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突然从后面抓我的胸

第1章太监

屏幕之前大吼一声,我今天就是要为所欲为!

本书完。

完本的感觉真好啊,就像你痛苦坚持了很久的一件事,电子竞技酣战一夜之后握着听装啤酒与厕纸坐在马桶上睡着的感觉,不用去想明天的更新,不用在乎所谓全勤,不用管明天上班上课洪水滔天。

如果你看完一本书,听完一首歌,觉得自己突然之间拥有了徒手肉搏打得过老婆的勇气。

不要急,把这本书推荐给你老婆看,你的老婆可能会打死你。

总之,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写不出来小说一直是太套路太正常了,正常到没有一点趣味性的剧情,于是我决定放飞自我,比如试图先完本再连载,先告诉在读者嘴里放里屎味的巧克力,再偷偷把它换成巧克力味的屎,然后在被质检局的请喝茶之前悄悄把它换成一张充满厕所读物功能而且也可以用来擦屁股的纸。

嗯,立志高远,迟早要完。

好了,其实呢,出现这本书的主要是因为作者写不出能签约的书,所以很痛苦很头疼。

所以为什么我要莫名其妙的开一本太监书而不是打游戏呢?也许是因为我正在听的音乐有点嗨,考虑到抖腿有可能导致假肢螺丝脱落,所以我决定顶着10级腕管综合症的剧痛,一边娇喘流汗一边写下意味不明的文字。

如果有人在厕所里看见这段文字忽然拉不出来,我觉得也没毛病,实际上神经过度兴奋紧张真的可能导致便秘的,上厕所就乖乖上厕所,不要掏出手机点些稀奇古怪的段子,万一蹲出痔疮难道你痛得欲仙欲死的时候还有机会和作者讲道理吗?不存在的。

但是……

不管怎么说,如果写书不能赚钱,别说文青小白,一般情况是连太监文也写不出来的。

只要想办法培养读者奇怪的阅读审美,并且诱发每个人类内心深处最操蛋的好奇心,那么就算是一通狗屁不通的鬼话,也有办法鬼扯成一片清新亮丽的独特文风。

不知道网文黄金三章是不是真的,管它呢,首先我们来牵强附会的介绍一下本书设定。

是这样的,我是主角,而作者是其他小说的主角与读者,不知道这样解释是否明白,反正大家看小说都是图个乐子,那么写小说不带脑子好像也很符合人之常情。

所以我们扯了960字,第1章已经过去三分之一的时候,剧情呢?

唔,作者看了我一眼,哗啦一下掏出一大本不知道从哪搞来的txt文档,七彩斑斓的眼睛折射出充满希望的无限未来。

但是他想不出剧情和故事,所以这本小说注定太监,点题了啊!!!

作者用涂满紫色指甲油的左手梳了一下那撒哈拉大草原一样的彩虹头发说道:“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我是作者,你是主角,按我的安排来,第1章应该是筛选读者的,为了避免正常人读到这本小说,我建议接下来把所有句号都换成感叹号,所有省略号都换成句号。”

“是这样吗!!!!!!”我挤眉弄眼地执行了作者的要求!

作者用镶满骚粉色水钻的右手捋了一把键盘说道:“唔,不如还是换第三人称吧,我觉得第一人称读起来没有代入感!”

闻声,玛丽莲?缺德?冰蝴火瞳睁大了眼睛:“怎么可以这样!第三人称哪有自嗨爽啊!”

作者瞬间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滚啊!谁给你起的狗屎名字,马上给我改回去!”

“是呗!!!!!!”我嬉皮笑脸的又水了400字。

作者头疼道:“你这个没前途的废柴主角,你这什么狗屎性格稀烂人设,能有人喜欢你那才是见了我哥哥姐姐舅舅姥姥七大姑八大姨和隔壁老王的鬼了,第1章都水了快一半了,你特么说好和我一起开书的,结果你现在告诉你放弃治疗了?”

“那能咋办?我写不出小白文,又写不出文青文,不自嗨一下岂不是很无聊。”我呢喃道。

作者瞪大了眼眸,身体向前倾斜了一下,大约是比萨斜塔的角度:“我觉得你在制造剧毒。”

我把手从裤子里拿出来并且摸了摸鼻子,恶狠狠的冷笑道:“你是不是喜欢这种主角?”

作者托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你先等一下,我觉得就算不顾读者死活我们也要优先考虑下编辑的感受……”

“考虑什么感受!不发邮箱内签直接开书编辑能拦着你不成!”

“何当共剪西窗烛,我命由我不由天!”

“三十年广东三十年广西,莫欺少年穷!”

作者为难的看着我说:“我不是说责编,我是说审核编辑,你这意味不明的第1章快要水完三分之二了,万一审核编辑上厕所拉不出来不给你我通过怎么办?”

我闻声,虎躯一震,反复揉搓着下巴上的汗垢细细想道:“那你可以假装先发一章完全正常又没有什么营养的序章,只要没有违禁词,审核编辑很好骗的。”

“哎呀,别那么纠结嘛,你就说你是冲书库的难道人家还拒绝你不成,你以为这是下一本《异天途》吗?不存在的,你又没钱买淘宝套餐,怎么可能有那么无聊的人把你刷到首页去,躲在阴暗角落里自嗨一下不是挺好玩的吗?”

作者怒极反笑:“说得好,普通小说的核心是生死、善恶、爱情,网文小说的核心是权力、地位、女人、成长,请你马上给我来一波装逼打脸。”

我一愣,伸长并压低脖子问:“还来?你之前写装逼打脸可是失败了好多回啊。”

“来,就那个,再来一遍!立刻马上!”作者不耐烦的说道。

“唉,扑街何苦为难扑街。”我发出了隔壁老王一般无奈的叹息。

随后我灌了一口饮料,翻起白眼满口流涎的念道:“别这样啊,你什么设定桥段都不给,一点前戏都没有就直接要高潮,那我怎么配合你写小说啊?”

作者一把抓起我的脖子怒吼道:“出来操作给我看!”

我的脖子被作者勒得快要高位截瘫了,只好说道:“那你先看看你能写啥呗?”

“死亡笔记?”

看得出这名作者脑回路不正常,于是我提醒他:“死亡笔记之类的和谐桥段是不能写的,404的书你又不是没看过。”

“那盗梦笔记?”

“你先搜一下有没有人用过这个书名行不行。”我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

“!!!!!!”

我脱下裤子等了半天,天气炎热,空调却迟迟没有启动,等我扭头看见作者一脸便秘的表情,我就知道这开头又写崩了。

但这个作者显然还不死心,满口大文豪,艺术家之类难懂的话。

我偷偷用航空杯换了他桌上的凉水杯,语重心长的说道:“那,我们先从抄袭开始?”

“不行,我是搞原创的,抄袭是不可能抄袭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抄袭!”

我继续调侃作者:“中译中,伪原创了解一下?”

作者左右一看,没人,便又叫我给他细说了一阵,总之就是毒里搀屎屎里有毒的手段,先把龙空那帮神农毒翻在地,再把那帮不小心点进来的读者搞得意识模糊,甚至还可以上传一张很香艳的封面增强诱捕能力。

“只要有人第一个上当,并且满怀恶意的将这本书推荐给下一个人,其实你不用编什么故事剧情也会有人来看的。”我心满意足的说道。

作者摸了摸持续抬高的发际线,问道:“那要是有人骂我咋办呢?”

“禁言啊!权限在手,天下我有,读者不服叫他也开一本一样的太监书啊!”我吃着爆米花说道。

“不,我总觉得你在传播一些不太正常的价值观。”作者还是不同意我的观点。

“CMN!又不喜欢套路又嫌人家创新还嫌分类的不对你的胃口,碰到喜欢的书不给收藏不给点击不给推荐还想养肥,养你大爷的肥!怎么?是时代变了还是大清忘了,一群读者就这么喜欢对着一群出宫采办的公公高潮?活该书荒!”

我当即就把这个作者按在马桶上痛饮了一番。

“说的也是。”作者摸了摸一头湿漉漉的彩虹说道。

“那第1章3000字都快水完了,剧情怎么办?”我用雪糕做着口腔活塞运动问道。

“我他妈哪知道啊!都是你,一看到你我就不知不觉就水了3000 字啊!”作者崩溃道。

“没事,没事,公众章节不收费,没人看的书也没人投诉的,这本切了再写一本吧。”我在作者身上擦了擦手,心满意足的拽过他的鼠标,点击了上传。

过一会儿看看有没有人被毒死的,待我看看他们能爆出什么书单再说。

等等,好像发到起点后台的时候标点符号没有被计算为章节字数,我连忙把准备下班的作者叫了回来。

“还有45个字要水。”我抓着他的衣领说道。

“痛击我的盟友?”作者不知所措。(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