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三年后。

星际学院星。

因为常年征战,为了学生们的安全星际学院早已在两年前搬离了这里,这颗星球目前已经成为了一个军事要塞。

一架黑色的机甲缓缓驶向学院星的的停泊中心,不少人看到它的身影后都停下了脚步。

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一个人会驾驶这样一台机甲进行长途旅行,那就是前不久刚刚晋级为将星的路易斯大人。

路易斯大人年轻有为,据说今年还不到三十岁,在越是强大,寿命越是漫长的大星际时代,这样的年龄说是未成年也不为过。

他能在如此稚龄取得如此高的成就,除了自身实力出众以外,其契约向导司年先生,也功不可没。

司年,星际最为著名的植物学家,精神领域研究者。有传言说他富可敌国,星际学院和前皇室的战争就是他在其中掺了一脚,才使得本已露出颓势的星际学院反败为胜。他在网络上开设的各类课程到现在都还挂在网上,每天都有新的学子前来订阅。

而他让人敬佩的地方远不止这些,他对于向导的解放事业所作出的贡献,使得无数向导终于敢于公开自己的向导身份,可以说,联邦的建立,离不开他的不懈努力。

很多人甚至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司年,没有新型抑制剂,没有模拟向导散发的信息素所制成的小白片,现在的星际恐怕早就没有向导生存的“净土”了,而一旦彻底失去了向导,哨兵的毁灭还会远吗?

不过尽管大家很崇拜司年以及路易斯,但是真正见过他们的人却不多。尤其是近一两年,大概是因为局势趋于平稳的缘故,两人行事越来越低调,露面的机会也随之减少。

黑色机甲最终降落到了指定地点,出来的人果然就是路易斯本人。

路易斯出来后将机甲收了回来,不过机甲存放的地方并非通常情况下的空间钮,而是他手腕上的黑色石镯。

那是他和司年最开始结契的时候莫名其妙跑到他手上去的,当时他只是隐隐有些感觉,当他和司年的契约越来越牢固,他才慢慢探索到了石镯以及契约的奥秘。当然,即便是现在,他和司年也没能完全弄清楚所谓的契约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既然契约并没有恶意,反而一步一步帮助他们走到了现在。他们分析过契约的来历,也许是高等文明的产物,也许是未来人类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畸形发展所采取的措施,亦或者是某位“神灵”给予的恩赐不管怎样,确定了契约的帮助大于危害,他们不认为还有追根溯源的必要当然,源头无从追溯也是他们放弃探究的一个重要原因。

毕竟,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独特的黑色生物机甲一旦回归,略显呆板的石镯立仿若注入了生机似的鲜活起来。

路易斯看了看手上的石镯,也不知道是想起了心爱的机甲还是有机甲想起了心爱的人,表情看起来格外满足。

虽然目前局势已经稳定,但是后续工作仍旧十分繁杂,路易斯这个时候赶回来显然不是正常休假。

他这个时间回来,是因为听说司年已经有了联系家人的办法。为了能够第一时间见到“岳父岳母”以及“大舅哥”,路易斯不得不“披星戴月”地赶了回来。

当然,这个想法是绝对不能让司年知晓的,不然司年很有可能会暂停对他的专属“精神疏导服务”作为惩罚。

两人在其他人看来当然已经是正儿八经的情侣关系了,或者再深层次一点,说是恋人、伴侣、夫夫也不为过,不过司年这个人在感情方面稚嫩的要命,因此两人明明已经成为了全星际都知晓的有名一对,偏偏在路易斯看来两人还只是停留在“暧昧”阶段,最多不过是牵牵小手、亲亲小嘴,就好像始终有一层窗户纸没有被捅破一样。

路易斯虽然也有想过“加快步伐”,但是一想到司年可能会因此排斥,最终还是决定顺其自然。反正在其他人心目中,他们已经和恋人没什么两样,也不会有哪个不开眼地想要插足进来,从这一点来说,路易斯还是比较满意的。

司年已经接到了路易斯要回来的消息,更确切的说,是他邀请路易斯回来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让路易斯见一见自己家人的想法,就好像自己有了重要的人,就要让家人知道一样。

对于他这种心理,路易斯多多少少猜到了一些,因此回来的速度极为迅速,这倒是让司年没有想到。

想到即将见到司年的亲人,路易斯难得的感到了一丝紧张,他不断询问司年自己的衣着、外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让司年原本也有些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了下来。

“你很好。”司年嘴角勾出一个轻微的弧度,但是看在熟悉的人眼里,已经是极为愉悦的表情了。

路易斯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总算镇定了下来。

司年打开了石镯上的通讯功能,一个黑色屏幕顿时出现在两人面前。

不一会儿,屏幕上就出现了司年的家人。

他已经和家人联系过数次了,知道了司年的现状以及短时间内无法回家的情况,家人们从最初的激动到现在的释然。值得庆幸的是两个世界的时间并不对等,司年离开了这么多年,那个世界却仅仅只是过了几天而已。

也不知道契约是如何做到同步通讯的。

不过这种情况让双方心中都有了期盼,至少他们此生还有再见面的希望,不至于因为生命的短暂而完全失去可能。

司年的通讯装置上有那个世界的时间显示,所以他已经和那边约定了一个大概的时间,也正是因为如此,视频接通的时候家人都在。

司年看着父亲的笑容,母亲和奶奶微红的眼眶,爷爷强壮镇定的脸以及哥哥关切的眼神,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种种情感到了最后,却换成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他将身边的路易斯朝自己拉了拉,说道:“这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路易斯。”

路易斯向对面的那群人打了个招呼,说道:“你们好,我是司年的契约伙伴,路易斯。”

未来还很长,他有足够的时间融入到司年的生活中去。

未来还很长,他有足够的时间帮助司年寻找回家的路。

未来还很长,他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司年,即便是去往另一个世界。

未来还很长,但是他所有的未来都将和司年在一起,直到死亡将他们分离

亦或者,死亡也无法将他们分离

契约,真是一个美好的东西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