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

茫茫白雾吹散开,只见血神握着鲨齿劈在半空,寒用右手按住鲨齿,袭月用左手按住鲨齿,将它合在两人的手掌间,令血神不能够自由操纵,可是除了寒两人没有太大的伤势外,所有的人都被鲨齿巨大的威力抨击在地上,血肉模糊,景象凄惨。

“师兄——”虞月竟破开了穴道,立即向上跑去,若羽一把抓住了她,“冷静,你上去能做什么?”

“……”虞月泪流满面。

血神邪邪地笑着,鲨齿强劲的红光闪闪发亮,寒和袭月都使出了寒冰功体,强大的寒流开始盘结在鲨齿之上,冰也结满了鲨齿,两人的手上都是寒光气芒。

“坚持得住吗?”

袭月不仅使着寒冰功体,还化成了天雷万狐手,明显超过了寒的功力,但是两人必须保持平衡才能稳住鲨齿剑,袭月看着满头大汗的寒,小心问道。

“能——能行!”寒已经咬紧了牙。

“寒大哥,我们帮你!”南魈一掌掌在寒的后背,香香和离墨各手执一掌,按在了南魈的背上,几人都是寒云宫高手,寒冰功体也并不是很弱,这样一来,鲨齿便妥妥当当地被控制住了。

“你们都没事吧?”

“呵——我离墨哪有那么容易受伤?咳咳……”

“大家专心一致,别分心。”

是——

地上的人都慢慢起来了,刚才只是被鲨齿的剑气和血净术的气流震到了元神,还好没有让鲨齿真正砍下,否则就凭七重血净术,大家不死则残。

“这一剑没砍下,算你们好运!”

血神丢下了剑,飞入高空,“你们真蠢,以为血净术是剑招,就必须要用剑吗?真是好笑,接下去让你们真正见识到血池门绝学——七重血净术!”

可是这个时候寒几人摆脱不了鲨齿,因为强大的寒气就意味着把自己的手也要冻结住,现在不能移动一共就这五人,天空中血色的强光已经开始酝酿,“伊菱阁主,你点离墨他们的椎骨三段,可以退出寒冰气的输送,让他们先停手,快——”

伊菱、紫夕几人立即上前解开了离墨几位的冰冻,可是当她们也想要解开袭月和寒的时候,才发现行不通,因为冰冻连接着鲨齿,着实很难摆脱。

“我们——我们怎么帮你们两个?”

……

寒和袭月好像都没有话说,只是粗粗地相互看了一眼。

见袭月与寒无话可说,几人不免更加着急了,“南魈前辈,他们怎么解开,这一招砍下,我们就没机会逃脱了。”

……

南魈似乎也不愿说什么。

“你们怎么了,血净术的威力大家都知道,刚才方是一个震荡,我们就无力招架了,现在剑招一旦施展,我们绝没有逃脱的机会,快趁现在解开冰冻啊!”紫夕烦躁了起来。

“寒冰功体只能够自己化去,解不了的,我们是因为间接输送内力,所以才能够随时断开,寒大哥他们没有办法——”

“自己化去,那为什么不自己……”

紫夕还没问完,香香接过了话,“通常需要一定的时间,不然化不开寒冰功体。”

咻——

数十面旗帜在长空、文晁和澹风的控制下,纷纷插落在众人的周围,每两面旗帜之间连成一线,一瞬间在地上形成了网状,然后渐渐升起成型为一个笼罩内部大半球形,浩瀚的金光丝毫不弱于血净术的赤红气芒。

加持金刚阵?袭月莫名地看了眼天旗宗的大师兄。

长空向袭月点点头,便与文晁和澹风一起掌在地上,三人的另一只手都指着结界网,竟然可以让这面结界变得越来越强,听说天旗宗的第一大阵势——加持金刚阵需要同时百名弟子才能发动,而且人愈多,展开的加持阵具有更强大的威力,也能够持续更为长的时间,但目前只有三人,竟然也被结起了这加持金刚阵,看来天旗宗的弟子都青出于蓝了,超越了前几代的修行之人。

“这阵挡得住七重血净术?”

“挡不住!”袭月一说完,所有的人都盯着他,“但是可以挡住一阵子,或许到时候我们来得及解开寒冰逃出去,现在大家都跟着天旗宗的人一起加持阵法,加持阵法不需要招式,也不需要口诀,看着!只要和他们那样做,一手吸纳大地灵气,一手施送给结界,自然可令结界增强。”

袭月这话的号召力还是很强,不容他说完,所有的人都已经开始加持法阵了。

——喂,小子,你叫什么?袭月百无聊赖地盯量着寒,好奇问来。

代号寒!

你这身手不错,没有妖族人的体质,寒冰宫体的修为竟然也能到的这般地步,目前尚处寒云宫第几?

比不上勾前辈,晚辈只能屈为第二!

第二?你这般身手只有第二,还有谁敢是第一?

袭月忙里抽闲,既然有加持金刚阵的守护,他也不怕,毕竟是听说过加持金刚阵的厉害,袭月几乎都不担心了。

那前辈你呢,当年在寒云宫排多少?

我和你很有缘——

寒淡淡地笑了笑,也排行第二,真巧……

就是因为每一届都打不过那家伙,我才觉得没意思,离开了寒云宫,要早知道有你们这些好玩的小辈,我当年就不应该走,哈哈——

看来前辈你现在不担心头上那个!

担心什么呀?加持金刚阵闻名于世,都有上千年历史,从第一代旗门开办,到现今分裂成为天旗宗,这一招百人大阵都从未输过,别说血池门的高手,就算血池门的掌门来了,他也进不了加持金刚阵,你说还有什么好担心?袭月安心地笑了笑。

……

“寒,你刚才听到青彦的这名字,冲上来动作比我还快,你认识他?”袭月问得小心翼翼,总感觉眼前的寒和青彦之间有种莫名的相像。

不认识!

“哦?是吗……”袭月看得出对面的人是在说谎,而且还是说的很假,因为他都不敢看着自己回答。

“寒,你什么时候加入寒云宫的?”

“小时候逃亡流落到了摩云七十二峰,看到络绎不绝的人到那儿去求艺,我跟着别人的脚步第一次踏进了寒云宫的地界。”

“你很小就进了寒云宫?”

——记得当年我怎么也爬不上那条一千尺长的寒云锁链,多少次差点摔下来,差不多半个月内,我都睡在雪峰下的狼穴里,直到有一天我又去爬那条铁索,结果真的爬到了最高处,一时高兴竟摔了下来……

“那么高,是我的话也要没命了!”

“寒大哥,你小时候好可怜,你从来都不和我们说这些事情的,那后来摔下去怎么样啦?”离墨很替寒难过,感觉就像自己摔下去一样,

“还好被人在半空中救了,不然哪能活到今天啊!”寒透着一丝笑容。

“谁救你的,我离墨回去一定要登门拜访,好好感谢他。”

“你不敢和她说谢字的。”

“离墨这家伙还有什么不敢的,你自己说是不是?”香香取笑道,离墨倒是笑的很开心,“还是香香了解我,寒大哥,我跟你也这么久了,你这都不知道啊?”离墨还显得有些得意。

“哦,我明白了,”香香偷着笑了,“原来是在说老大啊!”

“那个凶女人,咦——”

“离墨,别乱说,小心我们告诉她哦!”

“韶其实不凶,是你太欠骂了,离墨!”南魈也一起跟着训起了离墨,“毕方呢?那老道士人去哪儿了,刚才还不是一起对抗血鞭的吗?怎么一会儿人就不见了,香香?”

“是老大,她让我们去大荒城察看水源的问题,我嚷着要让帮寒大哥,毕方爷爷不放心,就把我送到这里,刚才应该是急着去大荒城办事啦!都怪我任性了嘛——”

“香香,老大也真是的,这两个事情可以比吗?当然来帮我们要紧多了,寒大哥,哦?”

“小心,来了……”

寒和袭月一起都望向了天空,所有的人都开始奋力加持结界,血神的杀招终于越来越近了,大家都深吸了口气。

“区区加持阵法,怎能挡得住我的七重血净术,杀!”

血神倒立着从天而降,泛光着血色一般的画面,整个金色的加持结界也变成了血红色,让人恶心恐怖,大批的亡魂幽灵散布了出来,都缠绕在结界外,红色的幻剑气芒在血神手里慢慢地刺入了结界。

啊——

血神一阵怒吼,加持结界竟被震裂了,但是在大家的灵力施送下,结界也开始慢慢地恢复,而且更强,固若金汤一般。

血神操控着四周的幽魂开始撕咬结界,并且自己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背上长出了一对黑色的羽翼,手臂上也出现了一些尖利的刀锋,体型一瞬间竟大了许多,“嗷——你们再挣扎也只是死,中原之地是我的。”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结界虽然相安无事,可是里面的人都开始产生眩晕,一个个倒在了地上,结界内突然出现了黑气,“大家捂上鼻子,是血族黑瘴烟,不能闻!”

可惜,黑烟都已经缠满了大家的周围,想躲避也没有任何退步,所有的人都感到了莫名的恐惧。

“可惜呀!你发现的太晚,你说的也太晚了,狐狸。”

血神肆无忌惮地笑着,一用劲,结界又开始碎了。

“寒,坚持住,”袭月散去了残余的冰块,一冲而上,手掌正面击中上空血神的魔爪,可是现今的血神不可与刚才同日而语,俨然是更上一层的霸道,吞噬的红光把袭月那微弱的寒冰之气给镇压了下去,就算是天雷万狐手,也只能暂时拼上一拼。

啊!

寒也爆开了冰冻,腾空飞了上去,一掌掌在袭月手旁,两人一起对抗着血神的魔力,尽管不足以应对,但拖延时间还是挺稳当的。

只要这个结界一破,注定所有的人都将败在血神的手下,倒是必定血流成河,三派势力基本被削减掉了。

刹那间——

恍惚中响起了一段浮云流水的琴声,犹如细雨倾斜,又如飞瀑下落,琴音悠扬但却震得人五体魂魄抖动,弹者虽静,而闻者早已经是经脉逆结,泣渧满面。

血神望了眼紫辰,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刚刚明明丧失了战斗能力,怎么还能够这般从容地弹奏起琴,而且嘴角那份淡然又让人感觉猖狂的笑容,让血神实在无奈得很。

紫辰很轻谬地笑了笑,手里照样还是轻轻地弹拨着九霄环佩,全身散发出紫色的妖焰,更加神秘莫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