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也风流

“阳阳,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可能了吗?”孙成杰脸色苍白地看着眼前的俊秀男子,是的,已经36岁的夏青阳,真正是个成熟的男子汉了,可是,在他眼里,他依然是那个永远在照顾身边的人、却丝毫不懂得保护自己的笨蛋!

哪怕被程佑安那个该死的男人伤得那般深,也依然在他病重的时候,义无反顾地陪着他隐居在了大溪的深山里……甚至不惜放弃了自己前途远大的事业!

“对不起……成杰,我,我答应了安安,要一辈子陪着他……”夏青阳艰难地抬起头,几乎被自己内心无法抑制的愧疚压抑得直不起腰来……

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注定要欠着眼前这个男人的了……

在程佑安离开他的那段时间,是眼前这个沉默但坚韧的男人,死皮赖脸地凑到自己眼前,带着自己打拼出一番事业,想方设法让自己忘记失恋的痛苦!

也是眼前这个几乎可以称得上在本省只手遮天的男人,这么些年来,即便无名无分,也依然以家人的身份,默默保护着自己的亲人……

他知道他有多认真的在讨好自己,也因此,更加的痛恨自己此刻即将说出口的话——

“我已经答应安安了,以后跟他一起在大溪经营民宿,那里去的人不多,应该没有多少人会议论我们的……你,你好好工作,不要辜负叔叔阿姨对你的期望……”

“你知道我不在乎那些!!!”孙成杰内心痛苦地呐喊着,可是,他知道,自己永远无法说出口了……

“那……你们以后要好好的啊……如果那家伙敢欺负你,你……”真的说不下去了!孙成杰猛地起身,带倒了身后的餐椅,连掉落的西装外套都来不及捡拾,匆匆走了出去!

“……你也要幸福啊!”身后,一声轻轻的呢喃,让他的眼泪彻底落了下来。

夏青阳没办法丢下程佑安,因为,虽然癌细胞奇迹般地消失了,可是,程佑安却患上了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只要视线里看不到他,就暴躁得仿佛一座即将爆的活火山似得!

看着佑平和妈妈带着哀求的眼神,夏青阳妥协了……他承认!自己没办法为了自己的幸福,而置安安的性命于不顾……而且,平心而论,即便他真的和成杰在一起了,对成杰就真的好吗?

夏青阳!别忘了,孙家是那样一个保守而传统的家庭!你怎么忍心让成杰一个人去面对全家人的愤怒、指责和滔天的怒火?

甚至于让他失去辛苦打拼了十几年的事业和地位?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很多时候,当你觉得自己离幸福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下一秒,命运就和你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静静地坐在空无一人的茶室里,直到夜幕降临,和程佑安约定好的时间已经快到了,夏青阳才站起身,走出茶室。

黄昏的城市,到处都是忙着赶回家的下班的人群,每个人都有家,都有自己割舍不掉的那个终点……而他的终点在哪里?

最后回头望了一眼这个不起眼的小茶室。这里,是他和成杰定情之后,为了对外保密,成杰特意用自己的私房钱买下来的,平时也不怎么开门做生意,主要是方便他们俩短暂的相聚……可是,今天以后,它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

“阳阳你回来啦?”走进家门,就看到程佑安和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一般守在玄关的样子,手里还攥着围裙,“我做了你喜欢吃的羊肉汤还有玉米馍馍,你还没吃饭吧?今天和别人谈生意很累了吧?”

“嗯!答应了你要回来吃饭的,饿死了,快点开饭吧!”夏青阳安抚地摸了摸眼前这只大忠犬的毛绒绒的脑袋,艰难地挤出一朵大大的笑容。

“嗯!马上!”程佑安兴高采烈地跑到厨房去了。没有看到身后爱人那瞬间苦涩的笑容……

医生说了,程佑安因为多年的心病,已经形成了近乎偏执的变态性格,如果不好好控制的话,精神异常是非常容易生的病变……精神病啊,这在人类的医学史上,几乎是令人束手无策的另类绝症!

他宁愿他的安安得了癌症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因为重生的夏青阳知道,人,或许真的可以在死后获得另一段崭新的人生……

一个没有痛苦回忆、一切都是全新的开始……

吃完饭,程佑安就开始兴冲冲地打包行李了,因为阳阳说啦!这次谈完股权转让后,以后就可以一直陪着他住在大溪啦!

没有被刺激到神经的程佑安,做什么事情简直和正常人一模一样!

他甚至知道怎么用真空压缩袋把他们的羽绒被收起来!

回到大溪后,生活仿佛重新回到了他们当初刚到这里的时候——

早上,伴着山里啾啾的鸟鸣醒来,程佑安会按照夏青阳的嘱咐,认真地去绕着村子跑几圈,因为这样可以确保他的身体一直保持健康,夏青阳始终担心他的癌症会复,因此,对他的健康非常关心。

这也是他最得意的地方!

在他出去跑步的时候,夏青阳会去厨房,给他们简单的做些早点,有时候是红薯稀饭配韭菜鸡蛋饼,有时候是热腾腾的鸡丝豆腐脑和荠菜鲜肉的小春卷……大山里到处都是原始而新鲜的食材,他们每天都可以吃得很好!

早饭后,夏青阳会带着程佑安一起,去他们经营的两家民宿看一看,确保今天的员工都到岗了,食材什么的也采购好了,因为都是用了很久的本地的老员工,因此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忙完这些也不过十点钟的样子。

这时候,夏青阳就会带着程佑安一起回家,他们的小别院后面有一个大约两亩多的菜园子,因为山里没多少事情,所以他们决定自己种点蔬菜,打时间,也可以吃的更健康。菜园子里种的都是两个人喜欢吃的菜,有南瓜、黄瓜、青椒、韭菜、小青菜之类的常见菜,也有玉米之类的粗粮,角落向阳的地方还种了一小块草莓,草莓的季节已经过去了,不过,因为山里温度不高,藤蔓上还有不少红艳艳的小草莓。

“今天吃什么?”拎着篮子站在菜园子里,夏青阳温和地看着乖乖站在身边的程佑安。

“做你喜欢吃的清炒南瓜藤、小青菜肉丝汤、清炒豌豆苗和蔬菜沙拉吧?家里还有昨天做的卤味,这些就够了!”程佑安对于吃什么无所谓,通常他点菜的话,一定会点夏青阳喜欢吃的,这几乎已经是深入骨髓的习惯了,只要陪着他一起吃饭的是夏青阳,一切就足够让他满意了!

“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看着电脑里偷拍下来的各种视频和照片,远在省城的孙成杰叹息了一声。

“是的!大哥很照顾安安哥。”徐福生只能这么无力地回答了。

谁也没想到程佑安会得了那么严重的抑郁症,而唯一可以控制他的药物,只有他的大哥……

“……算了!以后不必去拍了!”孙成杰合上笔记本电脑,站起身拿起外套,“走吧!今天还要去干旱比较严重的几个县区看看,你安排一下,最好能带几个农学院的专家一起去。”

距离夏青阳离开已经有三年了,如今,他也因为面临最关键的升迁,被调到了邻省做一把手,家里人都对他抱着极大的期望,觉得他在这关键的五年任期结束后,事业必将踏入一个孙家人从未达到的新高度!

而伴随他地位的上升,在家里说话的份量也越来越重,胆敢冒着触怒他的风险给他介绍对象的,也越来越少……这正是他想要的!!!

他可以静静地看着夏青阳过着属于他的安逸幸福的小日子,却无法容忍在感情上极度洁癖的自己接受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被孙成杰想象为过着安逸幸福的小日子的夏青阳,其实并没有外人看到的那样幸福……

因为程佑安的病情随时可能复!

昨天,他不过是在下山采购的时候,和路边卖小龙虾的小贩多聊了一会儿,晚上回来的时候,程佑安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具体表现就是:他一直紧紧地跟在自己身后,距离绝不会过两个拳头那么多!简直比背后灵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安安!不要害怕,我不是答应过你吗?会永远陪着你的……”夏青阳已经不记得自己这句话说了多少遍了。

他知道,因为重生后反复分手再复合的事情,程佑安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又因为对自己太过于执着,两辈子的执念加在一起,几乎让他完全变成了一个“没有夏青阳就会死”的心态。

然而,反复的解释并没有用,晚上睡觉的时候,夏青阳还是默默地躺下来,然后平静地看着程佑安拿起床边的缎带,把他和自己的手绑在了一起……

“阳阳,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黑暗中,程佑安笃定的声音响起。

“……嗯!睡吧!”夏青阳抬起另一只手,怜惜地拍了拍身边人微微抖的身体。他知道他只是害怕……

窗外,惨白色的月光从磨砂玻璃穿过,投下一抹极为模糊的光阴……他知道,此刻的程佑安是安稳且幸福的,其他人也是。

至于他自己幸不幸福?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