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夫入榻

,。

应天瑾脸色一黑,顿时被张月玟的一番笑言给逗得无地自容。没想到张月玟居然如此大胆地说出这句话。不过,囧归囧,应天瑾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很有理。他的确是什么都能猜得到,唯独海珞吟的心思。而这件事,也最令他困扰,他永远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心里现又住着谁。

刻意忽略张月玟的笑话,应天瑾严肃地继续着之前的话题:“既然你和皇弟碰了面,那应该有什么打算了吧”

张月玟与应天瑞自小就是一对,而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张月玟抛下应天瑞,答应张三入宫当妃时,自己也迟疑过,当真要让她进宫。毕竟,兄弟妻,不可欺。虽两人还没结为连理,但在应天瑾的脑中,两人就是一对了。自己虽是皇帝,但这些道理他是明白的。

听了应天瑾的问题,张月玟一怔,不知该如何开口,面颊微红地咬了咬下唇:“其实,我还没和他说起我为何离开他的原因。今天,我拜托你来月宫,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我想让你帮帮忙。可以不”

张月玟这时对应天瑾说话早已将身份什么的都抛开云外,谈话方式就如应天瑾尚未登基之前的口气。

应天瑾倒也不介意,只是蹙起眉,不解地出声:“帮你朕该怎么帮你应该知道,皇弟与朕的关系,已不如既往。”

“这个我知道。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至于如何帮,那就等今夜再揭晓吧。”张月玟将粉色丝纱虚掩在唇前,忧心忡忡地开口。

应天瑾无奈地深吸了一口气,垂下眼帘,半响才缓声道:“也只能这样了。毕竟,你嫁进宫里也是因为朕,否则你俩现在应该是一对儿。既然你已经这么说了,那朕也做个好人,帮帮你吧。这么一来,朕心里对皇弟的愧疚也免了。况且,你会这么说,必定是想好了下一步该怎么走。既然如此,那朕也只能相信你,放手一搏了。”

“恩,谢皇上。”张月玟感激地望着眼前的应天瑾,温柔地说着。应天瑾就是这么一个人,虽然贵为皇室一族,但却不会摆出身份来欺压人,只要是他能帮上的,他就必定会伸出援手。而只有这样的君王,才能让国家昌盛吧

“不过,你得小心。别让外人看见你与皇弟碰面,这要是传了出去,连朕也无可奈何。”应天瑾警惕地提醒张月玟,以免她过于兴奋而忘了皇宫的险恶,“朕到不会误会这些。毕竟你和皇弟是朕自小看到大,亦是朕的童年玩伴,朕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但外人,就未必了。所以,你和皇弟必须时刻警惕外人,千万别大意。就算是皇妹,你也千万不能轻易说出口。她没什么缺点,就是易将事情说溜了。”

应涵紫自小就品学兼优,但是只有一个致命伤,那就是很难守口如瓶。而这个缺点,也令多数的宫中人不敢将秘密告诉她,就怕一个不小心给说出口了。

亲们,前段时间忧忧在考试,抽不出时间更新。对不起了。今天放假,忧忧终于能更新了。

再次为我的断更感到抱歉,希望大家有怪莫怪。谢谢

在此,忧忧也预祝全天下的母亲:母亲节快乐,。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