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

s市晚上21点。

王宇去便利店买夜宵吃,走在以往一直走的小巷里“唉…莫言那货去哪了?好几天都没找我了,不就是得了个副本第一吗?有什么了不起。”王宇气愤的将脚边石头踢飞,石头飞向一个阴暗的角落貌似砸到什么东西。“哎哟!我去,谁tm这么缺德!诶…”角落里传出一声扭曲的声音,王宇一惊向后挪步“谁…谁在那里?!”

过了许久王宇以为没人刚准备要走时,突然从角落里窜出一个黑影把王宇的手机给夺走向一个拐角处窜去。“我去!我的手机站住!”王宇急忙跟着黑影跑去。

王宇不断的追赶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哈…哈…我去,我的手机啊…”王宇已经跑的满头大汗,就在王宇放弃追赶时突然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扔出一个用纸包的长方体砸到王宇。

“啊!谁啊?!报复也不带这样的吧!”王宇揉着头没好气的把纸团捡起“诶,我的手机这是……”王宇看着纸条上的字嘀咕着“这字真丑…如果…你…想知道…莫言在…哪,就去…莫言家。”王宇觉得莫言可能被绑架了事情太严重就打开手机打算打电话报警,可是刚打开手机上面就显示出一个极其诡异的图案图案上描绘了一个风暴的图案旁边还有一圈荆棘最外面还有一圈4个小六芒星连在一起的圈。

王宇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刚打算回到手机桌面时图案消失了接着出现一行字“从现在开始这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所以你没办法报警最快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就是去往莫言家。”

王宇意识到出大事了急忙赶往莫言家,“我…我去…跑死我了,今天发生的都是什么事啊?莫言这货到底惹了什么事啊?”王宇跑到莫言家楼下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上,就在王宇准备继续休息时一声巨响在王宇身后的场景开始崩坏消逝“我擦!这又是什么!”王宇几乎连滚带爬的跑向莫言家门口“诶…诶!钥…钥匙!我记得莫言在家门口哪里放了备用钥匙,在哪呢?”王宇不断的四处摸索寻找钥匙,王宇身后的场景已经快要崩坏了。

“擦擦擦!在哪!啊啊啊啊!找……找到了!”王宇不停的在门口附近最后终于在地毯底下找到了备用钥匙,几乎突破人类极限的起身开门冲了进去。

“呼…呼,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拍电影呢!”王宇已经累得躺在了莫言家的家中地板上“诶,不对啊如果是拍电影怎么没人跟拍呢,奇怪…”王宇起身环顾莫言家中一片混乱桌子被掀翻、柜子里的东西到处都是、厨房里的碗等全部打碎“我去,这…这是家里遭抢劫了吧?!一片混乱啊!”王宇惊讶觉得诡异便到了莫言的房间里去,房间内更是混乱不堪并且房间内的一半的物品都消失了不留一点痕迹就连渣滓都没有,王宇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在莫言房间内四处走动观察在莫言的电脑桌上看到了差点被毁的手机和本该一点东西都没有的被毁的空地上的黑盘。

王宇好奇将手机拿起打开莫言的手机上面出现了大量未接电话和短信不过大多数都是王宇自己打过去的可是从中有一条短信不是王宇发给王宇的,王宇好奇将短信打开短信内容:“您好,亲爱的玩家你获得的副本第一实物奖品已经领取,感谢您的参与。”王宇嘴角微抽“混蛋…得了奖有什么了不起,还实物奖励而且领奖居然不带我去!活该失踪!”王宇仿佛生气但又没爆发将脚边的东西一踢“喔!啊…疼死了什么东西啊!”王宇一脚踢到了黑盘按常理黑盘本该踢飞的可是却诡异的留在原地而且毫发无损“靠!什么破东西,莫言欺负我就罢了连你个小破盘也欺负我!”王雨有点小歇斯底里道。

王宇觉得自己好像无缘无故的生了莫言的气晃了晃头将这个诡异的黑盘的捡起来“这…这是什么东西啊?”王宇将黑盘翻转观察就在此时王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王宇打开看是条短信:“你已经在莫言了家吧?想要知道莫言在哪就将莫言家的黑盘送到xx路18号,那里有人会告诉你莫言在哪。”短信后又是一个诡异的图案,“这…这算什么啊,算了,找到莫言重要。”王宇也没顾什么就拿着黑盘前往短信里的地址。

“桀桀桀……终于找到转换器了,只要得到转换器将其交给主人多伦大陆就是我们的了,桀桀桀……”一个佝偻的身影躲在王宇要前往的地点的墙角的阴影处。

“跑…跑死我了,今天是要我减肥啊!跑这么多段路再这样下去我都可以得马拉松冠军了!”王宇气喘吁吁的半蹲着拉起上衣散热,就在王宇准备起身大喊时突然从角落的阴影中响起了尖细而又苍老的声音“桀桀桀…终于送来了,来少年把你手中的黑盘交给我,我告诉你莫言在哪。”紧接着一个佝偻的身影从阴影中走出,身影身穿着玄色的破旧斗篷虽然很破旧但是上面还是能隐约的映出一些发着淡紫色的光芒。

王宇警惕的看着身影并偷偷地往后挪步,佝偻身影貌似看到了王宇准备跑就着急的大喊“别走,你现在给我黑盘我马上告诉你莫言在哪,你看!”佝偻身影将莫言衣服拿出来给王宇看,王宇看了眼衣服发现莫言找他时穿的衣服“我给你黑盘,你真的告诉我莫言在哪吗?”王宇警惕看着佝偻身影虽然看到了莫言的衣服但还是觉得不对劲所以还是犹豫给不给,佝偻身影看王宇始终不给就开始焦急并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声道“对…快给我…哈哈…给我…桀桀桀…我就告诉你莫言在哪。”

王宇觉得不对转身要跑,佝偻身影见到发出了一个出属于人类的吼叫声并且身体开始不断的胀大原本只有一米的身影眼见就已经超过了两层楼,本来已经开始跑的王宇回头一看佝偻身影变得两层楼那么高而且显露出了原形是一只半张脸被毁的猫型兽人被石头绊倒趴在地上“吼,本来打算和平解决的看来看来是不行了”猫型兽人低吼道蹲下准备把王宇抓走,突然一个诡异的声音发出就像是一条钢条被压缩扭曲的声音紧接着王宇身边的空间撕裂出了一道裂缝从里面发出了一个银色的流光击打在猫型兽人身上“嘿嘿,这小子是本大爷的人…呸!是本大爷保护的人,总之他是本大爷的重点保护对象之一,想杀他得问过本大爷!知道吗?”一个身穿银色斗篷手里拿着一柄形状扭曲的木杖的男人从裂缝出来“小子,往后退我可不想伤到你不然离会杀了我的……”王宇从痴呆中反应过来听到这个男人的话赶紧往后退。

猫型兽人将流光击散警惕看向男子但随之冷笑了声“哼,我还以为是哪个大魔导呢原来是我们伟大的污秽魔导----哈雷克啊,桀桀桀……”男人原本握木杖的手高举将木杖扔到地上一脸不爽的怒吼道“污泥煤啊!污秽是你叫的吗?除了泰克他能叫污秽是你们这些家伙叫的吗?看老子不灭了你!”哈雷克将木杖捡起指向猫型兽人大喊“深渊空间的秩序,隐居衍生的秘法,错乱的空间,吾在此召唤破碎的禁术,隐居者!”紧接着和雷克脚下出现一圈魔法阵上面浮现着各种符文、咒印等一团强大的能量在木杖前凝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