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一晚放女主体内

周日一大早,季唯安就被妈妈从温暖的被窝里拖了出来。匆匆吃了早饭。两人就前往市中心的恒隆购物中心。

“下午不也能买衣服么。为嘛非得大清早?”唯安的起床气还没消,睡眼惺忪的说道。

杜玉梅一边开车一边说:“中午要和你爸朋友吃饭。况且,你也该添置点新衣服了。”

唯安撇了撇嘴,“老爸要应酬,干嘛非得拉上我呀。”

“不算应酬。是你爸多年的老朋友。两家人聚聚。你爸这次可开心了。不许扫他兴啊。”杜玉梅郑重其实的告诫女儿,“对了,听说他家儿子也在你们学校。你说会不会是你同班同学?”

季唯安翻了个大白眼”学校那么大,怎么可能那么巧。“

当施齐出现在饭店包厢的时候,唯安的眼珠子惊得要掉出来了。为,什,么,他,也,在!施齐今天穿了件红格子衬衫,下搭卡其色的休闲裤。他原本就白,衣服的颜色衬得愈发白皙,明明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却已俊俏的让人都不怎么舍得移开眼。杜玉梅觉得这次她家老季还真没吹牛。

席间觥筹交错,季爸和施爸大谈陈年往事,老泪纵横。另一边,两位妈妈自是不例外的聊起了育儿经。施妈妈张婉芬看着一旁默默扒饭的季唯安,感慨到“你家女儿真乖。要换成我家那个,估计现在都疯到桌上去了。”

杜玉梅不解,”你还有个女儿啊?“

”是啊,比这个小三岁。还在b市呢,过一阵接过来。”想起自家调皮的老小,施妈妈满眼笑意。“平时可皮了,简直就不像个女孩子。”

”我家唯安也是,小时候可爱玩了。一上学突然就乖了好多。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整天埋头写作业。我都担心她变成书呆子。“季妈妈叹了口气。

唯安表面在安静的夹菜,吃菜,听着大人们唠嗑。内心却是波涛汹涌:他还有个妹妹呀。会不会长得和他一样好看呢。

唯安偷偷瞟了一眼斜对面的人,依旧冷着一张脸。他似乎察觉了什么,突然抬起眼角,朝唯安的方向看了过来。吓的她赶紧低头,装模作样的吃了几口菜。好看又怎样,个性如果和她哥一样阴晴不定,咦—想想就可怕。

“唯安今年几年级了?“施妈妈问道。

“四年级。”季唯安乖巧的回答。

“呀,那不是和我们家小齐同一年级,真是巧。”施妈妈十分意外。

对啊,还有更巧的,我们还是同班兼同桌呢。她在心里默默吐槽。

“妈,我们是同桌。”一直沉默的某人突然开腔。

季唯安惊得看向施齐:他怎么说了呢。

两位妈妈闻言又惊又喜,“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张婉芬略带责备的看了自家儿子一眼,转身对杜玉梅说:“看来这两个孩子还挺有缘。“

”是啊,是啊。我家这傻姑娘也不知道提。要不是小齐说,咱们都还蒙在鼓里呢。”杜玉梅想到刚才唯安见到施齐时,整个人都呆住了。也没主动打招呼,平时的教的礼仪似乎忘的一干二净。她还一直觉得奇怪来着。原来还有这一茬。

“小齐啊,既然你是唯安的同桌。那以后在学校,还要麻烦你多照应着点。我家姑娘比较傻,我就怕她被人欺负了去。”杜玉梅对着施齐说。

“嗯,我会的。阿姨。”施齐看了季唯安一眼,应到。

季唯安听到妈妈当着她的面说她傻,又羞又恼,可当他真的答应妈妈的要求时,心里突然涌上一丝奇异的感觉。就好像小时候的下雨天,季爸骑着自行车带她去幼儿园。她坐在车后,躲在季爸的雨衣中,她看不见雨衣外的世界,每几分钟,就忍不住的问“爸爸,我们到哪啦?”季爸总是很耐心的回答:“我们到xx地了。”怎么还没到呀,小唯安有些沮丧,于是把头靠在季爸背上,没过几分钟,又开始问“我们到哪啦?。”那时天气虽然又湿又冷,但她却丝毫不觉。那种温暖安心的感觉,她一直记得。现在,她怎么又有了这种感觉,真是奇怪。

不过转念想到施齐一贯的冷漠,季唯安还是决定将这句承诺当作客套话处理。她又不傻,怎么会当真。

一顿饭结束,两家家长甚是满足。不过就是苦了唯安和施齐。两人小时候干的糗事被各自老妈一一说了遍。直至分开,施妈妈似乎还意犹未尽,丝毫不管自家儿子微微发青的脸。唯安虽然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但想到施齐与自己同病相怜,不由有些窃喜,大抵是能与对方感同身受的缘故,少了一丝距离感吧。

季唯安的学校生活依旧不温不火。但一成不变中似乎渐渐有了些不同。比如她的同桌开始和她说话了。

十多年后,她仍清楚的记得那个早晨。由于前晚背单词背到很晚,早晨第一节的英语课,季唯安就困的不行,两只眼皮直打架。她很努力的想打起精神,却还是抵不住浓浓的睡意。

“季唯安!”听到有人点她的名字,条件反射般“刷”地站了起来,“这道题你来回答下。”

唯安脸呼的涨的通红,手忙脚乱的翻着习题册,那些睡着时写下的鬼画符,大概只有它们认得自己。

“不要浪费大家时间,快点回答。”老师有些不悦。

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看来只能挨骂了。刚要张口承认自己不会时,一张纸条悄悄的移到了她的书本下,上面赫然写着习题的正确答案。

“选c.”她连忙给出答案。

英语老师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说“坐下吧。”

蒙获大赦,季唯安这才松了口气。适才的紧张,窘迫消去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施齐帮了她哎!于是一笔一划在纸上写了“谢谢你”三个字,外带一个大大的笑脸。趁着老师不注意,又偷偷的将纸条递了过去。

一分钟过去了,没有动静。

两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

五分钟过去了,唯安忍不住了!她偷偷往边上看去,施齐正认真的写着笔记。一点要回信的迹象都没有。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声刚响,她立刻半个身子趴在了桌上。看来以后得早点睡,这样的运气可不是天天有的......正迷迷糊糊的想着。

“好丑。”有人说话了。声音好熟悉,喔!是施齐。季唯安“猛”地坐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看着他,说“你在和我说话?”

“嗯。”

“什么,什么好丑?”她突然结巴了。

“你,的,字。”施齐郑重其事的回答,微微上扬的嘴角可以看出他心情很好.

“你的才丑呢……”她嘟囔着顶了回去,又趴回桌上,头背对着他。偷偷用手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有些懊恼的想:我的字真的这么丑?可立即又开心起来,管它呢!我们说话了呀!

她隐隐觉得,他们之间似乎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