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

这话他绝对不赞同,赤雷海蛟不是他招来的,而是玄泽,他充其量就是沾了一点因果而已。贺碧水连忙转移话题,“现在药怎么办?”外面有一头赤雷海蛟,实力与宁傅岩差不多,现在出去他们绝对讨不了好处,但是不出去他们就不能立刻回鲸岛。如果海初发现他们不见了,再联想到玄盛和玄泽的失踪,说不定会猜到与他们有关,虽说玄盛和玄泽是玄龟族的叛徒,但是没有哪个人得知自己的族人被杀死还会感激对方的。

“你以为我打不过赤雷海蛟?”宁傅岩一双闪烁着奇异光泽的黑色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贺碧水干笑一声,“绝对没有。”宁傅岩没有纠缠这个问题,他的空间和游小默的空间不一样,是不能移动的,所以只能等赤雷海蛟离开,不然就出去和他打一场。宁傅岩没有选择,他将玄泽拖到已经死去有一会的玄盛旁边。隔壁宿舍还想说什么,游君其突然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儿纸,你终于来看爹爹了,爹爹好想你啊!”喊完就朝贺碧水扑过来。贺碧水立刻躲开,这个为老不尊的都几万岁了,竟然学小孩撒娇。

游君其扑了个空,不过他没有失望,一双眼睛无辜的看着他。“儿纸”“停!你到底要做什么?”贺碧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想你了,你原谅爹爹好不好?”游君其期待的看着他。贺碧水实在想不出,想他跟原谅他有什么直接关系?这是准备将他的过错蒙混过关吗?想都别想!“不能!”贺碧水觉得,他这一世的母亲太吃亏了,那么年轻的一株嫩草竟然被一个几万岁的老牛给摘了。游君其伤心的看着他。贺碧水无视他走到宁傅岩身边,玄泽已经被他掐断最后一丝生机,为了不让他现出原形免得他的空间装不下,宁傅岩此刻正在用火炼化他的躯体。

当初那么嚣张的人,大言不惭的说要杀了他们的玄泽,此刻反而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杀掉四灵的帝王兽。贺碧水只希望通灵玄龟永远也不要发现是他们做的,他对玄龟族还是有好感的,何况他还有小萌物小乌龟。此时同时,在宁傅岩和贺碧水进入空间后,赤雷海蛟就赶到了,他确实发现通灵玄龟的气息,不过他没义务照顾玄龟族的后辈,所以他只停留一刻钟左右就离开了。

宁傅岩炼化的时间并不长,很快便提炼出三滴精血。四灵帝王兽和普通妖兽不一样,他们体内是没有内丹的,否则贺碧水就有一枚十一阶内丹了。宁傅岩没有急着激发体内的玄龟血脉,将精血装进瓶子后,立刻带着贺碧水离开空间,留着哀怨不已的游君其独自面对着一只巨型无头玄龟,他终于发现留在空间里并不能时常见到儿纸呀!离开空间后,两人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回鲸岛。

玄泽现出本体造成的影响对鲸岛的影响并不大,岛上的居民以为是涨潮之类的,而且贺碧水和玄泽没在鲸岛附近的海上打架,所以海初并没有发现。不过还是被他发现他们不在房间里。海初正要派人出来找的时候,贺碧水和宁傅岩刚好回到鲸岛了。双方在客栈的门口相遇。海初没有问他们去哪里,这种事情无所谓信任与不信任,只要他们人没有离开鲸岛就行了。贺碧水表示逛了几个时辰有点累,明着赶人。

海初也没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们明天早上玄龟族就要来人,让他们尽量待在客栈不要出去,就算有重要的事情,也尽量先通知他一声。贺碧水同意了。不过这位海初小朋友真是迟钝得可以。贺碧水有一种深深的为他的小乌龟的未来感到担忧,通灵玄龟看起来也不是个太平的种族,争权夺势果然到哪里都能看到,照这样下去,他的小乌龟还能平安的长大么?

晚上,贺碧水将小乌龟拿出来,伸出手指逗弄他的小脑袋,小乌龟小脑袋左摇右晃,最后忍无可忍用刚长牙的嘴巴咬住他的手指头。贺碧水抬起手,它死活不肯松口,笑过后,他忍不住叹气道:“小乌龟啊小乌龟,今晚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相处,明天开始你就要回玄龟族,到时你要乖乖的,还要努力变强,把族中的坏人统统都赶跑了。”“你跟他说这些做什么?等他回玄龟族,要不了多久就会把你忘了。”

宁傅岩听着他的话便不以为意的说道。“所以我才提前说。”贺碧水当然知道这一点,等他回去,说不定他的主人还会给他洗脑,把他们的记忆从他脑袋里洗去。“啊!”贺碧水想得入神,直到手指头传来一丝疼痛,他才发现小乌龟竟然咬破他的手指头?

宁傅岩立刻走过来,“怎么了?”贺碧水连忙将手指从小乌龟嘴里抽出来,一看果然被咬出个伤口,不过伤口流的血不多,好像被小乌龟当成好喝的东西吸走了。宁傅岩拿起他的手看了下,伤口并不深。

大概知道自己闯祸了,小乌龟将脑袋和四肢缩进龟壳里。贺碧水拿起龟壳摇了摇,这个小家伙还是挺机灵的。第二天,玄龟族果然来人了,他们是直接找到客栈来的,一共有三人,其中一个恰巧是贺碧水和宁傅岩认识的,正是玄明。玄明还是给游小默一种慢性子的感觉,尽管他这次没有掐着点过来,大概有同伴和他一起,不过玄明没有认出他们。

一进门,三人中唯一的长者立刻往房内看了看,目光急切,这次听说有可能是两个陌生人把小乌龟护送回来的,玄龟族几乎快吓破胆了。“敢问二位可是护送我曾孙子回来的人,他在哪里?”老者名唤玄宗,他是玄龟族的二长老,地位崇高,小乌龟正是他的曾孙子,之前听说莫景遇害且不知所踪,他老人家差点把一头白发都愁掉了。

贺碧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个老头竟然是小乌龟的曾祖父,真是意外!不过竟然知道小乌龟在他们这里,看来莫景很可能与他们联系上了,贺碧水把小乌龟从衣服里掏出来,不舍的递给他,“这就是你的曾孙子。”玄宗颤颤的接过手,不过当他看到小乌龟的模样时,表情不由得僵住了,这真是他的曾孙子?贺碧水眨眨眼。

宁傅岩在他耳边低语道:“你忘记把颜料擦掉了。”贺碧水:“”玄明抿唇一笑,小乌龟是不是玄龟族的后代其实一看就知道,同意血脉的族人是有感应的,只是让他意外的人,他们竟然给小乌龟涂颜色,不过这样确实比较保险。只是,他突然很好奇,他们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让莫景把小乌龟托付给他们,莫景不可能不知道小乌龟对玄龟族的重要性。

“这是怎么回事?”玄宗疑惑的说道,他已经将小乌龟龟壳上的颜料擦掉了,但是小乌龟却一直没动静,脑袋和四肢都缩在龟壳里,他原以为是因为龟壳的颜料才不肯出来。贺碧水讪讪的说道:“这个,他从昨天晚上就这样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