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上姐姐的床

如果此时赫拉看到萨维斯的去向,一定会十分惊讶,因为萨维斯依旧住在哈迪斯的宫殿里面,要知道阿波罗迷恋达芙妮那会儿可是除了达芙妮身边谁也不肯接近的。

哈迪斯对那把箭的抵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萨维斯的预料。

不过违背心中的冲动让哈迪斯最近难得十分疲惫,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沉默寡言,至于萨维斯看得出来他基本上其实已经十分烦躁了。

“很难得看到你这样疲惫的时候。”萨维斯走进门内就看到坐在台阶上的哈迪斯,对方那一向没有什么兴许泄露的眼眸中透露着些许的无奈以及烦躁,萨维斯走到他的面前弯下腰,略带嘲笑地说道,“你这样子让我想到你刚刚诞生的那会儿,每次遇到袭击的时候你都是这个表情,想要拽着我的衣服让我躲到你身后去但是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力量不够强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

懊恼以及无可奈何,那时候的哈迪斯虽然少言少语,至少那会儿表情还很真实,哪像是现在,基本上不出声基本上没什么表情,如果不是在一起太久了,估计他都看不出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哈迪斯这样的神色了,真是让人怀念。

哈迪斯抬起头看着他,在泊尔塞福涅那边受到的冷遇让他觉得脾气烦躁,然而面前眼前的人却怎么也发不起火,如果是塔纳托斯在他的面前……

“怎么,被别人暗算了现在变成这个样子难不成还要我同情你?”萨维斯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说,你在大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问你什么都不说,幸好赫拉来了才告诉我到底哪里不对,说清楚了我倒是可以考虑去联系波塞冬让他教教你当时他是这么追求的安菲特里忒,让你也学个经验?”

哈迪斯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是他发怒的征兆,就想波塞冬发怒的时候海面上会掀起滔天巨浪一样,此时此刻哈迪斯的怒气使得整个冥界的环境变得愈加寒冷,萨维斯觉得他都能听到亡魂们更加痛苦的哀嚎声了。

偏偏萨维斯似乎还察觉不到他的烦恼,站在他面前幸灾乐祸地笑着。

“我……”他缓缓开口,却并不打算说下去,他一把揪住对方的手,将他拉向自己,因为他之前是坐在阶梯上,萨维斯又是俯下身看着他,因为哈迪斯的手劲,他失去了重心直接就扑倒在哈迪斯的怀里,两人从低矮的阶梯滚了下来,哈迪斯死死地将他压在身下,他钳住了萨维斯的双手,微微穿着气。

哈迪斯缓缓底下身亲吻萨维斯的眼眸,直到对方受不了那如羽毛轻轻瘙痒眼皮的那股痒痒的感觉不得不闭上眼睛,才缓缓转向他的鼻子,然后是嘴唇。

他不轻不重地咬了之前还在喋喋不休的唇瓣,换来萨维斯恼怒的呻/吟声。

“你希望泊尔塞福涅留在这里?”他最终抬起头问萨维斯。

萨维斯轻哼了一声:“你就算想留,也要看德墨忒尔同不同意。”

“如果你希望她留在这里,德墨忒尔最终会同意的。”他对萨维斯承诺道,等到萨维斯自己沉默之后,他又问道,“你希望她留在这里吗?”

“你前几天还说希望她做你的王后。”萨维斯用没有被禁锢的脚轻踹了一下哈迪斯的脚,“我反对有用吗?”

“冥后神格在你身上,如果你不同意,要打开通道送她出去对你来说不是问题,”哈迪斯任由萨维斯的脚在自己脚边施暴,“你希望她留下来?”

萨维斯一用力,将哈迪斯反压在身下:“是你说要让她成为你的王后的。”

哈迪斯将萨维斯的手送到自己的唇边,轻吻了一下:“现在波塞冬想要找别的妻子也需要安菲特里忒的同意。”

萨维斯又被哈迪斯反转了过来。

哈迪斯用额头贴着他的额头,黑色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你希望的是什么呢?”

萨维斯发誓他看到了哈迪斯眼中的笑意。

现在恼羞成怒的人换成了他。

他用头撞了下哈迪斯的额头,等到对方稍稍推开之后,一口咬向了对方的喉咙。

哈迪斯握着他的双手不由得紧了紧,萨维斯翻身坐在了哈迪斯的身上,得意洋洋地哼了一声:“我给你的时间不多,人类时间的两个月你必须把那把箭的力量摆脱掉,不然的话我就亲自动手了。”他掐了一下哈迪斯的鼻子,“德墨忒尔那边我最多给你撑两个月,你要是自己没办法,就自己去和德墨忒尔打一架,然后我把你打一顿。”

哈迪斯将手放在他的腰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十分疑惑地问:“哦?你要怎么打我?”

萨维斯全身上下最怕痒的地方就在腰间,这么久了哈迪斯对他的身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眼看着危险来临,他立刻从对方身上起来:“德墨忒尔怎么揍你的我就怎么揍你,别想着求饶啊,我说道做到。”

然而他却被人拉住了脚踝,这次摔倒可比之前要大幅度,不过庆幸的是他依旧是摔在哈迪斯的身上,对方接住了疑似投怀送抱的他,然后再度将他压在身下,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唇,双手也开始在他身上游走:“我以为,你舍不得打我……”

在耳边呢喃的声音渐渐小了,萨维斯回抱着眼前的人,在意识沉沦前,呢喃自语:“你要是真的做不到,我绝对会舍得的……”

……

等到沉沦的意识回来,他们已经回到了床上,以前他们根本不需要睡眠,自从萨维斯突发奇想跟着来到冥界的亡魂学习了很多人类的建筑之后,他们的大殿的东西也就多了起来,用冥界枯木做成的床,从萨维斯贝壳中拿出的珍珠变成的柔软的被子,基本上不会用到的桌子,以及插在桌子上经常被更换掉的鲜花,都是萨维斯做成的。

哈迪斯的作用就是在萨维斯询问他某个决定的时候点头就够了——萨维斯不许他反对。

“你是怎么遇到厄洛斯的?”萨维斯趴在哈迪斯的身上,将手放在哈迪斯的胸口,不等哈迪斯回答,直接探测哈迪斯体内的情况,“除去你自己的力量,确实还有另一股力量在你身上徘徊,能自己把它抽出来吗?”

“冥界最近有个地方频繁出现缝隙,我过去看看。”哈迪斯任由萨维斯检查自己的身体,疯狂迷恋泊尔塞福涅的时间已经过去,现在他的脑海里虽然还是不可控制地想见对方,但是理智基本上已经回来了,他和萨维斯相伴已久,自然不会排斥萨维斯的亲近,“出去就遇到了厄洛斯,那时候应该是泊尔塞福涅正好碰到水仙花的时候。”

水仙花是冥王的圣花,虽然这种花在人大地上四处可见,然而泊尔塞福涅所碰到的那朵花恰好是在冥界裂缝中长出来的,所以当她摘下那朵水仙花的同时惊动了哈迪斯,泊尔塞福涅是哈迪斯中箭之后所遇到的第一个人,于是哈迪斯在瞬间的冲动之下将她带到了冥界。

“那个小鬼的力量不强,但是这把箭蕴含的力量倒是不能小觑,”萨维斯将手刺入哈迪斯的体内,探查哈迪斯体内的情况,“你自己隔离了一层?”

“只能勉强挡住,但是不能讲它们驱逐出去。”被人将手伸入自己的体内触碰自己生存根本的力量来源不好受,哪怕是和自己亲近的萨维斯,也让哈迪斯死死地皱起眉头,“但是它的力量不会持续太久,等到力量削弱之后就能拜托它。”

“听赫拉说之钱厄洛斯也乱对阿波罗下手,后来阿尔忒弥斯恼羞成怒想要他报复,他最近就一直在大地上生活,你应该是正好出现在那个地方倒了霉,”萨维斯缓缓将手从哈迪斯的胸口抽出来,“但是厄洛斯这种随便找个人或者物就拿来做实验的习惯可不好。”

“将消息透露给德墨忒尔,她会帮我们解决的。”

“说道德墨忒尔,我之前发信息给她但是她没有回复我,按照她的性格,她应该在得到信息的第一时间就冲进来才对。”萨维斯心里有点不安,“你现在情况稳定了,我出去找找德墨忒尔,赫拉暂时住在这里,你收敛点自己的脾气。”

之前哈迪斯刚刚将泊尔塞福涅带回来的时候处于一种十分疯狂的状态,然而他自己又下意识排斥因为厄洛斯的箭引起的冲动,萨维斯一边安抚惊慌失措的泊尔塞福涅一边想办法稳住脾气日渐暴躁的哈迪斯,等到赫拉发信息来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他没有受到德墨忒尔的回复。

按照赫拉所说的,德墨忒尔在泊尔塞福涅刚刚消失的前几天还是在奥林匹斯的,后来宙斯拒绝帮忙之后才离开奥林匹斯来到大地之上,至此不见踪影。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