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顶短裙臀部摩擦的小说

我心里犯起了嘀咕,突然出现而且没有人发现的人?这也太邪乎了吧!于是竖起耳朵打算听苏杧接着说下去。

“除了你们两个,别的人都没有发现吗?小川呢?”程俍问道。

苏杧摇摇头:“对,只有我们两个人,连小川也没有发现。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我和我奶奶我们两个会卜算之术的因故吧,除此之外我真得想不到是否还有别的原因。”

“这个寨主是不是当年考古队里的人?”我问道,“当年那支考古队贸然闯进你们的祠堂,你们怎么会同意的啊?”

“应该不是,说实话我也不能确定,但当时我和那支考古队的人打了个照面,直觉告诉我,他和那支考古队应该没有什么关系。至于这个,其实的因为他们当年取得了我奶奶的准许,我奶奶当了一辈子寨主,说话极有分量,大家虽然不怎么情愿但还是没什么人出声反对,于是大家对于他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只要他们不胡来,就随他们去了。当然,这件事我也很奇怪,我至今想不出我奶奶为什么会同意那支考古队的人进我们的祠堂,毕竟我们的祖先曾经说过,那里有我们族人最大的秘密。”苏杧如实说道,她接着叹了一口气,“可惜如今整个村子里也找不到我奶奶那样位高权重的人了,我知道你们也想进一趟祠堂,但很可惜我帮你了你们,我一开始说得我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是实话,没有骗你们。我们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奶奶身上了----虽然她已经不在了,不过我相信她既然找来了你们,就一定想好了后路。”

这个寨子里现在的状况我们也大致了解了,就是个群龙无首的样子,好不容易出了个寨主还是个极有来头的人,我现在非常清楚,这里面的水,不是我们能蹚的,只不过苏杧似乎很相信我们的实力,她一心觉得我们三个是崂山道士,极容易的就能解决了她奶奶的尸变,顺手还能解决了这寨子里的纷争,于是我们现在简直就是骑虎难下,总不能现在这时候我们向她摊牌,说:我的好姑娘,我们真的没办法处理好你奶奶的事儿,我也很想开棺看看她给我算得那一卦卦令上写得是什么,但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我把我们把命也给赔上去啊!

我们三个心里犯着小九九,还不能如实地打破苏杧的希望,只能在心中期望她奶奶的事儿别太难办,让程俍顺利地给弄好,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现在外面乱透了,大家虽然一时还不能拿我怎么样,但我奶奶的余威也撑不了多久,两天之内我们必须得解决好我奶奶的事,开棺看她有没有留后手,如果实在不成,我就拿着坟里的卜令瞎说一通,反正这个寨子里现在只有我懂得这些卜辞。”苏杧扬着头说,颇有豁出去了的意味。

“我们什么时候动手?”陆之尧点点程俍,接着说道,“|我们都清楚我们几个人现在完全是在赌博,我们的砝码就是苏杧对她奶奶的信任,如果我们赌输了,就是死路一条,虽然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被卷进这场赌局,但是没办法,我们已经不能退出了,程俍,我们必须有多大本事使出来多大的本事了。”

程俍看了看表,沉吟道:“就今晚。让小川和马骝守着家,我们四个先去探探路,毕竟那里什么情况还不明朗。”

苏杧点点头,看着程俍很配合地说:“先生,那麻烦你们三个先行准备,我要去为我们的赌局卜上一卦。”

她说完,身姿款款地退出了我们的小屋子。

程俍合上门,叹了一口气道:“今天晚上我们怕是又睡不上什么好觉了,看看我们还有多少发子弹,今晚的事情我并没有多少把握,倘若不成,这些子弹能够救我们的命。”

“我们来晚一步,苏杧的奶奶一定是局内人。”陆之尧笃定地说,“可惜现在什么都晚了,我们只能祈祷她的宝贝孙女儿能够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我看他们两个完全没有什么底气,只好嬉皮笑脸地逗他们两个道:“你们没必要这么垂头丧气的,我就对苏杧她奶奶很有信心,她既然能算到我和陆之尧会出现在书院门,难道就算不到今天的腥风血雨吗?说不定她早就料到这一切,讨了个懒,不想蹚这趟浑水,自己一抹脖子去那里逍遥快活了呢,咱们可不能泄气,万一咱们失手也过去了,那老太婆看到我们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子呢,那可太没面子了。”

他们两个回应了几句,我们三个就不再说什么不着调的事,赶紧个忙个地去了。

我又出了一趟门,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理,只听程俍和苏杧的描述我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总觉得必须得自己亲眼看到,自己亲自判断一下现在的情况才能安心,六六他爹马骝见我出门,本来想跟过去,顿了一下又安生地跟着小川一起守着门去了,也不知道他是在犹豫什么。

在寨子里粗略地走了一圈,我才知道程俍所说的“外面变天了”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几乎整个寨子里的人都在外面,所有房屋的门窗通通大开着,所有人都形色匆匆飞快地走着,但好像是在绕圈子似的根本没有什么目的地。我纳闷极了,心里直说:我们几个外人都在你们终于的祭祀上把供给“神”的贡品给掳走了,你们不找我们的麻烦,在这里暴走什么啊?莫非你们寨子里保持着“阳光体育一小时”的良好习惯?又或者你们的“神”只是长得难以接近了点儿,其实脾气特别好?别逗了,他们表现得越是难以理解,我心里越是没底儿,这时候也不敢再在路上大摇大摆地晃,逃窜似的跑回了苏杧家。

刚一进门,我看见陆之尧不在这里,就郁闷地对程俍讲道外面的情况,程俍很不以为然地点点头,说:“连苏忙都不知道他们这是怎么了,只是跟我说先别着急,你刚才急着要出去,苏杧也没拦着,这我才放心让你出去的。既然知道了外面是个什么情况,现在就收收心好好帮我准备晚上要用的东西吧。”

我应了一声,心里的大石头虽然还没有放下,但终于宽了宽心:“他们怎么都跟中邪了似的。”

“他们确实是中邪了。”程俍忙着手里的东西,头也不抬地说。

突然,一阵窸窣,我们两个同时回过头去,看见菁菁已经醒了过来,于是赶紧招呼苏杧来先帮菁菁穿上衣服,男女有别,苏杧一到,我们两个自觉地退出了屋子。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难道你已经知道他们中邪的原因了?”程俍语气笃定得紧,就像他说的是“我性别男”一样肯定,这就引起了我的注意力,于是还来不及找个地方坐下,我就连忙追问道。

“不是我确定,是苏杧确实,而且他们中邪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据苏杧猜测,除了她们一家,这里的所有人都在这个寨主来到的这一天同时中了邪。”程俍很冷静地说道,“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这真的是那个寨主干的,那别说我们,连何桑都能被他用蛊术玩儿死,陆之尧现在去想办法验证苏杧的说法去了,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无论是我母亲的死因,还是你背后的图腾,都只能先放一放。”

我直接就把脑子里的猜测说了出来:“这个寨主如果真的有那么厉害,那为什么苏杧用一瓶乙醚就能干倒他?也太怂了吧?还是说蛊术干不过现代医学?”

“这些我都知道,而且更奇怪的是,苏杧的奶奶其实是自杀身亡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