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对着烛心挑着灯花,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楚楚吓得不轻。< ..COM

一双手搁着衣裳抚过她的身子,楚楚连忙摁住了那双手。

谁知步惊云把她搂在怀里直往床上卧,不得已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引得楚楚十分烦躁。

只是救了姓霍的而已,没想到马上就遭报应了。看着镜子,楚楚实在是无力了,她居然成了孔慈。其实成为孔慈也无所谓啦,问题是现在正是步惊云对他别有企图的时刻。

特别是这个步惊云和他的步步完全不一样,全身笼罩着一股鬼畜的气息。

喜欢孔慈,又觉得孔慈配不上他。

时刻准备着抢占她的清白。

对于这样的步惊云,楚楚实在是无爱。

出发打猎,心情好的步惊云拉着楚楚同乘一匹马,拥在怀里,一点都不顾及周围人的异样眼光,更何况她还不会骑马,摇摇晃晃让她很不适应,她紧揪着缰绳,生怕掉了下去。

这个恶劣的步惊云丝毫不顾及她说的话,不准她下马不说,还含着笑意问:“害怕吗?”

耳畔听着这问题,即使不抱有期望,还是试着和他沟通。

可惜,步惊云听了她的话后,只是把她搂紧了些。

而后更是突然一夹马肚子,马儿奔驰起来,楚楚被颠簸地忙俯身抱住马的长颈,听风在耳边呼啸过,紧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

身后的笑声更大了,那不规矩的手,迫使着她转头,将她的发捋至耳後,便是深深地吻了下去。

唇瓣厮磨,唇齿相扣。

本事唯美的画面,可惜当事人之一的楚楚怒火高涨,却丝毫不能反抗。

那天晚上更是趁机灌她的酒,逼她就范。

待她再睁开双眼,眼前已是熟悉的木屋,她就好像做了一个长梦,梦里只有她和他,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她有些分不清是幻还是真。

待到步惊云推开木门,带着楚楚的膳食,并且贴心的给她整理房间时。她顿时不生步惊云上次帮忙教训欺负她的人的气了。

果然,有对比才有真相。

楚楚她果然是欠虐。

-----

大早上,步天不去蹲马步,跑到镇子上去看杂耍。

步惊云心里真是对这个熊孩子骂了又骂,小一点的时候就是一直缠着楚楚,长大了就是各种惹麻烦,他被迫牺牲掉和楚楚的独处时光,痛苦又甜蜜的照顾这个小坏蛋。

如果不是他今天带着步婷偷偷出门,步惊云都不想管他了。

等着熊孩子回家教训一顿就好。

“惊云,好好和孩子们说话,今日难得的集市,小孩子爱热闹,你看顾着些,看了灯再回来。”楚楚也是无奈,明明是爱孩子的好爹爹,硬是要在孩子们面前做出严父的姿态。

想当初,步天和村子里的孩子打架受伤,她这个做娘的都没发现。他这个做爹的二话不说,半夜出门把那些孩子教训了一顿。

等到她发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步惊云嘲讽技能全开,督促步天练习武功....

步惊云转身,摸了摸楚楚鼓起来的肚子,心下怜惜道:“下个月我们就回于府吧,有人看顾着步天步婷,你也能安心养胎。”

楚楚撑着腰的手顿了顿,欲哭无泪的想,如果不是你总是想着那档子时,至于她总是受苦受难吗?明明说好的一子一女呢?

她不想再要孩子了,两个都把她折腾的够呛。

安顿好楚楚,步惊云决定等找到那两个熊孩子,马上回来准备晚膳,他实在是不放心楚楚一个人呆在家里。

离镇子不到一里距离。

何处突地传来一阵悠悠钟响——

庄严沉静的古朴钟声......

然后步惊云就看见了步天那个熊孩子,跟在剑晨后面,欢快的叫着:“爹”

剑晨应了不说,还掏钱给他买泥人!

都说了男孩子不要玩那些,这是妹妹的!

步惊云快步上前大吼道:“步天,给我过来!”

步惊云的叫声,让那个孩子一惊,道:“你是谁啊?”

“你回来了?”剑晨用复杂的眼神看向步惊云,这时熟悉的嗓音也响了起来,“剑晨大哥,这幅面具好看吗?”

本是询问剑晨,但看着剑晨一直注视着前方,楚楚拿在手上的面具摔在了地上,“云,云大哥。”

泪流满面的楚楚。

步惊云心里一阵腹诽,怎么又遇到这个奇怪的楚楚了!

而且看样子,步天还是她和剑晨。

明明知道不是自己的楚楚,步惊云还是妒火中烧,正准备教训一下这个剑晨的时候,步天那个没眼色的上前拦住他道:“坏人,你离我爹娘远一点,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天儿,不要这样....”

步惊云惹不住挥剑砍了下去。

“爹,你,生气了?”唯唯诺诺低头不敢看他,手却紧紧抓着步婷。

步惊云眯了眯眼道:“你叫谁爹?”

那杀气让本是博取同情的步天,愣住,连忙后退,抬眼一扫没有看见娘,本是瘪起来的小嘴牵强的扯了个笑道:“爹,我给娘带了上好的胭脂,还给妹妹买了泥人。”

泥人?

步婷可看不出了父子两的矛盾,她摇着手上的泥人,大叫道:“爹,爹,抱,抱!”

对着娇软的步婷,步惊云是有求必应。

他抱起步婷,压下心中莫名其妙的怒气,转身回家。

步天压了压嘴角的笑意,把手上粘着的糖悄悄擦去。

面对的这老爹的怒火,没有娘就只有小妹了。___小/说/巴/士 www.XSBASHI.coM___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