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晨皇国,晨乾十二年,静宁公主下嫁镇远候世子,天下同喜,着红一日。

皇帝,皇后还有贤妃目送着静宁公主的迎亲车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宫门口。

无颜只是默默地看完这一整场的典礼,时间过得快啊,晨皇静菲出嫁了,她无颜的屠杀要开始了呢,猎物们准备好了吗,她可是给了足够的时间了呐。

“公主,来钱来消息了,今夜子时。”果冬来禀报传递来的消息。

“还真怕他打退堂鼓呢。”无颜听到消息就满意了,二皇子还真是耐得住性子,皇帝召见晨皇无愧和宫孙疾那么频繁,现在才动。

“那也由不得他,箭已上弦。”熙熙在一旁地替无颜煮着宫内新进的松雪露,据说今年的收成极佳而且品质上乘。

“今年的松雪露不错啊。”无颜闻着空气中飘荡的茶香赞叹道。

“是啊。”熙熙点点头手上也没闲着,此时茶已三沸,她将二沸时盛出之沫饽浇烹茶的水与茶,茶汤煮好再均匀地斟入三个茶碗这种。

“熙熙姐姐煮茶就是厉害,就是太烫了。”果冬小心翼翼地接过茶碗,嗅了嗅,茶香扑鼻,就是她不爱喝茶。

“茶给你喝就是浪费。”熙熙接道。

“对啊,对啊。”果冬呼呼地吹着茶碗里滚烫的茶水。

无颜听着两个人拌嘴,脸上挂着笑容,子时啊,二皇子,你的噩梦要开始了哦。

二皇子端坐在坐在书房,桌上一壶酒,一个杯子,屏退了左右。

“二皇子,都准备就绪了。”蒙面的男子站在二皇子面前,等待着他的一声令下。

书房的门断断续续地敲了六下,二皇子默默地倒了一杯酒一口饮尽,放下酒杯,“刘执,我只信你,一定要赢。”

“是。”刘执得到了命令,转身离去。

晨都刚经过晨皇静菲大喜,马上就要血流成河了。

来钱一早就盯着二皇子了。

晨皇无愧和宫孙疾商量了之后,无颜和来钱带着人埋伏在了宫孙疾的家中,熙熙和果冬分别带着人,去了镇远侯府和靖侯府。

宫孙疾沉着脸,虽年过六旬但依旧健壮,与晨皇无愧坐在一起,气势明显压过了晨皇无愧这个皇子。

晨皇无愧刚收到无颜消息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无颜告诉他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他信无颜,但是始终无法安心,脸色也是沉重。

只有来钱和无颜,两人异常淡定。

无颜更是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宫孙疾,之前并没有真正地接触过宫孙疾,此刻大好时机。

宫孙府中的细作已经去报信了,这个时间,应该出发了吧,这么热闹的好戏,她怎么能错过,何况她还要跟这位宫孙疾大人好好讨论讨论这救命之恩涌泉相报的故事呢。

刘执出了二皇子府,就去了另一处宅子,里面浩浩荡荡的黑衣人一排一排,满满的一院子,刘执做了一个开始行动的手势,黑衣人立刻分队,分开冲向了晨都的各个府邸。

刘执带着的一对人人数最多,也是核心,地形早已观察好,还有细作给的详细消息,进入宫孙府犹如无人之境,一行人顺利地到达了宫孙疾的房门口。

一路上顺利得出奇,刘执望着宫孙疾的房门,心道不妙,但事已至此,他就不信,他带来都是死士,会敌不过宫孙疾的府兵吗。

“冲,一个活口不留!”刘执对着黑衣人大喊一声,一挥手中的刀,黑衣人便一股脑全部向四面八方冲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