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有点大你忍一下

<i lass="bsharebunbx">

前苏联的西里.亚力山德罗维奇.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观察是智慧的最重要的能源”

而刘保国在看过一百多颗星球之后,他同样地感叹:“观察室发现真理的最佳途径。 ”

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刘保国发现了很多以前他知道但不注意的细节。这些细节很普通,但却又很实用。通过他这次的细心观察与发现,他感觉自己的心境有了很大的变化,实力也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果然,在他停下观察的这一瞬间,他脑海中便响起了一声“系统”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对法则有所感悟,战斗等级获得一级提升,战力值增加372,生命值增加10,体力值增加10,异力值增加200。次级审视之眼自主晋级为普级审视之眼,普级幻术自主晋级为中级幻术。”

听到“系统”的提示,刘保国的心略微波动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便开始继续观察起那些更加遥远的星球来。

时间如流水,在你不经意间便会流逝远去。由于这宇宙星空中没有日升日落为参照物,刘保国只能用他那手腕上的手表来计算时间。而当他将这宇宙中最后一颗星球也观察完之后,他手表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万年。

是的,是十万年。而且这还只是刘保国观察那些星球所花的时间。如果要是将刘保国进入这片宇宙后的时间都算进去的话,此时刘保国已经在这片宇宙中整整呆了十一万年。

十一万年,当刘保国看到手表上所显示的时间他也很是吃惊。因为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他居然发现自己没有丝毫的改变,除了因为吃那么多食物,喝那么多水感到有着涨肚外。

这一发现不仅让刘保国放下心来,知道自己不会因为在这个空间里呆的时间太长而死去。同时,他心中也突然有了一丝明悟,虽然不是太清晰,但是一丝脉络却已经渐渐地浮现。

不过,没等他将自己心中的这次明悟理清,他眼前便再度出现了那个古装男子的身影。只是,此次出现在这里的古兰主神形象就没有上次那么光鲜了。而且刚好相反,此时那古兰主神一身伤痕,衣衫破烂,满脸淤青,而那原本萦绕在他身体表面的光芒也显得十分紊乱,暗淡。

见到那古兰主神如此模样,刘保国猜测他已经是和一个比他实力更加强劲的人打了一仗,结果才会落得如此田地。而且,看他此时慌慌张张的样子,貌似那个打伤他的人还在追他。

果然,不说刘保国所料,就在那古兰主神出现后没多久,又一道身影便映入了刘保国的眼帘。而此时,那古兰主神才刚刚向着他所命名的古兰星飞出没多远。

看着那刚刚出现的身影,刘保国的眉头便是一皱。因为,他从那人的装扮与面容上看到了浓浓的暴虐与嗜血。要说这人的装扮其实也是古装,而且还是那种比较华丽的古装,就和以前刘保国玩儿过得网络游戏里面穿着法神长袍的男法师一样。不过,此人的衣服是全身墨黑色的,而且他那脸蛋儿也不是男法师的那种弱不禁风模样,而是一脸的横肉,并且在脸的中央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几乎将整个脸一分为二。所以说,刘保国在看到这男子的时候,会在他身上感觉到那浓浓的暴虐与嗜血。

就在刘保国打量那男子的同时,那男子也不经意地抬头看向了刘保国所在的方向。不过,下一秒他便是冷哼了一声,然后便将头瞥到了一边,看向那狼狈的古兰主神,然后咧嘴哈哈大笑,接着说道:“古兰,怎么?你是打算逃回你的老窝躲起来吗?还是说,你认为那个偷看咱们的家伙会出来帮你一把?”

听了那暴虐男子的这番话,刘保国立刻一惊,他现在终于确定了那古兰主神和那暴虐男子看向他并非是无意识的举动,而是真的感觉到了他的存在。不过,通过上次那古兰主神创造世界是所经历的一切,刘保国要知道这个空间中的一切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所以即便知道对方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但他也没有感到害怕。只是对于这些个家伙的实力发出了感叹,而对自己今后所要走的路也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

就在刘保国还在为被对方发现而感到惊讶的时候,那古兰主神却苦涩地笑了一下,然后才不甘地说道:“墨焕,你不要嚣张,虽然我知道那位看着我们的存在不会出来帮我,但是你的恶行终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记住: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你嚣张的日子不会太久的。”

“哈哈!古兰你真是想要笑死我吗?就以你我此时之能,你居然还跟我提天?天是什么?我就是天!只要我不去招惹那些天神、神王和神皇,哪还有谁可以奈何的来我。主神之中我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听到古兰主神的话,那墨焕主神彷如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立刻高声大笑,然后便是大放厥词。

听到那墨焕主神的话,刘保国这才知道,原来在主神之上还存在天神、神王和神皇。只是,他却不知道这主神之下又有什么?而他此时的实力和主神究竟又相距多远。

不过,显然此时刘保国无从知道他想要知道的这些,因为他虽然可以听到眼前二人的对话,但是他所说的话对方却是听不到。而且,即便他说话那二人能够听到,难道他问了对方还会回答他吗?这个,貌似有点儿难。

就在刘保国还在纠结于自己的实力究竟离主神有多远的时候,对面二人却已经打了起来。

最先动手的是古兰主神,他在那墨焕主神刚刚大放厥词的时候突然出手,一道彩光裹着一块黑色的铁片便飞到了墨焕主神的面前。

然而,即便古兰主神是抢先偷袭,但是他却依然没能得逞。墨焕主神发现那飞到面前铁片之后,仅仅是随手一拍,便将其拍飞了出去,不偏不移地射进了古兰主神身后的那颗古兰星中。

拍飞那铁片之后,墨焕主神并没有急着还击,而是眉头一皱,遂说道:“你刚刚用的是神铁令?怎么?你不打算用它在逃一次了吗?”

“哼!既然逃不掉,那还逃个什么劲?今日我们便做个了断吧!”对于自己射出的铁片被墨焕主神拍飞,古兰主神似乎丝毫也不在意,然后就见他突然祭出一块圆形的石盘,直接向墨焕主神拍去。

看着那随着飞行越变越大的石盘,刘保国的眼睛不禁立刻瞪圆了起来。因为,他突然发现,那块石盘和他所得到的那块巨型传送阵十分的像,只是眼前这块石盘晶莹剔透,宛如玉石一般,而不似他所得到的那块巨型传送阵那样古朴、陈旧,没有丝毫光滑。

而就在刘保国打算将图像拉近,再仔细看看这古兰主神祭出的是不是就是那块被自己得到的巨型传送阵的时候,那墨焕主神不仅也同样地祭出了一块石盘,其模样居然和古兰主神祭出的几近相同,而唯一可以区分两块石盘的地方,便是此时它们一块是由白光笼罩,一块是由黑光笼罩。

看到这里,刘保国也就不再去拉近画面了,同时一边欣赏着眼前那剧烈的碰撞,一边喃喃自语道:“我勒个去的,没想到这巨型传送阵还是大陆货啊!靠,早知道我一开始就不用那么激动了。现在想来,我当时真有些白痴啊!”

就在刘保国说这么一句话的时间里,古兰主神和墨焕主神便已经连续用石盘对撞了十多下,而具体的次数刘保国却是无法确定,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他根本就看不清那两个石盘,只能看到两道黑白光芒纠缠反复,或聚或分,根本不知道他们在那段时间里撞击了几次。

而在刘保国说完那句话之后,古兰二人便已经再度变换了花样,居然又纷纷放出了即将放着宝光的武器。什么宝塔啊!金环啊!明珠啊!黑幡啊!形状样式之多,不一而足。随后,这些物品便两两纠缠,互相不停地攻击,试图突破对方的防御,以击杀对方。

看着在那上下纷飞的各色宝贝,刘保国的哈喇子差点儿没漏出来。好在,在这么长时间的观察领悟之中,刘保国的心性有了很大的提高。所以他也仅仅是露出了片刻的贪婪之色,随即便又变得一脸淡然。然后从容地调整这换面距离,以更好地观察这两位主神之间的战斗。

一番缠斗下来,时间便又过去了百年,而在这段时间里,刘保国可谓收获良多,几乎是每过个十几年便能得到一次“系统”提示,提示他战斗等级提升一级。直到百年过去,古兰主神露出败绩,转身飞快逃向古兰星时,刘保国的脑海中更是一连出现了好几道“系统”提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