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的夫妇交换完整版

李福贵才刚离开,武植便立即转入屋内,顺手抓起松木棍,锁好门后,大步往街头行去。

说起来这屠三刀,也实在太过狂妄,竟公开扬言要他自断一腿,还要拿五十两银子,跪着爬上门去磕头谢罪。

这口气或许原先的武大郎能忍,但现在的武植,绝不能忍!

毕竟屠三刀当时是公开放话,在清河镇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无论什么风言风语,很快就能从街头传到巷尾。

若这次武植忍了,非但屠三刀会欺上门,就连整个清河镇之人,也会更加的瞧他不起。

所以这次,武植不能退缩!

即便屠三刀不好对付,他也要让整个清河镇的人都知道,他武植,绝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

看到武植手握木棍,一脸怒气冲冲的模样,街道两旁之人,瞬间就炸开了锅。

“武大郎这矮冬瓜想要作甚,他该不会真要和屠三刀斗狠吧?”

“看这样子还有假?这矮冬瓜估计脑子进水,就他还想和屠三刀斗?”

“真不敢想象,武大郎竟要单挑屠三刀!”周围之人指指点点,望向武植的眼神,就如看猴子耍戏,充满了戏谑蔑视。

武植听着,面不改色,也不说话,只是握着木棍的手,越发的紧了。

夕阳斜照,将他短小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他背对着如血残阳,在众人簇拥下,径往街头屠三刀的肉铺而来。

肉铺就在桥头转弯底下,屠三刀就在自己的肉铺里整理东西,他身形魁梧,腰圆体壮,光着膀子,浑身肥肉就在走动间不停滚动。

本来屠三刀心情非常好,因为前几天去大名府,他已经看好铺面,就连价格都谈好了,就等这边事情交接,就举家搬到大名府去。

虽然也还是做卖猪肉的勾当,但大名府富贵人家多,大官人也多,买得起猪肉的人自然就更多。

所以到大名府开肉铺,当然要比在清河镇这个巴掌大的地方赚钱。

只是等屠三刀回到家,就听说自己弟弟,被人打断腿成了残废,当场大怒。

当他听说打断麻三腿的人是武大郎时,屠三刀先是以为家人在和他开玩笑,然后是不敢相信,最后才是暴跳如雷。

就武大郎这矮冬瓜,竟也敢废了他弟弟的腿,这还得了?

所以屠三刀甚至顾不上吃晚饭,当场就放出话,并叫隔壁卖五金杂货店小二李福贵帮忙传话。

他当然不怕武大郎拒绝自己的要求,甚至一点都不担心武大郎不敢不上门磕头赔礼谢罪,事实上刚才李福贵也回来了,说武大郎等会就会上门来。

武植确实是来了,不过却和屠三刀原先料想的完全不同。

屠三刀本来想,这个矮冬瓜必定是先断了自己一条腿,爬过整条大街,然后像条死狗般跪在肉铺门口,捧着五十两银子,求自己原谅他。

但是现在,武植却宛如标枪似的,立在他的肉铺门口,非但没有下跪求饶,甚至手上还握着跳棒子。

屠三刀抬头见了,怒气瞬间如火山喷发,再也抑制不住,他一把丢掉活计,顺手抓了把剔骨刀,跃了出来。

“武大郎你个矮杀才,打断俺弟麻三腿不说,竟敢不听俺的吩咐,上门磕头认错,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屠三刀怒不可遏,钢牙咬得嘎嘣作响,浑身肥肉更是因气愤不停的上下颤动。

武植将木棍横至胸前,冷哼道:“你弟麻三,欺男霸女为非作歹,老子断他一腿,那是他罪有应得,你若明辨是非,便暂且罢了,若想欺负到俺头上来,便奉陪到底!”

“放你娘的狗屁,在清河镇上这地面上,还从来没人敢惹我屠三刀,更何况是你这三寸鸟人,今日老子非弄死你不可!”屠三刀满脸煞气。

“既如此,那便来,俺若怕你,不叫好汉!”武植争锋相对,即便身形相差巨大,他也浑然不惧。

武植的这种神情,看得周围之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禁在想,这武大郎到底哪里来的底气,竟敢和屠三刀当面叫板。

当然了,在场绝大多数人都不看好武植,一个三寸矮人,他们可不认为是七尺黑凛壮汉的对手。

等会只怕不出半晌的功夫,这武大郎就会像条死狗般被屠三刀打翻在地。

这边屠三刀抓着剔骨刀,大手一扬,挥刀扑杀而来。

普普通通的一刀,无甚招式,不过这家伙到底是杀猪佬,平日刀耍得多了,刀势极快,力量极猛,看得武植暗暗吃惊。

这屠三刀,虽不会拳脚功夫,但实力不可小觑。

武植即刻施展扑字诀,纵身飞扑,侧翻闪避,同时手中棍子一挑,使出破风棍法点挑式,直取对方小腹。

屠三刀连忙回刀,噔的一刀,砍向木棍。

剔骨刀立时撞开木棍,武植手腕虎口一麻,险些抓握不稳。

“好猛的刀,这牲口力量奇大,看来只可智取,不能力敌!”武植心惊不已。

屠三刀顺势一脚踢出,直踢武植小腹。

武植连忙就地一翻,扑闪开去。

屠三刀连连踏步,抢身上来,扬刀就要再次砍下。

便在此时,桥头上陡然传来一道威严冷喝声:“住手,给我住手!”

众人闻声,连忙转头,便看到张员外杵着龙头拐杖,急匆匆走下桥,朝这边赶将过来,身后还跟着王婆与管家,另外还有几名恶仆打手。

屠三刀本还想挥刀横砍,张员外见此,勃然喝道:“屠三刀你个泼才,没听到本员外的命令么,还不快给我住手!”

屠三刀听了,只好收了刀,怒问:“员外,今番这平白无故的,你阻我砍杀这武大郎,却是意欲为何?”

屠三刀想不通,据他的印象里,这武大郎和张员外,似乎并无甚交情吧,什么时候这矮冬瓜,攀上张员外这棵大树了?

武植初时也很疑惑,这老东西,竟有这般好心亲自前来救自己?

不过仔细想想,武植便明白了,张员外之所以出面调停,大概是不想误了五日后的婚事,确切的说,是不想耽误他自己的阴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