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肉请按污APP

“臣等谢陛下恩典!”

曹操领皇命谢恩,天子协点点头,回顾百官说道

“众爱卿还有何本要奏?”

董承立马出列,恭身说道

“陛下,自洛阳蒙难到如近,朝中官员遭贼子毒手,朝中百官乃是天下之表率,不得有缺啊!”

天子淡淡看了董承一眼开口说道

“百官之中何位空缺?”

“太傅、太常、太仆、司空以及司徒与执金吾,此些尽空........”

“那国丈可有合适人选?”

董承脸上微笑,出列说道

“吴子兰、种辑、王子服皆是朝中俊杰,当得太常、太仆与司空之职!另外骑都尉杨奉日前保陛下有功,亦可居执金吾之职,以保陛下周全!”

“.....呼....”

天子协深深吸了口气,淡淡说道

“那司徒、太傅之职呢?”

董承对这两个职位自然心中也是无比向往,一抬头猛然看见天子隐隐发怒的眼神,心中一慌说道

“这.....这老臣倒是无有人选,不如....”

他环顾四周,忽然看见正在闭目养神的杨彪,连忙说道

“杨老太尉乃是两朝元老,不妨听听他的意见!”

杨彪微微睁开双目,看着董承冷笑一下,出列对天子说道

“启禀陛下,太傅之位倒是还好办,只是这司徒之位.....”

见杨彪面有难色,天子协一伸手说道

“老太尉可畅言!”

“那老臣便直言了!”

杨彪看了一眼董承,淡淡说道

“前司徒公王子师,为国尽忠,甘心赴死,乃是天下官员之表率,若是随便找些人便能坐上司徒之位,岂不是辱了司徒公之名?如此司徒公在九泉之下岂能瞑目?”

“老太尉之言甚得朕之心意!”

天子协竟然丝毫不顾董承的脸色,起身沉声说道

“这两个职位朕自有安排,除去此些,其他职位若是众位爱卿心中有合适人选不妨奏本道来!”

“臣等领旨!”

百官皆曲身礼道。就爱上网 还好陛下不曾将执金吾也“令有安排”,董承思量了一下,顾不得面皮,站出一步,正要说话却愕然见天子招曹操说道

“曹爱卿,此前你率军与那二贼交锋之时,朕见你麾下将军俱是勇武,士卒皆士气昂扬,曹爱卿果然是治军有方啊!”

总算是说到曹操的本事了,只见曹操红光满面上前说道

“启禀陛下,陛下见到的想必是臣族中兄弟,臣年前讨伐董逆之时,臣族中兄弟便前来助臣一臂之力!”

“哦?”

天子协好似很有兴趣,微笑说道

“爱卿且具名道来!”

“是,陛下!”

曹操跨前一步,恭敬说道

“臣虽姓曹,然家父本姓夏侯,如此曹家、夏侯家才会尽力相助,操之麾下有曹纯曹子和、曹仁曹子孝、曹洪曹子廉、夏侯惇字元让、夏侯渊字妙才,此些皆是臣之助力!日后也是陛下助力!”

天子协被曹操一番话说地心中雀跃,忽然想到一事,疑惑问道

“这曹家与夏侯家.....好似与我大汉朝开国功臣同姓.....”

曹操立马拱手说道

“臣之祖父乃是大汉开国功臣曹氏之后,家父本姓夏侯,同为开国功臣夏侯氏之后!”

“原来孟德是汝阴侯与懿侯之后?朕竟不知!”

曹操一说自己家世来历,立刻与天子协拉近了不少距离

“好好!望孟德效仿先贤,为我大汉出力!”

“是!陛下!”

“既然如此!”

天子协沉吟一下,看着曹操说道

“孟德,执金吾一职便从你麾下族中兄弟中挑选,护卫许昌之责,朕且交与你了!”

此言一出,董承、杨奉尽皆色变,执金吾是什么职务啊?原本可是巡卫京师的重职,若是将此位交给曹操,这还了得?董承与杨奉对视一眼,上前说道

“陛下,执金吾之位关系重大,还请陛下三........”

“众卿有何意见?”

天子协竟然丝毫不理董承,百官均是擅于善言观色之人,见如此还能不明白天子的意思?众口同声说道

“此举大善!陛下英明!”

“谢陛下!”

便是曹操也是一脸的喜色,执金吾是什么职位曹操当然知道,除开天子心腹的都尉护守皇宫,便是只有执金吾有权调兵入城,便是城中禁卫也是归执金吾掌管!

“退朝!”

天子对曹操点点头,走下金銮......

就在此时,袁绍和公孙瓒鏖战。

公孙瓒得黑山黄巾之助,竟与巨马水力破袁绍,斩首无数,其中一白骑小将数次将袁绍逼入绝境

荆州刺史刘表迎娶蔡瑁之姐为妾

袁术麾下孙策破汝南刘辟等黄巾有功,术准孙策所请,借他精兵三千前救曲阿之围

西凉武威郡太守马腾收服往日董卓旧部

白波黄巾入寇长安

贾诩初投张济

吕布屯兵五万,欲进犯东郡

西蜀刘焉病重

时吕布再次率军进犯曹操,曹操闻言大怒,率军抵御,曹军初到,吕布军中谋士陈宫劝吕布趁着曹军远来力乏之际早战,无奈吕布自持勇武,不听陈宫之言。

第二日,两军交锋,双方士卒损伤惨重,各自罢兵。再后,曹操谋士戏志才算计吕布,以粮草诱吕布来攻,随后布下重重埋伏。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吕布见己方士卒被曹操率军围住,一狠心之下竟是朝着曹操中军而来,无人能挡其锋。

吕布坐下赤兔,手持方天画戟,连杀曹军数将,数招败曹洪,十余招力破夏侯惇,李典也曾上前,却被吕布一画戟打飞了兵器,若不是众将死命救下,便遭了吕布毒手。当时吕布留其他将领指挥,自与张辽两人并数百精骑直冲曹操中军。挡其者皆被其杀,来势汹汹。曹操左右皆出言让曹操退避,曹操怒声喝道

“某若退,置某只将士于何地!唯有死战尔!”

随即竟是拔出腰间宝剑,迎上近在咫尺的吕布,曹操也是自幼习武,但比之天赋异禀的吕布实在差的太多,十招一过,吕布怒喝一声

“曹孟德,今日便是你之死期!”

“休伤我主公!”

乐进挺身而上,当下吕布必杀一招,然后口吐鲜血飞落马下.....亏得乐进这一挡,其他众将亦到。曹操,夏侯淳,曹洪三人围战吕布,终是战不下。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号角,随即便是鼓声震天,东郡太守夏侯渊终于领兵到达.......曹军见有援军至,士气大振,吕步军不能挡,纷纷败退。曹操猛喝一声

“妙才,前来相助,诛杀此獠!”

吕布战曹操三人已是勉强,闻言心中暗惊,虚晃一招,拨马便走.....曹操诛杀一阵,斩首三千余....三日之后,曹操领兵至定陶,吕布用军中谋士陈宫之言,在阵前设拜仁大阵,激曹操来破,曹操一看,见那兵阵浩浩,隐隐透出肃杀之气,进可攻,退可守,心中大惊。不料一旁祭酒郭嘉抚掌笑道

“陈公台,徒自取其辱尔。”

随即招曹洪,又钦点将士一百,弓弩枪盾不一,在曹洪耳边细语几句让其破阵,果不其然,曹洪瞬间击破陈宫布下的兵阵。吕步军士气大降,吕布大怒而责陈宫。

为何郭嘉有如此自信能破此阵?原来当初天书六卷有一卷却在他处,地卷上册

《百战奇略》!曹操一问之下,心中大喜,随即令众将皆听郭嘉调度,两军交锋,郭嘉举令旗来回调度,皆攻敌之薄弱,令吕布左右为难......仅仅三日,吕布便在郭嘉处连败六阵,退入定陶死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