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嫂子

看着自己的部下饥饿的连武器都拿不起来,拼死一战,这可是十几万人的生命呀,难道真的为了自己的一点荣誉让他们陪着自己一起送死吗?

可真的投降之后,面对失败,面对屈辱,身在战俘营之中。 又有几个人真正完全感受到那份痛苦。

这一段小差曲之后,盟约摆在桌上。

菲亚得尼就站在慕拉汗的旁边,这是他应得的荣耀,他有资格站在这里。

“这,这怎么可能。”落鹰汗王看过盟约的条款,惊的双手发抖。

盟约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看到的,许多没有看到的盟约的人,都认为,慕拉汗一定是写下极为苛刻的条款。

“不,我想了很久,认为这样的可行。”慕拉汗说罢,将盟约拿了起来:“即日起,蒙克拉怒族与卡司汉族人停战,签定和平盟约。蒙克拉怒族人如果自愿,可以留在这边生活,而蒙克拉怒族也可以选出相应比例的人数,参加新议会。但留在这里蒙克拉怒族人,要遵守共同制定的法律。法律由新议会制定,参与议会的蒙克拉怒族人,有权对法律提出意见。”

慕拉汗选出其中最让人震惊的一条念了出来。

真的是让人震惊,蒙克拉怒族人想不到,卡司汉人也想不到。

慕拉汗却没有停下来,继续念道:“议会中,要留给山地族,海族。以及任何一个大陆民族议员的位置,任何一族人都权力决定自己的生活,有权力享受平等自由生活的权力。”

“这,这不是盟约。这是大陆和平宣言。”落鹰汗王高举着盟约书,大声的呼喊着:“大草原之神呀,真的能永远结束战争吗?”

“以战止战是一种方法,以和止战也是一种方法。”慕拉汗平静的说着。

落鹰汗王向着慕拉汗深深一躬:“我原先认为,你是站在卡司汉人的立场上来与我会盟,可现在,你不是。所以,卡司汉人签约的代表,我要求换人。就是这位将军,都完全可以。”

“这是什么意思,圣堂团长是我们的骄傲,他完全有资格。”当时就有卡司汉这边的将军大声发难。

落鹰汗王一点也不急:“你们或许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慕拉汗团长写的这份文书,是为了整大陆所有人写的,他公正的为了每一个民族讨要生存的权力。而不是只谈自己的利益。”

还有卡司汉帝国这边的将军不理解,正在大喊。有头脑清醒的文官立即阻止:“请听我说一句,我的理解是。落鹰汗王你认定,圣堂团长是高于所有人,他在盟约上签字,不是代表任何人,而是在监督这盟约的执行。保障着每一个民族的利益。对不对。”

“对,就是这个意思。这  片大陆上,就我知道,两大民族就是我们蒙克拉怒族与你们卡司汉族人,虽然你们和我们都普通分成许多小国小部落在不断的内战。但都是一族人。还有我们大草原更北边,还是冰原上几个小民族,你们的南边,也不止有山地族与海族。”

慕拉汗这时才说话:“我就是这样想的。如果今天只是简单的会盟了,以后,或许十年,或者一百年之后,卡司汉人与蒙克拉怒人这两大民族,还会再次打仗,为了曾经的仇恨,或者再次为了利益。我不敢妄想永远的结束战争,只有保障了各民族的利益,让大家都快乐的生活,至少可以让战争变的少一些,和平的时间更长一些。”

慕拉汗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断断续续了,玻琪赶忙过来扶住。

“玻琪,我还能坚持一会。”慕拉汗扶着玻琪:“如果每一个民族真心祈祷和平,我深信,和平一定会来到,忘记仇恨吧。卡司汉与蒙克拉怒都死了太多的人了,不要奴役别人,不要欺压别人。”

玻琪脸色都变了,他能感觉到,慕拉汗的身体在发抖。

上一次就是这样,慕拉汗身体内的痛苦是非常可怕的,而小白此时,抱着慕拉汗的脑袋。也是苦苦的忍耐着。

“答应我,和平,平等。”慕拉汗已经是每个字都需要费很大力气才能说出。

周围的人都傻了,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快答应呀,他已经支持不住了。”玻琪冲着所有人大喊一声。

玻琪,每个人都知道,玻琪不爱说话,就算开口也是很小声的说几个字。这样用足全身力气,喊了这么长一句,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代表蒙克拉怒族,以大草原之神,以我的血盟誓,和平,平等。”落鹰汗王在盟约书中用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卡司汉人这边,菲亚得尼被推了出来。

“我菲亚得尼,代表卡司汉人,以我的血签下名字,永远的和平,平等。”

慕拉汗看着盟约书上,两边都签上了名字,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谢,谢谢。”说罢,手一拍小白,已经无法在忍耐的小白带着慕拉汗直冲云霄,化作一只巨龙向着圣殿的方向飞去。

小白与慕拉汗都明白,他们必须赶到无法控制之前,赶回地宫,只有地宫之中的魔法阵才能压抑住这强大而可怕的力量。

玻琪已经是满脸泪痕,抱起那用血签过的盟约书转身就去。

“玻琪兄弟,请等一下。”菲亚得尼挡住了玻琪:“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

“魔神,体内,战斗。”玻琪吐出几个简单的词,再也不理会其他人,扔下一个卷轴后飞奔离去。

菲亚得尼捡拾起卷轴,这卷轴是玻琪偷偷找菲力非写成的。

“魔神苏醒,大地即将毁灭。以自身为诱饵,将魔神困于体力,以强大的精神力压制魔神,直到战胜魔神,或者生命终止。菲力非。”菲力非读过太多的传说了,他听玻琪讲的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也能大致理解其中的意思。这才写下这个来,就是为了给慕拉汗突然间离去一个交待。

菲亚得尼念完,吃惊的看着众人。

“预言之中,大陆统一,毁灭重生,救世主。这一切都应验了。”一位卡司汉占星师这样说着,立即就有蒙克拉怒族祭祀随之附合,因为蒙克拉怒族也是这要预言的,虽然方法不同,但结果却惊人的相似。

“圣堂骑士团长,果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与他相比,我深感觉惭愧。”落鹰汗王感慨的说着:“他,或许就是神,我族会永远记住他的。”

“不,圣堂团长就是神。”有卡司汉年轻的军官大声的反驳着。

看着年轻的军官,所有人都沉默了。

就在这一天,圣堂骑士团所有记名成员,全部退隐到了圣殿。

玻琪就守在那地宫的出入口,建了一个小木屋,阿兹莉亚陪着他住在那里。蕾缇亚丝,崔尼蒂,雪三人虽然因为慕拉汗而伤心,但还是搬到了圣殿。作了女祭祀,雪,则成为圣殿大预言师。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圣殿山成为整个大陆禁止随便靠近的地方。

圣殿山是神圣的,不是普通人有资格接近的地方。

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过去了。慕拉汗还与小白一起,在地宫中苦苦的为圣龙性格与魔龙性格融合而努力着。

整个大陆一片繁荣,各族都和谐的生活着。

每三十年一次,壮严而神圣的圣堂骑士评选开始了。

圣堂神箭骑士,圣堂天翔骑士,这两个世代传承的骑士,在外监督着,无数优秀,品德高尚的青年参选者。

而在已经成为圣堂骑士的人中。守护圣殿的大护法,圣堂天剑骑士。圣堂骑士团总督察,圣堂玄冰骑士,圣殿大祭祀,圣堂凤凰骑士。圣堂骑士团裁决官,主管处置一切邪恶的圣堂邪剑骑士。

这四大骑士将由优秀的圣堂骑士中选出,继承先辈们的徽章。

只在唯一的一枚徽章一直静静的躺在圣殿的正殿之中,那就是圣堂神圣骑士徽章。那是圣堂骑士团长的徽章,那是神的徽章。

圣堂骑士团,一代传一代,深信着圣堂骑士团长正在看着他们。看着圣堂骑士团守护着大陆的和平。

玻琪,菲力非,亚莫拉罕,钢熊,彩莺,那加贝克,凤凰。他们的名字永远被世人传赞着,他们是圣堂骑士团灵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