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迹遮韩国漫画免费天天漫画

李飞凤万万没想到,她们精心策划的好戏还没开场,就已经收锣了。www.wenxue6.com

去肖妍家买衣服的女人确实是为了去一场宴会,去的江城地产商的大宴会。

这人本来就是某个小老板的小三儿,跟李飞凤她们是一伙的,小老板要带她出来撑场面。

但是偏偏她把之前面衣服都抵光去还麻将债,所以才去肖妍的店买二手。

也有顺势诈几套衣服穿穿的意思。

本来嘛,肖妍店里的衣服就不有发票,刚好李飞凤又要弄她,这就再方便不过了,她想着自己先才宴会穿一晚上,第二天就去买几件高仿去退货,自己拿了衣服,还可以让肖妍赔点款子,顺便还能搞坏她的名声,一举多得。

结果在宴会上她却看到了早上这二手店的老板!

二手店的老板还穿的最新t台款的裙子,身旁是今年的地产新贵,年中刚拿下市中心的一块地。

要知道在寸土寸金的江城,能拿下市中心的地是多么的不容易,虽说做地产这行的,谁还没拿地的几个钱?这拼的可不止银子,关键是上头得有人!

所以这个年轻又帅气的地产新贵,此刻更是意气风发,可当他回过头看旁边的女子时,却又是一脸温柔。

小三震惊了,然后她的”亲爱的”还牵着她走过去打招呼,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李诗颖是失心疯了么!就她那身份地位还想着教训人家这样的人物,做她的春秋大梦去!

她强撑着跟人打招呼,说着自己都不知道的赞美的话,人家肖妍还没拆穿她身上穿的是自家店里买的二手货。

她想到早上还在店里给人家甩脸,也不知道待会儿会不会跟旁边的年轻男人说长道短,影响自己家这位在地产界的发展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晚,小三儿第二天一早就跑到自己朋友的店里去骂人。

”你们搞清楚这李诗颖是个什么货色没有?!”小三儿一脸的扭曲,”就一农村来的!果儿我跟你这么说吧!咱们几个就算做三儿,也不是职业三儿不是?咱们有自己的工作,不懂的咱们还会去学不是?”

凌果找的这店位置不太好,正午的时候太阳会晒进来,而旁边的树又遮不去江城盛夏的烈日。

这会儿凌果正准备把沙发往里挪呢,没挪完就被自己朋友喷了一脸,站那里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

凌果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你是说李思颖?”

“李什么诗颖!”小三发火了,“以为取个洋气点的名字就是城里人了是吧!她原名叫李飞凤!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一个土包子!你别让她拖了咱们的后腿!让大家以为咱们这一群人都是农村里出来的!赶紧把她清出去,还跟她开店,你心真大!”

被她这么一说,凌果也懵了,她没想到李飞凤还是这么个来历,一时也拿不了主意,慌里慌张地拿出电话:“你坐会儿,我先跟小梨说一声,咱们得商量一下对策。”

小三儿知道这回为难凌果也没啥好处,就在那张被拖得七斜八歪在沙发上坐下来,喝着桌子边上的水解气。

凌果拿着电话走到店外边跟杨雨梨嘀嘀咕咕了一阵子,走进来跟小三儿说:“赶紧的啊,咱们把这些账目清了,跟招商的人说好下个月开始就不租了,你找个人来搬东西,快点儿,趁着李诗颖没回来。”

小三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手脚这么快?!你们不是交了年租吗?能说走就走?这李诗颖啥时候回来呀?”

林果急轰轰的往包里扔东西,又拿了一个大纸袋往里边丢了几双鞋子。这些都是她当初为了撑场面,拿自己的私人东西出来用的,现在要走人了,东西当然得清一清。

“李诗颖今天晚上才回来,她白天不知道干嘛去了,麻利点儿别磨蹭了!小梨说咱们得先走,咱这不是交年租,交的月租。这儿位置不好,当初硬是让人给谈下来,不过生意一直不好,也不知道是风水不好还是咋的,算了算了,咱边收拾边说。”凌果没有了一开始的淡定,往小三手里塞了一个纸袋,“你也帮忙收拾着点,看上什么就先拿了再说!其实我早就想走了,我家那位也是做地产的,别在不知道的地方得罪了人,那我以后变得日子可没指望啦!”

不过一阵子工夫,两个女人就把店里值钱的衣服都扒了个干净,匆匆忙忙地锁了店门,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南岸路,招手截了一辆计程车就扬长而去。

晚上李飞凤过到店里的时候,看见店里一片漆黑,开门进去衣服乱的一地都是,还以为遭贼了,还报了警。

直到第二天她才知道,自己被合伙人给甩了。

肖妍直到很后来才知道这么一回事,这还是从另外一个同乡的口里才知道的。

“你不知道啊,她那个时候可倒霉了!钱没了,后来好像又被人家追债还是什么来着?就躲回村里,我们才知道她回来了。她那个寡妇妈又找了一个人,那家里也容不下她多久……听说她妈找的那个男人对她手脚不干不净的,家里鸡飞狗跳了好一阵子呢!”一个妇女模样的女人,坐在肖妍的大白长沙发上,不自在的往角落挪了挪。

肖妍在本子上记下中年妇女给她的账户号码和名字,说:“娇婶你给我的账号我记下了,家里修路是大事,回头我得跟奶奶商量得捐多少钱。说好了,我就给这个账户上面打钱,到时候会出流水单,有凭证给你们。”

中年妇女连声应好:“好勒!我就说妍子是个好女孩!心地善良,这注定是要飞黄腾达的人!你看你现在这么漂亮的店,在江城这种大城市开着,气派呀!”

肖妍笑笑。没说话,这个中的苦头,谁又知道呢?不过她觉着也没必要跟人家吐那么多的苦水,就没提。

娇婶看着肖妍现在模样也好了,人脾气也好,想了想就问:“妍子啊,你家的债都还完了吗?”

娇婶是看着自己长大的,肖妍也听出了这话里的关心,她就笑着说:“劳娇婶挂心,按我算的都还完了。就是不知道石鑫那边的数是不是已经清了,可能还有我不知道的尾数。”

谁知道娇婶一摆手说:“照我说,还没还完,都别还了!你还不知道吧?石鑫他出事了啦!大事儿!”

娇婶一看肖妍迷茫的表情,就知道她不知情,她拿出在村子里惯常讨论八卦的口吻说:”你不在村子里不知道,石鑫去年开始就被人忽悠了信个什么什么教。”

说到这里肖妍总算有点跟上节奏了,补充:”基督教?”她记得某次给石鑫打电话的时候石鑫就游说过她。

娇婶惊喜地点头:”哎!对对对!就是基督教!”

肖妍直觉这事不简单,本来准备去挑几套衣服给娇婶,人都站起来了,听到这里她就坐了下来。

娇婶接着说:”那教不是什么好东西,专骗有钱人入教,骗他们钱,后来出了人命,上面派人下来给一窝端了,石鑫也就进去了!”

娇婶把手掌当惊堂木使,重重地一拍,把肖妍吓得跳了跳!

”又进去了?”肖妍瞪大了眼睛,”他年轻的时候听说进去过一次了吧?”

娇婶撇撇嘴:”可不是?”她伸出食指指着天花板,”咱们做的事,老天爷都在看着呢!”她放下手,拉着肖妍的手,说,”咱们村子里好几个欠着石鑫款子的,都把钱拿来盖房子了,就你实心眼!”

肖妍笑:”没事儿,还完了心不虚。”

赵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跟自己孙女的反应几乎一样。

”别听阿娇胡说,咱们做事对得起自己良心!”她对着镜子把头发梳整齐,”烧猪都送过去你大伯父那边了吧?”

肖妍替奶奶整理好领子:”送过去了,咱们现在出发,时间松着呢。”

赵芬最后还是抹抹头发:”今儿你大伯父公司开业第一天,这主要是等你呢,咱们一起切烧猪!没你就没他肖志成这一天,咱们早点儿去也好。”

肖妍对着镜子抿抿唇,确认唇膏没抹过边,最后换上鞋:”成了,走吧奶奶!”

在去往儿子公司的路上,赵芬看着江城路边两旁的树,感叹:”这条路的树都长起来了,真快。”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安心感,儿子孙女都有着落了,”早些日子听说陈来娣跟那个炒菜的又散了,说是炒菜的打好,跑来找你大伯父,让你勤姨给赶跑了。”

肖妍光是相那画面就想笑:”勤姨是个讲理的,慢条斯里说话,陈来娣对着她估计得被她逼疯。让勤姨照顾大伯父,您也放心。”

赵芬叹了声:”可不是,你勤姨啊,可比陈来娣强多了!”她对这个新儿媳妇十分喜欢,样子秀气,脾气好,书香门第,是个有教养的,”现在兴才也被训老实了,你大伯父把他扔工地去,说是先历练几年再说,他也不敢吭声。”

肖妍拉着奶奶的手,轻轻地拍拍她的手背:”奶奶,放心吧。”

赵芬睨了肖妍一眼:”还有件事儿我不放心,你跟杰子的事儿啥时候定下来?你看人家对你这么用心,好歹表示表示,做奶奶的不不知道你?你是嫌人家小?人家本事可大多了!”

肖妍苦笑,她就知道会扯到这个,幸好大伯父的公司到了,她赶紧转移话题。

门口已经围了一圈人,肖志成一身剪裁讲究的西装,笑着走过来迎她们。

肖妍绕到车尾箱去拿礼物,那里已经站着个笑意盈盈面容温柔的男孩等着她。

张家杰替她把东西拿出来,单手拿着,另一手朝她伸出去:”走吧,不是说好了今天让奶奶惊喜一下的么?”他是早就想说了,就是肖妍不让。

就见肖妍脸上露出个顽皮的笑容,背着手绕过他向前走去。

张家杰心里一空,下一秒,肖妍又是回过头朝他笑了笑。

他心跳蓦地加快,快步走上去,长手一伸就把人搂在怀里。

幸福都是靠自己争取的。

梳妆台前,谢冰岚在仔细地替肖妍整理好婚纱,边跟她说宾客情况:“同学里面就徐小瑶没来。”

贾玲玲呸了声:“她哪有脸来!”

谢冰岚笑:“那是,听说她那舅舅被双规了,庄一航在躲着她呢!”

肖妍只是摇着头笑。

贾玲玲觉得很解气:“这对狗男女活该!”

谢冰岚推推李筱梧:“筱梧去顶着门,咱们开条缝招呼招呼新郎和他的兄弟们,链子锁好,你顶着不怕撞脱。”

新娘子的房门开了一条门缝,张家杰连同一班兄弟眼里精光一闪,全体戒备,准备用武力把房门撞开。

他们正卷着袖子,只听里面传出响亮整齐的声音:“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

张家杰离门最近,当下就爽快地说:“行,我写支票给你们行吗了吧?”于是他干脆利落地掏出支票本,飞快地下写一串数字从门缝塞进去

“筱梧稳住!继续顶着门!别让他们趁机乱了咱们阵脚。”贾玲玲接过,“别是空头支票……”

她定晴一看,果然没写名字,她笑得特别奸诈地回头对肖妍说:“你老公这个养不熟的,今天我就不放你出去了,你就从了我吧~”

谢冰岚和陆春雨护着肖妍,谢冰岚指着李筱梧说:“你别添乱,赶紧帮筱梧顶着门,虽然她一个顶仨,可也不能这么欺负人不是。”

李筱梧:“……”你们全都欺负人!她不要做顶门的,她想吃东西啊啊啊啊啊啊!!!

贾玲玲赶紧钻到房间间另一边去开冰箱,把一盘冻好的雪条拉出来,再跑回门边从打开的门缝塞出去,门被一条铁链子带着,他们撞不开,链子尽头有一把锁锁着。

贾玲玲掏出手机,笑得见牙不见眼:“别说姐姐没照顾你们啊,开链子的钥匙在雪条里边,你们吃完了就能拿到钥匙!不准摔碎的啊,姐姐们在这儿看着你呢!”

肖妍就听到外头哀嚎一片,接着就听到张家杰的声音:“兄弟们,拼了!”

接着就是嘴里含着东西的吼叫。

谢冰岚笑得肚子痛:“哎呀哎呀太惨了!这数九寒天的!”

说是这么说,几个女孩子却是一窝蜂地挤在门缝边围观一众兄弟吃雪条。

李筱梧也不顶着门了,反正刚才只是怕他们把链子撞脱,现在他们忙着吃雪条就不怕啦,于是也欢快地加入了围观的行列。

张家杰一行人好不容易哆嗦着吃完,陆春雨又照着手里那张“过关斩将接新娘计划”念:“新郎伴郎跳五分钟贴身舞。”

张嘉骏顿时都要哭了,张家杰接人心切,一把拉过自己堂弟就装模作样地扭了起来,边扭边朝房间里喊:“老婆我爱你!”

姐妹团这边一片尖叫,兄弟全都别开了脸,这太没出息了,注定是怕老婆的命啊!

贴身舞跳完,张家杰也几乎虚脱了,谢冰岚发话:“集体唱《忐忑》。”

外边又是一阵完全跑调的鬼叫,把姐妹团乐和全都捂着肚子笑。

肖妍最难受,快笑出眼泪了,又怕糊了妆,端得脸都酸了。

张家杰那边让人赶紧去把在楼下处理其他事的奶奶找过来。

赵芬果断拍门:“别错过了吉时,赶紧开门!”

姐妹团不敌赵芬的气势,只能意犹未尽地开门。

张家杰终于看到了规规矩矩坐在梳妆台边,妆容甜美,一袭抹胸鱼尾婚纱的新娘子。

这一刻,全世界都安静了,他被人推一推,失了魂似地朝她走过去,看她红着脸微笑地挽上他的手。

他说:“老婆,我来了!”

她挽着他的手收了收紧:“嗯,我等你很久了。”

终于,等到了你。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到这里就完结啦!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谢谢maxtristan童鞋,奥tm童鞋,流光逆逝童鞋的雷,谢谢含儿的留评支持,谢谢所有把这个故事看完的你们!

谢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