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那么年轻的生命,于她,就好比好比黑夜里绽放的烟花,停留在最绚烂的时刻,永远定格,永远的无法超越。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超越那个男人,他怕他终其一生也比不过纳兰青云。

他不怕和活人争,可是如何争得过一个死人

他惶恐,他不安,唯有不停的征战,才能填补日渐惶恐的心。

唯有,完成心中的期盼,才能平静下来。

不是不够信任对方,而是那份情太真,太浓,连他都忍不住动容。

何况清凤呢

“皇上”一绝色的美人半跪在南宫傲天的面前,低着脑袋,乌黑柔顺的发如瀑布一般,半露的乳沟,白皙的肌肤,看得人心底火热。

南宫傲天眉色一沉,唇边勾出一个似笑未笑的弧度,似是再等她下言。

美人见能获得天神的注目,心中大喜,眼神痴迷:“民女是左相之女,太上皇钦点”

南宫傲天薄唇的笑意加深了几许,轻佻着眉头,眯起的凤眸邪肆深沉,划过一丝凌厉,不容犹豫的打断她的话:“很好,来人,将左相之女送入太上皇寝宫侍寝。”

众人原本都暗暗注目南宫傲天这边动静,还以为第一美人的左相之女能得皇上的注目,谁知道却等到如此话语。

绝色美人一心做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谁不知道帝后离心,皇帝一年征战不休,一言半语都不曾送回,却被这突然的惊变震的魂飞魄散,惊恐的看着上位那面无表情的皇帝,吓得面无人色,浑身发抖。

“皇上,臣女”左相首先反应过来,忙走出,跪在地上,想要给自家的女儿求情。

南宫傲天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左相,掀了掀眼皮,沉声打断:“爱卿之女,国色天香,兰心蕙质,陪伴太上皇最为合适。”

他微微顿了顿,犀利的目光扫过左相:“怎么,爱卿不愿意”

左相哪里敢说不愿意,只得憋的内伤谢了恩。

而绝色美人却浑身发软的瘫在地上,她爱慕的是战神皇帝,而不是日渐迟暮的太上皇啊

一顿皇家晚宴,因为这么一个插曲,草草的结束,南宫傲天起身,在众人的跪拜中离席。

走出大殿,心中一阵烦闷,不由得多走了几步,等回过神来时,却发现已经到了清凤的寝宫。

瞧着那羊角宫灯下,那窈窕的身姿,凤眸顿时明亮如星辰,但,随即又熄灭了下去,垂下眼帘,面色淡漠的回头。

清凤瞧见那个整整在外征战一年的男人,此刻居然又回头了,眉头一皱,步子跨开,追了过来。

再闻到他身上的酒气,眉头蹙的更紧:他几乎从不饮酒,今日居然喝了酒。

“天。”她追到他的身边,南宫傲天的步子不自觉的顿了下来,随即又继续往前走。

清凤瞧他这模样,也不说话,就一直跟他到了寝宫。

两个人也不说话,一阵沉默。

南宫傲天绝佳的忍耐力,一遇到清凤就走样,忍不住偷偷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淡然,目光悠远,心里的那点雀跃就消失了。

她这般恍惚的模样,是不是心里还有另一个人,一想到她的心里还有另一个男人,这就让他如尖锥刺心,痛不忍看。

按耐住心里想复杂的情绪,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翻了半天,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脑袋有些沉,心亦痛的有些麻木,整个人显得异常疲惫。

清凤瞧着他这般模样,心里不舍,走过去,抢过他的书放在一边:“你这一年四处征战,今天就早些休息吧”

南宫傲天却不抬头看她,径直起身,往床上去。

清凤让人打了水,然后亲自帮他洗脸,宽衣。

南宫傲天一怔,斜眸睨着她,似是诧异无比。

清凤笑了起来:“怎么,不认识我了”

她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清丽,似乎唤醒他对那些美好日子的回忆,他心头一动,看着她痴痴发呆,心中渐渐升起的温柔和甜蜜夹杂着苦涩和窒痛,挣扎着,仿佛找不到出路的方向。

清凤帮他宽衣之后,扶着他上床,人还没站直身子,就被他推倒在床上,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他结实的身躯就倾压了上来。

“天”她有些羞涩,无措的叫他。

一年来,他四处征战,一言半语都不曾捎来,这忽然就她有些不适应。

可是这细微的挣扎,看在他的眼里,却是不同的意思,他心中又是一阵深痛,手臂撑在她颈侧两旁,上身微抬,他紧盯住她的眼睛,眸光复杂,似是在沉痛和思念中挣扎不休。

“凤,我”一想到她为另一个男人昏倒,心神俱碎,心头便像是扎了一根刺。

虽然知道,她的爱全都给了他,可是他还是嫉妒,嫉妒那个男人在她的心里占了位置。

他就是这般小鸡肚肠,怎么了

所以,这一年来,他这般辛苦,征战不休,为的就是

“傻瓜,回来就好。”她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轻轻的说道。

他闻言一笑,所有的苦闷烟消云散,直接将她拥抱在怀里,然后道:“是啊,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

一句回来就好

就好像这一年的征战,二人从未分离过一般。

好似距离从来就不存在一般。

只是丈夫出门归来,妻子淡淡的一句话而已。

“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一跃而起,再不见半丝颓废之色,心中那份忐忑终于消失干净,三两下穿好衣衫,拥着清凤就朝外走去。

一贯的莫测不明。

清凤也不问,只是静静依偎在他的怀里。

一声轻响,小凤七彩的身影陡然出现,二人上了背上,震翅展飞,到了九天仙境的境内。

清凤瞧着眼前熟悉景色,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这一年来,没有人再跟她提起九天仙境,没有人再提起那个消失的人。

而今天,最了解他的南宫傲天却带她来这里。

实在是

南宫傲天看着情绪明显受到影响的清凤,轻轻地笑了起来,深情的吻着她殷红的唇:“我不想你为另一个男人伤心,也不希望他就那么离开。”

声音淡淡,意思却

清凤顿时心头一跳:“你”

“去吧,去见见他吧”他轻轻的将她退离自己的怀抱。

幸好当时他那最后一力,护住纳兰青云的心脉,才保得他最后一口生命之气。

这一年来,他四处征战,为的不是一统山河,而是为纳兰青云寻找续命的奇药。

而今天,也终于寻觅了。

“天”清凤惊诧莫名,眼中发红,似是不敢相信。

忽然间,她懂了他这一年多来的忙碌,忽然懂得了他话里未曾说出的深情。

“去吧”他含笑送她离开。

清凤一路忐忑,或许因为太过激动,她的姿态有些僵硬,一直到了木门旁,她想要走过去伸手推开,却发现一双腿竟然在微微颤抖。

她几次伸手,却又再次缩了回去。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咬着唇,深深的呼吸了几次,终于,微微的闭上眼睛,用力,推开了门。

皎洁的月色照射在她的脸上,明亮的让她几乎睁不开眼睛,她缓缓地睁开眼睛,一身白色的长袍随风飘荡,迎着夜风,不住的翻着裙角,浓密的黑发披散在身后,越发的显得一张小脸清瘦苍白。

皎洁的月色照射在小小的院落,正如她和纳兰青中相遇的那般竹林,透过稀疏的竹叶,洒下斑驳的月光,一切美不胜收。

竹林下是一片小小的空地,有一座石台,上面放着一壶清茶,三只茶杯,三只竹椅,其中一只上面,坐着一个蓝色衣袍的男子。

男子眉眼优雅,气质出众,周身都带着一股浓浓高贵的气息,他含笑看向清凤,整个人风华绝代,声音醇厚如溪涧缓水,低沉:“你来了”

厚重而低沉,比一年前还多了丝沉淀。

不是南宫傲天的声音是谁。

“来了”

清凤的眼泪,突然就那么掉了下来,像是无法抑制的一般,一滴一滴沉入暗夜。

夜风中,带着几许夜来香的气息,那么的好闻而清澈。

“傻瓜”正在她落泪之际,南宫傲天低沉的嗓音响起,多了一丝淡淡的沧桑,语调却是轻松:“早知道会惹你哭,我就不带你来了。”

三人痛饮,一夜迷醉。

南宫傲天看着这个他一生之中唯一一个深深顾忌的男子,突然有种沧海桑田的不真实感。

他的眼神锐利,却又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情绪,终于沉声开口:“你真的要走”

纳兰青云没有回头,这里已经没有他立足的地方,他一生唯一想要自私占有的东西,却不属于他。

他淡淡的点头:“是。”

蓝衫磊落,淡色如水,高贵清俊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晨光中,再也看不到半点踪影。

“他走了”沉醉的清凤忽然抬起双目,眸中哪里有一丝醉酒的情形。

既然青云不想她知晓,她自然就不去知晓。

“走了”他拥着她,心里一片清净。

他果然值得嫉妒啊

如此幸福。

幸福,其实很容易,却又很难。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纳兰青云,你听见了吗

愿你亦能找到那个人

爱恨情仇,缘分天空

庆幸,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