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卧槽,老砍你当我傻还是白痴?我们看着这小子进了那个小角落,也许是撒个尿啥的。你居然和我说没人?”

“。。。哥真没有。不信你来看。你也肯定一直关注这里,有没有人离开你肯定知道。”

“。。。马乐个屁,他还能飞了不成?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不久后,墙角拐歪处,一群人一脸茫然的对着墙壁无语。

“哥,我没有骗你吧?真没有。”

“。。。老砍,这家伙没爬墙走了吧?”

“按理说不可能啊,这么多眼睛看着呢。那可是一个大活人,又不是蚊子。。。”

“行了,别废话了,这事就交给你们兄弟了,人就在海城,怎么找到怎么教训自己想办法,一定要做好!娘了,真是坏了!”

……

李雷此刻飘飘悠悠的,已经在出租车里了。想起了青青家电视里看到的事,马上打电话给叉子。

“呼呼,大人,额,有,有什么吩咐?”叉子这小子不知道在干啥,接起电话气喘吁吁的。

李雷微微皱眉,往不好的地方联想了:“什么情况?以你的能力,还喘成这样?被人追杀?”

叉子被嗝了一会,过了好久才支支吾吾的说:“大,大人,不是。我在那个夜总会,和,和一个黑人比赛,那啥能力。。。有点累。”

李雷愣了一下才算想明白那啥能力是什么,顿时哭笑不得。很显然,得知李雷连艾滋也能治愈,这小子一下子彻底浪起来了。

“悠着点。。。”李雷慢慢说了一句,然后才说正事:“叉子,最近准备一下,来龙国。我要对你进行特训,然后让你去非洲传教。联络的事,等特德回去就让他做吧。”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非洲。。。李雷能够想象叉子这家伙的鬼样子。

他不敢反抗,甚至不敢问为什么要干什么传教的事。不过真不愧脑袋转速快,很快说道:“大人,我觉得这个任务让洛奇去更合适。”

李雷语气冰冷起来,冷哼道:“怎么,不愿意去?你说出理由,有道理我可以考虑,如果没有道理的话。。。”

“大人,我哪里敢啊!”叉子嚎叫一声,赶紧解释:“大人,首先,您可能不知道,洛奇那个大黑粗真的是信徒,偶然会去镁国的教会祷告,不过不怎么虔诚就是了。但是他对教会,传教什么的套路肯定懂!第二,洛奇有了力量太张狂,几次行动下来,是我们几个里面唯一被摄像头拍到了头脸的,现在正在避风头。反正这货暂时动弹不了,大人,不如让他先去非洲试试?最后,大人,非洲不是都黑人多么?他去传教也不惹眼啊!”

李雷沉默了一会,感觉被说动了。想了想他说:“那好,你去问问洛奇,重新改信一个神他愿意么?如果愿意,就由他去。当然,如果他能对新神有虔诚的信仰,将来当个大主教之类也不是问题。”

“遵命!大人我马上去问他!”叉子那边火烧般的叫着,比赛也不管了,急匆匆挂掉了电话。显然,洛奇是唯一能拯救他不掉落非洲火坑的希望了。

李雷收起电话,感觉酒确实喝多了,头晕晕的。好在此刻也到了住处,付了钱直奔住处。说实话今晚他真有些喝高了,当时因为有想法,没有用暗能或者内力解除酒力,现在进入血液,来不及了。不过毕竟是十倍体质,虽然大醉,却丝毫没有难受感觉,反而有种醉醺醺、飘飘欲仙的感觉,十分舒服。当然,这个和青青家都是粮食酒也有关系。

打开门,进入客厅,打开灯,踢掉鞋子,李雷吐着酒气向里走去。现在才八点多,巨大的房间就他一个人,有点孤单的感觉。

刚走到卧室外,李雷就听到了里面的压抑的呼吸声。“有人?杀手?还有谁要和我开玩笑?”李雷不动声色的一边向里走,一边做好了准备。

刚一踏入房门,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打在他的头上,被他遍布全身的暗能消弥。与此同时,一个人影闪电般接近,轻轻一掌向李雷打来。

“内力?”李雷一下皱起了眉头,这人掌法精妙,内力大概有一百多窍的水准。比起大圆满的一千零八十窍,差的远了,更别说已经先天,甚至还是先天巅峰的李雷。

李雷干脆以圣银秘典里的战技避开一掌,轻轻一下擒住人影的手腕,然后回手一折,把他的手臂反折,然后探手从他腋下穿过,卡住了他的咽喉。

这一卡,李雷顿觉不对。这姿势他的手臂是压在人影的左胸上的,此刻感觉到软软的温软,十分舒服。加上鼻尖传来一阵好闻的异香,无不在告诉他这是一个女人。

“色狼!”人影怒骂一声,左手搬李雷的手,显然搬不动。她还不干休,脚下一弹,反踢李雷胯下要害。

李雷终于被激怒了,一下夹住她的脚,然后冷哼一声,干脆右手抓的手交给左手,空出右手开始摸索起穴位来。

“你,你干什么?”女子吃了一惊,惊怒的大声喝问起来。

李雷理直气壮的说:“我试试秘籍里的点穴靠不靠谱。不然只有打晕你再报警了。”

女子大怒,眼中猛然光芒一闪,李雷又感觉头上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打了一下。虽然被暗能化解,可这一次他有些猜测了——这莫非是超能力?

换了平时,李雷肯定打晕了事。可此时他头脑晕晕,心头又因为两次被打很是愤怒,忍不住说到:“老实点,不然对你不客气。”

这女子也是奇怪,或者说对自己异能几次无功而返不敢置信,大叫道:“不老实又如何!”眼中光芒一闪,又是一下无形之力打在李雷额头。

“我!!!”这下醉酒的李雷真的真有点怒了,一把把她的黑色面巾扯掉,露出一张绝色的脸庞。

“色狼!”她气极骂到。

李雷也怒了,恶狠狠的说:“你到底是谁?半夜跑我房间里,居然还叫我色狼?我就算色了你也是你的问题好么?”

女子冷笑起来:“你一个先天大高手,还怕我一个弱女子?”

娘的,打晕再说!李雷想着,有心动手,可不知怎么就是下不了手。从贴身制住这女子开始,他就闻到一股香气,心中的怒火很容易失控,但是,好像效果还不止如此。他心中本来已经压制下去的欲火也是越来越旺盛。

“放开我,我是武当的人!”女子挣扎几下没有用处,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武当的人?那钥匙是甜甜给你的?”李雷心里隐隐不快。甄甜也真是,钥匙怎么能随便给人。

女子冷笑起来:“不是,我根本没有钥匙。我跟着甄甜,趁她不被跟进来的。甜甜还在自己房间睡呢。”

李雷这下更奇怪了,自然更不放手,皱着眉头问道:“你有武功,还有异能,难道是甜甜师傅的女儿?你这么做算什么意思?”

“女儿?”女子冷笑起来,摇头说:“灵鳌派不过是武当诸派之一,我是太清门的弟子,名叫牧野霜。”

我靠,李雷大感意外。他之前一直以为是灵鳌派的人呢。此时情形越来越不对,他心中欲火有点燎原的趋势,忍不住顺势放开了她的手,看了看被明显翻动过得房间,皱眉说到:“行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七派八派的,你走吧,我又不认识你,就不送了。”

牧野霜眼中露出一种十分复杂的神色,揉着被抓痛的手腕,幽幽说到:“让我走么?也行,不过你能送我一些千年人参和千年雪莲么?”

李雷愣了一下,脸色冷了下来,冰冰的说:“你想多了吧?我一步认识你,二没欠你什么,凭什么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再说,就凭你的品行,我也不可能送你。”

牧野霜慢慢的,慢慢的低下了头,眼中露出哀伤之色,在李雷没有察觉的背后取出一个纸包捏在了掌中。她长长叹了口气,眼中显出晶莹泪珠,咬着嘴唇说:“如果我说,这是我用来是救人的药,你是不是能再考虑一下?”

李雷此刻对她的映象差到了极点,毫不犹豫的拒绝:“你又想多了,世界上要救的人那么多,我把所有的药材都搭上也不够。况且,我也不是那种悬壶济世、免费治病的神医。”

牧野霜脸上没有意外之色,只是有一种决然的明悟。她轻轻把背后的纸包捏碎,里面粉红色的粉末缓缓飘落,还没到地面就化成无形消失不见。

“知道我为何知道你有千年人参的消息么?”牧野霜突然说起了无关紧要的问题。

李雷皱着眉头说:“这有什么难得,从灵鳌派知道的呗。”

牧野霜摇着头,冷笑起来:“灵鳌派?嘿嘿,他们可保密的很。在这个科技发展,武道没落的时代,我们武当剩下的流派向来守望相助。可这次的事,灵鳌派根本没有和别人说起过。他们明知道我爹多年前就受伤,只有千年人参搭配千年雪莲才能救治,却一言不发。如果不是我偶然听到灵鳌派的人交谈,很本不知道这件事。”

李雷摇着头觉得有点不对,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冷着脸说:“那是你们武当的事,我没兴趣知道。行了,你,你该走了,这么晚了,难道你还想睡这里?”

不知怎么,说起睡这里,李雷感觉自己突然口干舌燥,小腹跳了好几下,不由自主的打量了牧野霜的好几眼。

牧野霜微微闭上了眼睛,深深叹了口气。此刻她背后纸包里的粉末已经消失,她猛然睁开眼睛,露出决然之色,伸手轻轻脱下夜行衣,同时柔声说:“在这里睡么?我也想啊,可是你看,我身上只有夜行衣,没有带什么睡衣。”

此时正是天气最热的几个月,牧野霜的夜行者下面只有内衣内裤。照着客厅隐约的灯光,她洁白的肌肤,因为长期练武显得修长完美的身材,还有那妩媚的神情,一下子让李雷彻底燃烧起来。仅靠一点点最后的定力,他没有扑上去。

李雷没有扑上去不是因为什么柳下惠之类的理由,而是觉得这事处处透着古怪,深怕中了什么诡异手段。

看到李雷居然还能撑住,牧野霜隐蔽的看了一眼丢在脚下的纸包,脸上隐隐露出一起佩服神色。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她也不会再退缩了。轻轻走到李雷身边,牧野霜拿起李雷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这一下,李雷感觉自己犹如被雷霆击中,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抱起牧野霜的身躯,大踏步向床铺走去。

“今天的酒,醉得有点超出现象的厉害啊!”在压到牧野霜身上时,他脑海中诡异的冒出这个念头。

出乎李雷预料,落红缤纷,娇喘痛呼,牧野霜居然是处子。要命的是,李雷也是第一次,愣头愣脑的狂轰滥炸,根本不懂怜惜,让她悲声哀叫不已。就在她以为要死掉的时候,突然门外进来了一个人影。

“甄甜?”牧野霜吃过解药,神志清楚。不过她很快想起一件事,大声说:“别,快屏住呼吸退出房间!”

李雷此刻全神大力鞭挞,根本没想其他。但是甄甜不同,瞪着两人的样子,有点不可置信的感觉。此刻听到牧野霜的话,根本不加理会,大声喝问:“你是谁?为什么勾引我闺蜜的男友?”

说着她又看着李雷毫不停留的动作,又羞又恼,气呼呼的骂到:“雷子,原本还以为你是一个不错的人,我还替青青姐庆幸。结果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呸!”她跺脚说完,转身向外跑去。

牧野霜仰着身子承受着李雷狂野的力量,眼睛却看着甄甜的背影,苦笑着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甄甜,真对不起了,谁叫你不听我的话?我是无心把你牵扯进来,可千里来相会的药力可不是说笑的。我达到目的后可以一走了之,你以后可怎么面对你的闺蜜?”

李雷耳力极佳,可此刻他被欲火左右,除非遇到有威胁的事,不然根本不会多加理会。所以虽然听在耳里,却毫不在意,继续肆意鞭挞着。

大约五分钟后,牧野霜感觉自己快坏掉了。就在此时,门口跌跌撞撞的扑进来一个人影。

甄甜衣服凌乱,浑身肌肤微微发红,不停娇喘着,眼中散发着炽热光芒,视线一下停在了李雷身上。很快她喘息的声音更大了,几步并做一步到了床上,不由自主的伸出小舌头去舔李雷外露的身躯。

牧野霜叹了口气,在李雷有了新目标的时候终于得以脱身。看着再次开始新战役的李雷,她眼中泪光隐隐,茫然的仰面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做对了还是做错了。不过,当想到躺在床上十五年的父亲,她眼神再次坚决起来,心中不再有一丝的迟疑。

一夜无话,露露个性有些宅,加上下班太晚,房间距离李雷的主卧也远。更主要牧野霜脱身后特意去关了门,来了电视。所以迷糊丫头居然毫无察觉,回来睡了一觉又去上班,对房间里发生的大事一无所知。

天亮,李雷睁着眼睛瞪着牧野霜,眼中有无数的疑惑和不解。而牧野霜头枕着李雷的右臂,身躯贴着李雷身躯,轻声慢慢述说。从她小时候父亲对她的宠爱说起,说到了父亲重伤垂死,靠武当的野生药材和本身精湛修为撑着,说到了多年来想尽办法,中医西医的为父亲治病,说到了如何无意中听到灵鳌派人的谈话,知道了千年药材的事,又说到了如何下了决心,又如何艰难求到千里来相会。最后,她看了看眼睫毛不停微微抖动,明显正在装睡的甄甜,说到了昨晚的事,尤其是千里来相会的药力。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