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用品羞耻play文

叶芃将江允尘的十人精英部队调换了一个人。怪,也只能怪江允尘粗心!叶芃拿着优盘,连连弯腰道谢。

双胞胎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离开了房间。

在市中心的一处地下室内,江允尘此刻正被绑在椅上。而在他面前的则是之前抓获的那个人的右臂!

男人坐在江允尘的不远处,用眼神示意旁边的人将江允尘弄醒。

在昏暗的灯光下,可以清晰的看见男人的缺了一只右臂。这就是江允尘做得,他无比痛恨江允尘。

他从来不是心软的人。

一盆冷水浇来,彻底的让江允尘醒来。他没有慌乱,睁开眼看着眼前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江允尘冷下眼眸,启唇:“没想到你还会被他重用。”

一个已经失去右臂的人又能做什么呢?

江允尘的话一针见血,让男人的怒火登时燃到点!若不是江允尘将自己的右臂砍掉,他绝不会被主人弃置身后。

男人握住拳头,“你觉得你还能活吗?”他眼里的怒火清晰可见,他站起身来走到江允尘的面前,弯腰抬起江允尘的下巴,逼迫他直视自己。

江允尘无畏的勾起唇没有说话。

这样的做法就像是在嘲笑他的话有多可笑。

男人面目变得狰狞,狠狠的撤下手。“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活下去吧。”男人猖狂一笑,然后离开了地下室。

地下室弥漫着一股常年积累而成的霉味。整个地下室并不是很大,只有一个通风口。江允尘闭上眼,脑里不断的思考如何逃离。

只要找到一个出口,他一定可以活着回去。

突然,耳朵深处传来“呲呲呲”的声音。他蹙眉,怎么会这样。随后,便传来顾一腾的声音:“江允尘!听到回话!”

“江允尘!听到回话!”

“江允尘!听到回话!”

这样一句话响起了次。江允尘这才明白,原来顾一腾早在自己不注意间在耳朵内部植入了通讯器。他勾唇,他第一次如此赞赏顾一腾的细心。

“顾一腾。”他开口试着回话。

顾一腾终于让手下尝试不下遍的时候收到了好消息。那就是,江允尘的通讯器能够联络。

许是那一盆冷水的作用,让通讯器起了刺激。

顾一腾急切的向通讯器发起讯息。收到江允尘的话时,他第一次,也许是今生唯一一次那么激动。他带着耳机,对着江允尘说:“你们在哪?”

他可以确定,他们一定内部有内鬼!

江允尘抿唇,他不知道这是哪里。

他闭着眼让自己静下心,听着从通风口传来细微的声音。那是叫卖声!

“在市区,应该是菜市场,我在地下室听得不是很清楚。”江允尘蹙眉。这是一个他们完全不熟悉的城市,他不知道那个人接下来会做什么,他们完全就在那个人的掌控之下。

“你身上的伤…”话未说话,通讯信号就断开了。顾一腾皱眉取下耳机,让人过来询问:“怎么回事!”

那人检查了一番,低着头汇报:“顾队长,在江大少身上的通讯器坏掉了。”

那盆水可以说是救星,激起了通讯器却也毁了通讯器。

顾一腾脾气突然火爆起来,站起身对着旁边的一个椅就踹。“下命令!让所有人分几组查市区菜市场的地下室!”说完停了一下似乎想起什么,又说:“只派我们的人!”

他现在绝对要怀疑一个人!叶芃!

江允尘对于通讯器突然断开并没有什么疑问,他如今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等着顾一腾的营救。

罗佳倩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心里的不安越发浓重让她整个人都有些躁动。她很早起来站在店门口。随着阳缓慢的升起,天空也下起了细细小雨。

邓丽媛拿着罗佳倩的外套走到罗佳倩的身后为她披上,“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而且那么冷的天才穿一件衣服。”

邓丽媛的话语间充斥着对罗佳倩的宠爱。

“妈,我没事的。”她握着邓丽媛的手,温和的笑着。街上空无一人,周围的店也还没有开。安静的环境下却显得罗佳倩更烦躁。

她隐约觉得江允尘会出事。

罗佳倩转过身看着邓丽媛,“妈,我想过几天就回去海桐市。我总觉的江允尘会出事。”这样的想法不断的压在罗佳倩的心里。

邓丽媛蹙眉,“佳倩,不要说妈妈愿不愿意了,你爸爸那边你要怎么交代。”

“我会跟爸爸好好聊一聊的,妈,你能支持吗?”现在的她需要更多人的支持,尤其是妈妈的支持。

“妈妈能说什么呢?你跟你爸说一说吧。”邓丽媛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罗佳倩的手然后放开转身离开了。

罗佳倩笑着看邓丽媛离开。

她把手心移向自己的心脏处,试图安抚心里的不安。罗佳倩坐在一个椅上,任由冷风吹来。小雨在阳完全升上的时候停了……

相隔两地,罗佳倩的心却越发的靠近那颗早已等待自己的心,江允尘的心。

这边的顾一腾还忙活着寻江允尘的踪迹,而在海桐市那边又传来那个人的左膀右臂被救走了。顾一腾气的恨不得将那人揪出来!

他愤怒却心知此刻的他不能乱了脚步。

他让自己的人加快寻找江允尘的下落,一边与叶芃继续周旋。“顾先生,您来啦。来来来,请坐请坐。”叶芃请顾一腾坐下。

顾一腾坐下来,“叶先生真的是客气了。小辈只不过是来跟叶先生道谢的。”

叶芃为顾一腾倒上茶水,“顾先生真的是客气了。”

“不知道叶先生可有时间,小辈想请叶先生吃顿饭。”顾一腾有所思的看着叶芃,抿了一口叶芃为自己倒得茶。

这叶芃给自己倒得茶,自己是第一次喝,也一定会是最后一次!

叶芃也坐下来,爽朗的笑着:“顾先生真的是客气了。既然顾先生盛情邀请,那叶某就不客气了。”叶芃故作熟悉的拍了拍顾一腾的肩膀,尤为像是一个长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