上你们那船的信号。这里刚做成基地没多久,设备什么也不完备,不止我,我们大家都快急坏了。如果不是你们m国的朋友,我们真不能确定你们的生死。”

“老爸,那你们怎么发现这里的啊?”苏叶又问。

“别小看国家机器,地震局测出来的海洋地壳运动异常。然后其他部门一起配合,最后找到了这里。我们嘛,作为第一批的人员,先来这里探路。除了气候太过湿润了一些,极昼极夜依然存在这两点外,这里真的很适合做新生命开始的地方。”

终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苏、沈二人的心都定了下来,在末世之后漂流了那么久,终于可以平静生活的感觉,真是不能再好。

然而,还有最后一关在等着她们。在拥抱欣喜之后,一个冷冷的女声传到了沈欣瑶的耳朵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妈妈。

“欣瑶,你过来下。”直到现在,哪怕所有人都告诉她,她的女儿和苏叶二人一路经历过了什么,作为一个保守的母亲,她依然不能接受自己女儿的取向。

喜欢上同性,死也不行。

沈欣瑶看着自己娘亲这个眼神,哪怕一旁苏叶低声说“我陪你,大不了跪下了”,沈欣瑶依然摇了摇头。她知道,这行不通。

“别说了,我不同意。”房间内,几乎是刚坐下,沈妈妈就说的开门见山。她的态度强硬,眼神甚至都不想多看自己女儿一眼。

沈欣瑶在她面前坐下,声音柔声细语。她并没有说苏叶如何如何对我好,说的只是一句“妈妈,你相不相信我已经死过了一次?”

沈妈妈回头看她,反诘:“如果你的意思是,你差点死了而那个什么苏叶救了你,那你就别再往下说下去了。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这事没什么好说的。”

沈欣瑶叹气,回她:“不是的,妈妈,我是真的死过了一次。我知道,这是对你来说有些难以理解,但你还记得吗?刚开始只是自转变慢了十几分钟,气温稍稍有些上升的时候,我就开始提醒你会有怎样的事,我就让你往哪里走?”

这次,沈妈妈没有立即接话。自家女儿这话倒是说的不假,那时候任何国/家/机/关都没有发布过这个消息,怎么自家女儿会知道?

知道母亲决定听下去,沈欣瑶也是缓缓道来:“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现在算是重新活了一遍,还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我只知道,在我那一世的记忆里,在我死之前,我们也在找这样一块新大陆做栖息地。所以我知道这之前一切地球发展的状况,包括哪里地震了,哪里海啸了,哪里的国家彻底被淹没了等等。”

沈妈妈借着沉默。

“直到最后,我死在了我一直很信任的下属手里,”沈欣瑶笑了笑,前世之事已经走远,她无意再说一遍与沈露露的瓜葛,“我很相信她,但是她为了一个可以去更好地方的机会,将我活活烧死。妈妈,那天,我是一边跑一边被烧死的,很疼,很烫。”

沈妈妈一边听着,一边看着自己女儿的表情。说到这里的时候,沈欣瑶的表情虽然平静,却依然在眼角眉梢之间留下疼痛的记忆。她的眼泪,虽然不再汹涌,但依然在流。

终究是自己的女儿,沈母叹了口气,坐到了沈欣瑶面前,拍她的背好安慰她。

“所以,妈妈,难道经历过那么大风大浪,好几次差些为了救我堵上自己命的苏叶,不值得托付一辈子吗?”

沈妈妈沉默了下来。她的理性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人过不了的,不就是自己的感情关?

“妈妈,我给你讲一讲这一路我们都经历过什么吧!”看出了沈母态度的动摇,沈欣瑶开始将自己这一路上经历的都告诉了她。如何两次和唐小蔓的命运连在一起,如何在m国气候研究所那里逃出来,和宋泽如何相遇相识,又如何差点又一次次死在前世那个所谓的“下属”手里,事无巨细,都一一说明。

“妈妈,你……还反对吗?”在最后,沈欣瑶流着眼泪,用期期艾艾的态度问自己的母亲。沈母看过去,这是第一次,她在自己女儿的眼里看到了决心——无论她是否同意,她们都会在一起的决心。

门外,脚步声一直没用停过。沈母知道,苏叶、苏叶的父亲,还有很多人,都在等她一个答案。

而这答案,还有选择吗?

或许自己女儿说的是对的,面对未知的未来,人类作为一个群体都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如果有一个人能全心全意待她的女儿,那这个人是个姑娘,又有什么关系?

“全进来吧,别偷听了。不过要娶我女儿,礼数不能少的。你们一个个都知道的,我保守。”

“好耶!!!”外头,欢呼声响成一片。

沈欣瑶扑在自己母亲怀里,开心的笑了。然后,她像所有许久没见到妈妈的孩子一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妈妈,我好想你。”

****

新纪元年,三年后。

和上一世不同,地球的自转在到了一个程度之后没有再继续缓慢下去。这种相对的稳定让地球的生态重新进入了一个循环,生命自然也得以休养生息,再次繁荣。

144个小时为一白天,又144个小时为一黑夜——这是地球上大多数的地方,而在地球两极的地方,极昼和极夜依然存在,只是较旧世界的时候长了许多。

托地理优势的福,z国虽然同样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但四分之一的国土保存完好。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国土上,依然有接近之前人口的十分之一得以生存下来,并且,重要的军事设备和科技设备居然也保存了六分之一左右下来。

特别是在第一个发现新大陆后,新旧国土之间得到衔接。在地球的自转终于稳定下来之后,新大陆成了供给站,将物资源源不断的送回本国。

这片存在了六千年的古老土地,再一次焕发出了新的生命。

而曾是世界霸主的m国,却在这一次的灾害前损失惨重。领土几乎全被毁坏,超强的紫外线又烧尽了他们的粮食库。此消彼长之间,这个国家真真是元气大伤。

于是,世界都需要新建。在这种新建之中,少了原来霸主的折腾,和平倒是得以继续。想象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并未发生。

而这一切,对于经历过冲冲磨难终于在一起的苏、沈二人来说,似乎都是身外事。研究所在新大陆重新建立,宋泽作为昔日的好朋友、今日的科研伙伴,时时回来这里溜达一圈。

而这一次,他们可以开开心心坐在一块喝喝茶吃吃水果。心爱的岛屿毁在末世,惹得宋大科学家每次来都恨不得将新大陆上的水果吃个精光。

当然,偶尔还有黑皇后号特地开到这里来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船长会变得那么路盲,哦不,海盲。

“喂,我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半个婚礼什么呢?”夕阳西下,某人一边吃菠萝,一边问的一脸八卦的模样。

回答他的,是二人十指相扣的模样。“管你什么事,我媳妇说了,还缺一个人没送份子钱。”苏叶说完,看向坐在最角落,悠悠闲闲磕瓜子的唐小蔓。

“啧,我下一回去趟南非,看看,能不能帮你们带些碎宝石回来。”

“一个船长,真小气……”

“你们怎么不说两次坐我船都没给钱呢?”

“你你你!”

四人到最后,笑嘻嘻的打闹起来。海风习习,椰树茂盛。能再活一次,还有真心之人陪着,沈欣瑶只觉得——这一世,真是太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