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AG视频大全

我看你很紧张。 ”霍启眼角含笑,一脸的促狭看着周建东。

刚刚周建东紧张的双手都微微发颤,紧张的神色现在想想都好笑。

“那是,你都生了三个了,我可就一个。”周建东就知道霍启这个老狐狸憋着坏呢。

霍启被周建东噎得说不出话来,这一次霍启倒是没多生气,反而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不和你说了,我得回去在好好想想我那个宝贝金孙的名字。”

周建东翻了个白眼,这老头子就是在和他炫耀呢,“你都两个孙子,一个孙女了,还在乎我们侑子的孩子?”

周建东说着,还审视的看着霍启,“正好我们周家缺一个继承人,要不......”

霍启立马着急了,“周建东,我跟你说,侑子可是我们三书六礼聘来的儿媳,孩子子也是我们霍家正经八百的孙子。你们周家缺继承人,我们霍家难道就不缺继承人了?”

周建东挑眉一笑,“我说的可是全部家产。”

“你们周家难道还能比我们霍家有钱?”霍启笑得很像是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好,那我就放心了。我去看看我的宝贝外孙了。”周建东说着拍了拍霍启的肩膀,站起身,离开。

不等霍启说话,周建东又翻回身,眉角带笑,“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们侑子的孩子可是你们霍家正经八百的继承人。”

霍启看着周建东离去的背影,心里怎么想怎么不对,这周建东三言两语就把霍家继承人的固定在他外孙子身上了。

虽然说,即便周建东不给他下套,霍启也把这个孩子视为霍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了,但现在被周建东算计的感觉真不好。

听到周侑子生了孩子,尤其还是个男孩,最先坐不住的是霍伟。他本来就是霍家的长子长孙,按理说这霍家的家产本就是该他继承的,但没想到自从霍流吟成年以后,霍启竟然慢慢的培养他,让他进公司。索性,霍流吟天生傲骨不肯接手家族产业,也不肯娶霍启为他安排好的家族联姻,连带着霍家明里暗里的都打压他。

可没想到,这几年过去,hc国际隐隐有盖过霍家的架势,霍流吟也摇身一跃由霍家的小少爷变成了本城的首富,霍伟想着以霍流吟的性子这下更不会接手霍家了,可谁想到,当年老爷子棒打鸳鸯的那个小姑娘,竟然是周家唯一的继承人。老爷子给周家的聘礼竟然比他和老二当年的聘礼加起来还要多,霍伟一点都不意外,老爷子本就偏心霍流吟,只是没想到老爷子会偏心到这种地步。虽说两人还没办婚礼,但怎么说两人都已经领了证了,尤其是周侑子的肚子还那么争气,第一胎就是个儿子,现在老爷子估计会更器重霍流吟了。

霍伟一向都是借刀杀人的主,现下更是不会主动去挑火,静静的等着霍正的反应,估计霍正知道了,应该会更坐不住。

周侑子是隔了两天才醒过来的,浑身上下好像被人暴打了两天,全身软绵绵的,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使不上来了,就连发出来的声音都是绵软无力的。

周侑子艰难地动了动身子,看到握着她手的霍流吟,正托着下巴,熟睡着。

周侑子看着霍流吟眼底下的乌青,知道他是没睡好。

周侑子尝试着动了动身子,立马全身上下酸痛酸痛的,周侑子倒抽一口凉气,再也不敢动了。

霍流吟本就浅眠,再加上更是担心周侑子,周侑子这一动,霍流吟马上就醒了。

周侑子被霍流吟一激灵,吓了一跳,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嗓子沙哑的说不出话来,舔了舔自己干涸的下唇,“我睡了多久了?”

霍流吟想要将周侑子扶起来,却没想到,周侑子对着他痛苦的摇头,“给我喝口水。”

周侑子只觉得浑身的骨头好像都被人打断那般的疼痛,再也不想起来。

霍流吟只好出去,找外面的护士拿来一根吸管,将吸管的一端递到周侑子嘴边,小心细致的给周侑子喂水。

周侑子猛的喝了一大口水,看着一旁的霍流吟,示意她不喝了。

“孩子呢?”周侑子懒懒的说着,全身上下都疼的不行,声音有气无力。

“婴儿室呢。”霍流吟将周侑子散在腮边的碎发轻轻拨到耳后,耐心的问道,“感觉怎么样?”

“孩子像你吗?”周侑子不理会霍流吟,只是笑着问道,抓着霍流吟的衣袖,“你把孩子抱来,让我看看。”

“他有什么好看的?”霍流吟不以为意,只是怜爱的看着病床上的周侑子,“你再休息一会,想吃什么?我叫他们准备吃的。”

周侑子抓着霍流吟的衣袖不松开,“我什么都不想吃,我要看孩子,难道......孩子有什么问题?”

周侑子倒抽一口凉气,心里的不安慢慢的扩大,难道孩子还真的有什么问题?

霍流吟看着周侑子脸色越来越不安,脸色越发的苍白,急忙说道,“孩子,没什么问题,你别担心,你先好好休息,一会我再把孩子报过来。”

“你别骗我,是不是孩子真的有什么问题?”周侑子抓着霍流吟衣袖的手不自觉收紧,指甲微微泛白,苍白的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没事,你就告诉我吧,我受得住。”

霍流吟无奈,只能按铃叫来医生,“把孩子抱来。”

霍流吟轻声安抚着周侑子,“放心吧,孩子一点问题都没有,很健康。”

“那是男孩还是女孩?”周侑子见霍流吟的样子不像是骗她,只是还没松开拉着霍流吟的衣袖的手。

周侑子这个问题倒是问住了霍流吟,自从他剪完脐带,他就再没看过孩子,孩子都是左青和沈玉兰再带,他一直守着周侑子,寸步不离。

“女孩,”霍流吟斩钉截铁的说道,“很想你,妈说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真的吗?”周侑子听到这里,双眼发光,“那像你吗?”

“额......”霍流吟难得的犹豫了一会儿,“眼睛像我,其余都和你一样。”

果然,过了没一会儿,周建东沈玉兰还有霍启和左青抱着孩子进来,“侑子,快看看,这孩子简直和锦冬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让我看看。”看见左青抱着孩子进来,周侑子马上松开霍流吟的衣袖,艰难的起身。

“你慢点,”霍流吟轻扶着周侑子起身,“等下再抱孩子,我先让医生帮你检查一下身体。”

周侑子摆摆手,丝毫不理睬霍流吟,接过左青手中的孩子,看着孩子肥嘟嘟的小脸蛋,脸圆圆的,红红的,睡得很甜,两只眼睛闭得紧紧的,眉毛像两只弯弯的新月,秀气的小鼻子,饱满的小嘴。

周侑子轻轻戳了戳孩子的小脸蛋,白皙的小脸蛋上,不停地吧唧着小嘴。

周侑子被逗笑了,对着霍启问道,声音软软的,“爸爸,你有没有给孩子取名字啊?”

霍启看了一眼周建东,得意洋洋的样子让周建东很是不爽,“我倒是选了几个名字,一会儿叫人送来给你们看看。”

周侑子唇色苍白,但还是对着霍启虚弱的笑了笑,“谢谢爸。”

“他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这个大孙子,”左青瞟了霍启一眼,“也是我们侑子争气,第一胎就给我们霍家添了了大孙子。”

周侑子一下没反应过来,挑着眉看向一旁局促的霍流吟,“这就是你和我说的女儿?”

“护士和我说的,我......”霍流吟难得手足无措,“男孩女孩都一样嘛,我都喜欢。”

“你来抱抱。”周侑子得视线触及到霍流吟眼底的乌青,还有眉角处的细纹,心忽然软的一塌糊涂,将怀里抱着的孩子送到霍流吟怀里。

霍流吟看着怀里白白嫩嫩的糯米团子一般的儿子,心里涌生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四肢好像都使不出力气,手中的孩子这是忽然睁了睁眼睛,对着霍流吟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霍流吟大惊,对着众人,惊诧的笑着说道,“快看,他对我笑了,他真的对着我笑了。”

等到周建东沈玉兰,左青和霍启走后,孩子也被护士抱走。

周侑子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之前刚刚苏醒时候的痛感再次袭来。

之前,周侑子是强撑着,没有表现出来,现在整个人都带着全身上下的冷汗。

周侑子剖腹产以后,产后宫缩带着下腹部剧烈的疼痛,一阵儿一阵儿的疼痛。

周侑子整个人都蜷缩在病床上,小脸苍白,额头上刘海都被冷汗打湿了。

霍流吟送走周建东沈玉兰,以及左青和霍启。

沈玉兰倒是对霍流吟很放心,只是稍微嘱咐了几句,“晚饭让侑子吃清淡点,千万别惯着她这些臭毛病。”

周建东重重的咳嗽几声,略带不满的看着沈玉兰,“差不多得了,实在不行,你留在医院陪侑子好了。”

霍流吟看着周建东虽然心里是挂念侑子的,但面上表现的总是满不在乎,真是一对别扭的父女。

“妈,”霍流吟急忙接过话茬,不想沈玉兰和周建东吵嘴拌架,“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陪床了,我保证照顾好侑子。”

虽然对于霍流吟,沈玉兰是一百二十个放心,但是还是总想嘱咐两句。

周建东虽说对霍流吟一直喜欢不起来,但是对于周侑子,霍流吟一直都是十分上心,细心的让他都很满意。

周建东丝毫不想理会霍流吟,只是对着司机说道,“开车,回家。”

沈玉兰是知道周建东倔脾气的,只是对着霍流吟歉意的一笑。对于霍流吟,沈玉兰可是满意的不行,都说当妈的会担心女儿找不到一个好人家,但是霍流吟真是让沈玉兰喜欢的不行。即便是世家子弟,但身上一丝纨绔都没有,完全是一幅清贵的样子。要非说身上有什么让沈玉兰不满意的,也就是脾气太过倔强,这一点倒是和周建东蛮相似的。

周建东的举动倒是不出沈玉兰的意料,周建东本就不喜欢霍流吟,这次周侑子生孩子,情况那么危急。周建东就是迁怒于霍流吟,这下侑子还昏迷了两天,刚醒过来,周建东更是心疼的不行。之前虽说周建东也不同意霍流吟和周侑子的婚事,但是周侑子铁了心要嫁给霍流吟,他也拦不住,再加上周侑子怀了孩子,周建东无奈,也就只能同意了。这次周侑子生孩子,周建东还是很担心的。这个人就是嘴硬啊!

沈玉兰只是悠悠的叹了口气,眼角含笑看着一旁别扭的周建东。

周建东扭头看着一脸促狭的沈玉兰,没好气的说道,“你笑什么?”

“哎呀,我就是奇怪,这个当妈的和当爸的心思就是不一样,当妈的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这个当爸的,怎么就那么不喜欢女婿呢?”沈玉兰旁敲侧击的说道,眼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周建东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丝尴尬,只能用拳头抵住唇边,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平常也没见你话那么多,今天话怎么那么多?”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