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gong在厨房

尾声:终章之后

李瞬华失踪一个月后,法国南部的一个小农场里。

“所以说,你骗了所有人,包括我?”李瞬华看着面前的男人。

熟悉的红发、熟悉的面具、熟悉的雄壮身躯,狮子一样的库洛斯端着一杯红酒,正透着阳光观察里面的葡萄残渣:“嗯。”

“嗯你大爷啊!”李瞬华随手把帽子摔在了库洛斯脸上,“你知道 有多少人担心你吗?还不赶快去给他们报个平安啊!”

库洛斯不以为然:“我讨厌那个地方啊!你不也是刚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的吗?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心情呢?”

“呃”李瞬华被噎住了,一屁股坐在库洛斯旁边的椅子上,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葡萄酒,咕咚咕咚一口喝干,把库洛斯心疼得直皱眉:“葡萄酒不是你那样喝的。”

“你管我!”李瞬华满不在乎,“就是要给你找不自在!”

“不自在的会是你。”库洛斯淡定地啜了一小口葡萄酒。

“?”

“这酒是我酿的。”慵懒性感的嗓音自李瞬华身后传来。

“呃”

李瞬华起身想跑,耳朵早已经被两根白皙的手指扯住了。

“哎呦呦大姐头我错了!”李瞬华哀声讨饶。

来人正是普利茅斯一号黑帮老大——拉赫尔大姐头。

拉赫尔饶有兴致地蹂躏着李瞬华的耳朵:“库洛斯,我发现 一个好玩儿的事情,瞬华的耳朵怎么扭都不会红啊!”

“唔?”库洛斯突然来了兴趣,站起身和拉赫尔一起观察,“确实有点奇怪。”

李瞬华要给这俩人跪了,这tm是强行虐狗啊!

鸡飞狗跳之后,三人终于可以平和地交流了。

“你的腿是怎么回事啊?”李瞬华问库洛斯,从刚才他就察觉不对了,库洛斯的左腿很僵硬。

“没了,这是义肢,”库洛斯说得云淡风轻,“为了玛利安。”

原来那一战里,库洛斯为了让自己的亡妻摆脱圣洁的束缚,冒死利用教皇吸收自己圣洁的时间,把亡妻剩下的骨灰收集了起来,也因此被烧坏了左腿。

“我把她葬在她的故乡了。”库洛斯示意自己要抽烟,拉赫尔连忙给他点上。

“我看你一点都不难过嘛。”李瞬华板着脸,不知道 秀恩爱死得快吗?

“为什么要难过?是时候告别过去了。”库洛斯抽了口烟。

一旁的拉赫尔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双眼放光地亲了库洛斯一口

李瞬华嫌弃地撇撇嘴。你就直接说自己被糖衣炮弹攻陷了不就完了嘛,找什么理由啊。

“小子,你的身体怎么回事?”库洛斯盯着李瞬华,“我刚才用指甲划破了你的耳朵,伤口马上就愈合了,你为什么戴着墨镜?”

“我艹!竟然用指甲!!我说刚才那么疼!你个老流氓真是一点下限都没有啊!”李瞬华气得跳脚。

砰!拉赫尔在他脑袋上结结实实地来了个爆栗。

“大姐头我错了。”李瞬华毫无节操地跪倒在地。

这般如此,如此这般,李瞬华把这一个月的事详细地告诉 了库洛斯二人,拉赫尔听得连连惊呼,库洛斯倒是比较沉稳地听完了。

“你要去找你的女人吗?”库洛斯问。

“是的。”这一次,李瞬华坦率地承认了。

“会不会太危险了!瞬华,你不能去!”拉赫尔着急了,“即使你现在有了诺亚的力量,但是那个地方从来没有活人能去的”

库洛斯阻止了拉赫尔说下去:“不要阻止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女人去冒险,如果我为了自己的安全而放气 了拯救玛利安,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爱我吗?”

“嗯。”拉赫尔深情地凝视库洛斯,两人当着李瞬华的面来了一个法式湿吻。

“mlgb!!!”李瞬华的胃部翻江倒海,扭头就走。

等老子把爱莉亚迪找回来,看我不秀你一脸!

“瞬华!”库洛斯叫住了他。

“干嘛?”

“记得回来。”

李瞬华愣了一下:“好。走了。”

夕阳西下,走远的李瞬华回头望去,拉赫尔倚在库洛斯怀里,目送着自己。然后俩人又亲上了。

“唉,”李瞬华轻叹,“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受到库洛斯和拉赫尔碾压伤害的李瞬华心里窝火,一路感时花溅泪地来到了小镇的旅店。当他看到小店门口的邮箱时,一道光芒打在了他的脸上,白发青年瞬间满血复活了。

“库洛斯,呵呵,呵呵呵呵”

昏暗的灯光下,李瞬华奋笔疾书,对象赫然是库洛斯昔日的"qing ren"们。

中国的饭店老板娘、印度的王女、法国的交际花

“不用谢我,我叫雷锋,”李瞬华心情愉快地把信一封一封塞进邮箱,嘴里不由自主地哼起了美国的乡村小调。

“如果你的女人成了你麻烦,兄弟我为你难过。我有99个问题,女人却从来不在其中。99个问题,99个问题,99个问题,女人却从来不在其中。”

******************************************

李瞬华失踪三年后。

三年的时间里,伦敦已经重新恢复了元气。得益于黑教团的科技,焦黑和荒凉已经被一扫而空了。

今天的伦敦很热闹,因为市zf请到了当下世界最有名气的马戏团——月亮马戏团。这个马戏团之所以受欢迎,除了他们对传统马戏的颠覆性表演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 的原因——这个马戏团的成员全是黑教团的退役人员。

不仅猎奇,而且超有安全感有木有!更何况他们还有很多由圣洁带来的秘藏节目,比如马戏团团长格劳德女士的独家驯兽节目,就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亚连穿着小丑服,在马戏团营地的大门口卖力地表演,逗来访的大人小孩开心,他同时抛接四顶帽子,依然游刃有余,引得围观的人一阵喝彩。

“亚连!接着!”空中的李娜莉抛过来一颗苹果,亚连随手用一顶帽子兜住,过了几秒,四顶帽子却同时掉出一颗颗苹果来,小孩子欢呼着跑到亚连身边接那些苹果。

李娜莉微微一笑,脚踩黑靴在空中飘然而去,下面的看客一阵惊呼。

马戏团的营地里,曾经的探索队员们正紧张地搭建舞台,真正 的表演晚上才开始,现在只是预热而已。

科穆伊手里拿着一个本子,舞台的设计、马戏团的经费、人员的配置、物资的流动,统统都归他管,这时候是他最忙的时候。

“唉,我在黑教团的时候也没那么忙啊。”眼镜男哀叹。

虽然还没正式开始,但有一个小帐篷已经人满为患了。

是书翁的小诊所,老头子的中医和针灸现在已经名满天下了,无论走到哪都会引来当地的大批民众来看病。

“书翁,您要的清茶!”李娜莉端着茶杯进了帐篷。

书翁叼着烟卷,一只手在给一个病患把脉:“帮我把拉比那小子叫回来,师父在这里累死累活,他居然在外面偷懒,太不像话了!”

李娜莉为难地书翁,老头子如果看到拉比现在在干嘛,可能会一把火烧了帐篷?

“特价甩,特价卖啦!特价只要十便士,包你喜欢包你爱!月亮马戏团所有成员的签名照应有具有!买十张额外送前元帅李瞬华的照片!由参加过圣战的林克亲笔签名哦!”

人们尖叫着包围了拉比,不知道 什么原因,拉比身边妹子的比例非常高。

林克冷着脸坐在一旁,身边围着一堆等着签名的粉丝。他因为和李瞬华一起面对教皇,俩人的照片是最受欢迎的,于是被拉比狡猾地定为了非卖品。

“哎呀,女士们,不要这么热情,我快被融化啦,哈哈哈”拉比享受 着人群的簇拥,无比惬意。

“蛋糕房开张了!快去抢啊!晚了就吃不到了!”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嗓子。

呼啦啦——

拉比身边顿时冷清了下来,营地里大半的人都挤向了卖蛋糕的小帐篷。

“我去帮忙了。”林克抓住机会果duan 离开。

鲁贝利尔腰系围裙,看到林克只是点点头:“林克,面粉不够了,去帮我取一点。”

“是,大人!”

“李娜莉,你怎么又来打搅我的好事啊。”拉比不爽。

“呵呵呵,书翁正在找你呢,你自己看着办。”

“啊哈哈哈,我还有事先走了。”拉比果duan 开溜。

“你想去哪啊?”书翁的声音。

“啊!又被发现 了!大锤小锤,伸!”

拉比像坐着一道长虹,整个街道上的人都看到他了。

营地的后方,少数安静的地方,神田光着膀子,正用斧子一下一下地劈柴。

“神田,”米兰达走来,“你的衣服我已经补好了。”

“谢谢。”神田擦了擦汗。

亚连抱着他的小丑服,也挤了过来:“累死了。营地里太热闹了,只有这里可以休息一下了。”

米兰达笑着给亚连倒了杯水。

拉比在空中飞过,身后是密密麻麻的翠绿能量针,拉比左扭右扭躲避来自书翁的攻击,一张照片飘落,亚连伸手接住。

李瞬华的。

“师兄”

三年前的那天晚上。

“唉?师兄,你要走了?我还没说完呢”

“以后时间长着呢,留点心里话慢慢说。”

然后李瞬华就再没回来。

三年里,恶魔失去了制造的源头,数量渐渐稀少起来,于是亚连等人萌生了离开的念头。亚连实现了他的愿望,和教团的伙伴们一起开了月亮马戏团,周游世界,每天都过得很愉快。

鉴于他们都是使徒,圣洁也不可能回收,所以各国zf对他们进行了一定限度的监视。但这有什么的?无视就好,大家一样过得很开心。

只是李瞬华始终没出现,他就像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

“今天师兄会出现吗?”亚连想着,这么显眼的马戏团,师兄一定会知道 的?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夜幕降临,李瞬华也没出现。

“今天也没有来啊。”亚连穿上小丑服,科穆伊已经在叫他了。

女元帅格劳德独自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的脸。

库洛斯死了,自己有点寂寞呢,连个酒友都没了,李瞬华那个小鬼也跑了,唉。

“格劳德大人,您的信件。”一名探索队员在敲门。

第一眼看到信的字迹,格劳德就呆住了:这是李瞬华的字迹!

第二眼看到信的内容,格劳德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库洛斯没死!

“格劳德大姐头,原谅我不辞而别,我实在是不相信师父死了,所以一直在找他。三年的时间,终于他就在法国的xxx,非常隐秘的小镇上,他身体还挺好的,都胖了,只是他身边的那些女人我不认识”

邮戳是一周前的。

格劳德读完信,屋子里的空气下降了十几度。

“劳西弗,我们走!!”

小猴子蹭地窜上了格劳德的肩膀,主仆俩杀气腾腾地出了马戏团,谁都拦不住。

就在马戏团被格劳德搅得乱七八糟的时候,一个身影悄悄地混进了观众群里。

“哼哼,这才是最终的杀招啊,库洛斯,受死!”李瞬华双手合十,“抱歉了格劳德大姐头,不把你支走,我就看不了这么精彩的演出了。”

表演开始了,亚连是开场的第一个节目。像往常一样,娴熟的表演,滑稽的表情,逗得所有观众都捧腹大笑。

不,有一个人没笑。

一个黑发黑瞳的青年,安详地看着他。青年的身边是一个哥特萝莉打扮的女人,皮肤像白玉一般白皙,静静地依偎在青年怀里。

“师兄?不是头发和眼睛都不一样”

青年的气质和李瞬华太像了,样貌也像,偏偏头发眼睛都不一样,身边的女人又是谁?

亚连走神之下差点演砸了,等他表演完毕,青年已经不见了。

亚连冲出马戏团的大帐篷,高声呼喊李瞬华的名字,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

“你真的不打算见他们吗?”

远处的高楼上,女人看着李瞬华,而李瞬华正看着焦灼的亚连,听到女人的询问后摇了摇头。

“见了面就走不了啦。”

李瞬华捧起女人的脸,入手处一片冰凉,这是一具人偶的身体。所谓的白皙皮肤,其实只是一个人偶的反光。

虽然模样变了,但还是自己深爱的爱莉亚迪。

“你才是我的未来。”

李瞬华轻轻地吻了下去。

**********************************

全文完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