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艳妇小说

按着规程走完登记流程,等了没多久,就拿到了结婚证。

沈乔把红本本放进包里,转头一看,季远正低着眼,认认真真地翻阅着红本,从封皮到里面的誓约甚至日期,沈乔不由觉得有些好笑:“走吧,都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季远点头,合上结婚证,放进了皮夹里。

季远把沈乔送到了沈宅门口:“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给我打电话。”

“你也下车吧,都这么晚了,在这里吃顿晚饭再回去吧。”

季远顿了顿,解开安全带:“好。”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大门,陈妈连忙上前把他们手上的包提去放好,喜笑颜开:“小姐,季先生,你们回来了,老太太一直在等你们,菜也在热着呢,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沈乔皱眉:“奶奶一直在等我们?不是让你们先吃吗?”

陈妈笑道:“老太太说不饿,非要等你们。”

陈妈去招呼厨房准备上菜,沈乔和季远朝餐厅走去。

“你什么时候跟你奶奶说的?”

“回来拿户口本的时候,她问我要去干什么,我就说了,只不过没解释原因,免得她担心。老太太大概以为我们是真结婚,所以待会还要演戏,你别说漏嘴啊,难得她这么开心。”

季远斜眼看她:“只要你配合就行了。”他接着道:“不过老太太还是很跟紧潮流的,没见过父母就闪婚的行为都能接受得那么自然,真是不可思议。”

“奶奶身体好了之后特别喜欢上网,现在是典型的身体在老化,思想在进化,我觉得她大概在心里猜测我们是奉子成婚,所以才开心得饭都吃不下了。”

闻言,季远阴霾了一下午的脸上才浮现一丝笑意,沈乔无意间瞥见,道:“看了你一下午的臭脸,发现还是笑着好看点。”

她只是随口一说,季远却内心微动,状似认真道:“你觉得我好看吗?”

沈乔:“……”

曾经有一篇文章如是写道——当一个男人问另一个女人“我这样好看还是那样好看”的时候,距离那个男人弯也就不远了。

她正色道:“季远,虽然我对婚姻挺无所谓的,但是我也不想当同妻,所以,你要是有什么特殊情况,现在跟我坦白还来得及。”

季远:“……”

刚露出的一点笑意立马又消失殆尽,他黑着脸快步走到了沈乔前面。

沈乔站在原地,看他充满煞气的背影,失笑,快走了几步,莞尔道:“怎么又翻脸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季大少,你就当我在开玩笑,我错了,行不行?”

季远回头,恰好看见沈乔脸上的笑意。

她是个很少笑的人,大多数时候都冷静平淡地像是外界一切都无法刺破她坚固的外壳,抵达柔软的心脏使她产生相应的感情变化。

只这么一个简单的笑,季远积累了一下午的憋屈就烟消云散了,速度快地令他不由自主产生一种自我厌弃的感觉。

他忍不住想,人真是犯贱的动物,被伤的片甲不留后竟然还会主动凑上前去,把自己摆放到对方的刀口下,任由宰割,而所有的伤口和痛苦都在得到对方一点随意给予的甜头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下一次,还会义无反顾地上前,只是希望能得到伤害后的那一点点,微小的甜蜜。

曾经的沈乔,也就是这样,吊着他,打一棒子给一颗糖,他就为了那颗糖,忍受了所有的棒打。

无数次地想要挣脱,无数次地再度沉溺,当最后沈乔彻底跟他说出分手的时候,季远以为自己会觉得解脱,但是事实上,他只是再次做了自己都厌恶无比的那种死缠烂打的人。

也许真的是年轻气盛,即使撞上了沈乔这堵墙,也咬紧牙关想要在她严实的防固上钻出个洞来。

过去五年里,他无数次地想去找她,把所有的痛苦和伤害全数还给她,想要她也体验体验这种感受,只是一想起对方心里根本没有他,又怎么会体会到同等的痛楚,他就难受地不知道该怎么自处。

那段时光,他对沈乔的感情,大抵恨是居于上风的。

他遥想过很多再度重逢的场景,那时他是呼风唤雨的季家继承人,沈乔只是离家出走的落魄千金,无论如何,沈乔肯定再也摆不出倨傲的神态了,而他肯定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近乎可怜卑微。

只是所有的幻想全都在年初三在沈家见面的那一瞬间打碎了,碎的连一点渣都没有剩下来。

后来他隐隐明白过来,无论他们的身份地位如何变化,光凭着这五年他的念念不忘,他就已经彻底输了。

他再一次地退让,决定把以前的事忘记,就当做他们从未认识。既然那堵墙凿不开洞,他总可以另辟蹊径,绕过那堵墙。

只不过她永远都无知无觉,却只言片语就能杀的他弃甲溃逃抱头鼠窜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恨了。

季远转回头,闭了闭眼:“快点跟上。”

脚下的步子放慢了,沈乔于是跟上了:“季远,我们打个商量,你以后对我有什么不满直说行吗,我实在是懒得猜你为什么生气。”

话说别人都是男生猜女生为什么生气的吧,怎么到他们这儿就掉个儿了?

季远不冷不热地轻哼了一声。

沈老太和丁碌碌坐在桌边,凑地近近的,可能在讲笑话,两人眼里脸上都神采焕发笑意盈盈,看到沈乔和季远到了,就连忙喊他们过去落座。

丁碌碌殷勤地替两人拉开了椅子,脆生生地叫道:“小妈,小爸。”

沈乔脚下一个踉跄。

沈老太捂嘴,笑呵呵道:“小远,别客气,自己家,随意点。”

季远自打进了餐厅,那副“我最酷”的臭脸色就像换面具似得不见了,现在看起来又谦逊温和又优雅高贵,光凭着表面功夫分分钟就能把人忽悠地团团转:“谢谢老太太,还有碌碌。”说着,他伸手摸了摸丁碌碌的脑袋,在另外两人看不见的角度,一大一小飞快地交换了一个计划通的眼神。

沈乔坐在椅子上,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都不自在,总感觉除了自己,另外三人的眼神里好像都藏了不少意味深长的深意,于是她忍不住轻咳几声,打断沈老太殷勤地给季远布菜的行为:“奶奶,你快吃自己的吧,都那么晚了,肯定很饿了。”

“没关系,我不饿,你们奔波一天了,要多吃点。小远,饭菜还吃的习惯吗?有什么喜欢吃的菜,明天让厨房做。”

季远全盘接受沈老太的热情,笑道:“谢谢奶奶,我不会客气的。”

沈老太又给沈乔夹了两筷子:“阿乔,你也多吃点,最近太累,身体要养好啊,来,吃炖羊肉,这是个好东西,可以啊……”她凑过来,低声说:“可以暖宫的,你多吃点,以后对生孩子好的啊。”

沈乔:“……”

她面部僵硬,握着筷子的手都抖了一下。

沈乔觉得明天可以让沈老太去参加什么老年高雅艺术进修班,分散分散注意力了。

这时,一双筷子伸了过来,夹走了那块羊肉。沈乔转头,季远朝她挑挑嘴角:“你不是不能吃羊肉的吗?我帮你吃了。”

沈乔的确是不能吃羊肉的,一吃胃就难受,而且她也不太喜欢那股味儿,所以基本上不会吃。

她微微有些诧异,季远怎么会知道这个的?

沈老太疑惑道:“阿乔,你不爱吃羊肉啊?你以前很爱吃啊。”

沈乔虽然不爱吃,但是乔滢却很喜欢,沈乔猜到沈老太肯定又是糊里糊涂地把她跟她妈搞混了,于是道:“以前喜欢吃,现在不太喜欢了。奶奶,你快吃吧,我自己夹。”

沈老太很快把这页掀过去了,又去跟季远搭话,俨然已经毫无心理障碍地把才见了两次的季远当成了自家人。

“对了,小远,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两家人一起吃顿饭?虽然见过你父母,但没怎么了解交谈过,刚好也趁这个机会好好商量一下你们的婚宴怎么办。”

沈乔也转头看向季远,他们已经登记的事情,季文杰还不知道呢,虽然两家关系不错,但瞒着父母私下里定了结婚这么重大的事,也不知道季文杰的反应是不是同沈老太这般随和欢喜。

季远从容不迫:“这件事我的确还没跟他们提过,不过他们向来尊重我的决定,不会干涉我的生活,所以奶奶你不用担心,”他目光与沈乔对上,眸色极深,深邃地望不到底,“阿乔既然愿意嫁给我,我一定会给她最好的,不会让她再受到一点委屈了。”

沈老太笑呵呵地看着两人,眼里满是喜悦。

季远的目光有些灼人,沈乔很快就低头继续吃饭,避开了他的视线。

吃完晚饭后,沈乔担心再聊下去,沈老太要留季远住一晚了,而且还是跟她一屋,所以很快就扯了个理由把季远拽走了。

“这里山路弯多,开车慢点。”

季远头微微探出车窗,“等最近的事都完了之后,我去找个口碑好的婚庆公司,我们一起计划一下婚礼的事。”

“婚庆包办吧,我最近没空,公司里一堆事情。”

季远一顿:“公司的事以后我帮你处理,现在先做婚礼策划。”

僵持了几秒,沈乔揉揉眉头:“好吧,我叫上吕以微帮忙吧,我不懂这个。”

季远的表情这才缓和了点下来:“嗯。”

“那,路上小心。”

“等下。”

“嗯?”

季远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最后微微别过目光,声音低沉了些,“晚饭时我说的话是认真的。”

沈乔有一瞬间的茫然。

“哪句话?”

季远沉默片刻,果断地丢下几个字:“自己想!”

说完,他就关了车窗,油门一踩到底,呼啸而去。

沈乔站在原地不由有些无语。

他跟沈老太聊天聊了那么久,她哪会每句话都记得?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