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儿媳妇苏暖笔趣阔

手机阅读</fn>

皇帝陛下这几天过得甚是不开心,他这个小暴脾气一向都是给别人难受除了宁馨谁还能让心甘情愿的忍着脾气。 皇帝陛下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竟然这么好脾气,咳咳,好吧是这么好的忍功。媳妇肚子里的娃毕竟是自己的,还是媳妇盼望已久的,这会有什么不满只能忍着。

没错,让皇帝陛下觉得自己地位直线下降的就是宁馨肚子里的娃。这娃大概有些天赋异禀,当初宁馨怀他的时候遭受人生中最惊心动魄的一段日子,她根本没想到过自己有孩子了。

这个设想太惊悚,除了姨妈推迟没有来和平常完全没有任何不同好嘛。姨妈推迟这个问题在生死存亡的时候完全是小的忽略都没有水花的小事情。按照这个节奏来看,宁馨肚子的娃相当的懂事乖巧,没有成为娘亲的负担,贴心小棉袄啊。当初宁馨被告知要做母亲的时候还很不可置信,她觉得这件事大概是弄错了,孩子什么在经历了一番生死困境后已经看开了。

御医信誓旦旦的保证宁馨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健康的孩子后,宁馨才从恍惚中真正认识到自己真的要做母亲了。皇帝陛下也十分高兴,他虽然一点也不急着生孩子,他们还年轻孩子什么的根本不用着急,可他知道宁馨的压力,宫中的女人没孩子无论地位如何日子都不大好过。

他的开心是因为宁馨可以减少压力,两人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公主也很好,尤其是像宁馨小时那样。陈君瀚觉得他一定能十分疼宠这个孩子,并且有了孩子的宁馨让他瞬间把她放到易碎珍品的高度。必须小心不能再小心,闺女以后对着自己撒娇,想想这个场景就要化了。

这个美好的场景并没有维持多久,皇帝陛下发现回到京师后原本乖巧的孩子一下子变成了熊孩子,具体表现就是皇后娘娘的妊娠反应出来了,吃什么吐什么。急的皇帝陛下要把太医院那帮老家伙的胡子都要拽了,偏偏他们还说这是正常反应,过了这个阶段就好了。吃不下东西就一次少吃点,少食多餐不要饿着肚子里的孩子,这不是什么大事。

去你的不是大事,去你的过了这几天就好了,敢情不是你媳妇你不知道心疼不是!

偏偏这个时候朝堂上也离不开皇帝陛下,皇后娘娘受到如此奇耻大辱,我大陈铁骨铮铮的将士当然不能当做没发生过,必须对柔然进行报复,让他们知道疼才不敢乱伸爪子。

和柔然进行大规模开战可是大事,皇帝陛下再想和媳妇不分开也必须到朝堂上看那群不想见的老脸。打他们这件事大家的看法很统一,可谁去打,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等等一系列问题的意见就非常的不统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朝堂如平日一般吵得像是菜市场。

皇帝陛下十分担心皇后娘娘娘的身体,他已经收回了宁馨肚子里是个乖巧可爱小公主的设想,他有预感这孩子一定是个熊孩子,出生后一定会让他十分头疼。孩子不省心,妻子身体让人担心,他又不能和妻子亲热,这种种的一切堆到一起让皇帝陛下的火气蹭蹭的冒起来。

老子要给媳妇报仇,你们这些人虽然嘴上说支持其实私底下小动作不断,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和陈阳私下有接触!皇帝陛下的内心活动十分丰富,他想到自己这么年轻气盛,因为妻子怀孕自己禁、欲了四五个月了,心情就像是被乌云笼罩着的天空。

前三个月不宜那啥啥忍忍也就忍了,现在倒不是前三个月了可是妻子吃什么吐什么,身体还不如刚回宫那会,他就是再急色也不会这会要求什么。皇帝陛下认为这个熊孩子一定是讨债来着,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想到自己以后要面对和自己小时候一样熊的孩子他整个人都不大好了。为了不让自己被气死或者发生什么杀子的悲剧,他以为有必要给孩子规划好一套与以往规划完全不同的学习成长道路,萌芽什么必须扼杀在襁褓中。

皇帝陛下的生活充实的让人无暇分、身,如今和柔然的对峙形势比他之前设想的要好,很多计划都要重新修改。皇帝陛下全身的精力都发、泄在政事上,大概是心情不爽,他对除了宁馨以外的所有人都像是大姨妈迟迟不来造成的心情烦闷暴躁。这个时候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在皇帝陛下说现在谁都不要来打搅我的时候,没人会没眼色的用其它事情来烦皇帝陛下。

小郑子站在门外,他虽然面色如常可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和自己一门之隔的房间。陛下可是说了谁都不要去打搅他,刚刚还是进去了一位据说有重要事情完全不听劝的仁兄。自己身上带了止血散,过会自己要不要救人一命的先给这位仁兄用点救命的药呢。

小郑子正在疑惑这会怎么一点都动静都没有,不会是直接给杀了吧,突然出现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小郑子并没有呵斥来人没有规矩或者自己的人没有让来人“懂规矩”,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来撒野,不懂规矩的地方。小郑子抬头看到来人,是皇后娘娘宫中的。

“快禀报陛下,皇后娘娘突然晕过去了。”

小郑子没有纠正来人的规矩,准确的说他根本没有再看这满头大汗的内侍一眼,顾不得通禀直接推开门说明情况。

宁馨觉得自己做了很长很长时间的一段梦,梦里的情景乱七八糟,有穿着校服熟悉的女孩热闹的街市还有电视火车。梦境纷繁,一直到镜头固定在一位相貌俊朗身形瘦削的年轻男子身上,宁馨的大脑才像是突然重启。卫寿之你不告而别竟然还出现在我的梦里,我仍然很生气!

宁馨之前在梦境中的自己有些茫然,像是迷路的孩子。一直到卫寿之出现让她立刻精神百倍,要不是肚子一阵疼痛她大概还继续在梦中讨伐卫寿之。

“你醒了?”陈君瀚见宁馨眼睛没有什么神采,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睡着了?”宁馨见陈君瀚的脸色不大好,大概想到自己大概又出了什么问题让他担心了。

“我梦到寿之表兄了,他说他要去很远的地方,还说让我不要想他。”宁馨仍然有些迷茫。

“我怎么会梦到他?我明明还是很生他不告而别的气呢。”宁馨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想到梦中的场景,种种交代都隐隐透露出一股不安的气息。

宁馨的精神还不大好,并没有注意到陈君瀚一闪而过的难看脸色。

“这只是一个梦,梦都相反的,不用在意梦中的场景。你好好的休息,不能再这么动不动晕倒来吓我了。”陈君瀚拉着宁馨的手道。

“都是相反的?”宁馨显然还没从梦中的不安挣脱出来。

“是的!”皇帝陛下斩钉截铁的说道。

正文就这样了,后面会有番外,番外会交代一些主线剧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