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距离季勋手术后早就已经超过了48小时了,可是季勋还没有醒过来,最权威的医生也判定了季勋醒过来的几率微乎其微。

季勋,可能一辈子就只能躺在那里,直至死亡了。

知道了季沫就是害得季勋变成这样的凶手,唐雅真的很恨季沫,恨不得杀了她。

这些年,她也是有眼看着的,季勋为了这个妹妹,操c了多少心?可是季沫回报季勋的又是什么?

季沫就用一颗子弹回报了最疼爱她的人,真的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

唐雅不能亲手杀了季沫,但她还是忍不住亲自来警局看季沫,把自己的所有怨气都发泄在她身上,把所有难听的话,都往季沫身上砸。

可是,说了之后又能改变什么?

什么也不能改变,季勋还是那样,躺在医院里,一动不动。

从警局离开后,唐雅回家收拾了一下,然后给季勋办转院手续,她决定要带季勋离开华夏,回去他们以前生活的地方。

以前她昏迷不醒的时候,是季勋不放弃,精心照顾着她,她才有机会醒过来的。

所以,这次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来告诉她,季勋是醒不过来的,她也不会放弃的,就算他真的醒不过来,她也愿意照顾季勋一辈子。

她,早就离不开季勋了。

而季沫开木仓故意伤人的案件,在不久后就开庭了,人证物证确凿,犯人也认罪了,没有多费劲,这件案子就判好了。

因为季勋伤势严重,受害者家属要求严惩,即使季沫认罪态度良好,还是被判了二十五年。

季勋出事,让季沫心里内疚得恨不得躺在医院里的人是自己,她心如死灰,判多久,对她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

案件结了之后,毫无意外,季沫被送进了女子监狱。

狱警把季沫领到指定牢房后,让她进去,便离开了。

监狱里,有各型各色的人,但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点,欺软怕硬。见有新人进来了,监狱里的大姐头都盯上季沫了。

季沫虽然高傲,但此时此刻她已经强硬不起来,完全焉了。她清楚地知道,一旦闹起来,吃亏的只是自己。

然而这并不是季沫退让,麻烦就会远离她的。

进来的女犯人,大多长相普通,甚至有几个还长得挺凶狠的。

季沫脸上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曾经的美貌也恢复了七八成,足以艳压全场了。

突然间跑来了一个貌美如花的人,着实让某些人看得碍眼。

平常互相看不对眼的两个大姐头互相抛去一个眼色,达成共识。

两人带着好几个跟班,一同将季沫围了起来。

季沫眼里带着惊恐,一步步地往后退,声音带着明显的颤巍:“你、你们想干什么!”

脸上带着一道疤痕,长得高大壮实的大姐头嘴角勾了勾,伸手勾起了季沫的下巴,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脸,随后,她啧了一声,感叹道:“这脸蛋,进来这里真是可惜了。”

另一个长得瘦瘦弱弱,却一脸阴郁的大姐头也跟着幽幽地开口,“就跟跑进了狼群里的小白兔一样。”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