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女御多肉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法希村,村长屋内。

第二天的中午,那人在花儿的照顾下,再一次的清醒过来,见到花儿的连,很是安心的长舒一口气,小声喃喃着。

“果然,鬼什么的,做梦而已,不能当真,不能当真”

花儿眨了眨眼,不知该怎么接话,不过还好,这人有些自来熟的样子,很热情的招呼着花儿。

“小孩,我姓罗名楼,是一名火的魔法师,你家大人呢?”罗楼说着,挥舞右手在花儿眼前划过,火花在指尖一闪而逝,让花儿吓了一跳。

“哇”花儿惊呼着,对罗楼有些气鼓鼓的说道:“你这人,真讨厌,人家好心照顾你,你一醒来就拿火吓人家,人家找小九子收拾你去”

“哎,小孩,你等会,别走啊”

不顾身后怎麼呼喊,花儿脸上都是气鼓鼓的,身影不急不慢的消失在屋子里,罗楼这下有些傻眼了。

花儿出了房间,直奔魂九殇的小屋而去,村长和老林都在树林里布置陷阱,花儿现在也只能找得到魂九殇。

而魂九殇这个时候,还在家里呼呼大睡,昨天夜里,村长突然跑过来,霸占了魂九殇的床位,说是罗楼打呼噜,根本睡不着,于是魂九殇在村长的磨牙声中折磨了一宿,如今睡的正香。

花儿一路直奔而来,直接掀了魂九殇的被子,也不见魂九殇那迷惑的神色,坐在地上就是一阵嚎啕大哭。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魂九殇这下清醒了,坐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花儿越哭的声音越大,这才回过神来,跑下去安慰花儿这个小妹妹。

“不哭,乖,花儿是被谁欺负了嘛,哥哥我去帮你揍他,咱不哭好不好”

魂九殇笨手笨脚的安慰着,花儿却是一下子笑了出来:“小九子,你还以为我三岁小孩那”

见花儿笑了,魂九殇也安心了许多,挠着脸蛋说道:“这不没经验么,谁欺负咱家小花儿了?”

“哼”说起这个,花儿的嘴又撅起来,愤愤不平的说道:“还不是小九子你在树林里捡回的那人,人家好心照顾他,他道好,一醒过来就拿火吓唬人家,还差点烧了人家的头发”

“真的?不是花儿你恶作剧被人家教训了?”魂九殇将信将疑,花儿见魂九殇不信,小嘴一憋,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

“是真的啦,那人,一醒,就拿火撩我,呜呜呜”

花儿哭的伤心,魂九殇火气一下子就涨上来,一副也不顾穿,赤脚,光膀,穿着一件大裤衩便夺门而出,花儿眼带泪花的眨眨眼睛,在后面跟了上去。

刚到村长门前,魂九殇便看到那个,昨日从树林中背回的人,想起花儿哭的样子,当下也不顾那人有伤,高高跳起,便是一拳砸向那人头顶。

罗楼脸色一变,嘴里高声呼着误会,右手高举,一道透明的圆片阻隔在两人之间,在魂九殇的重拳之下,瞬间不满道道裂痕。

“壮士,这位壮士,误会,真是误会”趁着魂九殇落地的空档,罗楼抓紧解释着,魂九殇瞪着眼睛:“那你没谁闲的,用火烧我妹妹头发做什么”

“我那就开一玩笑,玩笑懂么”魂九殇脸色更黑了:“那就是有了”

又是一拳,那圆片发出一阵玻璃的破碎声,化作道道碎片,罗楼的脸也一瞬变成猪肝色,不敢去直视魂九殇的表情,转身便要逃跑。

无奈身体有伤的情况下,罗楼转身刚做一般,伤口便传来来阵阵刺痛,动一慢,被魂九殇从后面扑上,按在地面,右拳被再次举起。

“壮士,好汉,大哥,真是误会,您千万别激动啊”罗楼的脸色不太好,望着魂九殇那不大的拳头满面惊恐,生怕下一秒就砸爆自己的脑袋。

“小九,你这是做什么,还不下来!”

魂九殇一愣,扭头看去,是林中归来的村长,身后是老林和花儿,冷哼一声,便松开罗楼的衣领,转身而去。

“呼”罗楼长呼口气,从地上站起来,迎着村长走去,那满头银发的面容既是如此可爱。

“这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孩子生性顽劣,还忘见谅”村长拱手道,却是行了个很是规矩的礼仪,花儿躲在老林身后,想要去找小九子。

“您多礼了,我姓罗名楼,可以使用火的魔法,还没谢谢您把我从森林里救出来”罗楼扫了扫身上的泥泞,同样回礼,还没村长标准。

“呵呵,把你从森林背回来的,可不是我”村长笑着,指了指一旁偷听的魂九殇,罗楼脸色一僵,村长摇摇手邀请罗楼进屋。

“好吧,罗大人我大人有大量,不算在乎你那几拳”悄悄擦了把汗,罗楼跟着村长转身回了屋子,一同进去的还有老林,至于花儿,早就跑去找小九子了。

“那么,罗先生,不知是被何种动物袭击,可否讲解一二?”一落座,村长就迫不及待的发问,一上午的时间,村民完全没有发现任何猛兽的行踪,反倒是让人隐隐不安。

“额,您不知道么?”罗楼一愣:“我还以为,是您这里的特产呢”

“实属抱歉,您的伤口,我等实在认不出,是什么猛兽”村长摇头道,从罗楼的神色足以看出,罗楼本人对这种猛兽也不知情。

“好吧,那日我从辉日城出发,一路向东,翻山越河,进到这篇森林,行走三日后,忽闻林中有孩童的哭叫声”

“不可能”老林断定,重复道:“绝对不可能,村落在这森林延续数百年,早已将周边探索,别说其他村落,就连活人都未曾见过,怎会有孩童哭叫”

“您听我说完”罗楼脸色有些苦涩:“要是,当日我也这么想,或许也不会出这样一档子事了,我寻着哭声,进了竹林,孩童未寻到,却寻得满地野兽骸骨”

村长细微思量后道:“此处竹林却有一出,但却无任何体型庞大的动物,更没有掠食者的存在,这骸骨又从何而来?”

“自是伤我那畜生的口粮”罗楼苦笑着,右手扶上胸口至今还心有余悸:“那畜生,浑身漆黑,一身毛发又长又粗,比起箭矢还要坚硬几分,虽说像狗,但嘴却无凸起,头生独角,这伤口,便是那畜生的毛发,从身后射出,贯穿而制”

村长把目光望向老林,入目的也是与自己同样困惑的表情,在此处延续百年,却总为有记载过这样一种猛兽。

“那畜生凶恶,竹林骸骨已堆起小山高,还想吃我,嘴里的尖啸,却如同婴儿哭喊,要不是您家孩子背我回来,怕也见不到今日的太阳了”

“罗先生,不知您的魔法可否伤那凶兽?”村长如此问道,迎来的是罗楼那更深的苦笑:“若是能伤那凶兽,我也不会逃窜的如此狼狈”

“魔法在哪凶兽面前,如同烟火一般,当个乐子看,伤不得分号,又或者,那凶兽对火免疫”

老林眉头紧锁,心中不断思量着,究竟是何种猛兽,即如此凶残,法希村自安家落户已三百多年,从未有记载有过如此猛兽。

要么,是迁移来的,要么,是藏于某地刚刚苏醒。

不论是何种原因,这猛兽对法希村的危害已是前所未有,村长细细思量一番后,终于下了一个决定,抬起头注视着老林。

“老林,通知下村里,明日一早,我们搬家,三日,不,两日之内我们要远离此处”

“能带的都带上,不能戴的就留下,我们吃食足够,爷们们打猎也都是好手,饿不死我们”

“叫上小九,我们去找新家在何处落户”

老林重重的点头:“好嘞”便大步而去,在这种说不清的威胁中,躲得远远的才是最好的办法。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