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之名器炉鼎器肉章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诸位,郡主已经准备好了。 ”之前在燕都指使下走出了大厅的“图格”又迈步进来,朝帐中众人行了一礼说道。

“嗯,那便开始吧!”燕都微垂眉眼,带了些挑衅的看向洛沅,一边朝图格挥了挥手。

“是。”图格又是一个躬身,朝着帐外击掌三声,便退到了燕都身后。

帐帘被掀开,一众身着汉时广袖款式绯红锦裙的女子鱼贯而入,被众人犹如众星拱月一般围在中间的,是一名看起来十三四岁年纪,身着胭脂红长裙的少女,长长的水袖摇曳纷飞,衬得她面容尤其美艳动人,虽然其实并不算是极美的。那明显不似突厥人的面孔都让众人都有些惊异。

众位少女们手中抱着各类乐器,进了大帐便跪坐在四周,做出各种舞姿静默的跪坐着,那位红裙少女则是立在众人中间,透明的轻纱水袖垂落在地上,黑发也用红色的发带高束起,看起来更多了些英气,乍看之下与同样一身红衣头束红色发带的洛沅诡异的相似。

首先响起的是琵琶清脆的响声,音调一起,各种乐器便也奏响,而那位红裙少女也随着乐声翩翩起舞,水袖飞舞缠绕,看起来竟飘飘然宛若谪仙,似是要凌云而起的仙子一般。

舞这么好,曲子也很是悦耳,而两旁坐着的几人却是各自有各自的心思。

这位郡主他们可从没有听说过,尤其此女眉眼间与一身红衣的元清怜倒也有两分相似,不由得都暗自在心中猜测起燕都此举的用意,只有元清怜坐在一旁,对于燕都的挑衅并不在意,眉间虽也紧蹙起,面色却有几分古怪。

飘零在看到这人的面容时,唇角弯起了然的笑意,却瞬间收敛起来,随即也十分上道的适时露出了有些呆滞的神情。

这副样子落在了燕都眼里,却是让他不由得大喜,看向元清怜的目光里更带了几分势在必得。

这样美丽而又让人惊艳的女子,绝对配得上他突厥王后的位置,他已很久没有起过这样的心思了,这次却被这个女扮男装的少女彻底勾起了兴趣。

若说之前他对元清怜仅仅是有些兴趣,想将她擒回大营了做个侍嫔,可在飘零居然用一个条件这样重的承诺来救她,倒是让他彻底的动了心思。

原来他也从未在意过这个一直侍候在云珠身旁的侍女,这人是以前征战齐国时被图格救回来的一个孩子,却不知怎么得了云珠的青睐,讨去做了侍女。

这孩子虽然面容清艳美丽,却也算不得绝美,只是比起那些平凡女子要好得多了,见惯了美人的燕都当然也不会对一个小孩子动心思,查明了她并没有什么问题后便就如了云珠的意,将她赐给了云珠。

是在上次晋阳城大败之后,云珠带着这名女子来看望他,他才发现了此人长得竟然和那翎儿有些许相像,当下心思便活跃了起来。先是让她与云珠以姐妹相称,再拜自己为叔父,封了她做突厥的郡主,以此来拉拢。

他不是没听去打探过这位翎儿与叶飘零的关系,也得知也飘零在邺城置了一处宅子,里面还住着一位国色天香的大美人,便猜到了这翎儿就是那位元姓的美人儿,可惜并未打探到这人的名字,只知道她行事的确是低调得很,并且探听到她却和河间王高孝琬走得较近,常常有来往。

如此一来,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就清楚了么,只是看起来这位元姑娘还并未知晓飘零的故事,否则怎会和高孝琬此人走得近些,倒是飘零看起来似乎很是重视她,不然怎会用那样的条件去救她呢?

这回,他可是计划了许久的,只是想让这位叫做湮然的郡主在叶飘零面前表现一番,这有几分相似的五官,或许情场失意的叶飘零便收了她也不一定,届时也算是得了一个对付周与齐的得力助手。

他并不害怕被飘零猜出本意,其实如此明显的计谋明眼人当然一看便知,只是他会让叶飘零,不中计也不行!

想到这里,燕都面上的笑意也愈加欢畅,此时舞曲也正到了精彩之处,他不由得鼓掌喝彩起来,“好!众位,看我湮然郡主的舞,是不是好看得很?”

“是不错,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如此灵动,清艳宛若仙人,果真是一位美人儿。”飘零饶有兴致的勾了勾唇角,毫不吝啬的表达自己的赞赏,也伸手鼓起掌来,似乎对于燕都的糖衣炮弹很是受用。

这一幕却是看得陆玫蹙起了眉,她可没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根本没理解出来这二人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只是觉得这位湮然郡主的舞是真的跳的很不错,便也鼓掌以示鼓励。

元清怜却只是嘲讽似的扬了扬唇,端起酒樽轻呡了一口,不鼓掌也不出言,一直静静的看着。靠女人来迷惑叶飘零?燕都,只能说你太不了解他,即便这个人长得和她相似,也不能代表什么,她本就不是飘零心底的人,哪怕是个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也没用。

**过后,便是渐渐步入了尾声,曲音终于沉寂,一直舞着的湮然也做完最后一个动作,掩面跪伏在地面上,做出朝拜一样的动作。

“好!”即便是对突厥最没有好感的高孝琬,也不可否认这位湮然郡主的舞姿之动人,当下也并不吝啬自己的赞誉,一边鼓掌一边笑着赞叹道。

其他的高长恭与宇文宪等人也是微笑着鼓掌,连连称好。元清怜并不多说话,却也在心里暗暗佩服,果然有一句话说得很对,认真的女人是最美丽的,在跳舞时,她看到了这位湮然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足以弥补她并不绝美的面容,看起来也是惊为天人的。

当然,说湮然并不绝美,也是相对于这里的人来说的,元清怜便不用说,即使是陆玫,也是清婉可人得很,比起湮然还是美丽了一些的。

“湮然,你下去换件衣服,再上来给众位贵客敬酒。”燕都心情大好的吩咐道,面上已经是挂满了笑意。

“是,叔父。”湮然朝着燕都行了一礼,便在其他绯衣女子的簇拥下迈出了大帐。

飘零也端起桌面上的酒樽,凑到绯色薄唇的唇畔轻啜了一口,替大家问出了心中的疑惑。“燕都王,不知这位湮然郡主,可是你的亲生侄女儿?为何看起来却像是中原女子呢?”

“湮然是本汗从齐国边境带回突厥的女子,因为她同云珠公主交好,本汗便收她做了干侄女儿,众位不必疑惑。”燕都含笑解释道,这些他也没打算瞒,若是真要查起来,还有这里的几位查不到的东西么?

“原来如此,”宇文宪笑着接腔,端着酒杯起身望向燕都,“燕都王能有这样才艺的侄女儿,当真是羡煞旁人。收养的都有如此才华,云珠公主只怕会更加出彩吧,却是不知我大周皇帝陛下能否有此福分,迎娶云珠公主?”

简单的一句话,便将气氛瞬间提到了剑拔弩张的顶点,也省去了燕都的拖延想法。

听到宇文宪提出这样的疑问,高长恭与高孝琬对视一眼,二人眼神间似乎也在交流着什么。

思虑了片刻,高长恭眯起了好看的凤眼,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也站起身朝着燕都抱拳,态度诚恳至极的说道。:“不瞒燕都王,长恭与孝琬还有洛沅公子此次前来突厥,也是为了替我们大齐的皇帝陛下向突厥求亲,为的就是想要迎娶云珠公主!”

给读者的话:

墨染:从今天开始又恢复更新咯~日更至少四千,下周开始还会加更哦~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