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

慕灵一推开门就看见颜玺赤着脚被椅子压住,刚才她在房间外听到的动静就是这了吧

慕灵连忙走上前把椅子搬开,扶着颜玺坐下,皱眉:“小姐先别管我了,快看看脚有没有伤着,怎么这么不小心”

颜玺却是不在意的笑笑:“没事,慕灵你什么时候醒的我们怎么回颜府了”

慕灵蹲下身帮她揉着砸的青紫一片的脚,便心疼道:“都青了还不碍事小姐也太不在意自己了”

颜玺拉住她,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却见她似躲着她她似的,不敢抬头看她。【最新章节阅读】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心中有些不安,手下用力握紧慕灵的胳膊,逼她直视着她:“慕灵,你有事瞒我”

慕灵眼神飘忽,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一些,站起身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小姐,小姐快回床上坐着歇会儿,这脚已经开始肿了。”

“慕灵”

“啊”慕灵吓了一跳。

颜玺陡然抬高声音,目光严厉,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你一直在躲避我的话,慕灵你跟我这么久,该知道我的脾气,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颜府”

慕灵心知以她的聪明根本就瞒不住,可是说实话未免太过残忍,她怎么也是说不出口的

等了半天也没见她说话,颜玺微眯了眯眼:“慕灵,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只是早晚而已。”

慕灵咬了咬唇:“小姐,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重新来过吗”

颜玺呵呵一笑:“你指的是让我忘记之前所有”

她本是玩笑之谈,谁知慕灵竟真的点头颜玺脸黑了黑,不再和她拐弯抹角:“慕灵我问你小白呢”

墨白怎么会留她一人回颜府而且还是她昏迷不醒的时候

慕灵一瞬间眸中盈满了泪水,别过脸去:“小姐你不要问了好不好,慕灵都是为了你好,只希望小姐开心,所以,不要问了好不好”

她实在不忍心,小姐还这么小,本来就被颜家欺凌,现在知道了真相恐怕会承受不了

颜玺心中咯噔一下,为什么慕灵死活不愿意告诉她究竟是什么事

为什么醒来就一切都变了明明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啊。

颜玺皱了皱眉,猛然跑了出去。

“小姐”

慕灵吓了一跳,连忙追去:“您的脚肿这么高,怎么还跑”

然而刚到院内,便被致远和非宁拦住了。

颜玺看着他们,个个精神沮丧,踟蹰犹豫,还有担忧

非宁张了张嘴:“小姐”却说不出一句话。

致远到底经历的事情多,反应快,看了看颜玺肿的三指高的脚,说道:“小姐脚怎么了肿这么高,怎么还下地行走”

颜玺此时根本感受不到疼,只一心看着致远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姐”

慕灵喘着气跑到她身边,却被她冷冷地看了一眼,顿时说不出话来

致远想了想,问出一个问题:“小姐先说好,无论什么事情你都能接受吗不会冲动”

颜玺郑重点头,深呼吸一口气:“我能接受,你说”

她真的能接受的,真的,最起码没有听致远说话之前,她是坚信的、

可是她听到了什么

夫人病危她的诊治出现了失误

墨白伤心之余不免把她送回了颜府

这些都不足以让她如遭重击,让她回不过来神的是墨白,竟然当众宣布此生再也不见她

颜玺只觉站立不稳,不知是心痛得厉害,还是脚痛的厉害,或者全身都痛,再也无法承受,晕了过去

“小姐”

慕灵致远几个乱成一糟,慌乱的接住她下落的身体,致远毕竟习武,力气较大,直接把她抱回了房间。

颜玺只觉得头嗡嗡的响,心底更是有一种难过无法言喻,痛得要死不能呼吸,可是却偏偏赖活着。

阴冷的雪山上,寒风凛冽刺骨,她独自一人站立着,身后是万丈悬崖,身前是墨白,却又不是,因为他手中拿着一把剑,正是他随身携带的那把,比雪还要洁白的剑身,流转着万千光华,锋利的剑刃,折射出刺眼的光芒,让她忍不住抬手挡了挡。

墨白一身白衣,风姿卓绝,风华绝代,宛如谪仙临世,不沾染一丝凡尘的高洁孤傲,墨发未束,慵懒的散在身后,有一种说不出的洒脱,薄唇微民,肤白似雪,眸间是她从未见过的冷,透彻人心,让人如坠冰窟。

剑却直指着她,对准胸口,清冷如琉璃般透彻的眸子无波,不带一丝感情:“颜玺,你害了本王的母妃,拿命来”

颜玺心中如被万箭穿心,又狠狠绞碎,颜玺,多么冷漠的称呼,她记得墨白从未称呼过她的全名,从一开始便是小丫头她抬眸想要解释,可是对上他清冷的双眸却觉得无力,只是摇着头,不是她,不是她明明她晕倒前是好的,怎么会有生命危险呢

“既然无话可说,那就拿命来这是你欠的,该由你来还”

说着墨白手腕一转,划出一道好看的剑花,身影迅速,不做丝毫停留,只听闻噗呲一声,剑直直插进颜玺的胸口,血啪嗒滴落,在漫天洁洁晶莹的雪地里犹如一点妖冶朱砂泪。

颜玺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他,凤眸睁大,瞳孔幽深:“小,额噗”

墨白毫不留情的拔了剑,厌恶的果决的打了她一掌:“本王不想听你一言一词”

颜玺一口血喷出来,身体如蹁跹的蝴蝶陨落,又如飘落的花瓣,坠落

痛吗痛,痛到极致却又不知道哪里痛。

恨吗恨不恨这本该是我欠他的。

可是,好不甘心啊,小白,你连一句话的机会都不给我,真的厌恶至此吗

如果这样那我死了你会不会高兴些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不习惯你穿白衣,真的,厌恶极了

“小姐,呜呜,小姐你醒醒啊”

“小姐”

“小姐呜呜”

是谁在耳边哭诉那样的悲切,却划不起她心中半点涟漪,那是心哀莫过于死么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