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绅士彩色仓库

“小姐。”一名丫鬟走了进来,一脸担心地看着床上的千夏,“千夏姐姐还好吗?她没事儿吧?”

“你是?”苏槿惜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丫鬟。

“奴婢也是您的贴身侍女,千冬啊。”千冬说。

“千冬吗?”苏槿惜说,“你先照顾着千夏,别走开,不然唯你是问。”

千冬的神情不像假的,除非她技艺好到连苏槿惜前世专门看别人眼色的人都看不懂了,只是千冬也没有动机去害千夏,除非她俩有代沟!都是苏槿惜的贴身侍女,说不争是没人信的,而实际上,她们真的相处愉快,没有过任何坏事。

“是,千冬必然会照顾千夏姐姐,小姐您要去哪儿就去吧,只不过……”千冬咬着下唇,支支吾吾地说,“千冬的话可能会有些唐突,但是不得不说了,要是再不说,奴婢和千夏姐姐就会没命,暂且冒着巨大风险希望小姐您别再发病暴打奴婢和千夏姐姐了。”

发病?暴打?苏槿惜发了疯暴打了下人?太过分了!不过情有可原,曼陀罗花的毒现代都没办法,更何况这里呢。

苏槿惜似笑非笑地看着千冬,“千冬啊……你以为,千夏是我打的?”

“难道,不是?”千冬一双大眼睛诧异地看着苏槿惜。

其实,千冬虽然是个下人,但却长得还挺精致,皮肤虽然没有苏槿惜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姐白皙,但也算是白皙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泛着泪珠,似乎在诉说对千夏的待遇深感同情。

“倒是挺聪明,怀疑到苏……我身上来了。”苏槿惜笑道。

“小姐饶命,千冬知道这是对主子的不敬。”千冬不卑不亢,没有一丝情绪就跪了下来,眼眸一阵伤感。

“罢了,我也没想过要要你命,人人相等,以后别动不动就跪,搞得好像我是你祖上似的。”苏槿惜半开玩笑地说。

千冬看着苏槿惜,说不出来的怪异,小姐居然会跟她开玩笑!平常小姐是以傻子的身份在相爷回府时被肖夫人母女三欺负,相爷在府里的时候,就换做小姐欺负苏晓月!

“千夏没什么事,但受到了伤害,伤口再深一些足以致命,幸亏苏晓月没什么经验,扎了还差八毫米就没事了。”苏槿惜从袋子里拿起一根蜡烛,接过旁边的火种,烧起了银针消毒。

消完了毒,苏槿惜认认真真地扎入一些穴道,让血止住,并且让千夏有了本能的反应。

“好、好痛……”千夏迷迷糊糊地说。

“千夏姐姐。”千冬惊喜地说。

府医这时候走了进来,一双狐狸眼紧盯着苏槿惜娴熟的手法发亮,“大小姐,您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现在要怎么办?”

“嗯,千冬你好好照顾千夏。”苏槿惜站起身,走出门外,向厨房走去。

“大小姐……她真的是一个傻子吗?她……她是怎么学会的这些针法的?精湛,真是精!”府医称赞着说。

“谁知道?还有,你别说大小姐她是傻子,这是不敬!”千冬瞪了一眼府医。

“抱歉,千冬姑娘。”府医道歉道。

厨房。

“诶,大小姐,您怎么来了?”厨娘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家,在苏槿惜小时候开始她就在府里帮忙做饭了,一直给苏槿惜做饭做菜。

“没什么,秋厨娘,我想煮点食物,补血的。”苏槿惜说。

“怎么了?大小姐您受伤了?”秋厨娘关心地问。

“没有。”苏槿惜微微一笑,“秋厨娘,我的婢女受伤了,需要补血,您看能不能帮我打打下手?”

“诶哟,小姐,老奴何德何能让您对老奴称‘您’?别说打下手,就算帮您做都没问题!”秋厨娘笑着说。

“那么谢过秋厨娘了。”苏槿惜笑着说。

苏槿惜走到灶台边,拿起菜刀,人参和老姜切片,拿起处理过的童子鸡放到锅里煮。熟练得让秋厨娘不可置信,这还是他们的傻子大小姐吗?怎么比她还厉害?

不一会儿,一锅粥,一碗人参鸡汤以及一碗红糖姜水就这么做好了。

“小姐做得真香啊。”秋厨娘称赞道。

“拜托秋厨娘把这些食物送到怡红院了。”苏槿惜交代完就走了。

秋厨娘看着苏槿惜的背影:“要是大小姐不是傻子,她就是京城才女了。”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