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人的飞行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个男孩自幼在赌坊长大,见惯了人们的输输赢赢,每每看到赢钱人的意气风发,输钱人的一脸苦闷,便觉得赌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没有强行掠夺,仅仅只是靠一种游戏,就可能将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而且不断的制造着喜怒哀乐。所以在他长到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立志,这一生都要为赌而生,他要成为一个赌徒,一个赌痴,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他要靠赌成为一个人生的赢家。

靠赌行走半生,他赌术越来越精湛,经验越来越丰富,几乎百战百胜,他赢过很多东西,房子,女人,财富。但有一天,他输了,输的很惨,那一次其实他在赌桌上赢了,但被他赢的人一无所有之后,恼羞成怒,绑架并杀死了他的孩子。这之后,那人逃之夭夭,从此消失。因为这件事,他的妻子就此与他一刀俩段。而在那时候他也终于明白,一个赌徒不管赌术多么高明,在人生的赌局上有时根本赢不了……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当他年幼的孩子倒在他的怀里,那是命运对他最严酷的惩戒。发生了这件事,很多朋友和人都劝他戒赌,他思想斗争了几天几夜,还是选择了继续赌,很多人觉得他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死不悔改.但他觉得自小的梦想就是当一个赌徒,这种情况下放弃对他来说是理所当然,不过如果坚持梦想,继续赌下去,也可以是人生的一种选择。

谁知道他是下了很大决心,还是赌瘾难戒呢?总之,他继续骑着自己的鳄鱼,边云游边赌博,只是他永远也没能忘记孩子走时的那种眼神.以后无论他怎么赌,他追求的只是赢,却不是赢财富,他不会把别人赢的倾家荡产,他不会再用赌把别人逼上绝路.做事不要做的太绝,这是他用自己一生最重要的财富换来的一个觉悟。

在以后的日子,他名头越来越响,人们送他一个外号“鳄赌”。

这天,他和友人又开了几局赌.前几局都很顺手,他轻松胜出,再开最后一局的时候,筛盅却突然掉到了地上,鳄赌突然感到一种心慌.这最后一局,他自行认输了.

当友人走了以后,鳄赌闷坐了一会,才又研究起时下流行地一些新玩法.正当他投入时,突然有一枚飞标射到他的木屋上.

鳄赌仔细一看,那飞标上绑有一封书信,他连忙把飞标取下,翻开书信,书信中只有几个字"到护城河凉亭边一叙"这些本还平常,但他看到书信的署名时,双手却禁不住颤抖“是他!竟然是他!他怎么还敢回来?”

鳄鱼愤怒的向自己的赌桌上拍了一掌,赌桌溃散。赌具撒了整整一地。片刻后,他看着地上凌乱的东西,却慢慢冷静下来.这些年冷静已成为他所剩无己的东西之一。

他粗叹一口气,若无其事地趋使着鳄鱼车,向书信上的地点驶去.来到那条河边,对方已面对着河水等着他.许多年过去,那人虽然脸上多了几道伤疤,但面容依稀可辨.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鳄赌一跳下车,就冲上去,抓那人的脖子.那人被鳄赌扯着脖子上的衣服,却露出笑容"先不要激动,鳄赌!"那人沉声说道"我料定你现在不敢杀我."

“少放屁,吴元海,我恨不能立刻把你拆成十八块,以慰我爱子泉下之灵!”

“你想杀我,我也知道,不过,我怎么会白白来送死”吴元海微微一笑“你不想问问,我找你来所为何事吗?”

“有屁快放,我等不及要亲手杀了你”鳄赌说道.

“呵呵,鳄赌,我说过你现在杀不了我.”吴元海说道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废话吗!”鳄赌叫道

“别急,听我慢慢说"吴元海在鳄赌耳旁轻轻说道“你有一女徒弟叫慕容萼,对吧?很不好意思,她现在在我们手上……”

鳄赌听完后,震惊程度可想而知“吴元海,你,你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只是黑兰总舵有命令,让我约你赌一场。”吴元海说道

“你这些年消失不见,没想到是加入黑兰做了走狗!”鳄赌怒斥道

“随你怎么讲好了.鳄赌,你跟我的那一场赌局,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用命去跟别人赌,只为了有一天回来再和你一决高下.所以这一次总舵的命令我非常的满意。”

"哼!"鳄赌听了转身做不理状.

“鳄赌,你现在不理我也没有用,你的女徒弟已经被抓进黑兰总舵,黑兰里面鱼龙混杂,什么鸡鸣狗盗的人都有。你徒弟这么乖巧可爱,我可不敢保证她的安全。”

“你个畜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的歹毒一点也没有变!如果萼儿有什么不测,我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刮,再去把你的黑兰老窝砸的稀烂。”

“还是剩剩力气,好好想想这场赌局吧。”吴元海继续说道“这一次我们赌命,如果你赢了,我的命输给你,如果你输了,你和你徒弟就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疯了!”鳄赌说着

“算是吧,看看我脸上的伤疤,每一刀都是为了打败你而留.鳄赌,你注定是我一生的夙敌.开赌的时间我会另外通知你,准备好吧,鳄赌”吴元海说着,转身疾步离开。

鳄赌双手铮铮作响,他用力推出一掌,护城河中炸出朵朵水花……

夜宝和天心仍在城中打探着鳄赌的踪迹,却突然听到一件令他们惊愕的消息。

有十几个孩子在大街上边跑边喊“大消息,大消息,黑兰赌魔约定帝国鳄赌展开生死赌局……”

夜宝听到,赶忙拦下其中一个,问道“小朋友,你刚才说什么?什么鳄赌?什么赌局?”

“兰河第一的赌鬼鳄赌,碰到了他的杀子仇人,黑兰赌魔吴元海,双方约定生死之战,赌期再定。”小孩子用稚嫩的声音说道

“小朋友,这是谁跟你说的?”天心温和地问道

“刚才有位叔叔给我们钱和糖让我们这样讲的。”说完后,小朋友又开开心心地跑去玩了。

“看来黑兰抓走慕容姑娘,为的就是这件事了。”天心说道

“看来黑兰这次是要动真手了。”夜宝说道“天心,我们分头行事,我去找鳄赌前辈,告诉他前前后后,你去找小冰,让她做好防范。”

“恩。”天心点头而去。夜宝则面色庄重依然四处打探着消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夜宝终于在一间赌坊里遇到了一位和鳄赌有点熟的赌徒。在赌坊里,鳄赌的生死赌局也已传的沸沸扬扬,无论是真是假,很多人都十分期待看一场赌术颠峰之战。

当鳄赌驾驶着鳄鱼显出一种疲惫走在路上时,却看到迎面有一持刀年轻人挡住了路,这人正是夜宝。

“鳄赌前辈,我有些关于慕容姑娘的事要跟你说。”

鳄赌听到心下狐疑,停下了车驾。夜宝便将前因后事都告诉了鳄赌。

“这帮乱臣贼子!”鳄赌怒斥道。他微微一静,说道”少侠,鳄赌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少侠能够帮忙。”

“请说”

“黑兰要使坏,绝对不会只对帝都出手,因为帝都背后有残影谷撑腰。我估计黑兰已对残影虎视耽耽。我想请少侠火速赶往残影,通知消息,让他们做好防范。”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