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了牛鞭晚上会硬

夭夭抬眼看他,精致的眉眼透着澹澹的宁和,即便她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只因这张为她而绽放的笑颜,她也能重新活过精神来。“王爷,今日的事您都见到了么?”

尉迟云臻颔首说是,“你怪我没有给你撑腰么?”

夭夭倏然一笑,道:“这等女人之间的嘴仗您凑什么热闹,自然是清清静静地站一旁看着便好,我又吃不了亏去。”

尉迟云臻突然醒悟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祭拜的祭品镪冥都备下了,昨晚让兜率寺的和尚连夜诵经超度,今儿一并给你娘亲烧去。”

夭夭含笑道:“您办事真周到。”

他缓缓道:“这阵子好好陪陪你,但凡能替你周全的,便都周全了。”

夭夭趁势躲进他怀里,扬起璀璨的眼眸,道:“您过阵子有差事要忙活了么?”

“懒散了这么多年,也该好好想想前程生计了。”尉迟云臻说得很不经意,可眼神却泛起层层涟漪,他活了二十多年,深知宫廷生涯不争而争,即便他退居三线,也会被人冠别有用心的帽子,倒不如切切实实地为将来筹谋。

夭夭深以为然,尉迟云臻的这番醒悟,居然有种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况味。“那是的,一朝天子一朝臣,您是该好好想想了。”

他徐徐抚了抚夭夭的肩膀,这回来兜率寺也算是来得其所,要不是夭夭求了二十九签,他还不至于下定决心。司天台的批命,兜率寺的签,传说的祥瑞之命,非顾夭夭莫属了。他若不称帝,如何给她肩的凤位?

顾氏陵园觅得位置颇佳,坐南朝北,枕山靠水,是一处绝佳的阴地。夭夭在陵园里逛了一圈,在最旮沓的角落里看到了聂绣云的墓碑,半截心凉。“娘亲生前不被人待见,死后落葬的地方倒也是隐蔽。”

他并肩站在夭夭身畔,轻言缓语劝慰道:“夭夭,你娘亲在天有灵,必定会感念你的一片孝心。”

夭夭转过脸颔首,大道理她都懂,只不过一时离愁别绪泛起了心的愁苦。跪在聂绣云墓碑前,黄纸沾了火,一张张给她烧纸钱,盼着她买通了冥官在底下能过富足的日子。

冥币在火舌吞噬幻化成了纷飞的灰蝶,一簇簇随风飞起,又迎着一阵风被无情地吹成了齑粉。尉迟云臻看她跪着烧纸钱,那孱弱的小模样在风吹拂,心顿感凄怆,不禁蹲下身,按了下夭夭的肩膀,轻声道:“我陪你烧。”

夭夭感激地颔首,分了些给他,抬头看漫天纷乱的灰烬,道:“王爷,您说我娘亲会不会收到呀?”

尉迟云臻肯定道:“会的。这些钱够她在下面买房买地了,再买些奴婢伺候着。”

有些话是有劝慰人心的魔力,让听者心有寄托,夭夭听了满意道:“那好。”

夭夭低头看洒在地的冥币如落叶枯败,那一脉脉的萧条场景,看在眼里甚是荒凉。他扶着夭夭的肩膀,怕她如枯叶般被折断了腰肢,再也恢复不过力气来。(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