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人人体艺天天人体

冥河眉头微皱。熟悉他的人都将知道他接下来干什么。

天潭把目光转向青荷的一方,颇有意思的看着。虽然说这样的场景已经看的数不出多少遍,但是旁观者当然还是有趣的,不是么?

果不其然,如同她预料的一番。

冥河挣脱开,拧在他耳朵上的手,然后熟练的掏出一块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手帕,跪了上去,然后一副认错的表情。

飘飘仙人,青年才俊的形象顿时破面。

“老婆,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

青荷看着跪在她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冥河,脸不知不觉的黑了黑。

“我说冥河,能不能换个套路啊。”

青荷抬手揉了揉她有些发胀的脑壳。不管是按照理论还是实际来说,身为仙人是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但是青荷是真心头疼。

她一直都感觉以前是瞎了眼,当初是怎么看上这家伙的。以前吧,看着冥河这家伙,实力强,长得也好看,貌似听闻传闻也是谦谦公子。

但是貌似嫁了这个家伙后,发现,这个家伙有许多的毛病,什么传闻的道德高尚正人君子都是狗屁。

冥河望着无动于衷的青荷,内心有些少许不安,这套路难道不行啦!以前可是百试百灵的啊。

要说这出的表现全要归属他爸啊。以前的时候,他爸就教育他,对待自己的老婆要懂得礼让。每次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要快速的认错。

冥河为什么会相信他爸的这个理论呢!因为他看到了效果啊,每次他爸都能靠着这个套路化解一些事情,给予他当时有效的心里一个深刻的映象。

至于现在为什么貌似没什么效果,冥河还没有搞明白原因。

要是他爸在场,铁定跳起来就是给他脑门上来一掌,大骂一句“我教你了这招,你就给我用了几万年?能不能换点新套路。”

冥河感觉局势不妙啊,这样下去恐怕不行。他灵光一闪,仿佛想到了什么。

冥河搂住青荷的腿,然后眼巴巴的望着她。

“我服了你啦,你先给我起来。”

“老婆,你原谅我啦。”

冥河一听青荷说的话,顿时想成了,他快速跳起,身体说不出的轻盈。虽然腿上没有灰尘,但是还是拍了拍。

青荷拿起被冥河垫在地上过的手帕,有些心疼的吹了吹。

“你别以为我原谅了你,我只是心疼这个手帕,这个手帕可珍贵着,哪能给你垫在地上。”

“这手帕,还不是别人送我的。”

冥河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青荷睁大了眼睛。

“我说怪不得,天蚕那个贱人怎么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们,原来是你跟她有一腿啊。我说我们几个貌似没和她有多大的交情,不应该把这样的东西给我们。“

”当时我就想不明白了,原来问题是在你这。”

“我说当时天蚕那个家伙和你眉来眼去的,胆子很大吗?冥河。”

冥河暗道,不好啊。他脸色有些难看,这不是露陷了吗!他能说,和他关系好的妹子都和他有些关系吗?当然是不能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度过现在。

冥河有些苦恼,他想不出办法啊。他一直想说他的智商貌似一直保持在这样的水平。

人家都说智商会随着时间的积淀变得愈发的高,但是冥河没觉得。他活了这么久了,也没见的他变聪明了,不过不要脸的本领倒是随着时间不段的增长。

要说为什么在这个世界这么的吃香,一部分原因是实力,还有一部分是长的帅。

冥河这么想着,貌似有什么不对劲,貌似这些他刚重生到这个世界就直接符合了,这两个条件。

他细细想,有句mmp,这合着,貌似是靠天吃饭啊。

人家是靠爹吃饭,他倒好,现在直接靠天吃饭。

冥河有些想不通啊。他要说运气吧,貌似不怎么样。以前,在地球的时候,那个是出了名的衰。

比如老爸给了一百零花钱,总是要掉五十。担心什么事情会发生,他就是会发生。每当自己感觉到什么事情比较满意的时候,又会发生一些突发情况。

他的气运正常情况下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穿越到现在的世界,一帆风顺的度过,实力又强劲。

难道是上天,看着他帅气的脸,不忍心让他继续倒霉下去,然后发生这样的事情?

又陷入遐想的冥河被拍在脑门上的一巴掌打醒了。

“冥河~~~~~”

只见青荷怒气更盛的望着冥河。

望着青荷难看的脸色,以及她泛着危险光芒的眼睛,冥河怂了。他想打自己一拳,他有个毛病,就是动不动就陷入自己的思考中,所以他其实有个外号叫‘大神经’。(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