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女主在教室肉H文

数月后。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机场的门口,在接机的人群中现在有些突兀,这里并不是停车位,然而车里的司机并没有把车挪开的打算,一个衣着精致的女人从车里下来,她的手里还拿着手机在打字,仿佛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群于她而言都是空气一般,她站立在车子前,直到出口处走出来一位穿着棕色大衣的女人。

乔茜的手里还拉着行李箱,原本打算走到出租车上车点打车的她在看到一辆眼熟的黑色轿车后停下了脚步,她抬起另一只手将墨镜顺着鼻梁往下压了压,露出一双天蓝色的眼睛,在看到那位眼熟的助理小姐之后挑了挑眉,迈步向车子走去。

“福尔摩斯夫人,早上好,请上车吧。”助理小姐头也不抬地打了招呼,空出一只手来帮乔茜将车门打开,司机也从驾驶座上下来接过乔茜手里的行李放进了后备箱。

乔茜摘下墨镜,虽然对于眼前的情况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在跟助理小姐道了谢后坐上了车。

其实在没上车的时候乔茜就看到了车后座上的男人了,她只是对于对方会来给她接机感到有一些惊讶,于是在坐上车后边开口问道:“夏洛克说今天有事不会来接我,怎么,他出什么事了吗?”

麦克洛夫特放下手里的书,转头看向旁边的人,“他是有事,但不是出事了。”

“那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乔茜的问题没有马上得到回答,麦克洛夫特只是让司机开车,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华生的妻子,似乎马上就要生了。”

毫无遮掩的转移话题,这绝对不是麦克洛夫特的风格。

“嗯哼,我知道,所以这和你来接机有什么关系吗?”乔茜用右手食指勾着墨镜把玩,麦克洛夫特的反常实在是太诡异了。

“没有关系。”

“……”

“我只是在帮别人拖延时间而已,然而我发现这大概是我唯一不擅长做的事情,所以请你安安静静地在车上坐一个小时,你可以选择睡一觉,反正醒来之后你就会知道一切了。”

“……”

麦克洛夫特说完这番话就低头看着手里的书不再说话,最让乔茜受不了的是对方居然懂得用在心里默念书本文字的方式拒绝让她偷听到任何信息,司机是个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并不知道内情,副驾驶座上的助理小姐一直在低着头看手机,脑子里想的都是浏览手机后的内容。

时差没调回来的疲倦最终战胜了乔茜的好奇心,等到她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一家高档酒店前,乔茜一脸懵逼地别人引导着从车里下来走进了酒店,麦克洛夫特也下了车,只是没有再跟着走进去。

“他让我帮忙的事情我完成了,替我转达一句,让他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祝你们愉快。”麦克洛夫特说完便坐车离开了。

直到乔茜站在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的时候,她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酒店的工作人员提她按响了门铃,没过一会房门就打开了。

穿着一尘不变的白衬衫黑西裤的夏洛克赤着脚站在房内的地毯上,他将房门打开,从工作人员的手里接过乔茜的行李,然后伸手握上乔茜的手将她轻轻拉了进来。

酒店位于伦敦市地价最昂贵的地区,从顶层总统套房的落地窗望下去,能将泰晤士河两岸的风景尽收眼底,乔茜将手里的手提包放在沙发上,脱下高跟鞋,学着夏洛克的样子赤着脚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身后的夏洛克在跟工作人员交代完事情后关上了房门。

乔茜转身看向朝她走过来的夏洛克,“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几个月没见,我认为你需要一些感性的罗曼蒂克式的方式缓解思念。”夏洛克在路过茶几的时候弯腰端起了桌上的一杯红酒递过去给乔茜,后者接过抿了一口。

“这可不像是你能想得出来的方式,夏洛克,”乔茜仔细打量了一圈套房,“谁教你的?玛丽?华生?噢,应该是玛丽,对吗?”

“……对。”

乔茜微微叹了口气,抬手捏了捏鼻梁,将手里的酒杯递回去给夏洛克,“我想睡觉,夏洛克,我很累了。”

“好。”

等到乔茜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窗外城市中亮起的霓虹灯将城市的影子印在玻璃上,她下床给自己披了一件外套,推开卧室的门走出去,就看到夏洛克半躺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大腿上正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他似乎是在乔茜还睡着的时候去洗了澡,此时只穿着一件浴袍,腰间的腰带系得随意,浴袍的领口也松松垮垮的,发梢还未干透的黑发搭在额头上。

从乔茜的角度看过去还能看见领口下若隐若现的胸肌,也不知道这个不办案的时候有着宅属性的男人是怎么把身材管理得这么好的。

“饿了吗?”

“嗯哼,”夏洛克似乎从来不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把室内灯光开得太亮,乔茜抬手打开了套房客厅顶上的水晶灯,然后朝着夏洛克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睡饱心情好的乔茜看着眼前这个把浴袍穿出一丝性感的男人就开始没忍住自己的嘴,“怎么?穿成这样是想把你自己给我吃吗?”

话音一落,夏洛克原本在键盘上飞快打字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是愣了一下,他抬起头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正坐在自己腿边的乔茜。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夏洛克并不是第一次被女人调戏,不说别的人,就单单说艾琳·艾德勒,他就没少被那位施虐女王用带着性暗示的方式来调戏,只是以前所有的种种调戏给他的感觉都没办法跟乔茜刚才的那一下比。

他看着乔茜那双亮得耀眼的眼睛,他在里面看到了他自己。

看着夏洛克有些愣头愣脑的样子,乔茜觉得好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玩笑把对方给吓到了,她抬起手在夏洛克的面前晃了晃,“喂,我开个玩笑……唔!”

没等乔茜把话说完,夏洛克抓住了那只在自己面前晃动的手,稍稍一用力,便将眼前的人拉向自己,一低头就能吻上那张刚刚还在一张一合打趣着自己的唇,这吻吻得强势,乔茜的上嘴唇还被轻轻咬了几次,夏洛克将手改成环在乔茜的腰间,把人更紧地贴近自己。

等到乔茜被吻得快没气了的时候,对方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只好把手抵在夏洛克的胸口上用力把他推开,被推开被迫停下的夏洛克似乎是没理解过来,他只盯着乔茜那被他吻得通红的唇,眼里*愈深。

“停停停!让、让我喘喘气先……”

面前的女人被吻得断气,有些晕头转向的,夏洛克伸出食指在乔茜的嘴唇上轻轻地抚了抚,“肚子饿了吗?”

“……”乔茜看着眼前眼中带笑的男人,心虚地咽了口口水,点点头,“饿、饿了,想吃晚饭,神户牛排可以吗?”

“我已经点好了,还有十分钟就会送上来。”

乔茜疑惑:“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神户牛排?”

“你做梦的时候说出来了。”

“……呵呵,”这个回答乔茜倒是真的没有想到的,夏洛克环在她腰间的手臂还没松开,她便顺着力的方向蹭进他怀里,“玛丽跟我说你中枪的时候,我本来想早点回来的,但是我知道你让我去美国,一定是有你的原因,我愿意配合你,我不希望给你拖后腿打乱了你的计划,所以我忍住了没回来……”

夏洛克没说话,只是紧了紧左臂,松开的右臂抬起轻抚上乔茜的后脑,听着怀里的人继续说着:“……我了解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和你在一起是我自愿的选择,我知道以你的性格,跟着你以后最不缺的一定是各种冒险和危险,但是我认为,作为你的妻子,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让你一昧地保护我,偶尔你也该试着相信我有足够的能力能够保护你,夏洛克,为了我们都好,以后所有的困难和问题我希望都有我能陪在你身边,请你不要把我推开,好吗?”

“好。”

“我把我的生命安全交给了你,也请你把你的交给我,你能把我保护好,我也可以把你保护好,”乔茜仰起头,看着低头看着她的那双灰蓝色的眼睛,这是一双她最熟悉的眼睛,她看了二十多年,未来的岁月中她希望还能一直这么看着,“表白的时候,是我先主动的,虽然求婚是你主动的,但是我现在想听你对我主动说一句话,夏洛克,很想很想。”

“好,什么话?”夏洛克低头亲了亲乔茜的额头。

“很简单,只有三个单词。”

三个简单的单词,却不是一句简单的话语,我想听你对我说,那是我能想到的你对我最美好的承诺。

“我爱你。”

我爱你,便是人间最好的事。

————全文完————

吃完晚饭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快八点了,夏洛克致电到前台让人上来将餐盘收走,收拾完饭后的残局走回客厅的夏洛克看到的是懒洋洋地仰躺在沙发上的乔茜,他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打开报纸看了几分钟,然后又将报纸放下,直直盯着乔茜看,看到后者实在忽视不掉这道炙热的目光。

乔茜疑惑:“你看着我干什么?”

“你……”夏洛克顿了顿,站起身来,低头看着仰躺在沙发上的乔茜,眼中的情绪有些意味不明,“……还饿吗?”

“……”似乎是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了。

见乔茜不回答,夏洛克直接弯下腰将沙发上的人打横抱起来,朝着套房的卧室走去。

“我刚吃过饭了!”

“我还没饱。”

“啪!”拉灯。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