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自己叉开腿动态图

能出这等馊主意的人,还能指望她长脑子?

不堪为后……

皇帝怒得不成。

其实说来,此事也不能怪皇后没脑子,向来宫闱秘事,半点风吹草动都最好不要让外人知道,即便计谋再好,只要出了错,那就是馊主意,如果今日皇后成功了,还会有人说此为馊主意吗?

皇后很委屈,却不敢再说,耳边是高柔君的温声细语,对方衣着华丽,笑靥如花,对比自己此时的狼狈,更是让皇后恨毒了她。

不过她也做不了什么了,因此事,她连最后的一点脸面都没了,皇帝直接将她禁足,让高贵妃次日去给宋太后请安。

因宋太后‘大病初愈’,皇帝早下令不许宫妃惊扰她静养,是以此次高贵妃的请安,算是探消息了。

高柔君不喜反忧,隐隐地她觉得皇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也许此举不止是对宋太后的试探,也是对她的试探,但她面上不显,也不敢给宋安瑶报信,只暗暗祈祷,望宋太后莫要露出马甲,害她万劫不复。

好在宋太后只问她李家小姐。

高柔君暗暗松了口气,假作不知她和摄政王的情谊,略一想道:“李家虽是嫔妾表亲,但李家表妹素来与嫔妾不亲,论其贤德,也只知她女红极好,其余倒是不知。”

宋安瑶略微失落,“才及笄的小姑娘,也不知能否当得起摄政王府主母的位置……”

这话高柔君没法接,虽说她也不喜欢这位表妹,骄纵任性,仿佛所有人都得让着她,幼时没少仗着年纪小欺负她,说实话这位表妹并不是摄政王妃的上上之选,然人家再不好,也是未嫁的高门少女,人家当不起,你一个寡妇就当得起?

这一世,高柔君虽未对上官元生情,但还是看宋安瑶不爽,同样有种凭什么她能得到惊才艳艳的摄政王的爱。

不过没了爱情的促使,这份不爽,也只是稍稍不悦,并未上升到抹黑的程度。

二人话了一阵,客套过了,估摸着差不多能交差了,高柔君便告了辞。

她离开后,听到整个对话过程的洛女官欲言又止。

宋安瑶知她想说什么,只淡笑:“阿洛最想过得生活,是什么样的?”

洛女官不知主子何意,见她不似借口扯开话题,便小心地答道:“太后仁慈,奴婢只想一生一世侍奉太后。”

宋安瑶悠悠道:“伺候人有什么好的,为奴为婢,主子要你死,你不得生,莫说自由,连生死都不由自己,有什么好,值得你这般向往?”

洛女官一听,连忙跪地,慌道:“太后饶命。”

“喔?你做什么了,说出来,只要事不大,哀家定会绕你。”

“……”

洛女官说不下去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求饶只是意识到主子疑似要处置奴才的本能反应而已,着实不知该说什么,莫非她行事让太后不满?

洛女官脸色有些发白。

却忽地宋安瑶一笑:“所以说,为奴为婢有什么好……”

洛女官松了口气,隐隐觉得太后有些不对劲,想是因摄政王,摄政王要娶妃,太后不痛快了。

“太后……”想安慰,却不知如何开口。

“没有自由,生死不由自己的不止你,哀家也一样。”宋安瑶望着窗外的天空,微微出神,“太后之尊,连一国之母都得敬着,可是有什么用,不过是个权利大点的囚徒罢了。”

洛女官心中惊诧,忙道:“陛下对太后极好,太后何以这般想?”

宋安瑶轻笑,“也就是以前,如今哀家什么处境,你岂能不知,今日哀家突然想和你谈谈心事,你也不必惊慌,皇帝的人探不到这里。”

洛女官暗松口气。

“当日哀家被劫匪劫走,曾逃了出去,有那么一段时间,哀家也过得不错。”宋安瑶轻声道:“那个时候,哀家不是太后,没有荣华富贵,却有自由。”

还有摄政王……洛女官没有接话。

“可是哀家还是回来了,你说,哀家如今是否后悔?”

洛女官小心翼翼,不得不道:“太后……”

宋安瑶也不愿让她为难,摆了摆手,“后悔又怎样,哀家已另嫁,他也快要娶妻,再好的情缘,终会烟消云散,等着哀家的,就只有深宫老死,也许……哀家也活不到终老,三个月,四个月,最多不过一年,便会有国丧了。”

洛女官眼眶微红,只觉得说这番话时,太后面上云淡风轻,实则心头滴血。

她想安慰,却不知如何下口。

却忽地话风一转,只听太后问她,“你才十九岁,若哀家给你一个自由的机会,你要吗?”

洛女官又惊又怕,更不知该说什么,谁想一生一世伺候人,可问题是,这个机会真的是机会吗,太后对下人的确不错,可若是有异心的,如那位殷女官,从来都不手软。

“知你不敢应承,总归也不是现在,无妨,你且准备准备,三个月后,哀家送你出宫,才十九,没必要等到二十五,白熬几年青春。”

“奴婢……”洛女官掉下泪来。

宋安瑶挥了挥手,缓缓闭上双眸。

这深宫之中,连她都待得压抑,别说熬了这么多年的洛女官了。也许宫外的情况同样不好,但好歹是自己主宰命运。

许是那日的态度给上官元留下阴影,近日上官元时而出入宫中,生怕不留神间,她便‘求死’了。

宋安瑶苦笑不得。

这担惊受怕之中,倒又涨了那么一点点好感度。

所以宋安瑶也不解释,他的宽慰,自己听着就是,出神之际,便在想摄政王府的势力,能在皇帝的几重监督加算计之下,她二人见面,还能不被抓到把柄……

这可不是般般的大。

于皇权,威胁之大足矣让皇帝做梦都铲除,于上官元,造反成功率不低。

然而任务……不止任务,就眼下几国的形式,打内战必伤根基,而且章氏并不是当年的黎氏,当今圣上亲贤臣远小人,算是少有的明君。

所以抛却任务,就宋安瑶自己而言,她也是不希望男主造反的。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