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的一干二净

<!--go-->

“还有,找几个胆子大的、最好是处男的办事人员,进来和我一起挖骨。”我说道。冯仁听了,马上就去安排。

处男之身,阳气够足,配合上充足的阳光,还有我给他们的化煞符,不会容易被鬼上身。

半个小时后,那门被拆掉了,放了几个大镜子,将光线照到这间闹鬼的包厢来。而门边的几个窗户也没同样被打通了。

顿时里面一片光亮,那种阴气森森的感觉被一扫而光。

像酒吧这种地方,我觉得就应该多多晒太阳。

冯仁领着三个年轻保安,还有六、七个十来岁的中学生进来了。

我一看,除了那六、七个中学生外,三个年轻保安也像是刚刚成年的样子,面貌非常稚嫩。便问道:“怎么带小孩子进来了?”

冯仁一脸歉意说道:“我问了一圈自己的工作人员,只有这三个刚上班不久的保安说自己还是处男。所以只得在外面叫人请了这六七个男学生进来帮忙。”

我看着前面这十个人,说道:“你们一定要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和女孩发生过关系。如果不是处男,马上退出来,要不,等一下出了什么状况,不要怪我没有提醒!”

我这话说得很是严厉,这些人面面相觑,一会后,走出一个保安和一个中学生,说道:“真,真的会有鬼?”

“只要是处男,加上我的符,是没有事的。不过,如果不是处男,等一下目的地到鬼就非常麻烦了。”

这两个人听了,脸色煞白,其中一人说道:“看来这三百块也不是很容易赚的。那我们走了。”

冯仁居然给他们开了三百块一人的费用。

看到两人要走,又有两人走了出来,这两个人都是胆子小,我看到他们听说有鬼,腿都软了。

四人走后,我看着前面六个人,怕他们又想走,就说道:“好了,我现在给你们每人一张符,你们等一下就拿在手里,看到不明朗时就马上贴在自己额头上就没事了。”

听到我这样说,其中一个中学生拍着胸膛说道:“真的有鬼吗?那肯定很刺激,大师你放心,我们按你说的做!”

我看到此人脸上非常兴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胆子不错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我就拍拍他的肩膀,说等一下跟着我就行,我会罩着他的。

然后我将符分发给了他们。六个人半信半疑地接过了。

但是这样,我看出他们之中几个的脸上还是非常害怕。毕竟对鬼这种生物,人都是会敬畏的。

冯仁在旁边看到,马上将价钱提高到五百,并许诺事成后,再给他们每人一张贵宾金卡。

这贵宾金卡我知道,要在盛世朝歌里消费满两万元才会赠送。这一下,那几个中学生高兴了,因为他们有了盛世朝歌的贵宾金卡可以回去好好炫耀一下了。

而那两个保安冯仁表示给他们加工资。

于是,个个都非常有干劲起来,表示一定会将这事干好。

包厢的门被打开了,冯仁在比较远的地方和两三个保安一起看着我们。

引进来的太阳光很足,即使不用开灯,整个房间里也是光灿灿一片。

我拿出一张寻煞符烧了,符化成一堆灰,升起来一股烟,一直飘一直飘,在厕所前面的一处墙壁下消失了。

我急忙走过去,画了一个大大的圈,指示那些人就从这里挖。

大概大半个小时过后后,突然有人叫道:“我的妈呀!”

我走过去一看,只见一具穿着红色裙子的尸体,脸朝下,正直挺挺地躺在下面。

一股刺鼻的腐臭味,像那种猪肉放了好久之后的浓味道,瞬间笼罩了整个包厢。

其他人一见,也叫着跑开了。其中几人走到墙壁处,在那里不断呕吐。

我没有办法,只得将那几个吓得脚都软了的中学生叫他们在一边看着,吩咐两个保安去将尸体拿上来。

两保安看了一眼,问道:“这,这没事吗?”

“没事的,我就在这里看着。”说完后,我从道具包里拿出了桃木剑和几张化煞符。

保安听了我这样说,毕竟是做保安的,胆子也大。两人互望一眼,就跳了下去,将那女尸挖了上来。

女尸被平放在地上,那两保安看了一眼,吓得一阵乱吓。他们连连后退,摔在了地上。叫道:“鬼,我的妈!怎么这样?”

我和聂灵雪过去一看,顿时头皮一麻。

只见那女尸的脸血淋淋的,显然脸皮被人剥掉了。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你们走吧。”我对那被吓得缩成一团的几个中学生和小保安说道。

刚才那个胆大的学生还好点,其他的都是脸青唇白的。

他们走了出去,在外边不断呕吐着。我和聂灵雪凑过去一看,只见那女尸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撕扯得破破烂烂的,手上有非常深的抓痕,耳朵被撕烂了,头部有一个大洞,应该就是致命伤。

它脚上穿着一只高跟鞋,另一只鞋子不知所踪。

裙子很短,低头一看,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敏感部位清晰可见。女尸大腿两侧还有青色伤痕,就此看来,死前定是受到了性、侵、犯。

尸体穿着红裙子,又被****虐待致死,怪不得会变成厉鬼。

红色裙子,没脸皮,脸朝下,诡异得很,即使在被曝光照耀得如同白昼的房间里,我也出了一身冷汗。

这搞不好,会是第二个崔蓉蓉。

我拿出一个小香炉放在女尸旁边,点燃了三支香插在炉上,刚想开始超度这具女尸,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吵闹。

“你不能进去!”冯仁的声音很有威严。

“老子就要进去,怎么了?老子也是这里股东!谁敢拦我?”听声音有些熟悉,原来就是那个史昆。

“赶快拦住他!”冯仁说道。

但似乎已经晚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还掺着几下啪啪的耳光声,看来是有人被打了耳光。

不一会,就从门外冲进来三四个人,其中一个是史昆,另外一个道士打扮,脸色平静,还留着山羊胡子,表面上看是个高手。

看来,冯仁叫我们在这里处理厉鬼的事,这史昆有内线,被他知道了,现在要来阻止。

“臭小子,怎么又是你?”史昆进来就朝我叫道。

“太明真人,就是这个小子,那天晚上叫了一个鬼来打了我一顿!”史昆对一边的道士说道,想来他就是太明真人了。

“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这尸体是谁挖的?”史昆说道。

“是我叫他们挖的。怎么了?”冯仁这时进来说道。他后面还跟着保安,其中两个脸上都有清晰的手指印。

“冯老板,你为什么要害我?”史昆红着眼问冯仁。

冯仁不明所以:“我怎么害你了?”

“你将这尸体挖出来,然后警方不过问?这不是害我吗?”史昆大叫着就要冲上去打冯仁了,不过冯仁身边的保安拦在了他身前。

我一听明白了,原来这可怜的尸体,就是被史昆杀死的。

死前被他性侵,死后连脸上的皮连着眼睛、嘴唇也被剥了去。

《鬼经》上有记载,这种将死尸连着眼睛、嘴唇的脸皮剥掉,死后即使变成了怨鬼、厉鬼,也找不到杀它的人。

当然这其中也有破解的方法。

“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太明真人对我说道。

我知道他是想探我底细,也不怎么怕他,说道:“我姓谢。”

“不知道谢小兄弟师门哪里?”太明真人又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欲问师门,不如问自己良心,是否为虎作伥!”

我这话说得很是挑衅,史昆马上就跳起来对我大骂,可是因为那天被打了所以顾忌我,自己不敢出手,就叫旁边两个魁梧大汉上来打我。

只是这两个魁梧大汉似乎上次受到教训后,犹豫了好一会,气得史昆朝他们两人打了两大巴掌。

太明真人倒是叫停了史昆,脸上神色自然,说道:“我做事只顺本心,从来不问良心。”

冯仁说道:“好了,史昆,他们两个是过来超度那女尸的,只要他超度了女尸,怨气被化解,都会没事的!不要妨碍他们,我们出去吧。”

史昆却叫道:“那鬼本来就找不到我,现在将尸体挖出来了,你说,我要怎么办?”

“你们两个,将尸体扔到那边去,用大粪淋上,再掩上沙土。快去,听到没有?”

两个魁梧大汉急忙走过去,就要将尸体丢到那个坑里。

我急忙拦住,说道:“怎么,你们还被打得不够?”

两个魁梧大汉吓得向后退了几步,太明真人走上前,说道:“小兄弟,你不要多管闲事了。这是史昆史先生的事,就让史先生处理吧!”

我一听大怒,这同样关我的事,那厉鬼叫我挖它尸骨出来的。将它挖出来,成功超度了,也是一场阴德。

厉鬼怨气得到释放,也不会在这里逗留了,肯定会前往阴间报到进入轮回。

而如果不超度它,万一变成更厉害的鬼,这里可是市中心,人多,那样岂不是要死很多人?

而且爷爷说过,学道之人,心术要正。先不说那只厉鬼威胁我的事,即使没有威胁,碰到这等事情,我也是不能束手不管的。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