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出轨笔记

“这三天,顾老二应该很得意吧?”房间里,顾珩神情冷漠,仿佛那个在苏颂面前温言软语的人不存在一样。

顾惜说:“他把h市分公司的负责人撸下去了,那个人是当初老头子捧上来的。”

“他倒是有本事,直接开始跟老头子打擂台了。”顾珩嗤笑一声,“我们的人都安排下去了?”

“你放心吧,有我呢。只是这样做,顾家势必会一蹶不起,你……”顾惜犹豫道。

“你想要顾家?”顾珩转过头,如利剑般的目光直视他。

顾惜不解,呐呐地开口:“你不是知道吗?我对顾家从来就没有什么兴趣……”

“我也没兴趣。”顾珩勾唇一笑,“所以干脆毁了他吧。”

他说的轻而易举,顾惜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大浪。

出去后,苏颂迎了上来,怀疑的目光在顾珩和顾惜身上逡巡而过,“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面对苏颂,顾珩的气势顿时软了很多,“阿颂,我……”

苏颂平淡的开口,“你不用解释,我不和你们这些阴谋家为伍,好走不送。”

顾珩上前一步,他很确定苏颂生气了。

但是为什么生气?

顾珩对顾惜使了个眼色,顾惜嘴角抽了一下,心道您可真忙,既要忙着立业还要忙着成家。

“小颂,我有事就先走了。”

苏颂:“不送。”

房间里终于只剩下了顾珩和苏颂两个人。

“阿颂,你在生气。”顾珩肯定的说,“为什么?”

“你想多了。”苏颂有些烦躁的说,“你不是有大事要忙吗?怎么还不走?”

“对我而言,唯一的大事就是你。”顾珩深深地看着苏颂,又向前走了一步。

苏颂心中一跳,往后退了一步。顾珩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不敢深思。

苏颂退一步,顾珩就进一步。他把人逼到了沙发边上,再退,苏颂就倒在了沙发上。

顾珩就势压了上去。

“本来我想慢慢来的,可是我等不及了。”顾珩的眸子黑得没有一丝杂色,像两个漩涡,紧紧地盯住苏颂,“我这一次受伤,是二叔下的手,他想要我死。”

苏颂瞪大眼,“……是顾惜的父亲?”

见苏颂被转移了注意力,顾珩在心中笑了,“没错,他野心很大。你还记得上一世顾惜心脏病发危在旦夕的事吗?”

“记得,不然你也不会……”

“那些事已经过去了,我要告诉你的是,那件事就是顾老二做的。不然,如今顾惜也不会跟我一起对付他父亲。”

苏颂悚然一惊,而后撇开了头,“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们这些豪门恩怨我不感兴趣,也不想涉足其中。”

“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我和二叔的斗争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或许我会赢,或许会输。赢了就报了上一世的仇,输了……”顾珩的声音低了下来,“我不想让自己后悔。阿颂,这个世界上我只在乎你。”

“……我爱你”

那句如耳语般的告白炸响在苏颂的耳边,他的心慌乱的跳了起来,“你在说些什么?我、我不是同性恋……”

“我也不是,只是我喜欢的人恰好是个男的。”顾珩终于说出了这句同性告白使用频率最高的情话。

“……对不起。”

“你永远都不用和我说对不起。”顾珩温柔的笑了起来,“因为你注定要和我在一起,这大概是我唯一会‘对不起’你的事情,在这个前提下,无论你做什么,都值得被原谅。”

因为是我先对不起你,要绑着你的一辈子。

最后苏颂还是没有给出顾珩想要的回答。

他现在的心很乱。

后来也确实如顾珩所说,他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苏颂了。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半个月,苏颂都有些分不清自己对顾珩的感觉了。有时候他会觉得很可笑,他和顾珩才相处了多长时间,又是两个男人,怎么会发展出爱情来?

但不能否认的是,每天晚上闭上眼,那天在浴室里面发生的事情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

无论他怎么抚慰自己,都再也得不到那一次脑袋都要炸开般的快感,而顾珩情动时的脸和彼此纠缠的喘息声都成了最好的催、情药。

在以前,他对这方面实在要求不多。

或许,他真的爱上了顾珩?

不得不说,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有些人会因为那一低头的温柔而爱上一个人,而他爱上顾珩的理由竟然是因为一次契合的打、飞、机?

不免有些可笑,可是苏颂真的不想承认,他想顾珩了。

在和顾珩失去联系的每一天。

阻止苏颂继续胡思乱想下去的,是苏妈妈的一通电话。

她说想来看看儿子。

苏颂的第一反应是心虚,母亲只有他一个孩子,如果他出轨了,母亲该怎么办?

本来打算好下一次见面就和顾珩谈谈自己想法的苏颂又犹豫了。

算了,再看看吧。

于是,从柜子里探出了一个头的苏颂很快的又缩了回去。

苏妈妈是坐火车来的,本来苏颂是要给她买飞机票,可是老太太硬是不肯,明明是舍不得钱,却说自己“恐高”,弄得苏颂哭笑不得。

离开a市也有大半年了,母子两都十分想念对方。

到了火车站,火车晚点了半个小时,就在苏颂无聊的刷手机的时候,电话响了。

是个陌生电话。

“……苏颂?”

“对,我是。”

“嘟嘟嘟……”电话又挂了。

苏颂皱起了眉头,不是打错电话,难道是恶作剧。

“小颂!”母亲的声音响起,苏颂站起来挥手,一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太太走向他,手里还提着一个编织袋。

“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累不累?”苏颂赶紧接过母亲手里的袋子。

“不累不累,都是我自己做的酱菜。”苏妈妈笑着说。

这时,电话又响了。

“阿颂,你在哪?”电话那头的顾珩声音很焦急。

“在火车站接我妈妈,有什么事吗?”时隔半个月之后再次听到顾珩的声音,苏颂的心忍不住剧烈的跳了起来。

“小心!快离开……”

顾珩的声音消失在耳边,苏颂身后突然出现了一辆面包车,一把抓住他往里面塞。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儿子!”苏妈妈被突如其来的绑架吓呆了,抱住苏颂去掰男人的手。

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抓住苏妈妈也开始往车上拖。

“我跟你们走,你们放开我妈!”苏颂惊恐的挣扎。

然而于事无补,不知道他们往自己的脖子上注射了什么,苏颂和苏妈妈一起晕了过去。

“该死!”电话里面失去了苏颂的声音之后,顾珩一把把手里砸到了地上,手机顿时四分五裂。

把后续的事情交给顾惜,顾珩直接化作猫形,朝着火车站狂奔而去。

猫的嗅觉很灵敏,但是火车站人又多又杂,什么味道都有,线索一下子就断了。

顾珩无奈之下,只好派出了全部人手去找苏颂母子。

得到消息,是在当天晚上十一点左右。他们查出顾家老二打了一通奇怪的电话,而那个电话号码定位是在郊区的一个废铁场。

顾珩连夜就单独摸到了那里。

苏颂母子果然被绑在那,苏妈妈被吓得不轻,苏颂正在一个劲的安慰她。

“阿颂,阿颂。”

熟悉的声音传来,苏颂精神一振,四处看了看,果然在铁窗外看到了一只猫。

“该死的猫,快滚!”

而同时顾珩也被看守苏颂的人看到了,他们对它丢了一块石头。

顾珩深深地看了苏颂一眼,然后离开了。

再次出现时,看守的人正脑袋一点一点的在打盹。

顾珩悄悄地从窗户里钻进去,在他们身上找到了钥匙开了门,又悄悄地咬断了苏颂身上的绳子,“阿颂,小点声出去。”

苏颂朝他点点头。

苏颂带着苏妈妈逃出那个房间之后,顾珩早就在门外变好身,和苏颂一人扶着苏妈妈的一边,朝着外面逃去。

“不好,他们跑了!快追!”

他们没跑多久就被发现了,顾珩当机立断说:“你带着伯母先跑,我拖一下时间!”

说完也不等顾珩反应就往回跑了。

然而苏妈妈年级大,根本跑不了多快,看着渐渐追上来的人,苏妈妈绝望的说:“小颂,你和你朋友走吧,别管我了!”

苏颂摇头,一脸坚决。

到后来,那群人居然拿出了抢,苏颂吓得心跳如擂鼓,却还是要镇定的带着母亲逃跑。

又不知过了多久,顾珩的人终于到了。

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竟然有一颗子弹朝着苏颂而来。

苏妈妈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想都没想就用身子挡在了苏颂面前。

苏颂脑海一片空白,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砰——

“妈!妈!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情?”

苏妈妈摇了摇头,担心的看向倒在一边的顾珩,关键时候,竟然是顾珩飞扑过来挡了那一枪,“我没事,快看看你朋友。”

苏颂这时血液才回暖,顺着苏妈妈的视线看过去,心脏瞬间再次被攥紧,“顾……珩……”

顾珩这一弹,竟然是伤在了心脏!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就闭上了眼睛。

“还好,还好,还有气。”顾惜过来,就看到苏颂一副呆滞的表情,眼神都没有光彩了。他心中一咯噔,心想不会吧……

幸好在顾珩的鼻尖探了一下,还有气。

顾珩被飞快的送往医院,顾二叔的人也被制服了,直接交给了警察,绑架的罪名一旦成立,顾二叔大概下半辈子就可以在牢里安度晚年了。

急诊室外,苏颂脸色苍白的站着,双手紧握,关节都泛白了。

苏妈妈安慰他:“吉人自有天相,你朋友一定会没事的!”对方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老太太心里也不好受。

苏颂无意识的呢喃道:“他要是死了,我也就不活了……”

“小颂!”苏妈妈心中一惊,“你说什么话,就算要赔命,也是妈妈的命,你说什么胡话呢!”说完,她自己也红了眼圈,“妈妈就你一个儿子,说我自私也好,你可、可不能……”

苏颂猛的回过神来,歉意的看着母亲,“妈,对不起。我乱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苏妈妈不放心的又看了他几眼,才点了点头,“恩。”

“妈,对不起。”苏颂又说。

“你这傻孩子,妈怎么会怪你?”苏妈妈以为苏颂还在为刚才的事道歉。

“不,妈。”苏颂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坚定的看着母亲,“我这辈子不会结婚生子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妈妈被他搞糊涂了,怎么突然扯到这上面去了?

“他说他喜欢我,我、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他……如果这次他醒来了,我就和他再一次。”苏颂的眼圈突然红了,“我不能失去他。”

扑通一声,苏颂跪下了。

苏妈妈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双手颤抖着抚摸苏颂的头顶,哽咽着的声音传来:“孩子,你确定你对他是爱,而不是愧疚?不是因为他救了妈妈所以感激?”

“不是的。当时我以为他要……”苏颂说不出那个“死”字,“……离开我的时候,心都空了。”

“我知道了。”苏妈妈仿佛苍老了许多,“只要你幸福,妈妈又有什么在意的呢?”

“妈……”

顾珩醒来的时候,苏颂趴在他的床边守着他,手掌贴在他的手掌上。

他弯唇笑了起来,慢慢地和他十指相扣。

——————完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