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工漫画里库番本翼乌

>“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

李修缘一想到王大仙的伤势,怒从心中起,但是也知道不能做的太过,犹豫之后,只得如此开口

“你真的打算放过我?”

李修缘此话出口,张志东内心松了一口气,还真怕李修缘是个疯子,要是他真的不顾宗门的规矩出手,自己拿他也没有办法,何况此刻看见他腰间的监察令,心中更是后怕,据说监察使对于违反宗规的弟子,是有处置的权力。

“我说了,可以放过你,不过,愿不愿意走,决定权在你。”

李修缘别有深意的一笑,顿时让后者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面露疑惑。

“你什么意思?”

疑惑中,张志东开口,特别是看见李修缘嘴角的戏谑的笑容,心中的不安更是增大了几分,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知道的,我们外们资源匮乏,修行起来极为不易,王大仙原本资质上佳,又身负数品灵根,乃是百年不遇的修道奇才,我们外们执事都对他称赞有加,可是因为你这一次出手,恐怕要养伤半年了,在这竞争激烈的外门,半年不能修行对于天才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所以你要是能够出点灵石或者丹药什么的帮助王大仙养伤,他一定感激不尽。”

李修缘侃侃而谈,就这么放过张志东,他始终感觉不划算,此刻说的天花乱坠,似真的王大仙乃是一个修道奇才,特别是说到后面的时候,一脸惋惜,痛心疾首,还努力的挤出几滴眼泪,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关小飞一开始并不知道李修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听闻此话,顿时面色古怪,王大仙在外门懒惰乃是众所周知,更别提什么修炼了,什么修道奇才,纯属无中生有,至于执事经常提起他倒是没错,不过称赞就算了,斥责倒是不少。

“可是......我听说王大仙......”

张志东欲哭无泪,终于明白了李修缘的意图,就是想从自己身上捞点好处,此刻看见李修缘嘴角人畜无害的笑容,悲从心中起,特别是外门那些人,在李修缘开口之后,露出的诧异与看着自己被宰流露出的幸灾乐祸,心中愈加苦涩。

有心想要争辩,话说到一半,突然感觉到周身寒意弥漫,此刻看去,李修缘虽然嘴角挂着笑容,但是眼中的冷意蓦然增加,立刻改口道:“应该的......应该的......”

“这才对嘛!”

李修缘眼中寒意一闪而逝,又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笑眯眯的拍了拍张志东的肩膀,看起来就像是多年不见的好友。

“既然大家都是同门,我也不会做的太过,毕竟我迟早都要进入内门,大家以后免不了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嘛!”

李修缘笑眯眯的开口,这笑容落到张志东的眼里,忍不住浑身一颤,内心一紧,他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李修缘的笑容了。

“那你说,给多少?”

张志东小心翼翼的问了一下,生怕不小心惹怒了李修缘,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离开李修缘,然后再也不来外门了。

“哎,怎么能这么说,又不是讨价还价,你走我还能留你不成,要是你实在没有,我也不会强求你的,不过......”

李修缘说到此处,突然停了下来,目光看着远处,半晌之后始终不开口,让周围的人忍不住升起了好奇。

张志东无语,此刻很难受,他真想大声说一句,我也受伤了,右手上传来的阵阵剧痛,不停的刺激着他的神经,可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随着李修缘开口,目光闪烁,似真的打定了主意说没有,难道李修缘还能搜他身吗?

在李修缘停下来的时候,好奇的问道:“不过怎么样?”

李修缘神秘的笑笑,这笑容一升起,张志东心中又是一紧,一股不祥的预感又出现了。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要是你实在没有,那我也只能把你打成王大仙的样子,要是我一不小心让你伤筋断骨,你可不能怪我啊,我这可是为了帮你节省灵石,你也不用太感激我,我这人爱助人为乐,做好事不留名的,你如果要是想知道我大名也可以告诉你,呃......你已经知道了。”

张志东目瞪口呆,一股哭意突然升起来,此刻,若是此地没有人,他真想嚎啕大哭。

“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张志东带着哭腔,让外门弟子一愣,平日里见过的内门弟子,谁不是趾高气昂,眼高过顶,此时的张志东哪里还有内院的风范。

就连在他不远处的仇师兄,同样满脸苦涩,内心充满了后悔,虽然他是凝气境四层,但是李修缘所展露出来的修为,让他大吃一惊,特别是看见李修缘已经洗骨伐髓之后,不知不觉心中后怕。

“灵石五十颗,你看够不够?”

张志东咬着牙,试探性的开口,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李修缘的脸色,心中在滴血,这五十颗灵石可是自己存了大半年,其中数次出任务,早出晚归,省吃俭用,准备存起来一举突破凝气境四层用的。

此话说出之后,看见李修缘脸色一变,半晌不说话,心中一沉,难道李修缘不满意?要知道外门弟子每月也只有两颗灵石,算下来半年最多也不会超过十五颗。

“一百颗,这是我的极限了,再多我也没有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从牙缝中,张志东艰难的挤出几个字。

李修缘一愣,原本张志东打算出五十颗的时候已经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了,正在惊讶的时候,却发现张志东突然又增加了五十颗,心中大喜,然后故意不说话,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些什么。

“我真的没有了,一百颗是我一年的积蓄了!”

张志东哭了,说出一百颗的时候,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没有知觉了,从来没有过的疲惫,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李修缘瞥了一下,内心中略微思索了一下,看张志东的神色,知道他不是在说谎,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看见李修缘点头,张志东没有一点兴奋,颤抖的从身上掏出一个乾坤袋,还没有来得及将里面的灵石倒出来,李修缘一把抓过去,开口道:“那个多谢了,我们两清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张志东猝不及防,李修缘突然出手抢夺,他一点准备都没有,看着他将灵石连同乾坤袋一起收走,气的一口鲜血喷出,双眼一黑,栽倒下去。(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